四支机枪,四个混沌分裂者特工和四十亿地球人



评分: +35+x

no%20English

“嗡。”像苍蝇般令人烦恼的声音响起,那是太空运货电梯运行的声音,它刚刚冲破土卫六浓密的大气层,向太阳系最大的太空城冲去。

运货电梯里只有四个人,他们的身上穿着一种特殊涂层的防护服,身后背着长长的黑色收纳袋,分别站在电梯的四角,领头的人点了一支烟,然后说道:

“检查装备。”

他们将收纳袋扔到地上,拉开了它的拉链,从里面掏出一支通用机枪出来。

“火药枪械很久以前就被淘汰了,为什么我们要用这些老古董?”四个人中编号为Bravo的人说:“不仅精度差,还浪费金属材料,在激光和电浆面前不堪一击。”

编号为Charlie的人说:“现在市面上弄不到能量武器,黑市上只能买到火药武器,地球联邦对这方面查得松,不过这些老家伙还是致命的,这点倒令我欣慰。”

编号为Delta的人说:“有了这身装备还会怕能量武器吗?”

Charlie对Delta说:“至少在它的电池用完之前不会怕。”Charlie 指了指胳膊关节处的机械部件:“它也并非毫无弱点,就比如这里的连接处被击中基本上就玩完了。”

”好了好了,这是一起自杀式行动,别在乎玩完不玩完的问题,最后大家都得死。”Bravo说:“这是一张单程票。”

“我们可是在用命为四十亿人下赌注。”Delta叹了口气:“这样真的值吗?”

透过瞭望窗,已经可以看到那颗硕大的棕黄色气态行星,还有那个太阳系最美丽的环,在太阳的照耀下是那么雄伟壮观。

“我他妈小时候做梦都想去那儿呢,今天终于来了。”

“地球上那四十亿人也想到这里来,这里简直是天堂。”Bravo说:“社会精英的天堂。”

“地球上……没有东西了吧?”Delta说。

“地球的资源已被消耗完了,现在地球上只有人,除了人还是人,一百多年前那里还有一百多亿人,自从扩张纪元后那些该死的家伙把资源全部带入了太空,原来规划的火星殖民地成了军事基地,现在,他们留这四十亿人在地球上等死。”

“有些议员想放弃那四十亿人,这就是我们今天来的目的。”

“你以为一场混乱就会让他们改变他们的想法吗?” Delta说。

“不,我会杀了他们。”Bravo把机枪扛在肩上。

“那么对着他们的头打,为确保万无一失,最好每个人要补一枪。”Charlie说。

“相信我,没用的。”Delta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剥削,就会有压迫。”

“别废话,现在听好了。”Bravo 拿出了四个有基金会标识的身份牌:"待会要是谁被抓了,就说自己是基金会特工,然后咬碎假牙,拿出药片,听到了吗?”

抽了许久烟的Alpha把烟头扔到地下,将它踩灭,随后拿出四个起爆器。

“混沌分裂者已经不复存在了,没必要再抹黑他们了,给,这个比药片痛快。”

“你往每个人的衣服里都塞了塑性炸药?”

Alpha点了点头。

“不抹黑也罢,去他妈的基金会!”Bravo 随手把身份牌扔到墙角。“他们跟地球联邦的那些人一伙的!”

“在他们的立场上,人类文明能够延续才是是他们的任务,他们也许会让部分人死,但不会让所有人死。”

“他们还在干那行事吗?”Bravo问。

“你说收容异常?”Alpha说:“自从SCP基金会在公众面前揭开了帷幕,他们隐藏于阴影下的时代结束了,基金会与GOC联合带领人类步入了扩张纪元,并使用异常造福人类,而那些以前被称为怪物的东西,如今大多被无效化,或是已解明变成了展览品。”

“我听说混沌分裂者的高层离开太阳系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Charlie说。

“管他呢,都是群懦夫。”

透过瞭望窗已经可以看到土星环太空城,它像一个长长的白色管道,在离环附近的地方运行。

“那地方能往多少人?”Charlie指着太空城问。

“保底估计不超过二十亿人,要知道,光建造一个合适的生态团就需要将近四分之一环,再加上能源区,商业区,科研中心什么的,给人住的地方不到四分之一。”

“还是一块很大的地方。”

“你看看那白色管子才多粗,里面给人往的地方恐怕只有两条街那么宽。”

“不管那么多了,我又不在那儿住!”Bravo说。

运货电梯到达了太空城,并从一个喇叭型通道进入了太空城内部,从居民区去主泊船区。

“重力校准 1G。”

四个人感受到电梯90度翻转了过来,但因为地板上的重力发生器,四人才没有摔在左边的墙壁上。他们正在相对于居民区的上方水平移动。

今他们惊讶的是,居民区并没有他们想象地那么整洁,它又小,又脏,又乱,时不时还能看到有人在街区上游行示威。

“看来天堂也出了点问题。”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压迫和剥削。”Delta说。

蓝红切换的光闪烁在街区间,随处都可以听到长鸣的警笛声,有些地方甚至着起了火,Alpha神色凝重地看着前方。

“人类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所有人都想到金字塔顶端,却从没有人想推翻它。”

“以后这几十亿年都不会变的。”Bravo靠在了墙上。

前方有一块水泥砌成的隔离墙,上面用黄色油漆写了一个大大的“KEEPOUT”,下方有许多愤怒的群众,向墙内丢去乱七儿糟的东西。相比墙外,墙内的住宅条件要好得多,可以看到两层楼的别墅、小型公园和随处可见的咖啡馆,两边的高速电车从街区旁急驰而过,所到之处是一片繁华的霓虹夜景,街道上很干净,没有纵横交错的电线和屹立在高楼间的电线杆,因为它们是由微波供电的。

电梯来到了泊船区,离进入目标区域还有三十秒。

“好了各位,把子弹上膛,咱们鬼门关见。”

“叮!”电梯已达到指定楼层。

Alpha回头对三人说:

“记往,不准说英语。”

电梯门打开,四个人拉下防护面罩,端着机枪走进人群里。

“哒哒哒。”人接二连三倒下,四人所到之处伴随着枪声和人群的惊叫声,他们很快惊动了太空城的警卫队,所有的通道全部关闭,他们已经达成他们的目的,现在,他们要前往VIP区域刺杀目标。

警卫队的巡逻车发现了他们,几个警员从车下跳了下来,用激光手枪还击,却全被他们的防护服吸收,那几个倒霉的警员的防护服根本防不住5.45毫米的子弹,被打成筛子。

他们轻而易举地进入了VIP区域的楼层,平台下面的大厅下面有一群寻求庇护的群众,其中就包括被几个安保人员包围着的地球联邦议会议员。

Bravo向天花板开枪,人群惊慌失措,四处逃窜,正当四人准备开枪时,驻太空城的特警部队从大厅上方的重型输电缆上绳降了下来,大厅内很快发生了混乱的火拼,枪声和人群的尖叫声接连不断。

突然,一束激光击中了Bravo防护服的关节连接处,他那只握着机枪的小臂被烧断,可是那只被烧断的手还紧扣着扳机,不停开枪。

Bravo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臂已经断了,灼烧感和剧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左手拿出起爆器,从楼层上跳了下去。

随后是一声爆炸,楼层的支撑柱被炸毁,平台坍塌,另外三人连同那些突袭的特警部队一起掉了下去。

Alpha从废墟中爬了出来,看见了一片混乱的大厅。Bravo落地的地方存留着一片放射形状的血迹,地上还有无法辨认的人体组织,地球联邦的议员中有三人被当场炸死,地上还有他们的残肢。

Charlie说:“还有一个人跑了,快追!

激烈的火拼在高级住宅区的街道上展开上,特警部队正埋伏在楼顶向正在追击的三人射击,激光几乎都不起作用,考虑旁边的马路上有许多平民,他们不选择使用爆炸性武器攻击三人,这给了三人绝佳的追击机会。

正当Alpha为另外两人打掩护时,Delta大喊:“小心!”然后一把推开了Alpha,自己被一辆疾驰的警用载具撞飞,落在了旁边的人行道上。

你们快走!你们快走!

Detla的脊椎已经折断,只剩下上半身可以动,他缓缓掏出起爆器,但是它已经被摔坏了。警察已经越来越近,他默默拔下了自己的假牙,扣出了藏在里面的氰化钾药丸,吞了下去。

Delta望着街边闪烁着的霓虹灯,停止了呼吸。

议员逃进了位于太空城内壁层的微波供电区域,Alpha扔下了机枪,掏出了自己的配枪,并把最后一个弹药盒递给Charlie。

快走吧,我来掩护你。”Charlie说完就跑到了街道的另一边。Alpha头也不回地进入了供电区域。

那个地球联邦议员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当他回过头时,看到了拿着手枪的Alpha,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的命。

“什么……”

Alpha将枪口对准了他,议员举起双手跪倒在地上说:“你应该是个年轻人吧先生……听着先生,你从我这里什么好处也得不到,但是如果你能放了我,我保证没人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

我是公元纪的冬眠人。"Mi estas komuneraa hiberninto"

“等等先生,你是在说世界语吗?”

Alpha没有理他,继续说:“还记得二十一世纪的那一次大战吗?那次战争中我失去了我所有的家人,我本指望人类能够因此有所改变,但是我错了。人类从来没变过。

“哦,先生,正如你所见,人类真的变了很多了,你看,这五个世纪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世界大战,人民生活幸福……”

那么,这就是你们放弃地球的理由?让那四十亿人自生自灭?仅仅因为他们没有利用的价值,仅仅因为将他们迁离地球很浪费资源?”Alpha的嘴角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让议员心惊胆战。“人类从来没有变过,过了几百年,几千年,几十亿年都一样。

外面的机枪声随着一声爆炸结束了。

“那四十亿人是累赘,我们只是迫不得已才实行这样的计划……把他们留给地球上的SCP基……”

Alpha突然冲过去劫持议员,一只手用手枪指着他的头,另一只手把起爆器藏着议员身后。接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用枪指着Alpha。

“快投降吧年轻人,只有这一条活路……”

Alpha轻蔑地看着眼前全副武装的正规军,缓缓说:“我想,一次小型恐怖袭击应该不足以出动正规军吧,我猜,应该是有对你们而言的‘入侵者’开始发动进攻了吧。

“是那些暴徒!那些叛乱分子!”

是吗?”Alpha说:“你不是说人民生活幸福吗?

议员被他的话呛住了。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压迫。”Alpha说:“但是有压迫的地方终会有反抗。

人类不能贪图安逸,否则人类就会因为自己而灭亡,也许今天会死几百人,几千人,但是一旦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整个人类文明将不复存在。

“可是这与地球又有什么关系,这跟那四十亿人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人群的骚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到处都能听到爆炸的声音,“入侵者”已经进入了高级住宅区,正规军正在与之交火。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那些基金会的人会知道的。

Alpha放开了议员,扔掉了他的起爆器,并掀起了他的透明面罩,里面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不过,他那诡异的微笑竟多了一丝欣慰。

旁边的士兵正准备解除他的武装,这时他说了一句令议员终生难忘的话。

我很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即使我已与这个陌生的世界脱节,但是我从未对人类失望过。

这是我的抉择

Alpha突然把枪含到嘴里,随着一声枪响后,Alpha躺倒在了地上,脸上挂着的那一丝微笑成了永恒,鲜血从他的嘴角和后脑勺流了出来,形成了血泊。

“为什么?……”议员微微弯下腰,迷茫地抬起了头。

红蓝切换的灯光在街边闪烁着,还有霓虹灯和日光灯管,点缀着太空城,还有那燃烧了四十五亿年的太阳,照耀着太阳系的每一个角落,但是,照亮茫茫未来长路的,是人类头顶闪耀着的无尽苍穹……


两千五百年后,人类种族早已遍布宇宙,继续在浩瀚星海中开拓属于人类的疆域,人类早已忘却那存在于太阳系的传说,也许,正如地球联邦总部大楼前那刻在石头上的那一句话所说的那样。


“繁华献给过去,开拓才是实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