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必有重逢
评分: +8+x

GMT-7,2297/6/12,11:26,SCP-3125无效化168小时后,site-41,逆模因部主管临时办公室

欢迎来到逆模因部,Pollux队长。还有,这不是你第一天——”

“不是我第一天上班嘛。”Pollux对着面前的温润美女笑笑。“这么漂亮的女祭司(Priestess),还有这么可爱的蝴蝶结,怎么可能忘记?”他伸手指了指主管衣领下方那枚挡住姓名牌的蝴蝶结。“今晚一起吃顿饭?”

“或许你还是忘掉了一些事的。”主管软玉温香般的笑容里似乎加上了一缕嘲讽,“这已经是你第五次邀请我共进晚餐了,亲爱的Pollux队长。”

“哦。”Pollux故作懊恼地挠了挠头,“那真是遗憾……不过好歹得到一句‘亲爱的’,也算成功。那么,简报结束,再见啦。”

他拉长了尾音,转身离去。背后立刻传来压不住的孩子气笑声。“你们中国人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都第五次了你还这么积极,我要是不答应一下,似乎说不过去?”

军靴在地上一拧,脚跟靠在一起,啪地一声脆响,应和着主管手中两张能剧门票甩动时发出的哗啦声,“那么晚饭你请,余兴节目我请?是我家乡的剧团巡演,讲天照大神重临世界的,有兴趣吗?”


GMT+9,2300/1/4,05:27,SCP-CN-1000进程开始76.5小时后,日本[已编辑]县[已编辑]神社

瓢泼大雨从巫女冰冷空洞的眼窝中满溢出来,在绯袴上洗涤,润湿肌襦袢里透明的血迹再混入青石板上一指深的积水,浸泡着苍白的实验服和4级权限卡,卡面上姓名一栏已经模糊,幸存的字迹只有“逆模因部主管”和“MTF-い-02‘执剑巫女’文职总监”两行,而它的主人跪坐在一旁,手捧被称为SCP-CN-1210-2的能剧面具,钢针直指双眼。

女人的从头顶垂落,黏连成绺。从发丝的间隙中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见她手中的面具和领下歪斜的蝴蝶结。她的头颅无规则地颤抖着,面具逐渐贴近她的脸,钢针拨开眼睑。忽然雨幕被“咻”地划开,子弹精准地命中面具,碎片飞溅,钢针落地。

女人的头猛地扬起,正好对上了恶魔般的实体被反概念子弹命中后显形再抹消的一幕。她猛地拧过头,背后的独臂虚影正好垂下枪口,穿过雨点和积水,无声无息地倒在她的面前。

“Pollux!你不是被派驻到Area-2000了吗?”她尖叫着他的名字,伸出的手却穿过了他的肩膀,探进虚无。“模因实体?怎么会……”

“你果然在这里……”他拧过身子,仰面向上,咧嘴大笑。雨点穿过他狂笑的唇舌,在他的颅腔里砸出水花。“先别管CN-1210了。在太阳升起之前,我们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太阳?可……”

“太阳变了。被阳光照到的生物体都会变成一坨果冻,包括我的肉体在内。我给自己来了一针Z级药,结果直接飞了出来。”他的虚影费劲地起身,伸出的右手在她脸上碎裂成一团烟雾,“整个美洲大陆已经失守了。快跑,去哪都行,只要能躲开太阳——”

“那就去埃及,去找祂。站点机场就在旁边,按规定有三架备飞状态的超音速战机,你用我的身子飞。”她抓起地上的权限卡弹起上身,顺手正了正蝴蝶结,脱下脚上的半高跟正装皮鞋向神社的出口狂奔。他愣了一下,旋即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飘起身子,跟在她的身后。

东边的地平线开始泛起鱼肚白。


GMT+5,2300/1/4,05:03,SCP-CN-1000进程开始80小时后,印度上空

被模因实体控制的感觉就像是她最讨厌的肢体操控剥夺训练一样——能看能听能闻但动弹不得——最贴切的描述词或许是“徒然”。

但现在,这种感觉让她联想到两人在Area-2000借调时度过的那些夜晚——那些在盐浴温泉中,他的怀抱里度过的温存,那些让人沉迷的麻木——

“抱歉,我没法像以前那样抱你了。”他的声音直接在她颅内回荡,诱发共振,“其实我连现在的形体能维持多久都没底——你看,那坨大脑已经忘掉‘右手’是什么了。”

“能多一分一秒都是赚的。”她的意识向温暖的深处缩了缩,“毕竟Z级记忆强化剂是给人用的而不是别的什么……话说回来,不愧是模因收容专家啊,居然能想到用记忆强化剂把自己固着成信息实体,像我这种办公室学术宅肯定想不到……”

“呃……其实……”他投射出一个“羞赧”的情绪,“我只是不想忘记你罢了……”

“你倒是敢。”她气恼起来,神经系统徒劳地发出“噘嘴”的指令,“不准忘记我。”

“我才舍不得呢。”他的意识得意地哼了两声,发动机呆板的轰鸣短暂地拔高了俩下,然后重归单调。她也迅速收敛心神,慵懒的甜蜜只存在了一两秒就被绝对理性和冷漠再次覆写。

座舱罩外,气流呼啸,云海翻滚。平地里拔出服务器构成的峰峦熔融着直指苍穹,又顷刻冷却,碎裂成点点星光。滴答声从盖革计数器中倾泻,连成高亢的啸叫。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里是东五区,那座山难不成是——

“逆模因部资产,孟买一号意识数据库……”他将思绪直接刻在她的听觉中枢中,“重构成了高纯度钴60结晶。就算还有剩下的存储器,也会被伽马辐射直接轰烂吧。”

“……”

“不是你的责任。数据化确实是抵抗认知危害模因的好办法,毕竟3125只能侵犯心智而不能危害数据,而你批准孟买一号的时候2300年这一切还烂在那十三个‘5号橘子’(Orange-5)心里呢——乖啦,不难受,不难受。”

“唔。”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感受着头顶的温暖,尽管只是幻觉。“祂不会怪我的吧?”

“肯定不会。”他投射了一个“坚定”的情绪,“祂允许我们访问是在孟买一号竣工之后了。如果祂不喜欢这样,我们连楼梯都下不去——话说回来,你有什么计划?”

“祂不会喜欢的计划。”

她和他陷入沉默。两人都不喜欢的沉默。冲压发动机咆哮着加速,将漫天荧光甩在身后。


GMT+2,2300/1/4,04:38,SCP-CN-1000进程开始82.5小时后,埃及亚历山大港

他操控着她赤裸的双脚,躲开瓦砾,飞奔入狭窄的螺旋楼梯,向下飞跃。她不再感知得到周围的一切,但从他压抑的焦急和恐惧来看,情况一定很不妙。“别急,来得及。”她投射出安慰的念想,他以温暖回应。

忽然他放松下来,放开了除脚底痛觉以外的所有感官。她睁开眼睛,环视静谧如故的书架、地毯、电灯,待机的书本清点机器人,还有地上扭曲的不是档案管理员的东西——

“3125。我不得不用你的手干掉它。”他漂浮在机器人身旁,面庞扭曲且狰狞着,“真见鬼,Wheeler主管不是消灭它了吗?怎么又……”

剧烈的痛楚在他们的意识中复现——先是撕扯,再是烘烤,最后是胀裂——他的形体在空中翻滚,虚化,碎裂成紫黑的烟雾又聚拢成团,继续挣扎,“见鬼,不只是它,还有别的模因……抓紧时间啊!”

她如梦初醒。没时间为他揪心了,她有更大的责任。“PRTS,去找来我们俩的书!”机器人闻声而动,展开四只旋翼飞入黑暗。

当他的搏斗结束时,机器人刚好回到他们身边,扔下书本。她抓起一旁的钢笔,捡起他的书,翻到最后一页,那上面只有一行字:

被残酷的阳光融化成泥。

她拔下笔帽,蓝黑墨水在地毯上甩出一条省略号。笔尖在纸页上颤抖着歪歪扭扭,划去命运的审判,留下揉成一团的祈求,却很好辨认:

恢复成一名健康、强壮且精力十足,能独立操作Area-2000的机动特遣队员,且在将来的720小时内避开了一切伤害与模因感染。

笔尖离开纸张,收归笔帽。视线离开书本,凝望幻影。而幻影如故。她错愕地低头望向他的书本,恰好看见墨水消退,徒留戛然而止的字句:

被残酷的阳光融化成泥。

“不……不对,没道理啊,修改是即时生效的啊?再……再来……”

她语无伦次着拔出钢笔,用更加颤抖的手书写出更加难认的字句:

恢复成一名健康、强壮且精力十足,能独立操作Area-2000的机动特遣队员。

“我不指定未来了……你能躲开的……”

字痕依旧褪去。他飘到她身旁,看着她继续在他的命运上涂改:

恢复成一名拥有足够能力开启Area-2000防御系统的机动特遣队员。

“求您了……”

笔迹消退的速度变慢了,但依然坚定。一阵若有似无的风和着低语拂过她的面颊,翻动她的书本,直到最后一页:

在黑暗中,她听到一个声音说:“他已经逝去了,而你不能从痕迹重构一个人。”

“啊哦。我死了。”飘在空中的他耸了耸肩,落到她的背后,烟雾构成的手臂环抱着她。

一滴眼泪落在他的书上,随后是两滴、三滴……没有更多了。她抬起手捏住眼角堵死泪腺,闭上眼睛虔诚地低语,像女祭司(Priestess)向至高神明发问那样:

“还有别的办法挽回这一切吗?”

风中的声音宛如叹息。

在黑暗中,她听到一个声音说:“这是时间的墙壁,穿过它,或者就此止步。选择权在你们。”

时间的……墙壁?

她抬起头,婆娑却明亮的泪眼对上了烟雾中他清晰的眼。

“055和579!”
“圆榫打不进方孔!”

语句不通,但心灵随着释义一齐流通。她站起身,冲向楼梯,脚上突然出现的剧痛却让她摔倒在柔软的地毯上。他飘在她的眼前,一脸坏笑,像是捉弄了青梅竹马后得意的小屁孩那样。
“你一个文职,跑什么跑,在这里陪图书馆咯,我随便附身一个人就干得完——顺便一提,楼梯里可是有一个087-1在的,你敢跟上来,它就会吓你。乖啦,在这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他把眼睛从地毯上挣扎的她身上拔起,转向无穷无尽的书架,深深地一鞠躬,旋即转身,飞入楼梯,飞入黑暗,苍白无瞳的人面在他背后一闪而没。

“Pollux……”


GMT-7,2297/6/12,11:26,SCP-3125无效化168小时后,site-41,逆模因部主管临时办公室

“欢迎来到逆模因部,Pollux队长。还有,这不是你第一天——”

“不是我第一天上班嘛。”Pollux对着面前的温润美女笑笑,一如之前那样。“这么漂亮的女祭司(Priestess),还有这么可爱的蝴蝶结,怎么可能忘记?”他伸手指了指主管衣领下方那枚挡住姓名牌的蝴蝶结。“哦,今天它歪了。今晚一起吃个饭?”

“或许你还是忘掉了一些事的。”主管立刻伸手扶正蝴蝶结。软玉温香般的笑容里,泪光闪现,“我们已经一起吃过无数顿晚饭,一起度过无数个夜晚了,我亲爱的Pollux。”

她望着他的眼,他也望着她的眼。

“你……?”
“……嗯!”

没有思考的余地。他飞身越过办公桌,将她箍入怀中。她的头深深埋入他的颈窝。
“我就知道你能成功……我们又有了三年的备战期……”
她喃喃着抬起头,将唇凑到他的耳边。“但今天不算。重逢的日子不能用于战争。”
他以同样的低语回应。“今天你说了算。你是我的管理员(The Administrator)。”

“可……你是怎么做到重启之后还保留记忆的?”欢愉间隙,他摸着她的头,轻声问道。

“保密。”她慵懒地翻了个身,一口咬在他的肩头,“总之,无论多远,我们都一定能再见面,而无论多久,我都不会忘记你……Pollux,Dr.Pollux,”她抬起头,在他的耳边落下一吻。

“不许忘记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