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之夜
评分: +39+x

generallyspeaking 2021/7/31 (Sat) 0:47:28 #130239911


夏天的夜晚,紧闭房门,吹着空调,盖上大被子,听着多么顺耳!但就在前几天,这样的场景成为了我毕生的梦魇。

那一阵子,外面雨很大,风也呼呼地刮。正巧单位放假,我就不用出去了,只需要缩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一日两餐泡面。考虑到外面依然闷热,家里的空调便保持开启,用的还是除湿模式。

换做平常,空调每开十几个小时就需要关上歇一会儿,不然,机器的使用寿命将大打折扣。可我那几天一直蜷缩在自己的小窝之中,空调一秒钟都不愿关,仿佛制冷机嗡嗡运作的声音能够将天堂的清凉带入人间。所以……它愣是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对于这有些年头的小空调,我那时候完全没当回事,刷某站刷某本子之家的高涨热情完全盖过了空调的呻吟:那是一种”嘎啦嘎啦“声,可能由于出风口缺乏润滑,也可能是由于电机的齿轮出了岔。

终于,等到第四个夜晚来临,空调彻底忍不住了。

20度的房间,几厘米厚的大被子,我把自己牢牢裹起来,面朝墙壁睡去。凌晨两点钟左右,从我的背后传出了反常的吱呀声。这声音和空调正常运转的全然不同,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通风口的挡板被什么东西给撑弯了一般。

吱呀吱呀吱呀吱呀……

啪嗒!

似乎是一大坨软答答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慌了,赶忙从枕头下面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朝着声音的来源照过去。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鬼魂……吗?”我自言自语道。虽说我很清楚鬼魂这种东西,全然不可能存在于世上的;但一想到我的房间中有除我以外的什么存在蛰伏着,心里绝不会踏实下来。急躁的我连忙爬起来,把灯打开,可仍旧没见到那“啪嗒”一声究竟对应什么东西。

“也许是邻居掉的吧,”我自言自语道,不经意间朝空调瞄了一眼。

关的。

嗯?关的?

应该说,关上了,但是并没有完全关上。出风口是打开的,冷风在往外送,空调的指示灯却灭了,电机运转的声音也彻底消失。好家伙,这空调居然在原力运转吗?我拿起遥控器对空调按下开关键,它没有反应;直接按机子上面的按钮,它也没有反应!

接着,我试探性地把灯关上了,一瞬间,空调的指示灯全部亮起,电机嘎啦嘎啦的噪声也传过来。

这又是什么意思?

索性不管了,我循着原路回到床上,把被子裹好,手机的手电筒关上。既然灯关上空调就没事,那就把灯关上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毫无疑问,疏忽了一点,那就是一开始的“啪嗒”声。

当我意识到有一丝刺骨的冰冷从被子外面渗进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发出“啪嗒”声的源头,似乎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床边,在我视野的死角里蹲好,等到我躺进被窝里时伺机出击。嗯,一定是这样的。

我果断地掏出手机,想要打开手电筒照过去,手机却不听话地滑出手心,“咔”地一声掉到地上。我开始惊慌失措,想要把被子掀开,但这被单却像粘了胶水一样,根本拿不开。我越是想躲避那阴森的寒冷,它却越是要靠近我。寒气上涌,我本想喊出来,嗓子却哑了。背后的每一根毛发都倒竖,立起一道颇不像样的防线。可这又有什么用,那冰冷的触感已经完全覆盖了我的后背以及下肢,僵硬的我根本转不了身,只得双手抱头,在这由自己围起的棉被牢笼中等待命运降临。

我闭上眼睛。

……

然后,一阵水润而柔软的触感抵在了我的后颈。

我彻底呆住了。

因为那似乎是一个吻。

generallyspeaking 2021/7/31 (Sat) 1:22:18 #130271049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房间依然整洁,空调仍旧烦躁地运转,就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我,则是得了空调病——肩膀和后背始终酸痛,那天晴空万里,我出去晒了晒太阳,好了不少。

我以为那是一个梦,但是,为什么,当我摸向后颈的时候,我的手沾上了水?

那个透明的吻痕一整晚都在那里,等待黎明的来临,给我一个并不令人欢欣的惊喜。

为什么?

我想我可能找不到答案了,因为那一天空调似乎真的坏了,关上它之后就没能再次开启。我托人把机子给挪走,新的空调三天之内应该可以到货。

据工作人员说,那空调被搬走的时候反常的沉重,靠近机子,还能听到细若游丝、诡异万分的鸣叫声,像极了婴儿的呜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