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站点静悄悄
评分: +44+x

夜深了。

Site-CN-643内的大部分照明设备都已经关闭,大门也悄悄地锁上了。食堂的碗柜里静静躺着餐具,训练场的假人也直挺挺地立在原地;实验室的各种器械都摆在它们应该待的位置上,宿舍里的床单被罩折叠得整整齐齐。

一切都整洁得仿佛这座站点仍然充满活力,甚至好似基金会的员工们仍然生活在这里一样。

钟的时针拨向十二。站点楼顶的总控制室内发出一缕淡淡的微光,站点代理主管黎明.aic完成了不知道第几次的重启程序。

黎明.aic是Site-CN-643里资格最老的AIC,没有之一。事实上,它在这座站点待的时间和这里的每一块砖都一样长——好吧或许并不是一样长,有些砖是后来换的。萧桐博士一手设计并创造出了它,并授予了黎明.aic在特定情况下可拥有站内最高权限的权力。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黎明.aic就成了这座站点真正意义上的主管。

黎明总为这个站点感到骄傲——或者说它体内某段特定程序对此感到骄傲。643号站点是专门为了AIC而设置的站点:十多年前麦克斯韦宗利用一个信息模因攻击了基金会在中国分部的所有网络节点。当时正任Site-CN-66网络异常收容专家的萧桐博士迅速组织人员建立了网络站点Site-CN-643,以对这次攻击进行防御与反击,黎明就是最早参与这次战役的一批AIC之一。

危机解决时,Site-CN-643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实体站点,并拥有数以百计的AIC与子AIC程序。它们被保留下来,643号站则作为一个高度智能化的站点参与到基金会的收容工作中。

作为Site-CN-643拥有最高权限的AIC,黎明的职责就是汇总站点各个部门的子AIC在昨日的职务汇报,并向它们下发新一天的工作任务。它不需要亲自参与这些事务,自从那一天之后就不再需要了——事实上它就是在那时获得了最高权限。

重启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读取昨日的工作报告。黎明手下管辖的AIC数量庞大,但大多都不太聪明。这使得黎明的管理与调配工作不会很麻烦,因为这代表着它们不会撒谎。特别是在与基金会的网络连接中断之后,这点显得尤其重要。

    • _
      • _

      Site-CN-643的异常处理报告


      SCP-CN-3127:收纳容器破损,其破坏程度超出本站维修能力。为避免潜在的收容失效风险,在此提交维修请求及相关附件;
      SCP-CN-3478:一台紫外线设备损坏,其破坏程度超出本站维修能力。为避免潜在的收容失效风险,在此提交设备更换请求及相关附件;
      SCP-CN-3579:个体死亡,无效化分级申请无响应,收容间依据站点本地章程填充防腐液体。再次提交无效化分级申请;
      SCP-CN-3742:连续一百八十天未出现异常现象,依据本地章程提交二级实验申请;
      SCP-CN-3798:连续一百七十六天未出现异常现象,依据本地章程提交实验申请;
      SCP-CN-3991:连续一百八十一天未出现异常现象,依据本地章程申请调用D级人员
      ……

      • _

      外部防御系统已连续保护站点180天


      空气指数:良;
      站点核弹头东风-θ状况稳定,设备处于休眠状态;
      D级人员宿舍:每月例行清理已完成,经测试已达到人类最低生存标准;
      各级实验室与工具间:共计30个隔间,其中28间处于可随时启用状态,剩余2间预计48小时内恢复至可启用状态;
      静脉识别系统:运作正常,插件上线率达到100%;
      各部门AIC:运作正常,上线率达到87%;
      站点废弃物:已处理,残留占比不到2%,距离下一次处理还有三天;
      ……

      • _

      Site-CN-643的物资清单


      弹药储备量:80%;
      药品储备量:60%,其中20%已过期,在此提交补给申请与相应附件;
      食品储量:0%,已进入红色警戒线,在此提交紧急补给申请与相应附件;
      记忆删除药剂储量:55%,其中8%已过期,在此提交补给申请与相应附件;
      ……

    查看各部门详细工作报告


黎明.aic将这些事项一一计入数据库,并在备注一栏填写“今日无事发生”——这样的动作已经进行了一百八十多次,几乎成了一段固定程序。随后它像往常一样向基金会网络上传相关数据,尽管它明白这并没有什么用——基金会的网络数据库在那天之后就突然中断了连接,黎明尝试了它所能就算出的所有方案尝试重新建立连接,但都宣告失败。SCP基金会的网络仿佛从信息世界凭空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不出所料,黎明得到了一份在过去半年见过无数次的反馈结果:

无法找到目标地址。正在尝试重新与服务器建立连接,在完成之前请根据本地协议自行处理,请耐心等待。

黎明再次发送指令:调取监控录像。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显示屏上的404符号被几十个监控画面所替代,夜晚的站点是如此安静。实验器材还在,武器装备与生活用品也都还在,但人们却失踪了。

黎明常常会在它的播放器中反复播放过去的那些影像,对比过去的鲜活景象,如今死气沉沉的站点让它感到些许失落——是的,失落。有不少人类认为AIC只是一台机器,永远不会具有感情;黎明认为那些人都是蠢蛋。他怀念过去的日子:永远泡在实验室里的研究员,忙里偷闲约会的特工与蓄势待发的机动特遣队队员。而在这些所有画面之上,是萧桐博士的影像——在黎明.aic心中,他才是,而且永远都应该是Site-CN-643的真正主管。

画面上的萧桐博士戴着单片眼镜,左臂揣着他的平板电脑,三十多岁的面孔上定格着自信的笑容。他是我的创造者,是一个难得的信息技术天才。黎明.aic常常这样告诉自己。

它从一个只会开关门的低级人工智能一路走到现在,都是萧桐博士的卓越成果。整个站点只有萧桐博士管的住黎明,也只有黎明才最了解萧桐博士。他们互相信任且尊重彼此,并且都随时愿意为了基金会与全人类的利益而献出自己。

正因为如此,它才怀念与萧桐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共事的日子。它永远记得那一天——也就是半年前的那个清晨,当黎明.aic刚刚启动,系统还未准备就绪的时候,萧桐博士已经穿戴完毕,正在自己的宿舍内收拾行李。当黎明的全部系统就位时,站点内的人类员工就已经全部集结在站点的大门处,站在在前面的就是站点主管萧桐。

黎明.aic在当天被授予站点最高权限,获得代理主管的职位;Site-CN-643的所有AIC程序将全部启用。站点的外部防御系统即日启动,全站进入为时三日的战时模式。根据萧桐博士留下的最后记录,他们将前往Site-CN-01参与中国分部的一次重大会议。在此期间黎明及其他的站点AIC应尽最大能力维护Site-CN-643。

黎明没想到的是,他们一去就是半年。它曾经在闲暇时光推测过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有些看似合理,有些则略显牵强,而还有一些则纯属胡说八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最后,它放弃了这个游戏。

但这都没关系。过去的事情不重要,人员的去向也不重要。它能够管好站点里的这些异常,这才重要。这是萧桐博士设计它的初衷,也是它的使命所在。另外一方面,这个站点是萧桐博士投入了无数心血的地方,他在这里还有许多异常研究没有完成,因此黎明坚信他迟早会回来。它的寿命并不算长,但总要胜过人类的寿命长度。总有一天他们会再见面的。

到那时,把一个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站点送给萧桐,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不知不觉之间,黎明已经这么过了五个半小时。
它抱着一丝希望,向着基金会网络再次发送了一条信息:黎明.aic申请进入休眠状态。以前,萧桐博士总会同意它的偷懒申请。

网络未响应,延长工时。与此一并传回来的还有凌晨发送数据的错误报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站点的玻璃窗照进来,温暖着这座无人的站点。黎明打起全部精神:咱们还没完,来吧!新的一天开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