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系往事其四:猎户座之围


评分: +23+x


小型类地行星Kewlpe-7-BIN221 近地轨道太空城


在太阳系附近有一个名为Kewlpe的星团,它是3277年因为一次速逃星团撞击银河系旋臂而产生的星团,正因为这一次撞击,太阳系在银河系中的位置发生了改变。在扩张纪元的号召下,人类开始积极探索这些新的恒星,Kewlpe也因此成为了人类最早占领的星团。

Kewlpe星团主要由黄矮星和红矮星构成,当人类第一次涉足至这一片区域时,他们发现这一片区域的休谟指数明显高于其他星域。在与Kewlpe星团上的文明进行交流后发现,这个速逃星团似乎是来自其他古老星系的碎片,这也许印证着宇宙中存在着能够利用异常的超级文明。

由于Kewlpe内的星系存在大量的异常事物,SCP基金会从地球联邦手中接过了这里的管辖权,直到5k纪元基金会解散。如今基金会残部仍主要分布在Kewlpe星团,在宇宙的黑色画布下苟延残喘。

ngc-2264-g0ae7c2287_1920.jpg

Kewlpe星云(锥状星云)


“这里的风景还是很漂亮的。”一个人正站在一座由垃圾堆成的小山上,使用着非常古老的的光学天文望远镜,望向城市另一端的太空,时不时能看到恒星际飞船离开太空城时发出的尾焰。

他从小山上爬下来,跟往常一样躲避这那些在垃圾填埋场里工作的机器人,并在垃圾堆里寻找可以利用的零件。他躲进隔离墙的墙角,望着墙壁上的计时器,一旦计时器倒计时结束,地板重力上的重力发生装置会关闭,新的垃圾会从上方推出。

很快计时器结束倒计时,上方的闸门打开,许许多多的金属垃圾从闸门排出,掩盖住了四周的探照灯,他也随着重力发生装置的关闭而飘起来。

他的“同行”们也陆陆续续从垃圾堆里钻出来,查看那些金属垃圾。他也飘了上去,看看是否有自己想要的零件。

“嘿,听说地球联邦的人在附近的星域打了一场狠仗。”一个人举起一块有着明显灼烧过的痕迹的碎片,拿在手上仔细端详:“好像是外壳之类的东西。”

他没有在意那个人,而是钻进碎片中,寻找自己想要的零件,其他人也蜂拥而上,像一群蛆虫一样钻进这些金属物件里。由于这里的光线比较暗,他在一些比较感兴趣的地方丢下一根自制的荧光棒,然后向更高处前进。

向深处探索,他发现了一个完整的舱室,指示牌上写着“指挥中心”,外表已经破破烂烂,但是四周的应急灯光还在继续运行,他从四周观察了一下,只有自动门这一个入口。他尝试使用激光直接焊开,但是这个自动门是军用级别的,他身上携带的普通发射源无法切开自动门,没有办法,他只能求助于旁边的人。

“嘿,你们有人带了‘万能钥匙’吗?”

其中一个本地星系种族的人从背包里拿出三个红色标识的球状物体,它们被电线缠绕,绑在一起。

“小心点。”那个人将“万能钥匙”扔向他,他在半空中接住,然后将万能钥匙用胶布缠在自动门上。他摆弄了一下万能钥匙,然后启动了计时器。

“所有人小心反物质爆破!”他钻进了附近一块巨大的碎片作为掩体,随着一阵强光,万能钥匙发生了爆炸,但是冲击波并不大,他所处的掩体只是慢慢的向后移动。

“指挥中心”因为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向反方向移动,于是他开始使用随身的气体推进器推进,进入了被爆破的自动门中。

令他惊讶的是,刚刚那一场爆炸后指挥中心仍在正常运行,里面的基础设施运行良好,就仿佛它从来没有脱离过它的母舰一样。

“不愧是军舰啊。”他环视四周,发现了不远处控制台旁边的几个金属框架,有一个已经散架的战术机器人,他上前去,用工具包里的东西拆开了它,从里面取出了什么。

“终于,我找到最后一个零件了。”

neptune-g1755ee21f_1920.jpg

Kewlpe-7-BIN221


他小心翼翼地穿过城区,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去往城区外高速环城列车轨道的下方,那里是太空城的框架部位,像他这样的人,经常游荡在这种地方。

框架位于太空城的底部,在这里世界是颠倒过来的,上面的人享受荣华富贵,下面的人只能穷苦一生,过着鼹鼠一般的生活。

这里没有重力发生装置,所以这些人必须依靠金属框架生存,否则他们会会慢慢从太空城飘走。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在休息时把自己栓在框架上,防止自己因为睡过头而飘走。

他和同伴回到了自己的家——一个用金属板和许多尼龙布造成的不规则建筑,通过一个贯穿建筑的传动转轴提供向心力来代替重力,他为了建造这个“房子”花了许多心血,仅仅是刚开始建造的时候,他的房子散架了好几次。

他进入了自己的工作室,把从那个战术机器人身上取下来的零件拿出来,在工作台上稍微改造了一下,然后走向摆在工作台前方的一个装置。装置上有一个圆盾型图案,可以隐约看到“基金会制”的字样。

他将零件安装在装置的内部,开始运行装置,他拿起一块巨大的特制板状物,并停止房子的传动轴,将板状物安装在天花板上。

“希望这一次能成功。”他启动装置,飘在失重的房间里,突然,他开始向上坠落,一头撞在板状物上,翻了个身,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引力捕获。

欣喜若狂的他,在建筑上方的框架上安装了一大块这样的板状物,然后将它启动,让那些担心自己会飘离太空城的人在这里住下。

迄今为止他所找到的所有零件都来自那个奇怪的有圆盾型图案的飞船,他便开始好奇,在太空城底部年龄较大的人们告诉他,那些飞船来自一个被称做三箭头的组织,宇宙中散布的休莫稳定锚和连续时间槽都是三箭头的造物,那些人们还告诉他,三箭头组织经常进行一些超自然的实验,“收容”那些超自然事物并抑制它们的传播,逐渐地,他对三箭头这个组织产生了兴趣。

他不像太空城上的居民能够访问网络,他只能通过底部的人们口口相传而来的信息完善那个对他来说充满瑕疵的世界。他的记忆里,只有底部毫无生气的金属框架,城内灯火通明的街道,以及那个他无比向往的星空。

因为他的种族很接近人类的缘故,他可以前往市区不太干净的地方,和那些城区的人类种族的不法分子进行一些交易,获得一些物资什么的带到太空城底部。这次他照常从底部的排气管道前往城区的黑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买下来。

城区的黑市位于太空城内部的废弃发电设施中,被一个巨大的法拉第笼包裹住,这里可以进行任何形式的非法交易,甚至是贩卖太空城居民的身份。

在以前,他相当渴望成为太空城的居民,于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想尽办法买下太空城居民的身份,不过当他在社会的最底层生活久了后,便失去了成为居民的欲望,而是决定尽可能帮助这些人。

他在黑市里找到了一位经常做生意的老熟人,便开始讨价还价,不料这位老熟人叫人揍了他一顿,把他丢出了黑市,理由仅仅是因为发现他不是人类种族。

他被扔到了街上,正当他准备站起来准备离开时,附近的警笛声响起,武装警察发现了他没有太空城的居民编号,于是开始抓捕他,他便开始向工业区逃跑,钻进了他比较熟悉的卸货区域。

他靠着地形优势和随身携带的屏蔽装置脱离了抓捕,然后钻进了一个之前发现的空集装箱里,这里还有一些他没有带回去的物资。

他躺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今天真够倒霉的……”他刚要起身,就听到了集装箱上传来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了集装箱上。他慢慢向外面探出头,什么都没看见。

他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就当他刚跨出集装箱时,一个人影从集装箱上一跃而下,将他压倒。他身上的工具散落了一地。很快,一群黑色制服的人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在他的旁边戒备,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拿着老式的武器,身上还穿着很厚的装甲和外骨骼。不过令他震惊的是,他在这群人的制服上发现了那个熟悉的圆盾型三箭头标志。

“你们是谁?”他鼓起勇气问道,声音里带着慌张。

这群人没有理睬他,其中一个貌似是领头的人走了出来,用一个针型仪器扎进他的胳膊里。

“就是他了,快点带他撤离现场。”领头的人命令两个人将他控制住。

“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欸!……”他突然感觉全身被电击了一样,失去意识昏迷了过去。


猎户座星云 速逃星系Theta-C 第三行星 “地球”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周围都是一片朦胧的白色,床边还站着一个女性人类,应该也是三箭头组织的一员。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人类女性问他。

“我叫艾眲斯 Eines,你们是谁?”“长话短说,艾眲斯,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艾眲斯迷茫地看着她,眼神里有一丝不解:“我可以帮到你什么?我只是个连身份都没有的难民。”

人类女性说:“你是Pycole种族的后代,Pycole种族曾经开发过让两个行星位置交换的技术……你应该知道吧?”

艾眲斯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我想你们找错人了,我只是个民间发明家,搞不出那种东西。”

“我们不需要发明什么,我们只需要你启动某些东西。”人类女性说:“你现在所在的这个星球,就是数千年前你们种族的母星。”

艾眲斯没有感到惊讶,他慢慢下床,站了起来。

“在以前的一次星际战争中,Pycole种族几乎灭绝了,我是在那之后出生的,所以关于我的母星的事情我一无所知。”

人类女性为他打开了通向外部的自动门,门打开的一霎那,房间中朦胧的白色逐渐褪去,显现出来的是一个由玻璃以及其它复杂仪器组成的房间,艾眲斯发现,他刚刚躺过的床消失不见了。

“跟我来,我带你了解更多信息。”


人类女性带着艾眲斯来到了一个正在施工的地下设施前,在这里,艾眲斯通过玻璃窗看到了一个庞大的复杂机械结构,似乎正处于运行的状态。

“这就是那个能够交换两个行星位置的东西?那它的占地面积应该不小吧?”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如果完全弄清楚它的原理的话我们就不会去寻找像你一样的Pycole种族了。”她走到了一个控制台前,启动了些什么,一个法拉第笼从天花板上伸出,法拉第笼里面有一个直径40厘米的铁球,上面刻着许多Pycole种族使用的语言的铭文。

“就是这个了。”人类女性关闭了法拉第笼:“这是SCP-2047,上面记载着一些关于互换事件的发生过程,你可以看看。”

艾眲斯看着球体上的铭文,努力回忆起自己父母教给他的Pycole种族的语言,开始阅读起来。

“嘿,我说,你们不会就是这个球上面提到的SCP基金会吧?”艾眲斯问。

“这上面写着Pycole种族有一群求知者们,因为对知识的渴望和另一个种族交换星星,但是导致了那个种族的社会崩溃,于是求知者们便停止与其他文明交换星星。这个球上面详细记载着有关一个名为SCP的组织与Pycole种族发生接触的事件,以及Pycole种族在他们的星球上引发局部性现实重置的事件。”

“是的。”人类女性补充:“只有我们知道转换事件的过程,如今也只有我们知道Pycole种族拥有这样的技术。”

“但是我们从那时起就停止了继续和其他文明交换星系,至今已经有三千年了。”

“这都不是问题,我们需要的是携带Pycole种族DNA的完整生命个体。”“等等……你们不会是想拿我做什么人体实验吧!”艾眲斯警惕地看着她。

“不,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启动这个装置,因为这个装置只有你们的种族可以启动。”

“好吧,不过我该怎么做?”“大概十分钟后,这里会开放一个为你准备的控制平台,到时候你再根据指示操控,操控完成后,你会被传送到安全的地方。”

艾眲斯靠在了窗子边,看着窗外那奇怪的机械装置。

“我感觉我活在梦里……”

这时,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吊桥上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孩子和一个中年男子,那个中年男子向这里招手并向这里走来。中年男子打开了控制室的门,看着艾眲斯说:“简,这就是你找的人?”

“嗯,是我在Kewlper的安插的机动特遣队找到的,没费什么功夫。”简说:“大规模行动将在十分钟后开始。”

“你总是能想出一些让人刮目相看的计划。”中年男人说。

“前辈是在夸我吗?”“哦,忘记你不能理解形容词了。”

中年男人对简说:“这次行动我有另外的打算,所以我的任务就暂时由你来负责了。”

“什么打算?”“我要带我的孩子们前往安全的地方,他们留在敌占区很危险。”

简向中年男子敬了个礼:“你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中年男子微笑着离开了控制室,带着他的孩子们离开了这片区域。

中年男子走后,艾眲斯问简:“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什么大规模行动啊?”

“这个时候我就不瞒着你了,我们的目标就是太阳系的地球。”

“那么说,你们要对地球联邦政府下手咯?”艾眲斯恍然大悟:“你们要与地球再次交换位置?!”

“根据情报,地球联邦政府今天会举行一次会议,由于我们使用了一些你不能理解的事物扰乱了量子即时通讯,再加上我们在这个行星周围散布了假信号卫星,那些政府人员是不会察觉自己的位置发生了改变的。”

“哦…不过你们就不担心我会泄露这些信息吗?你就这么放心地把这些东西说给我听吗?”

“那么艾眲斯先生,您难道就这么相信地球联邦政府吗?”

艾眲斯想起了他在Kewlper的太空城底部的生活,想起了城区里的那些居民的生活,陷入了沉默。

“好了,时间不早了,准备开始交换吧。”

“等等。”艾眲斯说:“女士,我有一个请求。”

简看着他问:“什么请求?”

“在这之后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简笑了笑,走出控制室,没有回答他。


目的地:银河系分支悬臂猎户臂目标星系,离银河系中心2.61约万光年

控制平台开始慢慢升起,周围的玻璃窗也开始封闭,撤离的警报声响起,一个有着Pycole种族语言的仪器从控制平台伸出,要求提取艾眲斯的DNA。艾眲斯脱下他的手套,裸露出他手背上的壳质骨层,慢慢地把手放在仪器上。

外面的装置似乎开始运行,发出了很大的噪声,艾眲斯闭上眼睛,嘴里轻声念叨着。

“不……我没有在做梦……”


太阳系 第三行星 地球 地球联邦政府大厦


今天本应该是个普通的日子。

这天政府官员们和往常一样,前往会议中心开会,会议的内容仍然是寻找并消灭量子即时通讯失效时间结束后逃跑的SCP基金会残部,军方官员声称他们在Kewlpe星域内发现了大量基金会残部人员并将他们歼灭,希望政府能把剿灭行动的重心放在Kewlpe。

许多地方官员则展示了在他们的管辖区获得的报告,并展现最近的社会问题,他们希望政府能够把重心放在治理游行事件和暴动事件上而不是放在SCP基金会上。

官员们在会议中心争论不休,最后仍然没有得出令人满意的结果,很快会议中心发生了骚动,武装人员和机器人开始维护现场的秩序。

这时,大厦内的警报响起,会议中心屏幕的四周出现了警告的字样,屏幕上的监控模块显示出了月球和地球的位置。

“警告,检测到地月间引力激增,全球性潮汐警报启动。”

earth-gf47331f7f_1920.jpg

警告,检测到地月间引力激增,全球性潮汐警报启动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回事啊?”政府官员们开始交头接耳,军方的人员开始联系地球附近的舰队,没有回应。

“所有人肃静!”会议议员尝试联系其他星域,也没有回应。

“通讯不会又崩溃了吧。”会议中心中传来了种种质疑的声音。

军方的通讯技术人员开始手忙脚乱起来,眼睛不敢相信地盯着通讯装置的屏幕。

“近地轨道上出现了数百个没有标记的未知物体,正在攻击地面上的防御设施!”

“什么?他们是怎么进入太阳系的?!”“先生,我们也不知道,尚不确认对方的身份。”

“所有人立刻进入应急传送装置!前往月球前哨基地!”军方人员开始疏散官员,正当他们准备离开会议中心时,爆炸声从他们的头顶传来,一支装备精良的机动特遣队从上方绳降,他们的身上穿着斥外护甲,因此才能神出鬼没地溜进这里。

机动特遣队正在与军方人员交火,军方人员为官员准备了应急的伪黎曼流形空间逃生捷径,把这个空间设置在了会议中心的墙壁上,但是,伪黎曼流形空间里又钻出了许多基金会成员,将他们团团包围。

“所有人放下武器!”一个人从伪黎曼流形空间里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很旧的西装,右边的袖子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左手从地上拣起军方人员尸体上的激光武器,指向人群中的一个女性会议议员。

“快出来吧,O5-7,不要躲躲藏藏的。”

人群将不敢相信的目光转向那位身穿地球联邦政府人员政府的女性议员,那位女性议员慢慢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我已不再是基金会的一员。”女性会议议员说:“对我来说基金会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只是你不肯去接受罢了。”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独臂男子冷笑一声:“人类还没有能力接受异常的存在,你们只是掩盖了它们而已,不然你们的殖民地不会停留在这五十亿光年内。”

女性会议议员看着独臂男子那空荡荡的袖子说:“你总是能靠着你的鬼把戏活下来,O5-2。”

“你也总是靠着你那些鬼把戏杀死其他的O5议会成员。”

O5-2示意让旁边的人把人群带走,这时,他收到了来自近地轨道舰队的通讯。

“先生,计划有变,转换的位置出了错误,月球正慢慢向地球靠近,月球造成的潮汐效应可能会淹没整个地表,我们得快点撤离地球。”

“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O5-2挂断了通讯,开始延着地球联邦政府大厦的一条“历史长廊”走走向出口。

“历史长廊”是地球联邦政府大厦的标志地点之一,走廊过道两旁的墙壁上从内至外用文字在石头墙壁上刻着地球文明这二十五万年的历史事件。

他抚摸着墙壁,沿着墙壁向出口走去,仿佛同历史的车轮一道前进,慢慢的,他走到了记载着基金会团结号被摧毁的事件的墙壁,并在这里黯然神伤。基金会陪伴人类的日子只有这短短三千年,不足人类历史的十分之一。

O5-2走出了地球联邦政府大厦,看着被制服的O5-7说:“针对猎户座星云的全面攻击即将开始,你将会亲自看到地球联邦土崩瓦解,在这之后我们会带领新人类继续履行基金会的信条。”

“就算你们包围了整个猎户座,你们能得到什么?仅凭你们根本无法管辖50亿光年范围内的所有星域。”O5-7说:“地球之外,你们才是异常。

“我们有自己的打算。”O5-2说。

地球联邦的官员们被陆续运往运输机上,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到处可以看到近地轨道舰队攻击地面产生的火光,SCP基金会开始全面接管地球,同时,在Theta-C星系中的基金会舰队,也开始将航线设置在猎户座星云,准备突破地球联邦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从猎户座星云进攻并与另一端的基金会残部会和,一同包围地球联邦的舰队,基金会将永远消失在宇宙的黑色中。

O5-7仿佛什么都知道了一样,看向天边的太阳。

“这是人类的落日。”

旁边的机动特遣队队员嗤之以鼻。

“女士,现在可是正午啊!”

O5-2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明白自己的决定意味着什么。他回头不舍地看了看那条“历史长廊”。

“前路,到底是人类的希望,还是人类的葬身之地?”


orion-nebula-gc3f168110_1920.jpg

没有出口的猎户座

经过了三千年的漫长岁月,地球终于回到了原本属于它的地方,不过这个“真太阳系”已经成为了一个在猎户座星云穿梭的流浪星系,它将见证的,是旧人类的毁灭,还有新人类的诞生。

而然这一切在太阳系的往事面前显的渺小无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