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oll 491 号:无人在此
评分: +17+x

RAISA 档案:相关组织 [已解散]
GOI-001:芝加哥鬼灵
档案创建日期:约 1928年
GOI 对本文档最后编辑日期:1933年7月
档案回收日期:1933年9月
[以下为原文重现]1

Carroll 491 号:无人在此
这是什么

这是一些看似不相关的物体,它们在一起被使用时,才能显现出特殊效果。

这些东西能够让我们的行动很好地掩人耳目,能给那些条子“无人在此”的错觉——正如它的名字。在行动前和行动后皆可以使用,效果永远不变的优势由此体现。虽然这用起来有些麻烦,但是在先前的几种类似的东西的对比下,可谓是上乘中的上乘:它会使被作用的人看起来像在愣神,而不是出现其他的更奇怪的场面。

同时,这个东西的弊端也比较大,当  的使用把握不好时,甚至会让你的存在消失,下面我会细说关于此的事项。

我如何制造
IMG_PITU_20200213_172420.jpg

我尝试拍摄了  ,但是没有成功,这太邪门了。

如果你刚刚加入鬼灵,那你现在必须要知道它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因为它实在是对我们来说太有用了,所以鬼灵的人都需要对其了解。

我们要一定知道的,是这些材料一定要上等的,否则效果有极大可能会不尽人意。其余的话可能会需要一些魔法,没错,就是魔法,其实就是一些仪式,与家传老秘方有些许的相似,外行看来似乎如此,可让内行人看的话区别还是很大的,弄不好的后果就是如上面所述:你的存在会消失。

下面是制作需要的必需品:

  • 羊皮纸,不要有任何破损。在我看来, Novia Locke 做得最佳,他选的都是纯净的小羊羊皮。
  • 羽毛笔,天鹅的羽毛制成,但是重要的一点,笔一定能够吸足墨水,毕竟需要在之前的羊皮纸上写东西,写不出来的话一切都是白搭。
  • 印章,上刻有特殊的图形,刻起来会稍耗时间,但是这项流程必须本人亲手制作——在举行仪式时,每个人生成的图案不一样,但是只要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
  • 钉子,把写了字盖了章的羊皮纸钉在一面墙上,否则不能生效。
  •   ,现在,现在,现在,我将告诉你最重要的材料,即使曾经有过多种类似的东西,可是这个配方从未改变。现鬼灵的存货有些少,还剩   ,用的时候省着点。这种材料的制作不归我管,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做。

每一项材料都需要上好的,如果你欺骗你自己,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个东西知道——它会给你惨痛的教训。

制造時发生了什么
BaNtd8OP72C5g3k.jpg

Christian Albert,创造出这个东西的人,他是个天才。

Christian Albert ,鬼灵的重要成员,一直对其有重大贡献,他一直注意到鬼灵行动的不安全性,所以他开始着手改变这种情况,并且联合了 Venus Bert 和 Hugo Electra 两人——他们都是鬼灵的大人物,虽然他们之间曾有过不和——制作了第一版的“无人在此”。

可是情况并没有那么顺利,甚至有些失败,我们一位不幸的成员被消除了,这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其中就有 Hugo Electra ,他们一致认为让一个人这样的被消除是不道德的。当我们去询问Chappell先生的看法时,他没有立刻给出答复,后来Chappell先生找了他们仨谈话,但仍然没有做出最终的判定。或许是 Christian Albert 认为是Chappell先生默许了,便又和 Venus Bert 开始新一轮的研制。

新一轮的研制又不太顺利,后来又有传言说是 Hugo Electra 在  上做了一点手脚, Christian Albert 对此有些不快,但也没说什么。终于Albert研制出现在这个版本的“无人在此”,面对现阶段的杰作,甚至 Hugo Electra 都没说些什么。

可是不幸的事情随后发生了—— Hugo Electra 被杀了,所有人都怀疑是 Christian Albert 的报复。可是,几天后 Christian Albert 之后也死了,但是没有人去追究原因——毕竟所有人认为他是该死的,可是Chappell先生却为此找 Venus Bert 询问情况,可他在留下一封语言奇怪的信后,就再也无法找到他了。此外,他还在实验室留下了一张便条。


前言:以下文件由于主题相关,故将其包含在此档案中。(已按时间进行排序)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Venus,

我制作这个东西,还需要一个重要的物件,只可惜鬼灵并没有这种奇怪性质的东西——它无法被描述,同时让使用者不被注意。听说黑市2有卖这种东西,你能不能帮助我搞到一些,以前的旧账就此可以清了。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ristian,

好吧,我尽力。我尽量会给你弄效果稍微强一点的,毕竟是第一次做。

另:你没有必要用这种令人作呕的方式来要挟我,我们本来可以愉快地合作的,恐怕这样下去就不会了。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ristian,

我想我已经从黑市搞到东西了,可效果略差,回头我会让他们再加强一下的。即使出了点事,那也无妨,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被救。
SDF7Y/ASHN7/7G4BT
状态 销售
需求 中/低
价值 120USD / 80GBP每个
可用性 当前库存未知,估计未知全球
标识符   
说明 物品是  ,无法被正常地描述,可以让使用者被其他人类个体看见时不被认出或看见。
Marshall, Carter和Dark,LLP

来自 Hugo Electra 的办工桌
Venus,

停下来。不要如此激进。

对于未知的东西,我觉得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一旦出现事故,我们恐怕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被Chappell先生剥夺了继续试验的权利,我们接下来一个人都救不了,搞不好还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Hugo,
如果你识货的话,请不要再指手画脚了,不做事的人现在没有评论权。

再说我也比较赞成有稍微强效的,就像一根要用的绳子,长的话可以剪,如果短了,就无法补齐了。

我宁愿冒风险。

归档通信
Venus Bert/Xavier Johnson
记录来自: 1938月6日18年,21:32分至21:42分
时间 用户 信息
21:32 Venus Bert 我这边有一个很小的请求:能把物品的效应增强一些吗?
21:33 Xavier Johnson 不太清楚行不行,我先试试看。
21:34 Xavier Johnson (在做了在做了)
21:35 Xavier Johnson 似乎是可行的。
21:36 Venus Bert 这就太好了,我会加钱的,感谢合作。
21:36 Venus Bert 已下线
21:37 Xavier Johnson 但是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不要用在非常靠近自己的地方,否则问题会很大。
21:37 Xavier Johnson 喂!
21:38 Xavier Johnson 已下线
记录结束。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很显然,我遇到了我最不想面对的一个情况——出事故了。那个实验人员在使用  时,不小心弄到了自己,然后他就消失了。

我猜他再也找不回来了,下面我们可能需要更改一下计划。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ristian,

恐怕真的是因为不当使用导致的,第一次失败是正常的,但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回头把实验时  的使用情况和人员情况写出来,以及  的详细使用情况,我来研究原因,这很重要。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Venus,

真的必要吗?其实你的工作并没有涉及这么多。

你这种越界的行为我认为需要立即停止,我甚至你觉得你有一些私活要做。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ristian,

停止你的怀疑,即使我有私活也不会和实验有关,也只会针对个人

来自 Hugo Electra 的办公桌
Christian,

是的,这证明以后一定要对于  的使用进行控制。

我是正确的,我觉得你们以后有必要尊重我的意见并停止对我的忽略,我觉得你该对此好好考虑了。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Hugo,

好了我知道你是对的,我会照做的,但求你说话以后正常一点。我已经受够了。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找我们谈话了,对于这个研究,他也是举棋不定:即不要有过多的人白白浪费,也要造出最合适的工具。这很艰难,他也很清楚。我违心地说了几句话,他们好像也是,至于说了什么全然不记得了。最后他让我们离开,他自己想一会儿。
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继续研究吧。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

对于此类研究,我也不是特别有把握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所以特地向您来求助。如你所见,我们出了一点小事故,我猜是因为某些人恶意导致,所以我准备以后会向你透露向我了解的消息,希望您以后能予以重视并慎重处理。

来自 Richard Chappell 的办公桌
Venus,

我仍未你的建议多少还是有些价值,即使可能包含了一些私人情感——我知道,你们中是有一个人,或是多个人,有比较危险的想法。

有必要关注。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ristian以及Chappell先生,

我最近了解到, Hugo Electra ,他一直在干扰实验。一直在改动  的使用,所以我这封信同时寄给了Chappell先生,希望能帮忙进行处理——毕竟先前他已经有一些劣迹了。

来自 Christian Albert 的办公桌

Venus,

我对此无话可说,这大概是不可避免的,让他去吧。

来自 Richard Chappell 的办公桌
Venus,

我很痛心,没想到 Hugo Electra 也会走到这步。我觉得可以给他惩罚了。

已经先前你们还有一些事没有报上来,虽然我没问,我其实也在关注。希望能和这个案例一起调查。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

我想是可以的,但是我也有点问心有愧——这事不能说太细。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

Hugo Electra 死了,我记得您并未对其作出回应。我,以及许多人,都有些怀疑是 Christian Albert 的报复,因为他们先前关系就有些差。

仅供参考。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

Christian Albert也死了,我觉得这很蹊跷,您有必要对此进行大规模的调查。

来自 Richard Chappell 的办公桌

Venus,

我也这么认为,我觉得在这次的研究你和他们那两个人接触最多,所以我准备先向你寻求情况。

说你们都是无辜的,那多少会有失偏颇。你们要不是为鬼灵做出贡献,那么离乌合之众也不远了。关于这个实验,我也听说你也做出了某些劣迹,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果困扰到你,请谅解。

来自 Venus Bert 的办公桌

Chappell先生,

我想我应该去从试验品那边获得一点别的线索,然后立刻带给您,然后演示给你看什么叫真理

来自实验室

我发誓,我没有在干别的事,我只是在收集   ,不小心作用到  而已。

 也真是可笑。怎么会逃得过去被  。 活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