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在此

这是走火系列的第二篇。首篇见



那就来看看吧。我要是从几星期前开始讲起,可以吗?

呃,你说你听到了一种导致电梯事件的不同描述,这就是你来问我这事儿的原因。好,听着吧。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你觉得怎么样?




“他是怎么一下拿到两周假的?我在基金会工作的时间和他一般长,我才拿到一周,”May说。她平淡的口气说明了一切;她只想有个人来抱怨一下。

“因为他是个有3级权限和4级待遇的高级研究员,而你就只是个2级研究员,”Brian反驳说。May往旁边看了看。“妈的,想想最近Site-19有多忙吧,我们能休假就已经挺不错的了。”

“去热带旅游听起来不错,对吧?”Jenna叹了口气。房间里的每个人都面露喜色,明显在想象这样一个假期该是什么样子。基于安全考虑,基金会员工很少——如果真的可以——能在没有额外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去豪华或者受游客欢迎的地方度假,主要站点出状况的时候更是如此。只是想象太阳光照在你脸上就已经足以让人心满意足了。

“那,顺便问一下,我们该研究什么呢?他在视频里可没说。”Vincent说。“我猜还是原来的项目,但他之前在单独研究其中的两个。”

“别犯傻,Vince。这意味着他把项目扔给我们以外的人了。”Dean瞪着Vincent,气氛紧张起来。争吵一触即发。

“看看是谁在说话。”

“你什么——”

“行了,”Brian打断了他们,走向Vincent,按着他的肩膀。“开工之前,还有别的要讨论的吗?” 他瞪了Dean一眼。这就足以让他们消停了。“你俩要是不想让我一整个星期都在你们后边转圈的话,就别打架。”

“我没想到你成老妈子了,先生。”

“我可以给最近跟Carlson博士一起工作的人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他们在接手。要是没,我就看看我们要怎么安排这些活儿了。”

“谢了,Vincent。要是没别的事,回去上班吧。”Brian环视一圈。

Harrison摇摇头;其他人都不说话了。

“好。”

早会开完之后,每个人都回到工位继续干活。一般来说Carlson博士要是有可能就会去监视他们,作为让他们即使在无经验的情况下,也能做好成为项目主管或者高级研究员的准备的方法。既然他们的工作地点很近(尤其是在考虑到Site-19的规模的情况下),看着他们就变得相对容易了。

  • Vincent正在多支与艺术相关组织,尤其是Are We Cool Yet?相关的机动特遣队担任顾问。Navarro特工在协助他。
  • Dean在对机动特遣队队员进行搏击训练。
  • May和Harrison在研究化学相关异常。因为他们在测试中表现出了对认知和信息危害的较高抗性,他们目前在研究的是SCP-3104SCP-2022SCP-1711。由于Carlson没法帮他们分担工作,那两周他们主要在研究2022。
  • Brian的主要课题是SCP-2620,尽管同时他还在协助研究员Min对刚收容的SCP-2211进行研究。
  • Jenna在协助Yamada医生研究SCP-3224

这次不太一样。Carlson休假,意味着他们需要单独工作,没人来手把手地教他们了。

Vincent不得不先打一堆电话。他去了Carlson的办公室;他是Carlson手底下两个可以进他办公室的研究员之一,另外一个是Brian。他打了六个电话,其中五个是给Carlson的同事打的。

“Anderson女士,您好。对的对的,我是想问一下Carlson博士和他的项目的。他去休假之前有把他的任务安排给您或者其他人吗?”

“您好,请问是研究员Piotrowski吗?对的,我是Vincent Madyson. 我想问一下,Carlson博士最近有跟您提到过他的工作吗?他有把它们安排给您或者其他人吗?”

诸如此类。最后一个电话他打了几遍才打通;电话一通,他的语气、态度甚至姿势都变了。

“喂?呃,我想问一下——不,不。回来的时候注意一下安全。嗯。我们准备那天开个party,在二楼,热带主题的。对,对的。没问题。回见。”

那之后Vincent去见了Navarro特工。


两星期以后,Carlson博士回到了Site-19。他们在二楼A侧的一间空办公室里举行了宴会。

“嘿,欢迎回来!你怎么还穿着那件旧花衬衫?”Jenna跑过去拥抱他。

“我能说什么?这挺适合我的。Vincent,Brian,Dean,May还有Harrison,很高兴见到你们。”他拥抱了每一个人。Carlson博士在的时候气氛要轻松很多,大家也要更随便一点。“我真有这么特别吗,值得你们专程给我开个party?”他笑出了声;这和他平时的态度出入不小。

“当然啊。”Vincent笑了。“这么说来我们还想给您多放一天假呢。我们准备了水果酒、午餐肉饭团和夏威夷比萨——”

“行啦行啦。没必要做这么多的。”

“你最好尝尝!有一大部分还是我帮他做的呢。”Dean看起来有点得意过头了。

宴会进行得相当顺利,但是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发现Vincent和Carlson博士都不在。十分钟内没人看见过他们。

“有人知道他俩上哪去了吗?”May问道,听起来很忧虑。Harrison摇摇头。

“别问我。他们俩直接就没了。”

“有,呃……有人想去找找他们吗?”尽管Brian这么问了,但他似乎不怎么担心。

“我跟Harrison一起去看看,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我觉得他们应该没回去工作。你们看怎么样?”其他人都耸了耸肩;Harrison点点头。他们走了。一场不错的宴会就这么只剩下安静吃东西这一个环节了。又过了五分钟才有人开口。

“我觉得这不太对劲。咱们该去找找他们。”

“什么玩意儿?怎么回事儿?”

“我附议。”Jenna把手放在桌子上,仰起头来。“你没可能不告诉任何一个人就直接从宴会上消失十五分钟。并且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找到他俩了。”

“行了行了,走吧。要是吃的都浪费了可不能怪我。”

“你脑子进酸水了吧,哈哈。”所有人都飞快起身,走向电梯,往一楼赶去,直到看见当时的可怕场景,吓了一跳为止。他们要是再晚点儿来,可能Carlson博士就已经死了。



啊,这么说Jenna已经跟你讲了这些了。

我是说,这很明显啊。Brian不会偷听别人说话,并且他负责一个新项目忙得脚不沾地,让Dean套别人的话还不如让他直接去审他们,而且啊,嗯……死人也不会说话。还有就是,她的工位离老头的办公室也没那么远。

大部分都是对的,但是我也没法确定她是不是把一部分事儿瞒过去了,因为她想替Carlson和我开脱,或者有可能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希望是前一种,但是没可能;她是个大好人。这次我可没什么好瞒的了,毕竟我把我自己也拉下水了。谁会蠢成这样,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呢?



在说到那些电话之前都是真的。我确实打了六个电话,但最后一个完全不是那样。我只打了一次就通了。事实证明,你要是足够在意一个人,就没可能不赶紧接他的电话。听起来他正从什么餐厅出来,因为他接电话的时候我听见了一点儿说话声和杯盘的碰撞声。

“喂?您现在一个人吗?”

“Vincent?你还好吗?”

“有点儿问题。我想问问您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我倒可以试试,但是你确定要在电话里说这事儿……而不是换个安全点儿的渠道发信息……”

“不用。”我回头看了看。虽然我觉得有人,可我一个也没看见。要知道我现在知道的事儿的话,那就不止是那对王八蛋在听了。至于为什么Jenna也在偷听,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她没因为这个挨收拾。“那您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呃,两个星期以后吧。我得额外再倒一趟飞机回Site-19,这样能安全点儿,不那么吸引注意。”

“May和Harrison准备等你回来的时候给你接风,宴会本身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我觉得他俩应该不怀好意。”

“Vincent,”我喘了口气,准备继续说,但他打断了我。“你没问题吧?你一般可没这么些被害妄想。”他旁边现在肯定不可能有其他人了,我只听见了海浪声——我猜他应该是在海边,避开任何想偷听的人。

“拜托了,请相信我吧。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计划什么,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前两天他们表现得特别冷淡,这您也看到了。您回来的时候,至少……至少准备一下吧?宴会结束之后来见我吧,咱们一起跟他俩谈谈。”

接下来的一分钟我除了海浪声没听见别的。他一定是在思考。然后他就开始沉思了。你知道吗,他思考的时候会发出……一些“唔”或者“嗯”的声音来?我听到了很多这样的声音,大概持续了三四分钟吧。他大概在权衡每一种可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

那个时候我就没感觉周围有人了。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是对的,我只是有点儿偏执,但是,呃,你知道的。大概……五分钟之后他回答了我。

“我相信你。姑且让我安心度个假,你回去好好工作。我回去之后会跟你说的。”

“最少让我问问您最近怎么样吧?”

“还不错。挺让人放松的。我看到海浪之前,甚至都忘了不用随时提防怪物或者官僚是种什么感受了。这儿好安静啊。”

“听起来很妙。”我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他没少把我惹毛,但他这人不错,并且也信任我。“对,对的。没问题。假期愉快。回见。”

“好好照顾自己,Vincent。”他挂断了电话。



对于Jenna的证词我还得纠正两点。首先是,接风宴不是我办的。是May和Harrison办的。这两个兔崽子很可能是把它当成一个更方便跟我们撕破脸皮的机会了。他们还能有什么旁的理由这么搞吗?很明显他俩不喜欢我,并且他们跟医生一起干活的时间越长,就越嫉妒他。这很显而易见;他之前休假回来的时候我们也没给他接过风,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理由破这个例。

这是另外一件Jenna搞错,或者说根本就没想明白的事儿:他们要是没坐电梯下到一楼,至少还能少死三个人。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