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女体化的站点插曲
评分: +71+x

新人?欢迎。我的名字么,是个秘密,同事一般叫我钻苹果博士。正好咱还有时间,讲个不久之前的故事吧。

大概是某个寻常中午,我正准备好好享受我的苹果派,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吵闹声打破了我的好心情的话。

“你——他——妈——的!”

我推开门寻找声音的源头,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个杀气腾腾的声音居然是从走廊一边的小姑娘嘴里喊出来的。

“怎么回事?”我对那女孩呵斥道,她的面前还有两个趴在地上的研究员,“午饭还吃不吃了?不吃睡觉去。”

那两个研究员看到我的出现似乎高兴极了,一溜烟的连滚带爬跑到我身边来,拼命挤在我的背后。

“主管……主管……”一个脸上长雀斑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救救我们……救救……”

“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那女孩气势汹汹地迈着大步走过来。我看她大概16岁左右,穿着黑色短裙,腿上套着黑色长裤袜,似乎还带了红色的美瞳。虽然我对站里的奇装异服已经熟视无睹了,不过突然出现了个Cosplay女孩追着两个一米七多的大男人还是令我震惊的。

“好好好,”我拍着两个抱着我腿的人的肩膀安慰他们,然后对那女孩说“你是哪个?我怎么没见过你?他们怎么着你了吗?”

“主管……”我右手边的戴眼睛的拽了拽我的手,小声嘀咕着,“她……她是那个新来的伦理委员。”

“我特么”我愣了一下。女孩这时扑了过来,两只皮手套拖着两个男人的衣领到了墙边。说时迟,那时快,雀斑脸的屁股上就挨了十几脚,戴眼镜的慌慌张张爬起来想跑,可惜被女孩绊倒在地,又是一阵打。两个人嗷嗷直叫,在地上扭的和蛆一样。

“等等等等,”我招手止住女孩,“你是新来的伦理委员,Dr.Gather?那个二十多的瘦高个?”

“嗯哼。”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怎么回事?”

“问他们。”女孩说着又用力踹了一下地上的两人。

“你别打人。你们说,你们两个把她怎么了?”我扶着地上两人起来,好家伙,两个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呃……钻果主管……”雀斑脸支支吾吾的,然后又挨了一拳,倒在地上,晕了。

“诶,你别打他们啊,先等他们说完,不然没法确定你的身份。”女孩叉着手,盯着戴眼镜的,“说。”

戴眼镜的坐不住了,鼻涕眼泪一大把地求饶,“对不起,对不起……主管……Gather博士……我们是生物工程部的,想搞些满足自己小癖好顺便发笔财的人形药水……打算用猫和兔子来做实验,谁知道是Gather博士的猫……然后他一脚踹门进来,我们一个不注意……药水洒到他身上了……”

“说完了?说完了就可以闭上嘴了。”Gather抬手就要打。

“所以,你把Gather博士变成了……”我打量着红瞳尖牙的小女孩,“魅魔?”

“啊,对不起!只是我们自己的一点小癖好,本打算在猫上面试验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我顿时头晕目眩。

地上的男人看我愣住了,趁机从地上跳起来,拔腿就跑,一股脑冲到了走廊外。

“好么,好么,不愧是高科技技术站点,给我来份这么大的欢迎礼物。”1米64的Gather皱着眉头站在一边,伸手摸着头上刚长出来的两个小尖角。

“最有趣的是他们似乎没想过把那些动物变回去,而且,还带了一些满足个人喜好的恶趣味。”

她揉了揉自己面前的两个大鼓包。

“如果他们弄出来的是没有衣服的话,我想我会立刻宰了他们。”

我低头打量着她,虽然不太合适,但我的员工能让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变成一个一米六的少女,我竟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袭击伦理委员,造成名誉和精神损失,私捕我的猫,我想我还得加一条给我带来人身安全隐患。”

我寻思不能让这事传出去,不然站点名声就毁了,于是我拉住她的手说,“Gather博士啊……这是个意外嘛,我们一定会尽快研发解药,惩治那两个人,给您安排僻静的住所。费用我们出,您看怎么样?”

“那敢情好。”说着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我觉得我的尾骨好奇怪。”之后我就叫人把她送进了底层的私人宿舍,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站点里藏了个身材超棒的魅魔的流言突然传得到处都是。一帮意志勃发的男研究员们嚷嚷着要把地皮给翻过来。女的还好,可一听到有小尾巴能rua也一起失了智。

我气得浑身发抖,叫暗夜囚笼1把那两玩意带到我办公室里。当场这两家伙就跪下来了,哭爹喊娘的说自己多喝了几杯说漏了嘴。我真是后悔要他们做解药没给他们下记忆删除剂。我问他们解药怎么样了,你猜怎么着?他们说弄出来了,一试,好家伙,五花八门的非人类娘都给整出来了。他们对祖宗发誓蟑螂娘绝对不是他们的性癖。得嘞,他们的事一早就给别人知道了,说不定药水早就流出去了。

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让男博们把站点给拆了。一边勒令搜查药水,一边只得叫Gather博士去见他们一面。藏也没有用,鬼知道那两人的嘴吐了多少。于是当天晚上,一群人把大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还有的喊着什么“魅魔小姐嫁给我做我老婆!”之类的。Dr.Gather在我办公室里气得抄起一根铁棍就冲出去了,谁知道给那一大群人吓到了,反而羞红了脸。我也管不住他们,只能等他们一个接一个大呼小叫的过了三个小时才叫他们散开。

Dr.Gather开始正常上班了,这样也好,毕竟单独照顾开销也大。但总是有一群变态把她堵在实验室里要摸她尾巴,我就只能叫她和别人时间错开。但这也没有用,有这么个人存在迟早要出大乱子,直到后来一件事发生。

有天早上,我呆在我的办公室里,门外咋咋乎乎的。我以为又是谁要强迫Gather博士穿制服。伸头一看,你猜谁?Cool-Heart研究员,头发变成了柔长的金发,耳朵尖尖的。据她说她早晨起床吓到了室友才发现的,估计是被人偷摸下了药之类的。我本来觉得这事要失控了,谁知道反而安稳了一段时间。一帮人分成两派各站魅魔和精灵,各追各的互不干扰,除了偶尔吵吵小恶魔好还是精灵御姐好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安稳只是暂时的,很快这群人就意识到手里既然有药水为什么只局限于两个人呢?于是就不断的有相互捉弄的事情发生。今天这两个人长出猫耳,明天那两个人弄出大尾巴,还是身材超好的那种。我止也止不住,只能上报O5。O5们却还挺感兴趣的,“说不定能给员工工作带来动力呢?”这一来我也不好太下狠手。

不知道这两混蛋到底配了多少药水,每个人几乎都有。至于解药?配了总会被人偷走,谁拿着它都不放心,只能就这么慢慢耗下去。后来我发现这两家伙其实是他妈故意的,早在之前就偷偷散布了一堆药水,现在这样子就是他们想看到的。我刚准备动手,这两崽子就溜了,解药的事也就只能我们自己弄,进展更慢了。

随着事情愈演愈烈,我们站点的男的人数是越来越少,到后来,我也在出门的时候给人来了一瓶,这下整个站点都是女的了。我干脆勒令禁止人员出行,想找别的站点帮忙,但这群人倒不着急,还想派人来参观,谁知道怀的什么心思。

过了有段时间吧,大家也就渐渐习惯了新身体,时不时还互相揉揉各自的身体比比身材。大概两个月后,一股混沌分裂者突袭了我们站点。本来常驻特遣队是立刻出动了的,不过变成蜘蛛娘的她们还不习惯不时会喷出蛛丝的身体,双腿给丝线绊倒了。那几个混沌分裂者炸开大门踏进来,正对着一群员工在大厅里准备撤离。那几个人都呆在了原地,一声不吭的,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个都唰唰地把枪丢在地上哭着求我们把他们给俘虏了。

后来?我们的生活也就渐渐正常化了,除了像Gather一样尾巴长的太长了有点麻烦外几乎和原先一样。基本也没什么人嚷嚷了,除了那几个俘虏每次看到新的员工走过都会兴奋的大呼小叫。说起来,那时我结的苹果还挺好吃的。再到之后,解药也就研制出来了,我们恢复了正常,不过有的人自愿继续当非人类我们也酌情保留了。O5们似乎对这药水的作用很感兴趣,自个揽了过去做武器化实验。什么,你问我有没有拍照片?害,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看,你吃不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