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自黑绳行动的Obskura军团备忘录

|| 黑色日出 || 档案记录文件 -- HSA-008-Advent »


公告

来自

记录与信息安全部

该文件含有一个或多个SCP-3457的实体。根据《科隆协定》的条款,该文件以及所有附加文件都将被尽最快的可能转移到全球超自然联盟最高指挥部的副秘书长办公室。对于SCP-3457仪式部分相关信息的修订应进行于此次转移之前。

所有参与回收及处理该文件的基金会人员都必须向其RAISA1主管报告以进行评估与靶向记忆消除。拒绝服从可能会导致违纪处分。

该文件在基金会档案库里的任何副本都不应被保留到日期1949-12-31之后。


RAISA文件封面页

请勿移除此页

记录ID: 1944-09-01-BR-04
来源: 来自“黑绳行动”中获取自Konrad Weiss (PoI-018747)的文件夹
内容: 已翻译的Obskura军团(GoI-023)针对布拉格魔像与所罗门仪式的通讯

发件人 Konrad Weiss
收件人 Hermann Schmitz
主题 第七把密匙

Schmitz长官,

非常不幸,我无法告诉你密匙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这是我未曾拥有这些信息。正如许多这类项目,历史记录中与其相关的信息很少,而记录在案的信息又都是零散而矛盾的。我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来研究这些文物,在那段时间里我对密匙的了解还不足一本小册子。神明们,人们,以及害虫们都密谋千年以隐藏这一知识;历史本身在和我们作对。但我们最终会取得胜利,已经没有人能反对我们了。

虽然缺乏信息,但我相信你会在波西米亚保护国找到密匙的。关于密匙的最后可靠记录表明它是在第四次超自然大战期间从君士坦丁堡被盗,并被走私到了布拉格以被防止落入到鄂图曼帝国手中的。它可能一直都被这座城市的犹巫2所拥有,直到16世纪下半叶。根据当地传说,Maharal3就是在那时建造了一个魔像,以布拉格的犹太人的名义将其用于攻击城市里的德国人口4。当然,由于犹太魔法的缺陷,魔像不可避免地发了疯并且开始转而攻击其创造者,使得Maharal不得不停用它。我设法得到了Maharal的日记的副本,其中的内容表明他的确造了那样的一个魔像,也表明了这魔像还有着作为一件为Maharal所拥有的强大圣物的储藏器的作用。他没有明确地命名这个圣物,但我地强烈怀疑它就是密匙——正如我们在其他获知中所了解到的,对于一个密匙守护者来说将密匙封藏在另一件圣物或造物中并不少见。

所以,你的指示是定位并确保布拉格的魔像;就算它身上没有我们要寻找的密匙,能够使我们拥有如此一个工具也是值得的。我建议你从Altneuschul5开始你的搜索,那是流言中魔像被埋葬的地方——而如果它不在那里,你应该也能找到一些关于其真实位置的记录。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前,地区内所有其他党卫军和国防军资源都由你支配。做任何必要的事来确保密匙和魔像。如果必须的话,将布拉格夷为平地。对于德国民族的胜利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获取那把密匙更重要的了。

HH


发件人 Hermann Schmitz
收件人 Konrad Weiss
主题 魔像的丧失

Weiss主管,

我带着无比羞愧与后悔的心情让您知道我们未能成功确保魔像。在我们敌人的帮助下,魔像成功从我们特工的手中逃脱并逃离了城市。我将对此次失败承担全部责任。我不找任何借口,只对发生的事情作出解释。

正如您所预料的,我们的特工在Altneuschul里找到了魔像,被完好无损地保存在这犹太教堂的阁楼上,未被激活。很难确切地说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对现场的法医检查显示,Dunst中尉接近了魔像并试图用他佩刀的末端撬开魔像的胸腔。此时,魔像似乎被重新激活了,抓住了中尉的手臂使其向后弯曲,迫使刀子穿过他的左眼刺入了他的大脑。阁楼里的其他特工在一共向魔像打出了14枪之后同样被杀。除了中尉以外,每一个人的死因都是头部或胸部受到了严重的钝器创伤。震惊之余,这种过分的暴行只可能来自一个犹巫的造物。

在犹太教堂里杀死我们的特工后,魔像逃离了建筑并且开始在布拉格的街道上游荡,肆意攻击遇到的帝国财产与人员。它的行动毫无明显的模式可言,而且所有试图建立一个警戒线来遏制魔像的努力都失败了——魔像冲破了在它行进路径上遇到的任何阻力。它几乎完全不受控制地在城市里横冲直撞了17个小时,直到修黎社的一支战争法师6小组被带到现场其才被制服。尽管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出了高超的奇术技能,但修黎社的人仍无法摧毁那具魔像;但他们成功阻止了它在布拉格的暴行。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修黎社的小组英勇地与魔像战斗到最后一刻,在过程中损失惨重。这段时间内,我开始调动区域内所有可用的国防军单位,包括一个纵队的反坦克炮,准备对魔像发动最后的攻击。

然而在这最后的攻击被发射出去之前,一支敌人的突击队——暂时认定为是圣殿骑士——派人进入了城市并攻击了修黎社的小组。在突击队的帮助下,巨犹7撕杀了剩下的修黎社战斗法师。幸存目击者的报告表明在完成了它的屠杀后,魔像与突击队交谈了几分钟,并在随后与他们从同一条路逃离了。当地背景辉光场上的逆冲痕迹表明一条门路曾被打开,但试图将其再次开启的努力失败了。这很有可能是突击队在他们身后坍塌了门路以阻止追击。

到此时,魔像和圣殿突击队的位置变为了未知。魔像现在极有可能已经落入了我们敌人的手中。鉴于其在布拉格暴乱期间对帝国所采取行为的范围与强度,它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再次对我们采取敌对行动。此外,考虑到圣殿骑士对这一事件的反应速度,我们有理由相信敌人已经成功渗透了我们的通讯或指挥系统。如果的确是这样,你肯定知道这会对我们的行动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再一次为未能成功确保魔像和密匙而道歉,并且为这个灾难性的事件负全部责任。

HH


发件人 Josef Boller
收件人 Konrad Weiss
主题 对敌人突击队行动的分析

Weiss主管,

自布拉格事件的这18个月来,敌人突击队已经在欧洲大陆采取了23次行动,这些行动都与正在进行的超自然冲突紧紧相关,而非常规战争。这些突击队工作是如此之高效,以至于通常可供分析的数据少之又少。但基于我们目前已知的信息,我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 敌军的组成具有极高的多样性。除圣殿骑士外,突击队同样包括英国超自然部队的特工,阿萨神族之教团的符文法师,哥尔摩根教团的反砌者,永恒神殿的狂热者以及吉兆生还者兄弟会的近卫队。这个列表并不全面。
    • 这表明在全球超自然团体中有一个广泛而团结的联盟,这个联盟试图反对我们的行动——这个联盟的范围几乎肯定比在常规战争中反对我们的大国更广。
    • 敌军组成正在增加的多样性是一个指示标:这个联盟在过去的12个月里正在快速扩张(极有可能与落魏斯8的执行同时发生。)
    • 这个敌对势力的基础似乎生根于战前针对我们考古学努力的抵抗力量,而公开敌对行动的爆发和常规战争的扩大进一步加剧了冲突。
  2. 在已分析的19次行动中,敌军突击队都使用了传送术来进行部署。但传送术没有在他们任何一次行动中被用来进行撤出。敌人的突击队已经展示了他们长距离精确传送的能力;我军只记录到了1名因传送失败而死亡的敌人。
    • 传送术的使用频率表明敌联盟掌握着一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产生大量命力9的方法。
      • 这一结论是通过将我们自身的传送能力与其进行的比对性分析得出的:尽管集中营提供了大量的对象,但我们的传送能力仍被连续高速进行数十次祭祀仪式后不可避免的后勤困难所限制着。
        • 虽然我们的敌人可能更依赖于传统的命力来源,比如大规模的两性纵欲,但他们能够克服相关的后勤问题让人十分难以置信。因此,他们更有可能是找到了新的命力生产方法。
    • 基于在布拉格事件中对传送的使用,这种生产方法很有可能但不确定是由敌联盟初始成员之一发明的。
    • 在撤出过程中没有使用过传送代表着我们的敌人要么不能,要么不愿在实地使用这种方式。
    • 敌人传送的准确性可能表明突击队的行动是从欧洲大陆的一个基地发起的;减少起点和终点之间的实际空间距离将能够相应地降低传送固有的不确定性与误差。
      • 这只是一个猜想,但ICSUT10有可能也是敌联盟的一员,而他们在苏黎世的附属校园正在被用做一个突击队发动突袭的中转站。如果或当坦嫩鲍姆计划11被执行,我会强烈建议部署武装党卫军的一个营与修黎社的一支部队一起确保那座校园。
  3. 在已分析的行动中有14次有报告称突击队中出现了一个石头或粘土巨人。幸存者的描述与已知的布拉格魔像的外貌相符。据报道,该傀儡拥有一定程度的超自然能力,最显著的是一种攻击性死灵术。也有未经证实的报道称,该傀儡能够使自己隐形或不被人眼察觉。
    • 这个傀儡极有可能就是布拉格的魔像。
    • 根据对其的超自然能力的报告,这是一个非常不典型的魔像,巨犹可能拥有一个强大的圣器,以作为其所展现出的的能力的来源。当然,最明显的可能性是第七密匙。
    • 鉴于他们在高风险的突击队任务中反复使用巨犹作为外勤人员,我们的敌人很可能不知道魔像体内密匙的存在,不知道密匙的功能或战略价值,或不知道我们举行仪式的意图。
      • 魔像不大像是,但也有可能如我们最初相信的那样,体内并不含有密匙。
      • 假设敌人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那么他们便不太像是如已故指挥官Schmitz12所猜测的那样,在重要程度上成功监听了我们的通讯或渗透了我们的指挥系统。
        • 因此,布拉格事件中圣殿骑士的及时到来可以归因于简单的巧合;考虑到它的文化意义以及作为一件武器的效用,我们的敌人在波西米亚保护国建立后同样试图回收这个魔像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对此的成功可以归因于指挥官Schmitz的失败。
  4. 在所有已分析的行动中,敌人突击队目标都很明显是一个或多个超自然文物:10次以Obskura军团仓库为目标,8次以运输中的文物为目标,4次在我方特工回收文物时进行拦截;1次成功在我们的特工到达之前取得了目标文物,但在试图撤出的过程中遇到了我们赶到的特工。
    • 我们的敌人很有可能已经在成功避开了我军察觉的情况下在开展了许多次其他的回收作战。很难说他们可能已经开展了多少次这样的作战。
    • 鉴于他们能够找到Obskura军团的仓库和车队,很明显,我们的敌人在整个欧洲大陆都拥有广泛的线人网络——很可能组成自当地游击队和其他犯罪分子。我们应作出额外努力来掩盖或保护Obskura军团的资产。
    • 敌人对获取文物的专注证实了先前的假设,即他们认为目前的超自然冲突是战前考古竞赛的延伸,并进一步证实了他们不知道我们涉及到仪式的计划的理论。

我真诚地希望这篇分析对您有用。

HH


发件人 Richard Wege
收件人 Konrad Weiss
主题 对巴黎地下墓穴的探索

Weiss主管,

我的团队已按照你的命令完成了对巴黎地下墓穴的调查。这个地下结构规模巨大,而大部分与我们都没有利益相关。一个法医人类学小组可能会通过研究这些填满了墓穴的无穷无尽的骨头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我们在墓穴的主要结构中唯一值得记录的发现是一些数量可观且正处于休眠状态的门径,并伴随有不寻常的高命力排放。如果能够从墨索里尼最近开辟的希腊战线分配来更多的资产,我建议对这些门径进行进一步的探索和研究——如果这些门径能够连接到一个纽带,那么它们可能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

然而,我的团队最重要的发现是在地下墓穴下层的下方发现了一个被掩埋的密室。这个密室的建筑与上面的结构有明显的不同,我估计它的建造比地下墓穴要早几个世纪。墙壁上被盖满了用陌生的符文书写的铭文,这些铭文的副本已被包括在本报告中。13也许你的文员们更懂得怎么翻译他们?

尽管这些铭文可能很有趣,但与我们在密室内的其他发现相比,它们的重要性微不足道。一个由黄铜和青铜制成的人形机器人,坐落在靠近密室中心的高台上,半埋在瓦砾之下。尽管由于密室的部分坍塌被造成了轻微损坏,而且显然已经休眠了几个世纪,但这种先进的发条机械似乎仍能正常工作。

根据墙壁上的铭文,密室显然的建造时间和机器人的内在机械的复杂性,我认为这很明显是起源于日耳曼的造物,有可能要追溯回克洛维与法兰克人的时期——这是那时在已消失的矮人族的帮助下建造的。

我的团队目前正在挖掘这个机器人,以便将其运回德国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修理。我会在开始运输它时再次写信通知你。

HH


发件人 Konrad Weiss
收件人 Werner Schuhmann
主题 为试验准备的新资产

Schuhmann先生,

尽管我完全同意你认为巨犹能够成为斩裂剑的一个合格导体,但我们的努力仍无法捕捉到它。但不管怎么说,我最近得到了一件我相信能够让我们继续对剑实验的新资产。

我在法国的一个调查小组最近发现了埋在巴黎地下墓穴之下的一个古老日耳曼结构的遗迹。储存在密室里的是一架雅利安矮人制造的发条机器人,虽然受损但仍能正常运作。我已将它出土并带回了德国,帝国最优秀的工程师们努力修复了它,而且给它安装了一个控制装置。几个世纪以来它第一次被重新激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我会在明天把它运到12号设施。

我希望这架机器人对于你有关斩裂剑的实验来说具有价值。我相信它甚至会比难以捉摸的巨犹更有用——鉴于机器人与剑共同的日耳曼血统,它们之间可能还存在着某种共鸣。

我热切地期待着你的研究结果。

HH


发件人 Konrad Weiss
收件人 Heinrich Himmler
主题 对魔像的代替方案

总集团领袖14

我再一次写信通知您最近在捕获魔像上遇到的失败。细节已经不重要了,但我只想说,我们派去伊斯坦布尔伏击这名巨犹的回收队被屠杀得只剩一个人。我已经下令将他们以三军荣誉埋葬。当然,是盖棺葬礼。

至此,我认为继续进行这一行动是不会有结果的。在我们与巨犹进行的所有战斗中,它毁灭性的力量已变得极为明显。这是一种由害虫制造用来攻击强者的笨拙、粗糙的武器,但它在这个用途上的确极其有效。我们至少需要一个营的兵力再加上我们最好的战斗法师来支援才能摧毁它。这种力量开销只有在我们能够找到并占领敌联盟行动基地的情况下才能忍受,而随着上个月在俄国开辟的新战线,海狮15计划和坦嫩鲍母计划似乎不可能于近期实施。除非我们的敌人一直都在从莫斯科开展行动,我怀疑我们究竟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抓回那个魔像。

相反,我建议将我们的努力转向开发一种密匙的替代品。如果在一开始连所罗门这样的犹巫都能够造出这种密匙,那么用我们的高级科学来复制甚至改进这些密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还有什么能够比把迷信害虫的低级魔法用雅利安人的科学改善至完美更能证明德国人的优越性呢?

我一直在研究我们已经掌握的密匙以及所有关于巨犹展现出的能力的现有报告,现在我对最后一把密匙的性质有了一个理论。考虑到魔像在召唤和绑定阴影与灵魂方面的强大能力,我相信它所包含的密匙其实是一个强大的灵媒导体。这与其他钥匙的性质是一致的,它们是召唤和捆绑恶魔、天使、精灵和其他超自然实体的各种护身符。当在仪式中结合使用时,它们甚至可以用来召唤与约束神明。

只要您允许,我将试着制造一把新的密匙来替代那未获得的第七把。我们已经积累起了历史上最伟大的异常物品收藏,其中肯定有一个可以被当作素体用来制作替代密匙。

HH


发件人 Heinrich Himmler
收件人 Konrad Weiss
主题 仪式的进度?

Kord16

我知道我无需提醒你关于仪式的工作的重要性。但,鉴于常规战争的近期发展与波特兰突袭的失败17,我认为有必要强调一下新出现的需要执行该仪式的紧迫性。我知道我们已经准备好构建德谬哥18了,但有关密匙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故障保险呢?我们是否离破解武器的设计更近了一步?

元首不相信我们需要这个仪式。他告诉我,雅利安人的自然优势将使我们击败敌人,尽管敌人可能很多。但我看过战略报告。如果大西洋之墙倒塌,这场战争将不会以对我们有利的方式结束。如果我们要确保德国人民的未来,我们就必须举行仪式。

HH


发件人 Konrad Weiss
收件人 Heinrich Himmler
主题 仪式的完美执行

集团总领袖,

随着最近东线的失败,你会高兴地听到我有一些真正的好消息,至少是这一次。我们用我们自己设计的雅利安文物取代所罗门密匙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果。

最初,我们的工作重点仅仅是制作一把替换密匙来取代缺失的第七把密匙。但是,我们无法使其他密钥成功识别我们的假冒复制品;我现在相信,这些密匙是通过接触律以某种方式相互联系在一起的,因此不可能更换任何一把单独的密匙。虽然这可能是所罗门有意采取的安全措施,但我认为这更有可能是偶然事件的结果。无论如何,它迫使我们采取新的思路。

根据原本的密匙的功能,我开始了设计一组全新的密匙来执行仪式。新密匙总共有9把,每一把都用来控制一种不同的超自然实体。一旦它们在仪式中被建造和组合,它们应该履行与所罗门的原始密匙相同的功能——将新的德谬哥与我们的意志结合起来。

这9把雅利安密匙中的第一把已经完成;我们打算用这把代用密匙来代替所罗门的第七把钥匙,它们的功能是一样的——使用它就可以召唤和命令任何死者的灵魂,无论是人还是动物。我已经指示研究小组开始研究第二把密匙,它将有超越阿修罗和其他恶魔的力量。把它们都完成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我预计我们将会在明年的这个时候完成雅利安密匙的制造。在那之后,调整仪式来将它们合并进去将是一件小事。然后我们将最终能够在较小的种族中实现我们的神化,并结束这一冲突与所有其他冲突。的确,我们的未来将会无比辉煌。

至于那件武器……我的学者们终于破译了蔑神者19的密码。虽然我认为这没有必要,但我已经派遣了一名专员将设计送去你的办公室。如果我们需要它的话,它将会成为我们的一个故障保险。

HH



|| 黑色日出 || 档案记录文件 -- HSA-008-Advent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