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脚面菜谱与赋能粒子储存论
评分: +32+x

今天做一碗猪脚面,我和布偶一块吃。

“你吃啥,就给她分一口。”杨蛇是这么说的,“绝对不能饿到她。

“只要有东西吃就行,吃什么都行。”

杨蛇坐在我家的木头餐桌边上,背篓坐在他旁边,布偶的脑袋从背篓顶上冒了出来,直勾勾看着我的锅。

碱水面下锅,白气蒸腾不止,面条在筷子间翻腾。

杨蛇可能是我见过最奇怪的艺术家,我初次见他时便这么想,这句话在五年后依然适用。那时他穿着雨衣,带着兜帽,身材精瘦,背后的大篓子里坐着一个布偶,在一个雨夜来到我的图书馆要借一本《赋能粒子储存论》。

“肢截介绍我来的。”他说。我刚把面碗放下,拿着筷子给他开了门,红油滴了一路。他低着头,雨水从他的帽檐流淌下来:“他们都说,现在只有Odeo先生还敢留着这种书。”

杨蛇想要的远不仅是一本书,奇术典籍和邪祟密卷在面前摞成了小山,布满纹身的手指不知为何颤抖不止,背篓紧紧靠在他身边。他在阅览室里坐了一夜,我站在锅子前喝茶,耳边满是他的翻书声。

直到我把一碗猪脚面放在他对面,热气腾腾。他抬起头看着我,咽了口口水。

“不用——”

“你的朋友们,还剩多少?”

他愣愣地看着我。

“就当卖我个情报吧,我出不去,什么都不知道。”

“不多了……”他低下头,“基金会开始对抓到的人刑讯逼供了,有的人一供就是一串人……”

“你怎么进来的?火车站飞机场都有他们的人。”

杨蛇淡淡一笑,朝布偶摆了摆头。青白的瘦脸上终于有了亮色,连语气都有了几分骄傲:

“她可是很厉害的。”

卤猪脚在浓红的汤汁里滚动,饱满而晶莹闪亮。我用筷子夹起一小块肉皮放进嘴里:烫烫烫烫!

布偶歪着头看着我,没有做声,写满符文的纸从她身体的缝隙中支棱出来。

“别着急,猪脚要再烂一点。”我拍拍她的脑袋。

我煮面的时候,杨蛇会快步穿过空无一人的书库,站在窗前看着街道发呆,他在观察隐藏在人群中的基金会探子,试着把这些老鼠从面摊上,茶馆里和坐在梯坎上等活的棒棒中间找出来。

我说不用管他们,但杨蛇摇摇头,他站在离窗户几步处,畏畏缩缩地看着街面。他在害怕不知何处飞来的子弹,来自某个与他毫无瓜葛的窗口,飞过汽车尾气,飞过蒸笼和炒锅冒出的白雾,冲进他的家把它能击碎的一切击个粉碎。

“肢截已经死了。”面碗放在杨蛇面前,他没有动筷,“基金会只会抓捕艺术家,奇术师会被直接杀掉,还有现扭,他们已经不在乎了,五六个人就在大街上被打死了。”

“你呢?”

“他们可能不确定我是不是奇术师,或者是因为我跑得够快。”

“也可能是因为你已经被他们刑讯过了,放你出来只为了找我的麻烦。”

他面色死灰,嘴唇翳动,却发不出一个音节。愤怒,委屈和无力是塞住他喉咙的破布条,带着不甘心和屈辱的腐臭味。

“但我不关心,我不会被拖到大街上,像条流浪狗一样叫反奇术子弹打爆脑壳。反奇术子弹反的只有废物而已。”

我以为杨蛇会暴怒,会掀了我的桌子让我闭嘴,会目眦尽裂地捍卫死去朋友的尊严。但他没有。我听着他血管里的声音,像霜花在玻璃上凝结,布偶安静地看着我,它的脑袋上不知何时缠了一圈黑色的布。

青翠的小葱,和香菜一起在案板上剁碎。没有问过布偶吃不吃香菜,但既然杨蛇说吃什么都可以,那它应该原谅我。

毕竟杨蛇说:“绝对不能饿到她”。

布偶歪着脑袋坐在桌子边,身上缠满了黑色的布条,只有两只眼睛露了出来,布条上画满白色的纹路,看起来像缩小版的杨蛇。

钢勺搅动红油,海椒和花椒在芝麻的撮合下互相撞击,将戏谑的刺激赋予平淡的米黄色面条,就像EVE粒子灌入静默的奇术阵列,鼻腔和大脑同时受到冲击,正如麻木的雨帘被突如其来的闪电和枪声毫不讲理地撕扯破碎。

“他们来了。”杨蛇声音颤抖,“他们是冲我来的。”

“别慌。”我检查着探测阵列。午夜,豆大的雨滴砸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雨水在石板缝里流淌。第一波攻击更像是一个试探,或是一个信号。

“他们是冲我来的,”杨蛇又说了一遍,“这事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

我这才转过头看着他,站在我身边的不再是杨蛇。他脱掉了脏兮兮的雨衣,肌肉虬结如同磐石,纹身像一张古怪的、沿血管铺设的网,在肌肤上散发幽幽的青光。声音的颤抖并非来自恐惧,而是兴奋。

在阅览室中度过的日日夜夜,尘封百年的典籍和秘法被复仇的怒火带回了世间。

图书馆的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潜藏在每一处砖缝阴沟里的老鼠都抬起头来,躲在瞄准镜背后的眼睛和怯懦的陷阱战栗不止。杨蛇走的时候赤裸着上身和双脚,雨衣被他围在腰间,他把布偶和背篓放在我面前,拍了拍它的脑袋:

“你吃啥,就给她分一口。绝对不能饿到她。

猪脚卤得恰到好处,香糯软烂,汁水四溢,我轻轻将其捞起,放在准备就绪的面条顶端。

布偶看着我,沉默着,我突然忘记了它身上是否本来就有这么多的纹路,它透过黑色的布看着我。本以为无比熟悉的往事图景突然模糊起来,五年的时光从未如此真实,我有时候几乎忘记了,他已经离开五年了。它最初就是这副样子吗?

我把面碗放在它面前,它依然沉默着,小小的手脚一动不动。卤汁和红油缓缓相融,肉香沁入面条,在静默的接触中于纤维的缝隙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吃吧。”我拉开凳子,“今天是猪脚面。”

雨大了起来,扑进我的窗台,打湿了窗帘。我起身去关窗。麻辣的气息在油脂和肌肉纤维中游走,凝结。就像最隐秘微小的奇术催发序列,一点一滴,收集、储存、厚积、等待。当我终于有所察觉,五年的时光已经悄然过去。

五年前的那天,杨蛇在同样的雨夜,敲开我的门,他疲惫不堪,饥肠辘辘,来到我的图书馆要借一本《赋能粒子储存论》。他戴着白色的兜帽,背着竹编的篓子,篓子上缠绕着黑色的布条,布满诡异的白色纹路。

当厚重的滋味终于在一碗面中沉淀完毕,我听见了布料撕裂的声音。沉睡的粒子倾泻而出,在铺设完成的轨道中游走,为存在之物施加来自异端的权柄和威能。窗棂唱起尖细的歌,雨滴显现出石头的质感。热流在脚踝处流动不止,地板几乎融化在陡然站起的影子里。

当我回过身去,抬起头,看着布偶的双眼,欣慰之情涌上心头,自己果真没有辜负杨蛇最后的托付。

它终于吃饱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