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面孔,新冤家

老面孔,新冤家


Asterisk.png

主管办公室,ETTRA,Area-09


眼睛死死盯住文件,面前杯中的咖啡在快速变冷,Dan ██████博士正迷失在另一个世界中——字面意义的迷失——直到近在耳边的呼叫将他一把扯了回来。

老天啊!”他惊叫一声,差点从办公椅上摔下来。

那个声音又说了些别的什么,或者也许还是跟刚才一样的话:“你到底在看什么?”

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ETTRA)的主管转过头盯着他的上级兼主管同僚:Sophia Light,她是重生计划与MTF Alpha-9(“最后的希望”)的负责人。“你干嘛偷偷摸摸走到人背后?”

“我敲过门的。敲了两次。然后我走进来,还说了‘你好’呢。你看得太出神可不怪我。”

他摇了摇头。他喝了口咖啡。他呻吟起来。“呃。简直是冷冰冰的泥浆。你应该把餐厅那些家伙送走——”

“你应该先把你那些过时的冷笑话送走。我可以给你搞些热乎乎的新鲜泥浆,只要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人,让你胆敢违抗我的休息令也要偷看。”

“阅读也是休息,Light主管。”

“狡辩。好了快老实交出来。”

Dan一开始差点以为她说的是咖啡,然后他阖上文件,给她看它的封面。 她接过文件,坐到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啊。SCP-093,末日景象和宗教狂热形态的噩梦燃料。”

“我觉得我应该看看它,既然Bowe说他会报复——用它来对付我们,那你会派ETTRA来调查和摧毁这玩意儿。”

她用笑声掩饰了自己的惊讶。“我没下过这种命令。”

“现在还没,但迟早会的。”

她叹了口气,把文件翻开到一张照片处,那是一个巨大的人形躯干正拖曳着自己穿过一片沙漠。“老天啊。我大概永远忍受不了它们。”

“如果我们工作做得好,你就不需要忍受。”他猛地抬起脚搁到桌上;咖啡杯因为这次冲击危险地跳跃了一下。“但是如果Bowe不是在吓唬我们,总有一天我们肯定要面对它们的。”

“真是好极了。‘常规枪械对其效果很弱或无效’……那我们该怎么对付它们?”

“这方面我们也许还有些其他选项。不过现在,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做些侦察。”

“等你回来后,你可以为ETTRA拟定一份装备和人员清单。”

他装出惊奇的表情。“从哪里回来?”

“从休完今天一整天的假之后。你看上去简直像坨狗屎。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站起来,带着文件向门口走去。

“我可以在SCiPNET上继续看的,Sophia。”

“你的权限被撤销了,你看不了。”

“什么?!”

他狼狈的样子似乎让她很高兴。“哦,放松点吧。只是十八个小时而已。”她拉开门,两名身着制服的Area-09警卫已经恭候多时。“先生们,陪Dan博士回他的宿舍去。”

“我他妈的不需要保姆!”

“他要是反抗的话,我批准你们使用泰瑟枪。”她回过头来看着他。“看,我都叫他们不要用实弹打你了。是不是很贴心?”

警卫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一起看向Dan。他叹了口气,关了他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抓起挂在椅背上的实验袍。“今天的仇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是,是,好怕怕哦。”她踏入了走廊。“明天见啦。”


Asterisk.png

餐厅,Area 09


Lucretia Popescu向餐厅入口转过头,看着两名警卫押着一个中年男子穿过邻近的走廊,警卫们态度恭敬——不过也是在男子的反应所能容许他们的范围内。他们从餐厅门前经过时,能听到男子在喊着“妈的给点个人空间啊”之类的话。

一根冷掉的薯条弹到了她额头上。“什么鬼?”

“再不好好听我说,你就要有大麻烦了哦。”

Carlotta Deneb——曾经的UIU跟踪专家和心理侧写师,正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手里还拿着一叠识字卡片。她们面对面坐在角落里的一张小桌两侧,吃了一半的食物挤满了两人间的空间。

“看见走廊里那个大喊大叫的老家伙吗?好像给抓起来了。”

“没看见,因为我应该正在陪你练习英语。”

“скучная фигня。1

“喂,我注意力可是很集中的,一眼就能看出你是不是在偷着骂我。”

“那又怎样?这么过一天真的很无聊。”

“我们才刚刚练了半个小时,别泄气呀。难道你更喜欢有人朝我们开枪?”

Carlotta和Lucretia是新成立的Alpha-9特设分队的成员。就在一周之前,她们刚刚从一连串的异维度之旅中死里逃生;那是她们的第一次任务。她们都从中获得了一些宝贵的经验。

“不,我喜欢。只是好无聊。”

“嘿,这可是你的主意,亲爱的。”Carlotta在桌下调皮地踢了踢大个子女人的战斗靴。

现在换到Lucretia微笑了。“你是在撩我,da2?”

Carlotta大笑。“不da。再看几张卡片,然后我们就收工了。”

Lucretia松了口气。“你想不想学俄语?或者罗马尼亚语?”

“当然,你愿意教我的话。”Carlotta朝她粲然一笑。“不过首先,来看下一张卡。”

Lucretia哀叹起来。美国姑娘调起情来太像在学校上课了。“好吧。再来三张。然后我们练拳去。”

Carlotta揉了揉上次比试之后依然酸痛的胳膊。“行,但是这次我要戴上护具。”

“美国小废物。”

“社会主义女魔头。”

Lucretia耸了耸肩。“好了,好了。开始吧。”


Asterisk.png

SCP-4494的宿舍,Area-09


“不,Rainer朋友!打苦力怕3最好还是离远点打,这样它们就不会破坏到你的建筑!”

SCP-4494笔挺地坐在连接着游戏用个人电脑的大型电视屏幕前。挨着他坐在沙发上的是Rainer Miller——SCP-4051。他们也是Alpha-9最近刚招募的成员。

“用什么打?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做出来这些钻石剑,我觉得应该看看它们有多厉害。”

斗篷和宽边帽笼罩下的影子笑了起来。“用弓箭啊!你不需要跟邪恶脸贴脸也可以消灭它们!你知道为什么The Specter在对付邪恶之徒时要使用他可靠的手枪吗?”

“好,那你给我做把弓呗。”Rainer试图把手柄塞给他黑暗的朋友。

The Specter拒绝了。“亲手打造的兵器远胜他人赐予。”

“那是谁说的?孙子?”

“孙子是谁?这是The Specter惩治罪恶的第十一条法则!”

Rainer斜瞄了他一眼。“一共有多少条?”

“五十二条!”

“哇哦。以后有空你可得给我说说。等一下……那就是说你亲手做了自己的枪?”

另一位异常特工一片黑暗的脸现在不知为何显出了几分尴尬。“我是说……它们就是我的一部分,可以这么说。所以,没错!它们可以算是我亲手做的。”

Rainer笑着开始重建被苦力怕破坏的墙壁。“好吧,不过等我修好这个,你一定要告诉我该怎么做那该死的弓。”

一只戴手套的手沉稳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一言为定!”


Asterisk.png

档案室,Area-09


Sophia摇了摇头。“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紧急状况几天前就结束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回自己的站点去了。”

Irving Gat博士并没有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哦,Light主管,我被这个(杰出的)设施中最有威望的机构招募了!”

她没有停下来问他是怎么把括号的概念传递到她脑中的。她已经渐渐领会到,他本来就是这样。“这里就没人按规章办事了?三天前是我签了你的调令。我想请教一下,究竟是谁自以为可以推翻我的决议?”

“咦,当然是你自己啊!”Gat从散发着乌龙茶香气的茶杯里啜了一小口。他仍然没有与她目光接触。

“Irving。看着我。”

他终于照办了。

“你在说什么?请你尽可能直白地解释一下。不,”见他张嘴要说,她又加了一句,“要比那直白一些。”

他整理了一会儿思路。“是这样,你是重生计划的负责人——在Site-19那场轰轰烈烈的灾难之后,重生已经把ETTRA置于它的组织保护伞下——而该机构的主管好心地建议我说,既然协助Alpha-9是我宣誓要完成的首要任务,我就该留下来做一段时间的咨询工作。”

“Dan,你这个混……”她再次摇了摇头。“等等。你有没有告诉他我已经下令要你回去?”

“我当然说过!但是他回答说,让我引用一下他的原话:‘胡说八道,Light主管要是知道你还能用得上,不知有多高兴呢。’然后他替我办了该办的手续。”

“我迟早要被那家伙气得脑出血。”她知道,Dan只有在话里的讽刺含量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时候才会称她为“Light主管”。她闭上眼睛并揉了揉它们,预感到头痛即将不可避免地袭来。“好吧。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需要你的咨询?”

Gat把显示屏转过来朝向她;她毫不意外地看见了SCP-093的数据库文档。“他说有一个模糊而不可知的实体正在这个神秘的异世界中密谋着什么,他强大的头脑在它面前败下阵来,无法从理性上理解它。你也知道,我专长的方向是非理——

“我知道,我还记得。但这太荒谬了,你也该知道我不可能会批准啊。”

Gat眨了眨眼。感觉似乎是小小拖延了一下时间。“我确实……怀疑过?但是!那些手续文件太真实可信了,我对自己说:‘Gat博士!你这个英俊潇洒的恶棍!你难道不想给可敬的Light主管分享一些你无效化和收容邪神实体的丰富经验?这总好过偷偷摸摸溜回Site-⌘吧?’”听到那个名字的念法——“绕圈方块”——她不禁一哆嗦。“而我回答说:‘哟嗬,Gat博士!你这个舌灿莲花的恶魔克星!你的建议多么有远见啊。我确实更愿意向重生计划能干的负责人贡献我的力量。’事情——就像他们说的——就是这样。”

Sophia勉强地压住了差一点冲出喉咙的咆哮。她环视着这间斗室,尽量不去看Gat,她看见叠好的铺盖倚靠着一个睡袋。“那个王八蛋。他都没给你安排宿舍吗?”

“他咕哝了几句‘后勤工作不归我管’什么的,然后就把我扔在这了。”

“他就这德行。睡觉是另一件他强大的头脑不太会处理的事。好了,走吧,我们要给你找个能睡觉的地方,假如你还愿意……继续留在这里的话。”

他想说些什么,但她举起一只手制止了他。“再多说一个字,你就搭下一班运输机滚蛋。有必要的话,还会被贴上‘货物’的标签。”

他在嘴唇上比划了一个夸张的拉链手势,锁定了电脑终端,朝她开心地笑着。

那个欲肉教徒都比这两个人容易驯服。她示意Gat跟上自己,然后走出了房间,他紧紧跟在她身后。


Asterisk.png

职员宿舍,Area-09

翌日早晨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Lucretia在走廊里停下脚步,回头看着Carlotta。“‘Руки не доходят’?”

她的搭档笑了。“对,就是你不到五秒前对我大声说的那个俄语短句。那是什么意思?”

“呃……手够不到?Da,差不多就是那意思。”

“奇怪,我还是一点也不懂。”

“它的意思是,呃……‘没时间管这个’?大概。”

“你没时间去管他们阻止我们的头头收欲肉教徒入队?”

Da。去他妈的吧。你们基金会,总是对我们欲肉教女孩有偏见。”Lucretia的手拂过她短短的黑发。“累死人了。我吃不吃婴儿?Nyet。4我做不做得出能趁别的特工睡觉时干掉他们的肉枪?Nyet。

“肉枪?”

“不用在意那个。可是我得到的只有不信任。罗马尼亚欲肉教徒拯救过世界——”

“有人帮忙的。”

Lucretia点点头,露出微笑。“Da,不是独自做的。可是就不能给我一点点的包裹吗?”

“包裹?哦,你是说包容。”

“包容!对。包容我一点!”

“给他们一点时间。直到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对于拥有你这种能力的人的了解仅限于听说过一些恐怖故事。每个人都需要渐渐习惯你其实只是另一个普通人。”

“就等他们听说我还是同性恋了。真是等不及看看了!”Lucretia继续沿着走廊走了下去,自信Carlotta会跟上来。“不是那么好过的,同性恋在俄罗斯的地下兄弟会里。”她停顿片刻。“或者在整个俄罗斯。”

Carlotta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它。“不仅仅是在俄罗斯,Lucy。”

Lucretia点点头,正要说些别的什么,突然The Specter紧闭的宿舍大门后面爆发出一声尖叫。

Lucretia身子一转,向后跃去,冲着门把手附近狠命一踢。门框碎裂开来,门向内大敞,她猛冲进去,她的手臂已经暴长到了平时的两倍尺寸。她举起双拳,然后——

The Specter转过来盯着她,满脸……黑暗。Rainer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正满不在乎地朝电视屏幕咒骂着。“该死的幽灵!我正要去睡觉啊!我他妈的刚准备回床上去啊!”

Carlotta张开自己的双手,压低了Lucretia的拳头。Rainer瞥了她们一眼,这才第一次注意到被破坏的门。他瞪大了眼睛,但屏幕里传来的声音很快又吸走了他的注意力。“这游戏好!我还以为这是给小孩子玩的?”

“对抗邪恶从来并非易事!这是法则十五。”

Lucretia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们。“现在是早上八点!你们干嘛要为一个游戏闹成这样?”

“男生就是这样的,Lucy。”Carlotta扶住她的背,正准备引她回到走廊,这时他们四人的手机同时铃声大作。有三个人低头看向自己的口袋;而The Specter低头望着自己影影绰绰的身体。

Carlotta解锁手机,打开了SCiPNET应用。她看了那条新的通知。她的眼睛越瞪越大。

“哇,这下有趣了。”


Asterisk.png

主管宿舍,ETTRA,Area-09


Dan又倒了一杯新榨的咖啡。这玩意喝起来还是像极了泔水,但至少这次它确实是热的。他望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屏幕,盯着他的临时安保权限撤销状态的倒计时,极力克制着把乌漆麻黑的咖啡泼向周围的白墙的冲动。

“该死!这他妈简直像关禁闭!”他昨晚已经堕落到用最老土的方式来消磨时间了——他看了一部电影。一部超级英雄电影。一回想起这个他就一阵寒颤。

最终,他的电脑叮咚一声向他宣告了他终于获释的好消息。当他登录进SCiPNET时,电脑再次叮咚起来。

Dan喝了一口泔水咖啡,微微一笑。“我早就告诉过她。”


重生计划 - 彼旨承行
老面孔,新冤家 | 朱砂的研究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