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旧冤孽

老朋友,旧冤孽


A9Asterisk.png

大角国家森林,怀俄明州,美国

星期三下午


他们陷我于黑暗,他想。他们企图迷惑我,挫败我,用黑夜的外衣遮蔽他们的恶行。他在兜头罩住他的厚重黑毯子下暗自嗤笑。他们愚不可及。他们早该知道我就是黑亠——

“什么事那么好笑,朋友?你呼吸没问题吧?”停顿。“你真的需要呼吸吗?”

俘虏他的人假装关心地问道。The Specter又笑了几声——希望这样可以扰乱敌人,就像他们想扰乱他一样——却不作答。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颠个不停,温暖而清新的空气渐渐渗入他布制的牢笼中,他知道不论情势多么绝望,正义也终将获胜。

“我说真的,伙计。如果你在里面有麻烦了,可得让我们知道。”

是时候了。是时候让他们明白他们低估他到什么程度了。“我就是里面的麻烦本身,”他怒吼道。“但现在不是了,因为……漫长而黑暗的黎明已经过去,尝尝正义的怒火吧!

他甩开了头上的毯子。他现在正坐在一辆敞篷老爷车的后座上。Dan博士坐在前排副驾驶座,正回过头看着他,Light主管在开车,而Rainer坐在他的身边。

Dan保持着严肃的表情。“里面的生活挺丰富多彩的,是不是?”

“反正我们也快到了,”随着茂密的常绿植物颠簸着掠过身边,Light叹了口气。“就算会有人看到他,那也是回去时的事了。”

The Specter希望脸部细节的缺失能够掩盖自己的尴尬。“我,啊……有的时候会有点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内心独白里。”

Dan摇了摇头。“毯子可是你自己的主意,老弟。”

Light说得没错。已经能远远看见山坡上的小屋在迎接他们;是时候去找到一些答案了。

The Specter期待能找到更多的答案。


A9Asterisk.png

他们在小屋的背风处停了车。这是一座舒适的房屋,由暖橙色的木材建成,有宽敞的窗户,是大森林中的一处安逸的隐居之所。

“这他妈真够老套的,”Dan下车时嘀咕道。“大概只有去哪个佛寺出家能跟它一拼。”

“他来自2010年代。那时我们特别喜欢老套的东西。不过我还是觉得要是能多了解他一点就好了。”Light把车熄了火。“除了名字以外,我们对这家伙一无所知。”

Dan把手臂架在车门上,向车里探身。“等等,你知道他的名字?他叫什么名字?”

Light不怀好意地笑了。“Chris特工。就只有这个。Chris特工。像你的亲戚似的,Dan……什么什么博士……?”

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因为他突然间迸出一个璀璨的笑容。“哦天!是Chris!那就好办了。应该没问题。”他回到车外,踏上了前门廊。

“等等我,你这个——”Light咒骂着跳下车,Rainer和The Specter紧跟在她身后。

他们快步追上Dan,Dan已经在敲门。“我认识这个人。我们是同一届的人。”

“老年人,”Rainer帮忙补充道。

“是的,‘我们’都是同一届的人,”Light愉快地赞同道。“我们全都在同一个时间为基金会工作。”

The Specter同情地拍了拍Rainer的肩膀。

“也……没那么老,”Rainer咕哝着说。

“补救成功,”Dan说。

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样貌和善的男子,脖子上有一道几乎已经完全愈合的触电伤痕,他疲惫地打量着他们,眼神最后定在了Dan的身上。“哦,嘿,”他说。“你没有死嘛。真幸运。”


A9Asterisk.png

“这小子是个厉害人物。”当这位前特工带领他们走进他那舒适的乡村风格起居室时,Dan滔滔不绝地介绍道。“他调查过……嗯,差不多什么都调查过。成功率世界领先;调查本身更是超越世界,字面意义上的。憎恨之血肉?难不倒他。自走闹鬼货船?难不倒他。就连093-E都奈何不了他!难怪Wilford会让我们来找他。”

Chris敲了敲电灯开关——Dan注意到他只是在敲它,并没有真的拨动它——顶灯的温暖光辉立刻洒满了整个房间。“Wilford叫你们来的?那个老王八蛋最近怎么样?”

Dan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舒适地陷进里面。“还是那么王八蛋!”

“真是抱歉,Chris特工,我对你的事迹还不是很了解。”Light选了一张摇椅坐下,然后突然瞥了一眼Rainer。

“怎么了?”Rainer说。“我也喜欢摇椅,坐摇椅不代表你老了。”

“我上次听电视节目里说,摇椅是为喜欢摇滚的人准备的。”Dan把双手枕在脑后,踢掉了脚上的鞋。“所以Chris有摇椅一点也不奇怪。你们真该看看他在093测试里跟着异世界的电梯背景音乐摇摆的样子。你把那个陈年甜甜圈扔到墙上的时候我都快笑出屎来了!”

Light向前倾身,Chris坐到了Dan的旁边。The Specter缩到一个角落,Rainer怯怯地在他身边晃悠。“等一下,”Light说。“是你?那个……黄色测试里的?我记得那是一个博士,名字被编辑掉了。”

“是我。”Chris面露微笑。“Chris博士,只存在于文档中。每当他们想要派我去什么地方而上边可能会不太喜欢的时候,他们就会派出Chris博士,事后再把名字编辑掉确保安全。”他的笑容里带着满足的神情。“老天,我真怀念那时候。我以前最喜欢探索了。去剖析真相。有时候真的要剖开些什么!”他大笑起来;那是悲伤的笑。“总是有很多血淋淋的东西牵扯在里面。”

“为什么他们不喜欢派你去?”Rainer问,他现在站到了Light身后,明显在克制自己不去抓住她摇椅的椅背。

笑容消失了。“我和那些比较受宠的人就是不对付。他们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他在沙发上突然身体一震;吓了Light和Rainer一跳,但是Dan似乎并不在意。“还是假装去的人不是我更方便些。当然,这样一来事后要赶走我也更方便了,因为没人知道我是谁。”

“可是知道,”Dan叹息道。“不过当然啦,我被终身监禁了。”

“我也被监禁过。不过你看上去过得还不错,”Chris评论道。“我以为十年前他们会枪毙了你呢。”他看了一眼另两名特工。“你们两个要不要坐下,还是说有什么异常的原因没办法坐?”

有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靠着一扇遮着窗帘的宽敞窗户;The Specter在那里坐下了。Rainer在原地局促地扭动着身体,问道:“那个……这儿有洗手间吗?”

Chris轻轻挥了挥手。“两楼。很容易找的。”他停顿了片刻。“不过可别趁机探索的我房子哦。”

Rainer点点头,走出了房间。Chris目送他离去。“看上去是个不错的孩子。”

“他们都很不错,”Dan强调说。“是一支出色的团队。”

“你管两个人叫团队?”

“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前UIU特工,一个是欲肉教徒。”

Chris凝视着他。“欲肉教是个什么玩意儿?”

“肉魔法师。”

Chris沉思着点点头。“真不错。”他的目光又回到Light身上。“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Light开始摇晃起来。“Bowe将军去年回来了。”

Chris继续点着头。“那可不好。”

“现在他已经死了。”

“那可太好了。”

“但他似乎说服了093-E的神来入侵我们。”

Chris用口型做出了那可不好。显然他本来是想大声说出这句话,但突然呼吸困难起来。他脸色发白。“你们,呃,你们要不要喝点咖啡?或者热巧克力?”

“热巧克力就好了,谢谢。不过我可以自己去做;Dan会跟你进一步解释整件事的。”

Chris皱起眉头。“好吧,不过我需要先去把机器打开。这里没有电。”他站起身来,用猫一般灵敏的步伐溜出了房间。

“‘这里没有电’?”Light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他是说这座房子没有连接到电网上,”Dan解释说。

“哦。所以他有台发电机。”

“没有。”

Chris回来了,把一罐可乐扔到Dan腿上。Dan哼了一声。“我准备好了,长官。”

“谢了。”Light给了Dan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走了出去。

The Specter站到摇椅背后Rainer刚才站的地方。“你会不会正巧是一位电属性能力的超级英雄?”

Chris靠在墙边的书架上。“我不会自称是超级英雄,但是看来你似乎会。”他指了指桌子。“坐下来说话好吗?”


A9Asterisk.png

The Specter坐了下来,Dan一直觉得他坐着的样子有些可笑。影子人的形象适合摆出戏剧性的姿势,但是要戏剧性地坐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Dan也陪他坐到了桌边,因为他不想把可乐洒到Chris的沙发上。“你不会自称是超级英雄,”The Specter重复道。“那你会自称是超级恶人吗?”

Chris冷笑了一声。“我曾做过很多好事,也做过一些坏事,但全都是有理由的。而邪恶无法成为做任何事的理由。所以我永远理解不了093,或者说‘祂’;那小子做那些事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呢?”

“我觉得称祂为‘那小子’有点怪怪的,”Dan评论道。

Chris点点头。“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那颗星球简直是……你们有人去过那里了吗?”

Dan和The Specter点点头。

“那么你们应该知道。那里太压抑了。沉重的过去就像一只死人的手搭在你肩上。它是所有的平行地球当中最糟的一个,最糟版本的我们在那里做着卡通片里才会有人做的坏事。说真的我很高兴我们后来换了特工和MTF去探索那里,因为D级的运气实在太差了。你们知道那个碟片选择目的地的依据是某些很私人的特质吧?”

“负罪感,”Dan和The Specter同时说了出来。Dan显得有些畏缩。

“对,”Chris表示同意。“基本上是负罪感。不知是谁竟然觉得看看杀人犯、杀幼童犯和贩毒杀人双料罪犯会去什么地方是个好主意。”

“我已经问过好几次这个问题了,”The Specter插话,“不过现在我要再问一遍。什么是D级?”

“我们回到基地再谈这个。”Dan按了按手指关节。“现在来说说——”

他只看到黑影一晃,感觉一阵风拂过,转过头时眼前已是The Specter双枪之一的枪口。他的后半句话顿时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也许我的表达让你产生了一些误会。我不该用问句的。告诉我D级是什么。

“就是炮灰,”Chris回答说。他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场迷你剧。“他们把这些人送进黑暗的地方,让他们去摆弄那些根本不该让人摆弄的东西。这样就避免了伤害到更重要的人。”

The Specter挪动了一下拇指,手上的枪发出咔嗒一声。Dan完全看不出是哪个部分在响。“是奴隶吗?”

“不是奴隶!”Dan缓缓举起了双手。“呃……”他看着Chris。

Chris同样举起了双手,但显然是在戏仿他。“喂,别看着我啊。我也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

Dan努力控制自己不倒吸凉气。他也很讨厌这种老套情节。“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是……他们是什么来着,Chris?帮帮我。”

Chris耸耸肩。“那要看你问的是谁了。他们有一部分是残酷无情的罪犯,已经判了死刑的;基金会喜欢将此理解为自己给了这些人第二次机会。当然,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死得更惨的第二次机会罢了。”

The Specter没有任何反应。

“有些人认为他们全都是罪犯,但这是不可能的。后勤根本跟不上。我们也许会时不时从通往绿里1的路上抓几个人,但是——”

“绿里不是一个通用的说法,只在那部电影里才那么叫。”Light拿着一个冒热气的杯子从厨房走了出来;她在门口停下了脚步。“哦,这是要枪毙Dan吗?”

“救命,”Dan说。

Light坐到他们俩中间的椅子上。“咱们这是在聊什么呢?”

“D级,”The Specter威胁般地低声说道。“他们是什么,以及他们使你们变成了什么。”

“哦,这很简单。”Light端起杯子喝了一口;Dan觉得她故意喝得很慢。“他们是培养槽里养出来的克隆人。”

“听着,我也听过这种说法,”Chris又插话说,“但是那又会产生另一种不同的后勤问题。克隆人长得没那么快,而且他们不会有太突出的个性——我看过一些探索记录,里面的D级真的很有个性。那些记录是伪造的还是怎么样?难道是制造记忆?那感觉也会很麻烦。”

“也许是为了让我们觉得心安,”Light说。“让我们感觉他们像是人类。”

The Specter将手枪转了个方向,对准了她的脑袋。Dan暗暗松了口气;而Light仍然气定神闲。“派人类去送死会让你觉得心安?”

“当然。”Light又喝了一口热巧克力。“我派你们去093-E执行任务不也是这样吗。”

“那是不一样的,博士,你明明很清楚。我、Rainer朋友、还有其他的人都是自愿报名做这件脏活的。如果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协助了一个……人口贩卖团伙,哼!那这活真是比我们所有人想的还要脏。”

“这还没说到月末处决的事呢,”Chris补充道。

Chris,”Dan呻吟起来。

“月末处决。”The Specter的声音现在变得像死亡一样冰冷。

“是的,有些人认为他们会在每个月的月末杀了所有的D级,通过这样来控制他们。我个人认为这种想法很愚蠢——我们要怎么才能掩盖那么多人的消失?依我看,这只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一种流言,好让D级乖乖听话,让他们以为自己需要努力证明自己才有机会被留下来,甚至有朝一日能得到释放。”

“所以你们囚禁了他们。”

“哦,那肯定啊。控制,收容,保护,囚禁。真奇怪我们这儿从来没有监狱暴乱,不过有可能他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D级彻底洗一次脑,一次性抹掉实验造成的创伤和等待死亡的不安。这是我们自己的小小人力回收再利用系统。因为事情是这样的。”Chris走过去跪在The Specter坐的椅子旁边。“当我开始在基金会工作时,他们对他妈的每一件东西都要使用D级。去摸摸这个奇怪的立方体。去打开那个诡异的黑门。去,吃了这玩意,你爆炸时跟我说一声。”

“‘你爆炸时跟我说一声’?”Dan重复道。

“但那是过去的事了。是很久很久以前;也许他们现在已经改变。但话说回来,他们总是自视过高,不愿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

“没帮上什么忙,”Dan像唱歌般说道。

“我在这里又不是为了帮你的忙,我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我家。”Chris带着收藏家的兴致打量着那把枪。“我听说不是所有的站点都会使用D级。这是真的,还是又一个谎言?”

Light点点头,仍然像没看见那把纹丝不动地指着她左眼眼眶的武器一样。“这是真的。43站和91站就完全没有D级,从来没有过。有很多站点现在从一开始就会使用无人机或者MTF;还有一个D级是永生不死的,更别提我们曾经发现过一颗星球上都是这种人了。”

The Specter没有放低他的枪,但还好它也没有再发出什么不祥的声音。“你声称你们现在搞的研究已经稍微没有那么疯狂,是为了给你们过去的疯狂研究辩护。”

“不。”Dan伸手越过桌面,挡在手枪的枪口前。“我们知道我们都做过些什么。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有什么债要还。我们的怪物看守者有的自己逐渐变成了怪物,也有的没有。后者必须要监督前者。他们必须找到更好的手段。基金会本性善良吗?当然不。它有善良的必要吗?当然有。所以它需要变得善良。”

枪口又转了回来。Dan试图把它压到桌上,但是The Specter的手腕像钢铁般强硬。“那你们要如何做到呢?”

“招募会用枪指着被他们认为是邪恶者的人,”Light提示道。“有道德底线的人。比曾经自我放纵的我们更高尚的人。”

The Specter的帽沿极为细微地向前略一倾斜,Dan感觉房间里的温度在下降。“你们在利用我。你们在辱没我的所作所为。你们说得对,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你们心里潜伏着什么。”

Dan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要把你往下拉。反倒是你要把我们往拉。你还不明白吗?Alpha-9是一个纪念物,提醒我们记住自己所有的罪孽——汇集成那次无比傲慢的愚行的每一个错误,一小撮人就能改变一切的想法。但是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确实非常重要,朋友。”

Dan几乎能从空气中感受到对方的冷笑。“我不是你的朋友。”

当Rainer把手搭在The Specter肩上时,他没有被吓一跳,但他的帽沿却略微后仰。“我是你的朋友,”Rainer平静地说。“我认为我们应该让他们让我们让他们变得更好。我说对了吗?我担心我可能没有说对。”

“你说得对。你说得完全正确。做英雄并不是拿枪打人。”Dan暗自希望这句话不会显得太直接。“也不是‘砰砰啪啪轰’,或者惩治罪恶的什么法则。更不是斗篷、宽边帽、魔法手枪或者你这个朋友脑子里幻想的一切。做英雄,是向每一个人展示一切可以变得更好。”他深吸了口气。“我们是怎么称呼你们的?MTF Alpha-9:什么?那个典故不是关于阻止末日或者打赢战争,而是关于永久地纠正一个错误。必须坦白承认,你们的前身是我们犯下的一个巨大的错误:Omega-7,‘潘多拉之盒’。从一开始,甚至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是个悲剧。所以你们觉得我们对你们这批人抱有的是什么样的期待?跟我说。MTF-Alpha-9?”

The Specter保持沉默。

“最后的希望,”Rainer说。

The Specter的手动了起来,快到Dan根本看不清,他绷紧身体准备迎接子弹的冲击。

手枪消失了。

The Specter点了一下头。“我们会拯救世界,”他说。“我们会成为那最后的希望。然后我们要好好谈谈D级,以及如何一同拯救他们。最终我们要拯救你们这些置身事外高高在上的人。如果我认为你们值得拯救的话。”他停顿了一下。“如果还有时间的话。”

Dan重重地吐出一口气。Chris又站了起来。Light喝完了热巧克力。Rainer紧紧抓住了他的朋友的肩膀。

那只手突然又带着枪回来了。Dan再次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我们所有罪孽的纪念物’。我差点忘了!告诉我你们都杀过谁,以及为什么。”手枪转到了Light眼前。“你们两个都要。”

“他第一次拿枪指着我们提问时我们就不该回答他,”Dan叹了口气。“现在他知道这招管用了。”


A9Asterisk.png

又费了不少力气,他们总算说服The Specter一天了解一个真相就够了。Chris留他们下来吃晚餐,并亲自下厨烹饪。他做了烧烤牛排,在没有电的地方倒也合理,但他还用电烤箱炸了薯条,这就有点不合理了。每当他触摸电器的时候,它们就活了过来;虽然最终它们还是会停止运转,但只有在他想让它们停时它们才会停。Light太讲礼貌了,当然不会多问,而Rainer又太害羞,只有The Specter毫不客气地问个不停。

所以接下来的发展一点也不意外,在Rainer提出要帮忙洗碗,The Specter承诺要“在我的好友和同伴有需要的时候鼎力相助”,而Light说她需要回车上去发送一些消息的时候,Chris钻出了小屋后门,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Dan加入了他。后门的门廊上有一张长椅,他们坐在一起,看着太阳渐渐沉入丛林之中。

“你真的相信你讲给宽边帽听的那一套说辞吗?”Chris率先打破了沉默。“那些个‘带我回家,宝贝,我会改变的’之类的狗屎?”

“那不是狗屎,Chris,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的用词可能稍微有些浮夸,但倒试试看在那小子面前保持语气平实?他的中二病是会传染的。”

“所以你是在自己骗自己。你知道,我也知道,整个该死的基金会都知道。他们根本没有改变,Dan。他们完全还是老样子。”

“他们在寻求改变。不,实际上我愿意更进一步地说:他们希望将自己立为一个反面例证。我至今仍然活着这个事实就证明了他们正在试图弥补他们犯过的错误。”

Chris大笑。“假如他们真的有那个弥补错误的能耐,你早该死了。”

蟋蟀,蟋蟀的鸣唱声填补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好好想想吧。”Chris抚摩着光滑的原木外墙。“假如你还没有想过的话——顺便说一句,那就不像你了。刚才你有什么东西没告诉宽边帽?2010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把096放了出来?”

Dan没有回答。

“你开始研究那东西一个月后,我曾经见过你一次。你看上去就像再也无法入睡一样。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那个潜水舱实验?那确实是赤裸裸的杀人,肯定很难熬。是因为那个你才会崩溃吗?”

“是就好了,”Dan喃喃道。

“是就好了?你觉得把人扔到汤加海沟送死还不足以刺痛你的良心?基金会使人麻木,Dan。它会这样对待对我们,就像对待它们——对待异常一样。但是你仍然怀有某种野心,像Clef或者我这样的人就从来没有。那是什么?”

“深水地平线2。”

蟋蟀的鸣唱又回来了。

“什么?”

“2010年,BP的那次漏油事故。你知道石油行业多久会自愿抬高安全标准一次?他们又愿意花多少钱来阻止环境灾害而非经济危机?第一个答案是很久很久,第二个答案是很少很少。但是那没关系,因为我们需要石油才能正常生活,所以我们不想把他们逼得太急。这个‘我们’是指我们全体。他妈的人类。直到那天我们正巧撞见了BP把鸡巴捅进墨西哥湾,把世界上最有生机的环境变成了一片黑暗的死亡区域,我们才不得不面对现实。我们不得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我们不得不认清事实真相,察觉到它需要改变。”他向后靠到小屋的墙上,闭上了眼睛。“我观察模式。我构思理论。我建立联系。那就是我的工作。总之,我建立起了联系。096进入城市就像原油进入海水。清理它将会极其困难。混乱会不断不断地扩散,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一边扼腕叹息‘我们也不知道’和‘我们还能怎么办?’一边眼看着一切完蛋。因此我认定……不,是Oleksei和我两个人认定,让基金会认识到这一事实是一种……该怎么说……崇高的行为。这是我们能赠送给他们的最重要的礼物。我们就是他们的深水地平线。”

Chris将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Dan感觉到了静电。“但你们并不是,对吗?或者更确切点说,从你们的所作所为来看你们可以算是,但是你们策划的那场灾难没有达成任何目的。告诉我,老友:你为什么没有死?”

Dan睁开眼睛,望着他的前特工老友。“我不懂你在问什么。”

“你当然不懂了。”

“你他妈的……给我有话直说,Chris!”

Chris仍然没有放开他的肩膀。“你那时是怎么说的来着?‘我可以杀掉096,但在这过程中,我已经杀掉了我自己’?那后来怎么样了?你杀掉096了吗?他们是不是打算让你去杀,事成之后再一枪毙了你?”

“他们让我起草我的计划……”

“写了多久?一个月?一年?两年?十年?”随着特工怒气的上涨,Dan手臂上的汗毛竖立了起来。“看在上帝份上,我们可是SCP基金会。我们不需要冥思苦想那么久才能杀掉一个回复力惊人的大嘴巴社恐。最老套的酸浴一瞬间就能解决它。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总是表现得好像这些东西是无敌的一样。我们不去毁灭它们并不是因为它们无法被毁灭。我们不去毁灭它们是因为我们不想!真正的目标从来也不是保护每个人的安全,Dan,所以不论你告诉他们它有多不安全都是没有用的。真正的目标是关上所有的门,锁上所有的锁,确保钥匙被牢牢捏在十三双老朽的手中。他们永远不会杀死他们的宝贝怪物,不管他有多危险。即便他永远无法被驯服或信任,即便他会杀人。因为他是他们的怪物,而你知道——你知道——他们本质上只是怪物收藏家。要把它们统统抓在手上!”

一道电流钻进Dan的身体。他尖叫一声站了起来。“滚开,”他吼道,然后向小屋门口走去。The Specter正在厨房里讲着什么故事,夸张地挥舞着双臂;Rainer全神贯注地在听他讲,而Light在翻看着她的PDA。

“他们本来会让我去的,”Dan抗议道。即使是对他而言,这也显得太无力了。“他们本来会让我去杀了那怪物的。”

“我说的不是096。”

Dan没有看他。

“Dan,我真希望能相信他们有这个勇气,可以真正告别过去,开始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是今天你站在这里本身就意味着他们不知道如何放手,也许是不能,也许是不愿意。”他站起身,走到门廊的边缘,仰望着满天繁星。“哪天他们让你干掉了羞涩人,再回来看我吧。”

“羞涩人已经烧成灰了。”

Chris回过了头。“什么?”

“他在那里。”Dan指着星空。“他在太阳里。月亮勇士把他送进了太阳。”

Chris眨了眨眼。“月亮……月亮勇士。月亮勇士做了这种事。是……一时兴起?”

“不是。”Dan倚在门框上,让厨房里的灯光照在自己身上。“他是在帮助我们。他是在帮助我。它当时追着我,我过去的错误终于来找我要债了,然后……就那样。月亮勇士突然从天而降,带着它飞向了宇宙。”

蟋蟀已经不再鸣唱,但沉默依旧存在。

“月亮勇士。”

“是的。”

“月亮勇士救了你。”

“是的。是Sauelsuesor派他来的。”

Chris说了句话,在月光下他的口型看上去好像是:什么鬼?

“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老友。也许你说得对。也许我们没有拯救自己的力量。”Dan用拇指向门内比了比,Rainer现在正在模仿刚才The Specter挥手的动作,Light被逗得大笑不止。The Specter自己也快活得全身乱颤。“但也许只要我们拯救了其他所有人,他们就会拯救我们。”


A9Asterisk.png

将近十点时他们决定告辞。Light显然有些失望;她本来以为亲历过093-E探索的人也许能提供一些他们自己在研究和简短地探索这个异世界时错漏过的情报,但她似乎一无所获。她在实验袍的口袋里搜寻着老爷车的钥匙,这时Chris胳膊下夹着一叠纸从楼上走了下来。

“那是什么?”她指着那叠纸问道,Dan和两名特工又退回到了门厅里。

“我有四件东西要给你们,”Chris回答说。“每一年,都会有一些基金会的人闯进来,想看我是不是偷藏了什么把柄或者异常在这里。想否认的话还是免了吧,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多少烂事在上演。”他把纸张分成了两摞。“幸运的是,从来没有人想过要看看二楼的地板下面。因为电影里通常都是藏在一楼的。”他伸出双手,Light接过了两叠薄薄的文件。

她低头瞥了一眼。

她再次抬头看着他,满脸惊愕。“老天啊。”

Chris点点头。“第一份是未删节的黄色测试。第二份是靛青色测试。”

“没有靛青色测试,”Dan说。

Light叩了叩纸面。“镜之测试六,还记得吗?那个我们无法查看的测试?”她再次望向Chris。“你是怎么……你为什么要……?”

“因为这里面的东西是他们不希望你们知道的。他们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不再探索093-E了?”

“月亮闹鬼了?3

Chris眨了眨眼。“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想看闹鬼的话,你们该去看看靛青色测试,O5一打探到风声,这玩意几乎是注定要从数据库里消失的。而我,呃……我什么都知道。我亲眼见过他们对回收的文档做了什么。”他露齿而笑。“但是我觉得,你们本质上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Light摇了摇头,有些晕头转向。

“你刚才说‘四件东西’,”Rainer指出。

“这孩子有在认真听,”Chris点点头。“第三件东西是一个提示:我之前也说过,如果你们读过093文档的话,你们应该知道最初版本的文档因为设施发生火灾已经遗失了。”

Dan也点点头。“对。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最初是如何获得红海物件的,因为那些文档早就不见了。”

“那么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设施的火不是自己烧起来的。那不是一场意外。如果我的怀疑没有错的话,纵火的犯人在点火之前就拿走了那些文件。”

Dan吹了声口哨。

“第四件东西是什么,正义的同伴?”The Specter问道,下午的风波结束后,他原本的神气劲多少恢复了一点。“最后你将赠予我们怎样的宝物?”

Chris走向楼梯下的隔间,打开门翻找了一会儿。他从中抽出一件防弹衣,上面的标志明显已被抹得难以辨认。“我自己,”他说。“我会和你们同行,我会教你们如何让那个该死的碟片变出最后一种颜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