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堪萨斯区第八章:Gersha


☦Allen遇到了基金会。☦

OKS_im8.png

最终纪元 公元2119年8月13日
美国,堪萨斯州,Sylvan Grove

Gersha仍记得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从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物那里逃脱的情景。

她记得楼梯间里的那东西忽然间现出身形,然后救下了她。它将她带到了那个地下室里,照料了二十年。它带回来书籍和玩具,在她饥饿时拿来食物。它从不让她受到伤害,但也从不允许她离开。

衣橱里藏着两具衣着鲜亮的老女人的尸骨。

她记得那第一位闯入者的呼唤,而她也用渴望的呼唤声予以回应。然后,她看到她的守护者轻轻掠起。仅仅是五截楼梯,但当男人一路向下、走进黑暗之中时,那东西触到了他的脚,一步步模仿着他的步伐,摩挲着他的鞋底。触及他,理解着,最后仔细地端详一番。

最终,当她听到楼梯间的门开启时,她只有放声哭泣。

她了解到那场超自然战争的唯一途径是通过电视。当Shadow Man现身的时候,她已经在黑暗中度过了四年。

通过大广播台,她知道了Grammie。所幸,她没做什么惹怒她的事。

她16岁的时候,西南部的暴乱蔓延到了德克萨斯废土,而北部边境的难民已经被生命城悉数接收。

当她吹熄20岁生日的蜡烛时,堪萨斯已经被北方巫女置于股掌之间。同年,俄勒冈医者向东方送出了他的绝命疗法,以应对联盟在落基山脉投下的核弹。

她长到21岁的时候,囚禁者为她带来了一瓶红酒。彼时,SCP基金会和玛娜慈善基金会已经穷途末路,而维稳广播在这时停止播放了。

当公众安全基金会开始在这里广播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也许不会再相信任何事了。一辆巨型坦克在墨西哥巡逻!南极的一个巨龙家族!欧洲出现了时钟之城……而非洲已经变成一个面包机。她只有从Allen那里听到第一手的消息,有关鸦群,有关新堪萨斯。

“这儿再也不是堪萨斯了,Gersha。”他说道,在通往Sylvan Grove的公路上,他用棒球棍轻轻敲击着那些尖顶。

楼梯间里的野兽被干掉之后的那个清晨,Allen回到了Grammie的商店,Gersha紧随其后。他拿到了烈酒和笔记本电脑,但Grammie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知道他不能操之过急,加强安保措施也无济于……至少聊胜于无。另外,他估量着,他自己可不像是一个怪物。

在路上,Gersha看到了烟雾缭绕的景象,以及两个人影,一大一小。一辆车抛锚了。一辆不错的车。

“哦,这里发生了什么?”Gersha兴奋地说道,拙劣地模仿着老电影里的某个角色。她在Allen身边蹦蹦跳跳,想让她枯黄的头发飞舞起来,然而并没有成功。

Allen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茫然无措。“没什么好事儿。最好做好最坏打算。还有……天啊,别笑了,就跟以前你没见过别人笑似的。”

“哦,但微笑可是我的最爱!”她说,在咧到耳根的笑容中露出了发黄的牙齿。


一号用他的双筒望远镜眺望着那两人。“总算有点好事了!那家伙就在那儿,而且不止他一个,总共有两人!他身边还有个人!”

“很好。但那辆车真是可惜了。”九号说,试图用它的后爪调节听筒,“我会联络七号的。他会开着直升机过来。”

“嘿,除了五号他就没见过别的女人吧?你确定他在这种心如鹿撞的情况下还能开直升机?”

九号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有五分钟。他还在Wichitaw,跟他们的镇长交涉。那只熊。基础社交而已。”

一号望了回去,瞥了他一眼。“你说什么熊?别抱怨,我记不清上万个各不相同的SCP。”

九号叹了口气。“镇长被称为SCP-1048。那儿还有普通灰熊的复制体,还有那只以普通熊和其余泰迪熊制作而成的,镇长的泰迪熊。”

一号点了点头,注视着那个青年和他的朋友,他们现在停下了脚步。他心不在焉地摸索着他的武器。“他现在怎么样了?熊的情况有没有改善?”

九号摇头。“和旧文档说得一样。它不曾改变过,因为它已经自由了。镇子已经超负荷了。熊吃熊,诞生出新的熊,同类相食……他们自给自足。咱们没必要去担心他们的扩张,即使镇长总是……反复无常。”

“世事艰难。”


“我知道你在盯着我,小丑。我们一整天都可以干这个。”Allen抱臂,向远处的人影举起了拳头。奶奶对这个手势并不熟悉。

“也许他是个朋友呢!”Gersha向前跑去,向一号挥挥手。一号也同样挥手致意,笑了起来。

“Gersha你根本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人!快回去待在那儿!”Allen朝她大喊,但她已经走远了。他一阵小跑追上了她。

正当他赶上来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浮沉抑扬、若隐若现的非人类的哭号,从道路北侧的麦秆堆之后传来。他胸中一沉。

不是现在。不是现在。快走开。

他躲开那些从麦田中出现的行走之枝,它们过长的手臂一直指向他的方向。他看到Gersha就在前面,正在和一个相貌平平,身穿实验白大褂、头戴宽檐帽的男人握手。Gersha转过身,向一只像是那些恶犬中的一员、享受杀戮乐趣的生物行屈膝礼,但它有着金色的皮毛。它很可爱。

公众安全基金会(Public Safety Foundation)的广播,与兔子和仓鼠有关的那一条,在他的脑海里敲响了警钟。

可爱之物必将置你于死地。

“你俩给我滚回去!否则我就要痛揍你们……你们这些怪胎的脑袋!”他喊道,双目因愤怒而凸出。一号只是转过身笑了笑,把手伸进他的口袋。

“你知道,他脾气很暴躁,一号。”九号说,Gersha正轻搔着他的肚皮。“如果咱们有了一位女士的话,就不需要他的活口了。咱们在黄石已经有了17个具生育能力的男性,还不包括工作人员。”

一号微笑着,拔出了他的左轮手枪,拿稳了轻轻指向Allen头部的枪管。Allen僵在了原地。

“你想说两句吗,小子?”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