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在读这封信,那我已经死了,而你登上了一条满目疮痍的Cyclone级巡逻舰,USS Mistral号,它的引擎已经熄火,它的电子系统已经失灵。我,曾经,是这条船的XO,指挥官中尉Ryan Simmons。

请仔细阅读信。如果你是一名军官或服役于美国海军的人员,这是一个命令:

凿沉这条船,马上。不要看完这封信。马上离开Mistral号,并目送它沉没。制定一个隔离方案;所有的船员应该都死了;如果他们没死,上帝保佑你。

我们离开Kirkwall已经有八天了,追踪一段来自北海中的非捕鱼区深处的使用冰岛语的求救呼叫,呼叫来自渔船Magnusdottir号。我们发现了这条船,或者说,我们发现了一条有一公里长的布满了残骸的燃油带,其中最大的一块残骸还在燃烧。在夜幕降临前,负责瞭望的水手报告他在地平线上看见了一道闪光或光芒。

没有找到任何Magnusdottir号的幸存者,除了一个死去的孤独渔夫,一边燃烧一边飘浮在残骸现场。他朝自己的额头用小口径左轮手枪开了一枪。当我们把他青色的尸体从水里捞出来时,他一只紧握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渔刀。通过碎片和混杂的证据我们所能拼凑出的过程就是,因为未知原因,船员们互相攻击,并导致了最后一名水手逇死亡和船只最终被摧毁。

第二天,我们在可见度只有几百英尺的情况下默默在残骸带中巡梭,希望找到一个幸存者。水手们都被他们的发现所震惊了;弥漫的大雾,和Magnusdottir号燃烧的碎片敲击着舰体的声音让让我们中最成熟老练的人也感到了恐惧。我们原本指望一次轻松的巡航,然后救起一大满怀感激的冰岛渔民。而我们现在最先找到的,是寂静的被燃油覆盖的海面,一具孤独的尸体,以及更多挥之不去的问题。

Mistral号在转移到北海前曾经与驻扎在巴林的大西洋舰队一起服役了相当长的时间。它的运行状况非常好,所以我只能确定最初的引擎故障是人为破坏,或不可抗力。这发生在第一夜,当我们完成第一次搜寻后,之后我们回到了Magnusdottir号最初发出信号的位置。

一开始现场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冰冷和孤独,没有什么别的。我坐在我的舱室里,直到船长召|唤我,让我去甲板上见他。

马上穿上衣服,我离开我的舱室,陷入一片不安和恐惧的疑云中。水手和低级军官像一串老鼠一样穿过舰体去往甲板。没有互相对眼或者说话。和平时充满了友情和幽默的对话完全不一样,关于情况只提了一点点信息,只是把我们都带入北极冰冷的夜空下。

在甲板上,夜空很不寻常的特别干净和冰冷,闪亮的星星在寒冷的空中燃烧中。在我们周围的方向,只有几百码的距离,雾和云环绕着,就好像我们停泊在海湾里一样。船长和值班瞭望的人一起向栏杆外探出身子,我靠近了他,忽然绝望和恐慌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我看过去,光从我们下面溢出来。

海面变平了,就像镜面一样。水是黑色的,反射着苍白的星光,不过在镜面上,有什么东西发散着冷光出现了。它们脉动一般的闪着紫色,绿色和深钴蓝色的光芒。他们从镜面般的海深处流动,合并,并静静的闪着光芒。

我们凝视着,两打男人和女人,被看到的恐怖景象惊呆了。光的流动有种爬动的感觉;看上去就好像我们下面有许多体型庞大,行动迅速的怪物。但是没有固体形状,也没有水波纹,只有浓厚流动的光。

我们看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就像被冷光,被北极光组成的迷宫给催眠,给迷住了一样。当它忽然结束时,发生了三个事件。首先,光似乎连接起来,然后忽然顿住,瓦解了,就像明亮阳光下一闪而过的彩虹。然后,空气产生了震动,让我额前的黑发扬了起来。最后当幽灵光的存在熄灭时,它变得更亮,直到我感觉我的眼球会被晃出我的脑袋。这雾引起了突然性的疼痛,我听见北风中传来噪声,就从我们的Mistral中传来嗡嗡的震动声,感觉就像我的脑袋给电击了一样。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Mistral上的每个灯泡都忽然被灌入了足以让它们疯狂的力量,舱室之中闪耀着亮光,其中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嗡嗡的蜂鸣。而当这些蜂鸣声达到了一个极点的时候,它就忽然沸腾了起来,并且不停地爆碎着迸出大量火花。从开始到结束,这不过持续了不到2秒的时间。而我们仍然在漆黑的水里静静地漂浮着,在群星闪耀的天际之下,在一艘已经死去并且残破不堪的船上。

这些损坏是隐形的,并且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但却是彻底的。在Mistral上没有东西是能够工作的,所有由许多冗余东西精心堆砌起来的系统都已经崩溃了。所有的灯都在崩碎着,甚至是那些用于替换的灯泡也如此。我们拿着的小手电筒中的灯丝也熔化成了一团无用的东西。卫星电话、短波电台,所有用于沟通的工具都变成了一堆由塑料和电线堆砌而成的砖块。每一个电池都死掉了,,每一个通讯频道都沉默了。我们就这样漂浮着,没有帆也没有引擎,被数百英里黑暗的大海从文明世界所隔绝。

人群就像鼹鼠一样笨拙地穿过黑暗的走廊,用绿色的化学灯检查着每一个系统。他们传递着沮丧的信息,就像在黑暗之中穿行着的一条火龙,最后到达我和船长站着的地方,而我们则想方设法地从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里找出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来。直到最后,我们再也做不了任何事情了,我笨拙地回到了我的船舱,试着去入睡,无处不在的黑暗就像是沉重的有无数指头的手,紧紧地扣紧了我的胸膛。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试着分析我们现在的状况,希望昨天晚上我们错过了些希望的碎片。这摧毁十分地彻底。我们必须想办法发出求救信息,并且希望我们没有漂离我们最后的坐标太远。船员们可能还不知道所有的细节,但是从他们那见了鬼的脸色上我就可以知道他们已经知道情况有多糟糕了。

在那天下午第一起死亡发生了,一声尖叫把我带到了甲板上和浓浓的雾中。在一片阴霾的高处,我看到了闪耀的燃烧亮点,在缓缓地下降着。我的胃整个翻了过来,那是2颗在浓雾之中无用地下降着的闪光弹,有某个该死的笨蛋发射了闪光弹。我一瞬间被不熟悉的而陌生的愤怒所充满了,并且飞速地穿过浓雾来到前甲板上,血液之中充盈着愤怒,拳头攥的紧紧的。

在雾中显现出来的场景一下子就让我从盲目的愤怒之中清醒了。一个家伙,手中仍然紧紧地攥着闪光弹枪残缺不全地倒在了血泊里。而船长就站在他面前,双手死死抓着栏杆,一下又一下地将他的靴后跟狠狠地跺进曾经是那死去家伙的头颅的某摊东西里。我马上明白过来我听到的那声尖叫是什么了,那声锐利的叫声来自于船长,而他的脸孔现在正被野兽般的狂怒所覆盖着。在他们身边是一小群人,没有感情地沉默地站着,就像一群哨兵正在放哨一般看着。

船长转过脸来看着我,然后蹲了下去,手指死死攥住了那把闪光弹枪,最后他站了起来与我对视着。

我们就这样凝视着对方好一阵子,在他喘息不止时,我们的眼睛都相互牢牢锁定着,他的脸上溅到了几滴血。唯一的声音就是那死去的家伙发出的汩汩声,一连串的血泡从那家伙被毁得不成样子的脸上冒了出来。

我和他在军队之中一同服役已经接近十年了。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他。这就是一出恐怖剧,充满了暴力和恐惧。然后我对他说话了,以一种平稳的语气让他把那把闪光弹枪交给我。他一开始什么都没说,之后他开了口,声音微弱而颤抖,就好像被充盈在我们周围的浓雾所吞噬了一样。

“他是要谋杀我们,Ryan。这些雾,这闪光弹永远也不能……”

他摇了摇头然后坚定了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是要把他自己从一场梦之中摇醒一样。然后他抖动了一下,猛然地,他的背弓了起来就像受到了很大的冒犯。

“这他妈该死的家伙已经把我们都杀了,”他顿了一下,在空中摇着那把闪光弹枪,我向前了一步,离他更近了。他忽然睁开了眼睛而我就这样定在了原地,我们沉默地望着对方。

“你将会死在这里,”他轻轻地傻笑着说,“我一直都想看着你死,你这他妈的懦夫。”

他仰过头去大笑起来,就像鬣狗对着灰蒙的天际吠叫一样,然后他将那闪光弹枪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后开了火,那最后的闪光弹燃烧了起来,让他的头暂时地沐浴在了镁光的橙色和烟雾之中。他翻过了栏杆,如果在他入水的时候真的溅起了水花,那也被浓雾吞噬了。

我站在那里好像过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最终我终于慢慢地意识到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了,那些沉默的观众在甲板下消失了,并且毫无疑问地将这个残酷的故事一并带走了。我对士气开始恐惧起来,这真是个荒谬的思考,我意识到了这点,但是我始终不能从这点上摆脱,就好像这种意识的力量可以让大海把我的朋友,那家伙重生一样。

第一声枪响把我从我的幻想之中惊醒。

在应急柜中,我找到了少量的闪光弹枪,并且我在我每个衣兜里都塞进了一把,之后走进了通往后甲板的昏暗通道之中。对于那次可怕的枪击的回应,一些含糊的声音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抽噎、痛苦而愤怒的惨叫,都带来了模糊的血的铜腥味。

黑暗凝重而浓厚,这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挂在常规间隔上的化学照明棒投下的苍白褪色的亮光照亮了空无一人的走廊,而我正慢慢地向我的船舱走去。

船舱里已经被洗劫了,而我的配枪也不见了。接下来的2个船舱里装着下级武官的尸体,他们死亡的惨状还留在他们的床上,在没有目标的乱射下他们的颅脑开了花。

我感到了一种明显而不合常理的愿望——我想跑到甲板上去,然后跳进海水里,远离这艘船向未知的大海游去。我抓住了一把闪光弹枪并且把它举到我的面前,不像是一把武器而更像是一个护身符,然后慢慢地沿着走廊走去,向着那些船员的铺位走去。

门开得大大的,从中传出来的鲜血、恐惧和屎尿的味道令人作呕。在我的眼睛慢慢地适应这阴暗的环境之后,我看到了一地的尸体、残肢、碎片和被子弹还有作为临时武器的棍棒粉碎的碎块。还有一些人在蠕动着,轻微地抽搐着。我在一种令人难以动弹的恐惧之中看着这一切时,一个家伙,他的脸上戴上了由鲜血和狂怒组成的面具,转过脸来发现了我,并且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愤怒喊叫,开始想用他的胳膊爬过来,拖着一条已经粉碎的腿向我爬过来。

在阴影之中,另一个人形狠狠地抓住了他,一只靴子狠狠的砸进了这伤者的脊背并且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粉碎声。我在这微弱的化学棒的光中认出了这人的脸,一个安静而带有书卷气的英国小伙子。但就像船长一样,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而是穿着他的皮的一只野兽。

他俯下身去然后捏住了这伤者的喉咙,用他的大拇指狠狠插进了伤者的嘴中。这伤者开始咆哮起来,一些野生生物才会发出的无意义的声响,并且想要咬下去,但是他的攻击者紧紧地抓住了什么,之后用力一拉。

伤者的下颚在一声撕碎肌腱的声响之后飞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消失在了空气里的微弱惨叫。

我再也不能呼吸了,我在入口处紧紧地屏住了呼吸,但是这攻击者转过了他的头并且看到了我,鼻子中喷出气来。那下颚骨撞击地面之后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他以一种沉默的野兽姿态向我冲刺而来。

我感觉到了他撞到了门上,然后通过那小门窗看到了一张被火焰包围着的噩梦一般的脸,嘴唇已经烧尽露出了两排完美的牙齿。他紧紧地抓住门然后开始用他残缺的身体撞击着门。一次,两次,三次,然后动静全无。我把我的眼睛向门窗之中看去,只看到了被烧尽的人形缓缓地消失在黑暗之中这令人晕眩的景象。一切理性的想法就此蒸发,我飞也似地逃离了那地狱一般的房子。

我现在已经堵住了所有通往后甲板的入口,并且正在用覆盖着我的冰冷来将我自己慢慢导向死亡的毁灭。我仍然能够听到那些还活着的人,他们就在那里,尖叫着并且拍打着门。他们都已经不是那些我认识的人了。我用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因为我把他们都留在了黑暗里饥饿而死或是互相残杀。

如果你已经读了这么多,还没有逃离这片水域,或者是出于上帝的阻挠,还在这Mistral号上,那我再次求求你:离开吧,如果你能的话。不要看甲板底下,他们不是我们剩下的需要拯救的同伴,并且毫无疑问的不需要任何的拯救。

现在已经变冷了,这褪色的天空正在让苍白无力的光向黑暗投降。今晚没有任何的星星,除了厚重而空白的黑夜大幕外什么都没有。如果我能到底下去,我会找到一些方法,来摧毁这艘Mistral号,就像Magnusdottir那些勇敢的人一样,但这已经太迟了。在我最后时刻能够做到的事情,现在所有的感觉都从我的手脚之中流走了,书写也变得不可能了,就是留下这些警告。

求你们了,把我们沉入深渊,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找到了我们,再也不要回来。这里充斥的是比人类还要古老的原始的物体和欲望,和超出了我们这些简单头脑所能掌控的力量;他们就居住在那里,在那深深的冰冻的海洋之下。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