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47(旧)

项目编号:SCP-154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MTF Sigma-08(别称:“不眠到收容” - No Sleep 'til Containment)将驻扎在SCP-1547-A当前显现的区域并报告SCP-1547-1的异常。这包括所有的文字材料、相当于1/1547级权限的SCP-1547文件以及写有SCP-1547-A要求的说明。该特遣队成员需时刻监视对象的位置和行为以确保没有重要信息被泄露。如果对象不再服从基金会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需采取强制措施以尽量长时间的遏制对象。

Site 1547建立在SCP-1547-B周围,其由三个主要部分构成,包括站点主体、过渡室和内室。SCP-1547-B被收容于环形的内室中,内室的直径为50米。过渡室距内室外层十米,分隔主体部分与该个体所在的位置。在内室和过渡室工作的职员要始终保持尽量少。而SCP-1547-A的位置未知或者正在显现时,两个区域都禁止任何人员进入。

描述:SCP-1547-A是一个具有可变外形的人形个体。通常其会穿着黑色粗糙的带帽衣物,并把全身包起来。然而,当其露出面部时,目击者表示其面部无明显特征。其可以被伤害,但不会流血或者对疼痛做出反应。自然,其伤势不能恢复,除非SCP-1547-B来治疗。

SCP-1547-A会在当地凌晨零时出现在一个随机的卧室中。自此,这个卧室的主人编为SCP-1547-1。SCP-1547-A会试图说服对象完成一系列仪式。如果对象不服从,SCP-1547-A会在当地时间0400h消失。若SCP-1547-1完成了这一仪式,完成时,SCP-1547-A会受重伤到基本无法运作的程度,或者已经死亡,SCP-1547-A之后会每晚再次出现在对象的卧室。

如果SCP-1547-1同意参与这一仪式,SCP-1547-A会产生一些写有某一过程的细节的指导说明。这之后,SCP-1547-A不会消失也不再说话,直到仪式成功。这系列仪式包括以一种会产生异常现象的方式使用正常的物品,造成对象死亡且外貌改变1。详见仪式记录-1547中基金会发现的仪式的表格。

仪式记录-1547:

仪式编号 描述
仪式-1547-01 SCP-1547-1被要求挖一个一米深的三角形的洞,注满20L的盐水,站在其中之后深呼吸。此后,对象将完全不能移动并且其他人类无法进入该洞,SCP-1547-A会接近该区域,有章法的去除对象的皮肤,没有观察到流血。此外,对象对其他表现人类表现出高度敌意,且表现出超常的力量。在被控制之前杀死了五(5)名基金会职员。之后该对象被收容并编为SCP-████。
仪式-1547-16 SCP-1547-1被要求收集十七(17)本一套的工具书,并把它们置于壁炉中。之后将书浸透油并点火。SCP-1547-A之后会把对象推入火中。此时,在着火点15米范围内,所有方向都会出现异常,这一区域被编号为SCP-████。在进入这一区域时,所有具有智慧的个体都会永久失去抽象和高级思维。详见档案SCP-████。
仪式-1547-63 SCP-1547-1被要求收集四(4)种任意型号的电脑,将其置于城镇中央的一个广场上,然后[已编辑]导致了Florida的█████████的网络断开。

当SCP-1547-A被严重损伤或者成功完成了一场仪式,其会出现在Site 1547的内室中,并且靠近SCP-1547-B。如果此时SCP-1547-A发现了任何人类在Site 1547中,只有在这一情况下,其会表现出具有攻击性。其会主动搜索并杀死站点内的所有人类。只有站点内的所有人类都死了,其才会恢复常态并继续想SCP-1547-B靠近。如果其没有发现人类,这就不会发生,即使Site 1547的其他部分有工作人员。

靠近SCP-1547-B时,SCP-1547-A会从东北方走来,漂浮三(3)秒然后消失。之后,所有SCP-1547-A上的可见伤害都被治愈。

SCP-1547-B指的是一个基本上以灵魂状态存在,透明的实体。其无法移动位于9█.████° S, 0.████° W的南极洲[已编辑]寺。之后这一区域被建成Site 1547。文件书写时,SCP-1547-B各个方向都大约有30m,外表上具有七十八(78)犬类、猫类、蛙类、鲸类、鱼类和昆虫类的肢体。这些肢体都和SCP-1547-B的尺寸成比例2。其会随机地发出听起来失真或模糊的以目前未知的语言述说的巨大叫声。过去的其处于收容中的五十二(52)年,这叫声变得越来越清晰。

任何直接接触SCP-1547-B的人类会立刻消失。当任何或者的生物靠近其五米的范围内时,这些生物会通过心灵感应的方式从其收到信息。对象会感觉到这信息被一个安详的女声以其母语的形式述说。见信息记录-1547-Tau中的该信息的副本。

信息记录-1547-Tau:

在这个星球刚诞生的时候,非常的纯洁,平静,安稳而完美。当然,存在死亡,但那是自然的,还没有暴力和恶意。所有的生物都天生领悟生命的循环并且毫无疑问。如果野兽杀生,它们是为了食物和平衡,而非锻炼取乐。

那时,地球被神佑女王Chioll所统治,她是仁慈的母亲,将陆地,海洋,天空中的所有生物视作自己珍贵的子女。Chioll发誓保护它们的生命和安宁。有一天,一个叫做Theareen的邪恶骗子带着征服的野心靠近了王国。他带来了世界的衰落,他在他的战斗中提供救助。知识,道德,愉悦,智慧和信息很快传遍了整块土地,让称作人类的生物逐渐学得了上述的事物。Chioll英勇地抗击了这些进步,但很快被击败。新的野兽,思维,灵魂和身体都肮脏。它们蜂拥爬满她陨落的尸体,无损她的记忆她的土地直到面目全非。对自己卑鄙阴谋得意洋洋的Theareen,收集了自己的赃物之后去掠夺另一个世界。

然而,征服者的奴才并没有随他一起离开。他们留了下来,被他们的主人遗弃在地球上。时间流逝,他们开始扩散繁殖,充满了陆地。世上没有没被他们蹂躏过的土地。虽然他们被局限在陆地上,但是他们人为地,错误地,把天空海洋也污染了。他们的“智慧”带来冲突和暴力。当人类作为运动猎杀动物,让它们彼此对抗以娱乐时,这些高尚的动物开始灭绝。他们追求无限的,如同神明一般的力量的欲望从未消失,让水和空气被疾病和污染物感染。人类污损了Chioll的世界

Chioll很强大而不可能被永久摧毁,只是一段时间无法动弹。她聚集了足够的力量,再一次统治了她身旁的世界。

她所看到的使她的完美灵魂作呕。

她的土地,她的动物,她的世界以及其他的一切都被Theareen的野兽污浊。很多年来,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愤怒地恸哭。视线所及,如此肮脏,如此荒谬。当她最终开始冷静地思考,她发现了更让她难过的事。她的力量因为这份不洁被耗尽,她无力救助她的子民。

神佑女王的心中开始燃烧怒火。这带来越来越多的力量,让她更接近死亡。直到力量刚好足够去做一件事。

Chioll召来了她的儿子Zaphon。他一来,向他的母亲致敬之后,他就看到这世界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该怎么做。因此,他开始着手使母亲复原并且缓慢地移走她土地上的人类威胁。

现在,我们在这里。

缓慢地,但是确信地,Chioll正归来。她儿子的每一步都把让重聚更近一步。

安宁会再一次统治这个世界。

六十七。3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