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17(旧)



5/54175/5417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5417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5417以及SCP-5417-1目前由O5-4进行管理。所有人员,不论何种等级,不应调查此仪式或对其有所了解。此项规定的唯一例外是O5-3。


描述:SCP-5417是一个召唤SCP-5417-1的仪式,后者为一个可改变事情结果使其对召唤者有利的实体。实体使用由其任意创造的低水平无法被探测的模因强制效应实现这类效果,此种效应会影响其他人行为与召唤者的欲望相吻合,直至达到所希望的结果。

SCP-5417的据信使用者 历史背景
拿破仑·波拿巴 在他第一次从法国被流放后,波拿巴在返回法国前与SCP-5417-1接触,随后在一段时间内接管国家。
约翰·昆西·亚当斯 美国第六任总统。在1824年的选举没有产生绝对多数票时,亚当斯与SCP-5417-1接触。亚当斯最终凭借众议院的投票当选总统。
汤姆·布雷迪 在第五十一届超级杯中与SCP-5417-1接触,第三节结束时新英格兰爱国者队以28-9的比分落后于亚特兰大猎鹰队。第四节中,爱国者队得以反超并最终获胜。

附录一


以下是一段监督者议会针对SCP-5417项目所召开会议的节选转录。

O5-4:听我说,我们没有必须任何理由召唤5417,完全是浪费资源。

O5-7:我不得不反对。基于昨晚发生的事件1,我们要解决一个恶魔实体的潜在大规模暴露。如果我们要无效化这种威胁,就需要与它沟通。

O5-4:我们已经投放了大气记忆删除药剂,再进一步接触是不会有任何收获的!

O5-12:为什么你这么强硬?你可是项目主管,放松点。

O5-10:是啊,你这真的有点奇怪,四。

O5-4:你们是在指控我吗?我不想在我们已经解决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O5-3:我们还没有解决任何事情,四,那个实体还在外面而且需要被收容。

O5-4:我不信。

O5-3:要求表决,我自己和四会召唤实体并尝试与其沟通。都同意吗?

(所有在场的监督者除O5-4以外均表示同意。)


(O5-4完成仪式,召唤出SCP-5417-1,其外观为三米高半透明的兔脚,整体上模糊呈现为人型。O5-3站在房间的另一端。)

SCP-5417-1:举目仰望我,我乃恩波洛珀斯,咒术施放者,天运供给者,实现——卧靠,John?

(O5-4没有回答。)

O5-3:什么鬼,四?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SCP-5417-1:哟John,你现在叫四了?那可太棒了。对头,几年前他把我叫出来就为了和你们平起平坐。看到他现在达成了目标我可真高兴!

(SCP-5417蹒跚步行到眼睛睁大的O5-4身旁,并进行了一个可以被看作是拥抱的行为。O5-4没有回应。)

SCP-5417-1:上帝啊,老兄,多久了,5年?这事能成也太棒了。你这身衣服,这发型,哎哟皮肤看着也太好了——看着也太年轻了!

O5-3:你他妈用过这玩意?

O5-4:说来话长,当时必须要进行一些测试,我又觉得——

SCP-5417-1:那次已经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了。他二十年前找我想要谋一份这里的工作(轻快笑声)你敢信!现在他可是个坏蛋监督者了!

O5-3:我的天,你真用过。

(沉默。SCP-5417-1的视线在两名监督者之间徘徊。O5-3通过内嵌面板触发封锁。红灯闪烁,警报响起。)

SCP-5417-1:哦……我是不是啥都不应该说的?对不起,John——四。

(SCP-5417-1察觉到了紧张的氛围,面朝着两名监督者慢吞吞地往后退,在其消失于测试室的一面墙壁期间一直“盯着”O5-3。二人沉默了数秒。)

O5-4:……我只是想显得积极些。

此次暴露后监督者议会全票通过将O5-4驱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