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于{{梦}}境Z中--

伙计们,这里又有个惊人的消息。这很像想分享什么,我想通过这篇东西来诉说一件令我十分苦恼的事情,而就这篇文章而言,它并不能算一个故事。如果你想看故事,或是别的什么有趣的东西,那么这个页面不是为你准备的。

我最近一直在重复做着几个梦。其中大部分都无足轻重,不值一提。然而有一个梦,最近困扰了我许久。你看,我总是在睡前给女朋友打一通电话,而且因为我们都是这儿的编著者并都有着一些骇人的念头,所以毫无疑问,我们谈论的都是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比如说,我们会讨论梦惊。

她告诉我她曾有两次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四肢麻痹无法行动的经历。其中一次她在过去的聊天中提到过,但是你问另一次?那是我的梦。

我们震惊不已,相视无言,随后又齐声开口,同时说出梦中发生的事件,最后端坐于寂静中。除了最后的片刻,我们的梦境完全相同。她说我应该把这件事发布到这里,所以。我发上来了。如果有谁也曾做过这个梦,请说出来。我不会说这有什么深远的意义,因为我对此毫无头绪,但我可以保证这很重要。

梦境始于雾中。

黑夜朦胧在细雨之中,雨滴渗落于云朵的缝隙之中,落入大地,滋润万物。我所在的街道一片漆黑,街边路灯将忽明忽暗的微弱光线投射到鹅卵石路面上,映出一片阴沉而又令人嫌恶的亮光。有那么一会,梦境中除了寂静的街道昏暗的街灯以外什么也没有。随后,就好像是被从舞台魔术的一扇暗门中扔出来那样,他突然出现在那里。一个男人,或是什么看起来像男人的东西,戴着高顶帽,全身都裹在风衣中,站在灯光的边缘仿佛他本来就站在那儿,盯着他脚边潮湿的街道看。

在那些比较好的夜晚,我会在此时开始警觉。

我发现我自己不断的逼近他,虽然我试图像一个被吓着的人那样转身逃跑。我的脚不听指令,缓慢的将我拖入那片本应是令人安心的亮光中。有几个晚上,在梦中,我能听见他低声窃笑了一次。

他在看我。我能保证。尽管当时夜很黑,并且他低着头将目光藏于那顶高顶帽的宽檐之后,他仍能清楚的察觉到我的存在,并且知道我既无法转身离开也无法停止前进。在某个时刻,当我跨过某道未知的门槛时,他会抬起头看我。

我不希望他抬头。

请别误会,不仅仅是梦中的那个我感到害怕。或许准确来说,根本没有所谓梦中的我。我是清醒的,每次的梦境中都是清醒的;我知道我正躺在我屋子里的床上,被墙和带锁的门包围着,屋子位于郊区,屋子周围围有栅栏。我知道那男人不是真实的。但那只会让我感觉更糟。

进行到这里时,梦境里没有别的声音,只有雨滴落到鹅卵石街面上发出古怪而又温柔空洞的哗啦声,但是又隐约能听到一种嘈杂,一种耳边的低语,一种别的什么,随着我逐渐靠近,我的恐惧,反感,厌恶的感觉不断增强,因为我知道他在前方等着我,我感到胃部一阵抽搐因为我能看到,像是慢镜头一样,他的帽檐逐渐抬起并且开始把脸逐渐朝向我。

我总是尖叫着从梦中惊醒。

我告诉过你我女朋友的梦境在结尾处与我的有所不同。虽然有所不同,但是在我看来和我的同样糟糕。就和我一样,她发现她自己站在下着雨的街道中,面对着一个戴高顶帽穿风衣,等候在那边的人,那人看着街灯映照出的光亮边缘。和我的梦不一样,他从不看她。

在她的梦中,那人盯着自己脚边的什么东西看着。一个长条形,深黑色并不断滴落雨水的包裹藏与阴影之后。她不敢看那个包裹,无力去看,在她的梦境中,是那个包裹,而不是那人的凝视使她在床上痛苦的扭动并尝试从绝望中清醒。他知道她在那儿。他也等着她靠近并用令我恐惧不已的眼神凝视她,但是对她来说,那人脚边地面上那深黑色的东西才是她不敢看的,并且她会在她开始意识到地上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的时候醒来。

他脚边一个深黑色长条形包裹,形状像是包裹着一个人。

这部分真的吓到我了,伙计们你们说呢?那不是一个吓人的梦境,而是令人胆寒的现实?我猜我知道她不敢看的那东西是什么。

好吧。我是说。我的意思是,那很愚蠢,真的很愚蠢。这事不可能发生。从两人认识之前就开始做的梦中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她梦境中她完全不敢看的和我的梦境完全没有关系,不是吗?但是。我的一部分仍然会思索分析梦境中那人脚边的包裹。

我怕那里面,是我。

~yoric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