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语谈 第十五期:歌辞
评分: +66+x

采访人:噬菌体Agent PhageAgent Phage

受访者:歌辞Lyrics LinnLyrics Linn
人事链接

骰子:Infako

i-lyrics.png


==========start==========

经历了长时间的奔跑,你终于能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当手电筒的灯光照到你的脸上时,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新出现在你面前的是站点搜救队,而这对你意味着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安全了。

暂时的

(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吧)

(?这么高科技的吗)

啊,你们好(挥爪)这里是Lyrics Linn,通常称呼是林歌辞,懒得打字的话叫歌词也行。
三岁!(确信)

搜救队的人面面相觑,对你这么乐观的态度表示出诡异的神情。你依稀听到他们说:“这是柯南剧情吗?”

不过,这很快成为了你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失血过多最终带走了你的意识,再次醒来只看见陌生的天花板。

三天后,住院部

“……怎会如此。”
“有——人——吗——”

“你是什么时候了解到基金会的?”身旁冷不丁出现的医生突然对你问了一句。

啊,最早的话其实是15年底的亚子……

起因是有人在我们学校的科幻协会群里丢了个游戏apk,我出于好奇就下载了那个叫SCP-087的东西。
打开后起先以为是那种密室逃脱小游戏,结果完全不知道怎么玩儿,别说是男人就下一百层了,我连第一层都没找到下去的路……

然后就默默删掉了,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到“SCP”这个词,嗯。

“后来是怎么了解到实际情况的呢?”

18年年初,我机缘巧合之下读到了173、426、294等系列一的经典作品,算是有个基础了解吧,但那会儿还没太大兴趣。

直到我看了个!视频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那帮黑条博士里也有一部分是有固定名字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SCP世界里也有“剧情”这种东西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一堆条目……

于是就瞬间入坑了,一头扎进tag里头读完了大量早期故事和设定,然后爱上了Bright博士√

“然后就递交了入站申请?”

没有哦,我的账号是4月注册的,因为想给Clef那篇《纪念》投票,结果有了账号后发现投票还需要申请加入中分,社恐如我当场就怂了……

如果不是SraoshaSraosha老师的帮助,我可能直到现在也没有加入中分吧。S老师,我永远的领路人(深情

“当时是只想投票,那是怎么想要加入创作了呢?”

因为我是个同人文手啊2333 刚刚入坑的时候正好赶上愚人节,就自娱自乐地写了个恶搞文,从那之后一直有在写,文手动笔给喜欢的fandom搞点产出太正常啦。

“歌辞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Lyrics的翻译(即答(误

“那又是为啥选了Lyrics呢?”

当初考虑ID的时候就想要一个有意义的词语,而不是常见人名,怪一点才像“代号”嘛!于是就考虑了很多翻译过来也好看的单词,最后选了歌词,因为我很喜欢音乐。

Linn的话其实是祖师爷的签名……就那个,在无数物种的拉丁名末尾打上Linn.或者L.的Linnaeus,双名法发明者林奈。

俺的植物学课本上实在有太多“Linn.”了,本着祖师爷保佑的想法选了这个姓氏(

“好像记得你和我说过2333。”

医生的眼里闪过一丝红光,随后又消失不见。而他本人又重新看向你,仿佛刚刚自己什么话也没说过。

“那么银杏叶呢,那又是怎样一个故事?”

那会儿还挺中二的(可能也因为当时中分的人设遍地蓝绿型……),想着给自己来点酷炫元素,于是在由林奈命名的木本植物里头一通狂选,最后就是Ginkgo Biloba Linn.啦。

而且我很喜欢银杏XD


==========save==========






跑团风还是整到上面打止好了,不然不利于我吐槽。

确实,我发现了。

感觉再跑团的话就只能喊噬菌体特工来了23333

那么
文章时间!

咕咕!

.rd 21

噬菌体phage掷骰 21: D100=61

你这是抽卡吗?

dei

有亿点点出乎预料。


为啥会冒出这样一个点子出来?当时是怎么想到写这篇的?

诶多,从比较新的作品开始,有点意外的亚子……(挠头

等等,但是仔细一想,这个点子可以追溯到18年入坑不久那会儿……侧面说明我好咕啊喂!

跨度这么大吗

毕竟是我啊,相隔半年一年两年写完一篇文都挺正常的,最高纪录是四年来着……(咕咕)

这篇最早写的部分其实是第二节,就Bright是怎么在铃者世界里借了个倒霉蛋的身体复生的那一段。

到底是谁倒霉.jpg

那显然是倒霉蛋比较倒霉.jpg

铃者世界在我眼中属于对亮很友好的世界观了,他的愤懑与绝望会在文明陷落的时间洪流中抹平许多吧。

所以你原本是想写亮亮一个人浪的吗?

差不多吧。一方面我是亮的狂热粉丝,另一方面我非常喜欢铃者诗章那种蛮荒、腐朽又生机勃勃的世界观,(尤其是Senior Staff在传说中化为众神的设定极其酷炫),所以起初只考虑了亮的内容。

然后就起好了题目,搁在了沙盒里头,一咕就是两年(

不愧是你

不过其实设想里也一直有个模糊的“另一人”空位,后来R这个角色诞生后,就把他填进去了。

让你重新动手写这篇的契机就是Rhythm的诞生吗?

也不能这么说……因为R的诞生比填完坑早多了。一定要说理由的话,就是,我突然又想写铃者了!

真就沙盒考古大发现呗

哈哈哈哈哈倒也没有啦,咕咕的时间里有考虑过剧情的。
结果最后也没考虑出什么剧情啊喂……!就变成纯粹的旅游了!(???

主要是我很喜欢公路番啦,也很喜欢废土世界观,叠加在一起就是超级无敌浪漫23333

那么当时为什么会想到音乐这么一条线索呢?

哦!是这样,剧情需要,首先它得是个抽象名词对吧,代表着过去的文明成就,在末日之后失传,在口口相传中成了“想找回来的族群传承信物”……类似于这样的东西。

原本考虑过最后是因为SCP找到的,然后就想到了294,咖啡机卖出过“一杯音乐”嘛。

(偷偷地说,我设想中R在河上看见的那个铁皮盒子就是294,不要问我它怎么来的澳大利亚,我也不知道.jpg

最后,由于音乐在历史上就代表着文明发展等等原因(比划),就它了。

实不相瞒,读到这里时我被动忽略了“一人高”那个词。再加上从河流看到的原因。

我以为那是一个三层楼高的铁盒子。

?笑死我了,当场笑到滚来滚去。

是真的,我以为你整了一个收容间摆在那。

倒也不必,倒也不必.jpg(摆手

自己有设计过亮亮接下来的旅途吗?

啊,没有具体的。可能他就是在地面上行走,沉睡,再醒来。

我还是那句话,到底是谁倒霉啊——

啊喂,比起《我即基金会》《Bright博士之死》已经好多了好吗!

以及最后让我插一句——
最终找到“音乐”时的这段对话一模一样地发生过。

啥子情况?

就,我写文的时候会把草稿给朋友围观,尤其对某几位朋友,我会直接把大纲从头到尾说一遍(对不起她们,一直被剧透……)

至少你没说了就不写,这太令人感动了。

是啊,夸我自己,再看看你(斜眼)

咳咳,继续继续。

你都给我说了多少个大纲和设定了,围观。

继续继续继续。

笑死。

于是在这篇文写到结尾的时候,我依然不知道怎么找到“音乐”,也和朋友们吐槽过。

有一天我在和Alva WellAlva Well打语音,叽里呱啦地聊着天,她突然“啊——!”地大叫了一声。

我吓坏了:怎么了怎么了?!
她:啊,没什么……我面包掉地上了。
然后我,鬼使神差,福至心灵,秒接了一句:
“这就是音乐的诞生。”
我俩都愣了一下,然后笑成了傻狗。

结尾就是这么来的。

草草草

草,所以那个肉干是面包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肉干比较好吧喂!


那么首先,讲讲那张图片当时的故事吧。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菌子,没想到你是这么记仇的菌子.jpg

明明我是如此傻白甜.jpg

图的话,评论区说过了嘛,当时写完稿子之后给fasInfas12Infas12瞅了一眼,他评价说有图就更好了,“第一视角的图,穿插在文中,最后突然发现画面里有爪爪”。

我一拍大腿,哎呀这个好,于是当场转头请Alva帮我涂了几笔。因为当时快半夜了,我就想很简单的简笔画就行,她画了大概十五分钟。

至于把发光菇画得像噬菌体,那是纯纯粹粹的意外!

我咋就不信呢(手动滑稽)

?我拍着良心.jpg

为什么第一篇图书馆会想到写旅行者之书呢?

啊,旅行者之书这个书架从一开始我就有在关注,WAW AsrielW Asriel写的那几篇旅行者之书都很可爱又有趣,之前也说了我喜欢公路番,所以中心页刚出的时候就想写了。

第一次写图书馆是什么感觉?

感觉就是……让我写诗是不可能的(
图书馆!超级难写!

果然还是奇奇怪怪的小故事适合我,叹气(

但是奇奇怪怪的小故事不是放图书馆的吗。

就,比划,因为写不出传统的那种“图书馆”所以只好写了小故事。

我记得早些年的时候在图书馆里写故事的不多……大都还是很“渊妙”的散文和诗歌之类的。

这篇文我自我感觉很凑合啦,远不如WA和喵肉miumeatmiumeat写的那些旅行者之书,推荐大家都去看看!

为啥会想到让猫咪当主角?

WA的主角是只类似鹰的生物,那能穿越不同世界去旅行的智慧猫猫当然也是存在的。猫猫可爱√

谁会不喜欢猫猫呢,对吧菌菌。

好耶


第一次举办基金会里的竞赛,应该是相当特殊的一次经历吧。分享一下最初是怎么接触到的?

应该是岩岩Diorite吧,他一开始在讨论区发了个想办oct的帖子,然后渐渐讨论出了和主站那个oct不同的模式(指连环杀角色2

排 队 等 死

因为我一向喜欢写故事,就很愉快地打算报名,至于为什么成为了主办之一……我也忘啦!(理直气壮)

反正我是最后一个入伙的,可能就是你俩中的某一个问我要不要一起来啥的然后我就答应了!

我们热心的场外观众闪长岩表示,好像是因为和你熟所以把你拉上了贼船。

果然背刺就该刺队友,坑人只可坑熟人。

233333很有道理,下次跑团就背刺你。

只要我够怂,你就没法整我(手动滑稽)

在竞赛中你负责了什么呢?

基本上就是负责了一开始的md5排序,以及后来每一场的对决图。

图做的很棒!下次竞赛还请摩多摩多。

好耶!我也希望还有好玩儿的故事竞赛可以让我入伙ww

突然想起来俺当时干的好像就是在之前唠想法,以及在人事当沙盒试代码(挠头)

感谢歌辞大佬的不咕之恩(?)

明明你负责了大量代码啊2333,岩酱则写了主页的绝大部分内容,所以说分工还是很明确的啦√

然后怎么想到自个参赛的呢?

啊,首先排队枪毙这个点子非常有趣,其次有个我能写的故事竞赛也不容易啊(悲

然后拉了你弟?

反正不禁止组队,第一次参加竞赛还是有点害怕的嘛。

那么竞赛一开始的文是先自己准备吧,这是你们俩一起商量弄出来的吗?

啊,就其实我一直有一个跟Linn兄妹以及AWCY有关的脑洞,原本的设想是Rhythm为了救Lyrics被钉死在钟楼表盘上这样一个画面。

然后我把脑洞和我弟red cactusred cactus讲了之后,她3回去头脑风暴了一天,还了我一个彻头彻尾绝望的、悲剧的、无解的大纲……

作为希望战士的我完全接受不了!实在太虐了!然后我俩各自磨合了一遍两遍三遍,最终终于把大纲定下来了。

哈哈哈好耶

什么时候把悲剧版流出一下(星星眼)

?才不!绝不!再看一眼我的心都要碎了!呜呜呜!

这么可怕(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走开,你走开

欸怎么这样。

那大纲定下来以后呢?

分了一下工,我们把主要剧情分成了四大类十二小段,然后一人分了一半。

Harmonics是我弟的oc,所以和他有关的大部分剧情都是我弟写的,我主要写了Linn兄妹相关的段落。

然后事实上我们尽管早早地定下了大纲,最终写的时候大概只用了48h……

这就是鸽子啊(感叹

这个我熟.jpg

死线战士.jpg

而且我们的死线时间越来越短了,后来的两次都只写了24h,而且大纲早就打好了,我们就只是不知为何永远要拖到最后一刻才开始写(

为什么会选择消融的乐章这么一个名字呢?

啊,题目当时我俩一起毙掉了十几个,抓掉了一把头发哈哈哈哈……

因为文中角色的名字都和音乐有关,L歌词R节奏H泛音,消融则是形容在白色钟楼里同归于尽的主角们。

白色钟楼等等这些设定是你们临时起的吗?还是早有预谋?

钟楼是我最初脑洞里的场景,白城这一系列异常则都是我和我弟在打纲的时候讨论出来的,主要归功于我弟。

后续还能见到吗(星星眼x2)

见不到了!没有!再见!

沮丧黑猫.jpg

那么你们顺利进入了下一轮

而且是自选角色

然后,啊
这么可爱的银冰同志

卡,没了,五路杀冰

杀银冰多么快乐啊!

那么为什么选了银冰呢?

啊,根据我和我弟一开始商量的,第二轮归我单独写,一开始就直觉地想选银冰,把备选角色全部看了一遍……然后真的选了银冰(

主要还是因为我对银冰silverIcesilverIce的角色形象挺熟的……为了写linkAge研究过嘛。

啊,而且R和银冰在另一条世界线里本来就认识。

提一嘴怎么想到处理情节衔接的呗?

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啊(挠头)

第一轮中死去的R主要是给第二轮的银冰一个卷入事件的理由?毕竟剧情衔接这一条要求并不是很严格,我的理解是提到就行。

那么这次剧情一转而向,emmm,我们infas同志和银冰同志的“蓝色生死恋”(手动滑稽)

蓝色生死恋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
InIce大法好!

写之前有和二位同志交流过吗?

我就,跟他俩讲了一声

对银冰:俺要杀你
银冰:好耶

对fas:因为要写银冰所以借你角色一用可以咩
fas:好耶

草死

我看你想写他俩有是有一阵子了吧,且不管是不是写死谁。

那么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如何?

“我一个代码小白为啥要写linkAge???”
↑每次我写linkAge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回荡着这句话

阿这

为了想出这篇文的死法,差点把自己抓秃,而且我知道最终呈现效果大概很难懂……别说读者,我自己回去看的时候都差点没看懂是怎么死的(

就是,删掉了,对吧?

没错,银冰把他自己和病毒一起打包删掉了√

当你发觉有什么东西出错了以后把它删掉再来一遍就好了,人也一样.jpg

如果你忘了怎么删你可以找你相█相█的旧友兼旧敌来监督一下√

那么竞赛的下一篇,一个上层叙事写meta系的遭遇,是全权交由你弟负责的?

是的,我们俩当时商量的就是一人写一轮,如果进了决赛的话再合著。

看了看评论区,你好像还,emmm,唠了两句?

啊,因为第三轮要杀的角色Ninth,是一个很难琢磨的……超形上学部的角色嘛。
然后我弟就和我第二轮一样,天天哀嚎写不出来。
然后她嚎够了开始写,我大致也就看了和Rhythm、银冰有关的那一段并评论了两句,其他的内容我没有提前读到过。

天天哀嚎草

你会写手现状之两岸猿声啼不住.jpg

笑死了哈哈哈哈,难道不是吗,你群写文不都是一边捶大腿一边哀嚎“我写不出来”一边哭一边写的来着(

那必须的

那么就先放眼你参与的下一篇吧,橘红。

首先,一不小心进了决赛是个什么想法?

呃,那啥,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望天

啊对,当时我俩觉得要和WA正面对决非常紧张。

尤其是WA要写真理,这不就和我要写银冰一样,主场优势啊!

噗,然后你们就开始哀嚎“这可咋办啊”一边开始写了对吧

对!你完全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笑死,论你会写手除了鸽子和猴子还能是啥(bushi)

那么这篇你们是怎么分工的呢?

啊,这篇文因为要写死的角色Nicolas也是我们不太擅长的类型,我们想了老半天,最终决定给他塞一个纸片女朋友(?)

然后和Nicolas以及女主角相关的人物塑造内容分给了我弟,她写人很厉害的!

确实很厉害der

是吧!我弟 超强√
我负责写人物之外的整个大框架。所以《橘红》的分工比《乐章》明确很多,呈现在wiki上就是她写了斜体,我写了其余的部分。

看评论区中所说,写完了你们的成就感其实还挺大的?当时是怎么个情况呢?

哦因为我们整个oct的40天中

应该有35天在试图说服彼此不写了,咕咕吧。

……这种统计数据放出来就很让人生草
毕竟大家都一样(悲)

(悲)

《橘红》也是,明明早就讨论好了剧情,就是谁都不想动笔,拖到了离ddl大概还有24h的时候开始奋起码字,最后应该是在11:57类似的时候发掉的……

总而言之,打破了菌子在第一轮(11:50)的死线战士记录√

我们死线战士都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确信)

被你传染的,锅要给你(指出

完稿以后心情如何?毕竟也算是系列文章

虽然我知道有很多瑕疵但是原谅我再也不想改了!(立正)

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

虽然其实坑填得不明不白的(一切bug归于异常!),但有机会的话还想继续!

那么对于这场竞赛,作为主办方来说,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没想到除了一开始的咕咕外,参加了第一轮的大家基本都从开赛坚持到了结束,非常感动!

排队枪毙真好玩啊!(感叹

如果还让你再举办一次竞赛,会来吗?有从这次举办中学到的经验一类的吗?

当然!但是要找到像oct这样有意思的故事竞赛太少啦,感觉很难再有契机……

经验的话,应该会更加从容一点?赛程安排之类的。
(比如我记得oct一开始的报名人数远超预料,为了让比赛能在四轮之内结束真是伤透了脑筋……后来这个问题以三分之一的报名队第一轮就咕了的方式解决了)

(草)


这活动可是你组织的哦?哪来的脑洞?

啊,其实友尽杯4这个玩法我最早接触是在我们科幻协会的管理群里,后来觉得有助于大家增进对彼此作品的了解、敲打一下鸽子、顺带友个尽什么的……于是就搬到破会来玩儿了。

那你很懂咯?

我每次都是GM,我不参与友尽啊(无辜摊手

噗,还记得第一次组(整)织(活)的场景吗

要说《末日故事集》的话,其实已经是当时在linkAge群举办的第三次活动了,没有了之前两次的各种放飞自我,整体质量居然相当的靠谱。(啊,我记得你那篇后来还被邮筒转了来着)

活动结束后大家都惊了,一合计干脆就以超大型合著的形式投在网站上了,没想到反馈还行诶。

怎么会想到末世这么个主题?

末日是一个很适合发挥的题材,基金会都有无数种█K级末日设定,另一方面当然是我喜欢末日文学。
GMの私心.jpg

这么说,你还很喜欢落雪文学和年夜饭文学咯。

那倒没有,“雪”的主题是因为当时是冬天,窗外在下雪;“年夜饭”因为正好是过年期间,这叫灵活取材,触景生情(?)

你好像有添加干扰项的习惯,也就是明明作为主持人却把自己写的文章也放进去。这是出于干扰的娱乐性更多,还是按捺不住自个拿笔的爪?

啊,虽然有干扰项的意图,但主要是因为我也想被大家读和猜呀!而且很短,可以用十分钟搞定,不用咕咕√

(虽然结果是我不知为何总是很难被猜到,真不知该高兴还是悲伤(

毕竟是名为猜的战争,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碟中谍配乐)

而且也有装文风装出近乎恐怖的情况,不是么(无间道配乐)

谁知道你是不是歌辞!

?我可是一直很诚实的,从未隐藏过!(昂首挺胸.jpg
我总觉得大家对我有谜之误解。要么把我和你、岩岩、十三DF-thirteenDF-thirteen混在一起,要么把我和CLColorlessLColorlessL、默默PygmalionCutPygmalionCut混在一起……但其实我只是静静地在做自己!呜呜!

这就是最好的伪装(品茶)
那么话说回来,对这些文章整体上是一个什么评价呢?

首先,大力表扬某些在每一届友尽杯坚持不懈填同一个设定的坑的十三同学(咕咕

其次,个人认为至少绝大部分作品还是有足够质量的,这也是我想发布在网站上与大家分享的初衷。

最后,某些整活文段是规则上允许且很难避免的,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无法对此做出限制……所以除非以后出现所有文段都很精彩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发布友尽杯当正式作品了吧。

不过这种活动最大的可能都不是写文章哦。

大头是当时相互猜和公布答案以后的相互唠吧。

是啊,大家彼此勾hu心luan斗cai角ce难道不是很有趣吗,“你为啥以为这段是/不是我写的”也是重要的参与部分,一定程度上地强制每个参与者彼此反馈,内部形成良性循环,这可能是大家都喜欢玩儿友尽杯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了,对于随机数同志5,你有什么想要say的嘛。

呃,随机数这种事……人真猜不出那我也不能强迫是不是,就没限制过。不过还好每次随机数选手相对总数而言都非常少,并不会影响最终活动效果√

骰娘的两面性.jpg


哇哦,这算什么,连骰三次都重复后触发的新事件吗?

这叫“不这么做就没法唠新的了”事件

那么,首先,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

阿这

好吧,先说说点子从哪来的吧

我有没有说过坠星者从开坑到填坑用了半年来着?

你大可再说一遍。

那是2018年的3月……咳咳咳,当时的我处在刚刚入坑、正在大量吞下Senior Staff相关早期外围和设定、甚至还没有注册账号的时候。

有一次我们科幻协会办了个讨论会,通俗说就是不带零食纯唠嗑,有人提了个问题:如果你可以决定自己的年龄,在此之前无论如何都不会死,你愿意活到多少岁?

当然此前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就是永生并不好,所以在场众人中只有我一口喊出了一个最大的数字:五千年。

一下震惊四座?

理由是,(显然充斥着我的瞎估算),一百年内人类将建立火星基地,一千年中征服太阳系,五千年内或许可以遍布银河。

尽管只是无数可能未来中最最乐观的一种,但如果能看到那样的风景的话,孤独好像也不是完全难以忍受的事情。
然后我正好在着迷于Bright博士那种无比美味的悲剧性,脑子里一拍即合:虽然我看不到,但是亮亮可以啊!

然后我就开始写结尾了(。

让我们从结局开始.jpg7

所以事实上,对你来说意义最特殊的就是结局部分了吗?

可以这么说?我最满意的部分就是第五节嘛。

啊,因为当时主流的亮形象好像都有些黑深残,而我自己非常坚定地认为坠星者是个彻头彻尾的HE,一开始还很担心无法被读者接受来着。

你心目中最希望或者说最接受的bright博士是怎么样一个形象?

唔,这其实算两个问题吧?

接受的话,没有偏好,怎样都很好。

我喜欢《未竟的事业》里那个狂气黑化的亮,也喜欢《Bright博士之死》里那个被折辱到令人心碎的亮,也喜欢《我即基金会》里那个麻木自厌的亮,也喜欢《汤姆少校》里跌跌撞撞成长的亮,或者《代号Brown》里成熟世故的亮……

(不要让一个亮吹有机会吹亮,她根本停不下来.jpg)

但是如果你问我最“希望”的形象,其实跟以上都不同,但却是和我自己写过的每一个亮都一脉相承的:

不再那么愤懑,孤独,可以与自己和解,在求死的渴望与命定的永生中达成平衡,在无尽的时间里作为见证者或者传承者,平静地流淌下去……

不一定要纯粹的光明,或者彻底的黑暗,就只是“永恒”的化身……有些神性的感觉了。

(可恶,我怎么吹了这么多,掩面逃跑)

这就是厨力吗(掉下巴)

毕竟是专业亮吹,这叫业务能力熟练√

那么,在这样一篇文里,对你来说,你觉得bright更应该作为一个见证者生活在未来,还是作为一个博士生活在当下?

你这问题好难为人哇!

我个人认为,生活在当下的亮博士是无法达成我刚才说的那种状态的。对他而言,生命是漫长的痛苦拉锯,只有在时间的洪流冲刷下,才可能最终走到宁静的状态,比如《在林间》里那个亮。

所以作为厨,我自然希望他应该活在未来……或者说,活在“去往未来的路上”。

在评论区里,你整理了一下bright博士的一堆家人。对于他的“家族”这个设定,你是怎么看的呢?

啊,怎么说呢,这样讲可能有点离经叛道(?)

就是,亮的中之人,也就是俗称TDM的如今的AdminBrightAdminBright,我个人认为他写出这么一个庞大家族的动机有很大程度上的自我满足。

我个人是不太赞成写太多oc的,你可以看见我至今没有给自己的oc正经写一篇“设定文”之类的东西。

(确切来说,除了消融的乐章,我文里出现的所有RL和LL都在打酱油,fas评价过我更多的是把他们当做“角色”而非“oc”在使用)

这是ao的

所以我对这么一大堆Bright家人的诞生……不能说不喜欢吧,但确实不是我乐见的人物塑造方式。

这样啊。

当然,亮家亲人的设定有优秀之处,比如亮爹的伟大父爱(321档案),亮弟590的悲剧人生,亮哥O5-6在基金会体系中不动声色又竭尽全力地保护亲人之类的……这都是很动人的东西。

但是你要问我怎么看,我只能说,总体而言他们可以看成为一个“整体”服务的设定,这个整体可以是指亮家族也可以指亮本人,但总之不是十几个足以独立存在的设定。

那么对于文中的那些场景,当时是如何构思与选中这些场景的?

嗷,首先既然先定了结局,前面部分就是Bright博士的启程与别离了,大纲里就分成了三个部分。

第一节是他告别同事与朋友,或者说我们熟悉的所有这一代基金会角色,毕竟谱号多少算个异常,应该是活得最久的;第二节写他的家人,母亲、父亲、兄弟、妹妹或多或少提了一遍;第三节就是他终于失去了对基金会的责任感,于是干脆就躲进963了……

(啊,顺带一提,这里藏了一个很小的梗:Quartz博士提及的心理学家是亮的老朋友Glass,以及quartz石英本来就是玻璃的主材料x)

构思起来就是一步步“由人成神”的蜕变过程吧。


草,这骰子有毒(?)

怎么一天到晚抽一些让我尴尬的文(不是)
而且还不按顺序!可恶!

嗯,让我们来翻翻陈年旧账。

请看到这里的读者们往回翻一翻,对,就上面的访谈
翻完了?好,那么在此问出第一个问题:

林鸽子女士,刚刚谁说自己是充满希望的战士来着……?

?这篇文难道不是 充满希望吗(叉腰

谁都没有死 即将擦肩而过 这不是很好!

你把结尾给我读两遍再来说哇!

你自己在评论区都承认这是刀子了哇!

结尾接的是余谷哇!“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再次相见的机会”!

我要是接了山高水长那才是真的变刀片了,这不是没有吗!(理直气壮叉腰

俺咋不信捏
行吧你是作者你脑袋大。

那么点子是怎么搓出来的?

脑袋大草。

啊,因为是万圣节前一天,我跟我弟嚷嚷着“想写linkAge啊啊啊啊想写甜甜的日常向linkAge啊啊啊啊——”

然后我弟说:写!

啊,还有正好万圣节征文给了个主题“梦结局”,于是合在一起,就随手搓了一个傻吊的站点大冒险故事。

所以是正好碰上万圣节征文而非看到万圣节征文才来的稿吗?

如果没有征文估计就口嗨一下懒得写了?

或者说死线不会这么紧迫,说不定能把万圣节征文拖到圣诞节之类的……

不愧是你。

我其实还蛮喜欢“赶上特定日期紧急临时搓文”这种事的,很刺激(

那么关于文中的情节

你这看样子是藏了不少梗啊
来来来,鉴宝时间(bushi)

是的!轻松向整活文当然要玩梗,再说我可是玩梗狂魔啊!(胡乱自豪了起来!

首先来介绍一下观众可能不怎么熟悉的吧,那段背刺是怎么个情况(手动滑稽)

啊,笑死23333

就,我们以前跑秘密团嘛,有一次StDrStseDrStse抽到了杀人狂的卡,有对人秒杀宣言,然后在fas这个傻白甜毫无防备的时候直接把他抹了脖子……

但最骚的是他把人杀了也就算了,还非常艺术地把尸体给吊在了窗外,我完全理解不了他在想什么!

如是人称一具app18的白骨。

对,因为fas那张卡的APP是满点的18,也就是人类巅峰的美貌度,然而窗外都是食尸鬼,再美的尸体估计也秒秒钟被啃完了……所以结果是“APP18的骨头架子”(

然后风水轮流转,另一次秘密团的时候fas是警察(也是全团唯一的好人位,所以他看谁都像坏蛋是很有道理的),在证据不够充分的情况下直接背后给St来了一枪8
最后由于fas跑团时老是被背刺,(以至于背刺fas似乎变成了成就),所以跟背刺有关的事发生时大家都很开心√

有人说我们合伙迫害fas,这里我借此机会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fas被迫害的时候会发出喜悦的叫声,这也是真的。

然后就是遍布整篇文(和很多其他文)的程序员梗了,这个可不只是因为写文设定才这样的,对吧?

那我要说其实程序员梗都是从这群程序员那里扒的,我对程序一窍不通(抱头

噗,其实俺也。

不过由于他们每天高强度刷梗,已经习惯甚至耳濡目染了。

回到之前那句话,“我一个代码小白为什么要写linkAge呢.jpg”

话说还有一点,为啥最后没让fas抱着个虎鲸抱枕跑呢?

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小恐龙了,再往上添毛绒制品有点太多了√


谈谈这篇文章的写作历程吧

嗷!那会儿不是TDM突然宣布退圈,挂了个公告,然后我就,有些感慨。那会儿也没想过具体写点什么作纪念,就是很随意地搓了个开头,大概写到四天启刚出场那里……

接着就卡文了。我把文档一扔,咕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觉得不行,爬起来填坑,一天之内写完了结尾。所以这篇文算起来总共也就写了两天,一气呵成的程度在我所有作品里也算排得很靠前了,最终能有这个效果挺惊讶的。

刚想说不愧是你来着,心有感慨却也镇定自若(指咕咕)

结果,什么嘛,肝起来还是挺可怕的。

毕竟很短,而且有感而发嘛。

那么换个角度,在你得知他宣布退圈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滋味?

惆怅了好一会儿……但怎么说呢,看得还挺开的,毕竟他的作品和角色依然留在互联网上,有可能会一直存在下去,还有后来者愿意写相关的故事,我想这就够啦。

你对有人退圈都是这个看法吗?

那不是,主站和中分有很大区别。我对于亮和TDM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一个是我憧憬的虚构角色,另一个是遥远的奠基者,这个社群的先驱和种子,所以对于主站作者本身不会有太强的私人感情。

但是中分的话,就是朋友了啊。

我是那种把情感联系看得很重的人,比如喜欢的fandom就会一直喜欢个几年十几年,朋友也是,“退”圈的这个断裂感给我的打击还挺大的……就算会变得越来越微弱,也想把那一丝连结维系下去。

(话题突然沉重起来.jpg(

((꜆꜄`•ω•)꜆꜄꜆oraoraoraora

所以你的中分重生计划快写啊(一转)

我能不能告你毁气氛(悲)

这一篇文章整个概念就是基于“谢幕”,不论是从内还是从外。是如何想到这种题材的呢?

嗷呜,就,因为在我看来,这类“虚构形象”的概念可以算作一个整体。所有的条目,故事,人物,共同组成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于你我心中的“基金会”。

虽然作为作者的TDM是告别了,但Bright博士依然留在读者们共同的印象中,这不是“退出”这样一个动作可以改变的。

所以我写了一个虚构的空间,能或多或少地缓解告别的悲伤吧,大概?

大约是确实有效的。

嗷呜嗷呜

那,当这篇被放为主题精品“Bright博士”时,感想如何?

这我真的没想到,毕竟之前没拿过主题精品(?)

这个精品的不确定性太高了(

站务の自由发挥空间

如果有好作品的话会想瞄准故事类,不过其实这篇文没有期待过拿精品,所以最终获得了还是挺惊讶的,毕竟是题材比较偏、篇幅比较短、fanfic感比较高的文。

能获得这么多喜爱真的没想过,很感动(诚恳

泪目,都给我哭(x)

噗嗤2333


那么,应该是你第一篇创作的linkage作品?

是的!把后头的都讲完了终于到余谷了啊……

先谈谈你对这个中心的了解吧

啊就,其实我加入当时的麦宗群的时候,它还没有linkAge的名字,我也完全没写过相关文(掩面)

顶着“一直在群里晃荡怎么能甚至没写过”的迫切心情肝出来的这篇文2333

所以我对linkAge的理解主要是由它草创期吸引到我的那些东西组成的:近未来,赛博空间,麦宗和基金会的对抗与合作。

不过后来linkAge的适用范围好像越来越广了,对于一个合作设定来说可能也是必然的道路吧。

这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

催更infas不能停()

催更Infas不能停!!!

Infas银冰你们什么时候填主线——(遥远的呐喊 穿透了时空.jpg

那么这篇的情节是怎么来的呢?

就,我入坑linkAge主要是因为fas那篇《绿洲》,特别喜欢老友反目的酸爽感(我不对劲)

所以本能地想写一个几度和银冰交锋过后,又愤怒又疲惫有些沉闷的fas,然后让他俩在不知情的时候擦肩而过。

其实这才是写作动机啦,至于本身的剧情,那完全是因为题目(

题目?

有一天傍晚我在宿舍楼道里走,路过一扇窗时,夕阳照了进来,暖暖的红光被栅栏分成一格一格的,我的脑子里突然毫无来由地蹦出来“余谷”两个字。

我一拍大腿,这个题目好!

然后正好在构思linkAge文,所以就拿去当主要剧情了。

所以剧情基本就是从两个字引发的!

你这样灵光一闪就很让人羡慕。

诶嘿,有些时候我会因为题目写文,当然也有很多时候写完了也想不出题目,看具体情况啦。

咋又把你哥拉出来了?

因为我哥是我的金牌龙套(即答

R这个角色,一开始的定位就是缺少原创男性角色打酱油时顶一顶,所以才会给他设定成了在各种GOI间讨生活的中间人,正好余谷的时间线可以把他加入麦宗这件事填上。

那么在你看来,对文中这一对欢喜冤家的塑造还算满意吗?

唔,我还挺满意的。把fas写得这么颓也是我自己的想法啦,一开始还担心他觉得ooc,好在他愉快地被迫害了,好耶!

以及那个梦是我自己做的梦23333
(说起来我还给那个梦约了张图,要不要给你围观一下)

(好啊好啊)

(芜湖)

你在前面提到过,把这篇作为哪篇结尾引用什么的。你对这个故事是有一系列想法吗?有设计过之后的剧情吗?

啊,时间上是发生在fas的《绿洲》之后一个月左右,我对它的定义是番外篇之类的东西。

什,文章下面那个翻页器不是你加的吗?

那是因为fas认同了这个设定顺带把我的文加进了线里,但事实上来说它没法承担起主要剧情的重任,而更多的像是惊心动魄的冒险之余的调剂。

那我换个简单易懂的问法

还写不

唔……我对自己的文在linkAge的参与定位一直都是,在边边角角里找个空位写同人的。毕竟主线情节属于当年fas和银冰,我作为后来者,只想催更不想接锅(?)

他们两个写原作的不填坑,我一个写同人的也很绝望啊!!!

我求求他们快填主线啊,填了我就写啊呜呜呜呜呜(满地乱哭.jpg

我将向他们传递这段充满希望的影像.jpg

你看,菌菌,我跟岩岩、跟你都表示过,等你们搭完设定我肯定会来掺和,结果你们一个两个都没填坑,徒留我寂寞如雪……所以你看,你的重生计划主线……(星星眼敲碗

我在爬了我最会爬了(悲)


人物志,那么先来谈谈你认知里的glass博士吧

我永远喜欢小玻璃!!!!(声嘶力竭)

咳咳,Glass博士也是我非常喜欢的角色……某种意义上甚至可能超过了亮亮,因为亮的永恒、不朽与求死不能的痛苦有哲学的成分在里头;相较之下,Glass的痛苦就是纯粹的“人”的痛苦了。

在大部分早期主站作品里,Glass博士往往作为(基金会唯一的)心理学家出场打酱油,一味的温和柔弱形象,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但他在《未竟的事业》里的表现太精彩了,我拍案叫绝,TroyL永远的神!每次提到亮的悲剧性,我脑子里都会回荡起Glass那句撕心裂肺的尖叫:“他想要死,你们这些白痴!他只是想要死!”

那篇文里的Glass博士展现出了很罕见的,玉石俱焚的强硬形象……所以后来我对Glass的理解都是由两部分组成的:抗压能力极强的坚韧,以及一切无可挽回之后的决绝。

(我这人怎么一小论文起来就没个完!)

当你着重刻画一个人物的时候,他的情感似乎很能与读者产生共鸣,就比如这篇文中的“苦酒入喉作心痛”。你认为这有什么诀窍吗?

诶,真的吗……我能反问一下你看这篇文时啥感想吗(?)

我想想啊

很,怎么说呢,不算是真实,但是,呃

很现实?

唔,原来是这样的感想吗……

我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怎么说呢……《心理学家》是我所有作品里最为私人化的一篇,我写它完全是当成了个人情感的涂抹,其实根本没有考虑过“与读者共鸣”这件事。我不知道读者在文中读到了什么,我斗胆认为大家的感想都不太一样。

那我会觉得,就这倒不是那种带着生活气息的文章,而是有一种现实到不真实的感觉。

因为“人”的痛苦吗?

角色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一种剧场感,就是在这个办公室环境下出演的一幕。感觉就像榫卯一样,拿开换个场景背景或者人就不配对了。

但那个感觉就很现实,就是那种我要是在半夜关着灯趴在桌前或者床边,我也这感觉,也这么喝酒。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啊,是的,因为很多是我的现实体验嘛,比如说咖啡在杯子水线处干涸成粉末。

我个人认为,“作者”比“角色”更走到台前,这件事大部分时候并不好,这篇文主要是因为Glass这个人本身很适合这个场景,所以才没有进一步不对劲起来(摊手

后来就没怎么这样写了。把情绪的洪流封印在纸上,一种很有效,但也过于逃避的做法,或许也会伤害到读者。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相当低落,一开始其实打算把小玻璃写死来着。

咋回事嘞

啊,因为觉得如果所有人都把黑泥倒给他的话,就算是最优秀的心理学家也支撑不住,原本的设想是他最终自杀了。

但是后来我被朋友们拯救了!所以结尾峰回路转,把小玻璃重新写活啦。(?

“心理学家”这个意象,在我心目中象征着一种自我救赎,正如同Glass之于基金会,一种温柔的、坚韧的、把你向上托一把的力量。

好耶

啊,还有就是
以前试图在半年后改过它,但是发现没办法,太浑然一体了,像琥珀,封印了那会儿的我。

也不能算黑历史之类的……就只是,很坦然的,过去的某一个我自己。

后来有读者告诉我,看哭了,“感觉一下子又觉得有活下去的勇气”。

我真的……非常地骄傲与感激。

那么在现实生活中,你对心理医生这个角色,是怎样一种态度呢?

我没怎么看过专业的心理医生,穷穷(诚恳

那就你觉得嘛,或者你觉得glass之于他的朋友们,是一种什么角色?

心理医生的话,可能会对一部分人的疑问几无作用,但也会是另一部分人的救命稻草。

至于基金会……其实,你有没有发现这件事。

啥?基金会人均神经病?

就是Glass的职权范围其实很模糊(推眼镜)

唔姆,老实说以前没注意过。

他负责心理评估,但是他负不负责治疗呢,很难讲。

好像有点东西

所以我题目里写的是“心理学家”而非“医生”,因为我觉得Glass其实对他的同事或者说朋友们的痛苦也无能为力。他是作为“朋友”而非“医生”起到效果的,最终一切都还得靠自己。

“人必须自救,首席心理学家也不例外。”(摊手

从设定角度来看,基金会(尤其是早期设定)人均神经病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官僚体系和监督者或许更多地期望他们完成工作,至于怎么抒发情绪这个事儿……想怎样都行.jpg,可能这就是Glass只“评估”不“治疗”的原因。

毕竟是一个有记忆删除的世界,还不是什么好世界

毕竟是基金会,拯救世界就是这么辛苦啊。

其实有时候,现实也差不多
不过好在玻璃到处都是
就看能不能有心找到自己的镜子了

是锚哦w

我是指镜子里面能看见的东西啦

啊,嗷呜……真不错啊


那么现在,来谈谈铃者诗章吧

之前说过了嘛,我最喜欢的canon,刚入坑那会儿还在挨个爬设定的时候就一眼爱上了。

首杀原创作何感想?

拿了首杀其实不意外,比较意外的是次杀也是我……

有丶悲桑

两年过去依然只有我在写铃者诗章这也太扎心了!!!
好在现在终于多了很多新原创,感动得我眼泪掉下来……

我依稀记得当时你好像还在担心你这篇铃者诗章不对味来着?好像说是当时主站其他文全都是围绕单个物品或者项目来的,但你这篇不是?

对的,当时主站的大多数铃者诗章都是那种小品文的感觉,没太多剧情,更像是选取了这片大陆的某个瞬间截面来写。

但我的问题是,我对主站SCP不算很熟悉,没法毫不费力地选出稍有冷门的、合乎剧情设计的文档。

于是干脆直接没有提及SCP物品,转而写纯剧情了,用的也是主站角色,本来还挺担心读者不接受的。

那剧情是怎么设计的呢?

啊,就Beller作为“铃者”也是这个canon的灵魂人物,在《奇迹清单》《抛却之物》里非常有魅力,于是我就想到了传承,写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的英雄迟暮。

但虽然选了角色的老年阶段,但我觉得这篇文的情感并不低落,毕竟是铃者诗章啊,“这是个悲观的世界,但同时存在着探险所带来的希望,还有与这样一个奇怪的世界一同到来的奇迹之感”,本希望战士非常喜欢√

这次有在文中埋其他文或者项目的线索或者梗吗,还是单纯描绘的自己心中所想的场景?

唔,除了Benadam外应该没有提及别的SCP。

对这类场景的刻画有什么心得吗?

我很喜欢末日废土世界观,以前接触过的作品(比如《疯狂的麦克斯》《地铁2033》《少女终末旅行》之类的)或多或少会描绘各种背景下的废土,啊,何等的浪漫与美……
看得多了,想象也很容易啊。

好奇一点,你觉得如果把你自个放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会咋样?

如果能活过最初的超级大动乱,苟到荒无人烟捡垃圾阶段的话……大概会活得很满足。不过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打起来的第三天就挂了。呃。

对了最后,怎么想到这篇题目的?

其实是弹幕(老实)

啊?

虽然被中文系的朋友疯狂吐槽了题目,自己也觉得怪尬的,但初心不能放弃!于是继续用着这个超长句子了(
因为提到题目我突然想起来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了……

是啥子?

有天我又双叒叕在B站刷悲惨世界10th音乐剧,《悲》的主线之一是主角冉阿让颠沛动荡的一生嘛,结尾处他终于升入天国,有两句弹幕划过屏幕:“不朽的经典与传奇”,以及“回顾我一生,如大江东去。请带我离开。”

当时如遭雷击,那种江河日下的沧桑感太过震撼(当然,主要是音乐的作用),跳起来就开始写铃者了。

最后说一句,求求大家都来写铃者诗章啊,敢写敢up——(被拖走


你什么时候补春秋夏

这是什么花式催更法?

如果有契机的话可能会写吧,但是目前真的没想法,毕竟《致冬天》本来就只是一首歌不是一个系列啦。

菌菌:用歌词当题目
歌辞:用各种各样不知哪来的东西当题目

你们不知道我每次找合适的歌词有多辛苦(悲鸣)

话说怎么瞄上重生计划的?

哈哈!抢了你的首杀,怕了吧.jpg

(虽但其实并不是首杀,只是因为之前带了tag的文都没有放在中心页上)

我一直瞄的是goi首杀.jpg

那我是瞄准设定首杀的,可以,业务不冲突。

重生计划,当年有所谓“再创主线”的动机吧,尽管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主线,但好像很多人会在写文时把这个设定默认进去,A9什么的。
热爱Senior Staff的我怎么会错过呢,本来就是个很好的人物挖掘点。

那在你看来这是一个怎样的设定?

非常正统的古早味儿主站(美式)风,俊男美女,手忙脚乱,大打出手,拯救世界。

也是很正统的基金会设定,“我们是一个隐藏幕后、为人类文明不息奋斗的冷酷的庞大组织”,老实说我还蛮喜欢这个调调的(

由此可见近些年基金会的形象有多差(悲)

是的(悲)

不过好像设定里原来也没多好欸

你看夏令营,通篇暗示基金会整丧尸(x)

哈哈哈哈哈,难道不是“虽然大家都是神经病科学家但依然在努力拯救世界”吗,这就挺酷的,适当的灰色也是不可避免的嘛。

好耶

那么你这篇呢,好像是与这些文章的调调不太一样呢。你自己会怎么形容呢?

哈哈哈哈确实,整体上“静”了许多大概?
但我觉得精神内核是相通的。

英雄们也会疲惫,也会被凡俗绊住脚步,但还是会在悲伤与缅怀后重新站起,所以他们才被称之为英雄。

解构正面词这种事已经成为了潮流,但我的观念还挺老派的,摊手。

(korewa希望战士desu)

(解构正面词是啥)

(“太阳是泡屎,月亮是张擦屁股纸”,大刘在谈及当代文学作品中“反英雄”倾向时评论的9。)

来夸夸配图呗

诶嘿,又是我亲爱的Alva画的,我超感动ww

这倒不是我特意请她画的。因为我经常写着写着发一段,然后她作为画手也会随手涂鸦,所以这张图其实是一个惊喜。

那么,是你把重生计划那加上中分原创区的?

主谋是我(

某天突发奇想?

那显而易见是因为。

既然写了中分原创,想要安利给重生计划的读者们看嘛。

整挺好

那么,你觉得Crow博士又是怎样的呢?

啊,凯汪,好狗狗(我不对劲)

一个蛮倒霉的家伙,但是很飒,面对如此悲剧的人(狗)生居然也活得不错,看着就让人挺开心的,想撸。会有悲观丧气失落的时候,不过总体而言他是个实干家,我觉得。

那么咨询一下,狗子摸着舒服吗?

很舒服的,毛软fufu,我很喜欢坐在我家阳台上撸狗并思考人生。

(草)


好耶!!!
终于来了啊(感慨)

来,首先

这次设定首杀是我啦哈哈哈(被打)

可恶!

因为你是整个行至天明的翻译啊喂!

哈哈哈,那不好意思,确实是俺亲崽(被打)

不过说实话,我确实是因为你这篇才有了写sotm的念头的。

怎么说呢?就先讲讲呗?

就,被你那篇(的题目)安利了那首歌。

虽然一开始看的时候没有很在意,但加上后来岩岩那篇《漫长的告别》10,咂摸了很久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于是就想写了。

那你写了多久,老实交代

如果要说最早啥时候有脑洞的,其实18年底的亚子,冬天。

那会儿只有信件这一条线的线索,觉得太单薄了,就搁置着,然后一直在慢吞吞修大纲,丰富剧情,19年5月的时候差不多完整了。

嗯,然后写到了20年3月,我真厉害!

你真厉害

点子是怎么蹦出来的?

啊,就,我一直觉得“信件”是非常浪漫的意象。

不过你这信件有丶厉害哦

不是有所谓的“慢递”吗,那如果慢了几年、几十年,直到收信人去世也没有收完的信件……这种意境非常契合我的审美,和相对论效应合在一起就是最初的点子了!

好耶

那在拉名字上,咋想到选(po)取(hai)一堆老熟人了呢?

因为取英文名实在不是我的业务范围!

这你不上道啊

.name en 5

噬菌体phage的随机名称:
Maureen·Haska
Brianna·Johnson
Rex·Fesanan
Kate·Lee
Wayne·Kuvan

哒哒

你走,谁像你这么随便!

剧情需要一对收信人和寄信人,起完Rhythm的名字我已然油尽灯枯(RL这个角色就是因为这篇文诞生的),于是就根据对朋友们的印象安排了职位,快乐地去迫害了。

那么在写信的线以外,飞船上的主视角你是怎么设计的呢?

不瞒你说,主视角原本就是根本没想过,以“女主恋爱结婚工作退休去世”为纲,没了。实在过于干瘪,所以往里头塞了一堆新内容……最后怎么就变成主体部分了我也很迷茫(
诀窍大概就是“增加冲突增加冲突!”+ 真的琢磨了很久的大纲!

草生

单就这篇的背景,有什么设定集一类的吗?比如时间点啊人类走到哪了啊规模咋样啊之类的

有哦!有时间表的!终于有人问这个问题了我泪流满面,我找找

前半段是时间表,后半段是最早的大纲

所以你是一直在等人问是吗!

是啊!timeline都做好了却没有人提这件事是何等的寂寞啊!

那你自个说嘛,这都快一年了吧!

已经没人记得这篇文了吧!qwq

草草草
那么问题来了
还接着写吗?

?这都这么圆满的结局了你还要怎样.jpg

呃,这,要go on?

接下来就是他们回地球去了啊,那是属于其他人的冒险了。

没有啥好点子就不狗尾续貂了。

有道理。

。有点纠结……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但是不知道说些啥23333

话说你有没有试过,不是从一个scp写手而是从你更擅长的科幻爱好者视角,来看你这篇作品和sotm这个设定?

啊,单看这篇作品的话,原本刚有这个脑洞时考虑过写成普通的原创科幻,可以说确实对整个故事挺满意的,只不过最终出于种种原因,还是放在了基金会设定里。

至于行至天明,我只能说它浪漫炸了,非常喜欢,摩多摩多……

是啊是啊,摩多摩多

不以战争为主题的太空歌剧,有黄金时代的崇尚科学和理想主义味道,松散却秉持着同一个信念的联盟,向家园方向义无反顾的前行,每一代人的冲突与交融……

第一次看到中心页那句“欢迎来到地球联合舰队。我们希望你对于这感到还算满意,因为老实说,我们没得选。我们目前的航线?那左数第二颗星,一直向前,行至天明。”时我简直拍案叫绝,非常喜欢,摩多摩多!(复读)

(你这说的,我其实一直觉得我翻的怪怪的(悲)

(没关系,翻译腔也是风格的一部分(


为什么这是你唯一一篇scp呢?

那当然是因为我不擅长写SCP,这种格式对我喜欢的叙事抒情描写等等限制挺大的……

把号抢了就完了,以后大概也很懒得再写SCP了吧(

别咩

太难写了……!对于一个故事爱好者!(摇晃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脑袋

点子怎么来的呢?

去年四月的时候,草长莺飞,我站在江边看水,脑子里接连冒出来几个意象:信,追忆,鸟类环志,“忘记我”。候鸟迁徙在我看来实在是非常浪漫,“记录迁徙”这样的行为也是,其实组合起来的点子还挺简单的。

(菌菌:根本没看懂也叫简单?)

(是这样的()

可否再细致解释一下这个异常性质,以及背后埋的心思呢?

啧,可恶啊,这个有点……

没事,你放心飞,毕竟很显然你有一份外挂兜底

不是,怎么说呢,我比较认同“作品一旦写完,怎么解读就只是读者的事”这样的观点,比较担心如果说太多的话会影响到读者的理解,尤其是1081这篇吧……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

那这样,你把你知道的不同理解版本都说一遍呗

全部的不同理解版本也太长了,可以去这个帖子最后一层的回复里瞅瞅。

可以透露的设定是,1081本体就是个鸟类环志11的作用。
(通俗来说就是上环追踪候鸟)

(啊,这个俺知道,常见于表示鸟死了的玩意)

(草)

(是这样嘛,就啥最后只剩一个环了之类的)

(可恶啊,说与不说在我心中反复纠结)

(怎会如此……!)

. rd2

噬菌体phage掷骰: D2=212

(别说了吧)

(草233333)

(算了还是说两句,我想想怎么说)

(哦也行)

其实这个故事背后的设定曾经被IviIvi-JinnIvi-Jinn吐槽过“根本不科学”,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以至于封存了半年才发出来。

(结果也根本没改,因为基设没法改,可恶)

唔姆,根本不科学啊……

没关系,有这么一句名言
“异常就是异常,异常不讲道理”

我在自己的作者页上对这篇文有两句概括:“人的脚步没法丈量大地,但鸟的飞行可以覆盖天空;即便我已离去,迁徙的翅膀亦将传播我的遗志。”

形容的是1081-A的传播者、也就是1081这个异常的始作俑者,“它”从未离开陆地,但迁徙的鸟却可以把它制造的“环志”传到大洋的另一端,甚至直到它的“死亡”或者说消失以后,这个信念还在传递着。研究员们本以为这个异常会无疾而终,但在地球上距离东亚最遥远的南美,依然有漫天鸟群继承了它的梦想。

这样说的话应该比原版清楚很多……?(掩面逃走

好耶

给我句准话啊喂,作为个人而不是访谈者,清楚了点儿咩(摇晃

那确实

说实在我原来看到后面说满头鸟在飞依然一脸懵逼
就在想“飞就飞啊,呃,咋了?”
(抱头)

这一下明白多了

233333这篇文最大的问题是没办法写得很清楚,毕竟某种意义上说……一切对真相的描述都纯属后来者瞎猜。

那么,说到解释,我们来谈谈你收获的那份“外挂”吧。

得知自个的文章被写了篇解密是啥感觉?

受宠若惊嘛,显而易见的,非常惊喜!

顺带解读出了很多我自己都没想过的东西233333

顺带问一下,你对scp解密这种东西是一种什么看法?

我觉得挺好的,提供另一种视角嘛,不管解读的内容是否和作者本意相符。以及作为作者来说,有人能这样认真地看自己的文章,高兴都来不及啦!

觉得scp和故事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表象上来说是格式,实际上就是写作手法吧,在SCP里很难用到小说里的各种技巧。

当然,可以是确实可以,就是用着很麻烦(摊手


这篇是你自个报的名还是被入伙的?

被拉入伙的,fas说缺人写基乎,问我来不来
我说凑人头这事儿我最快乐了(?

然后就写了“林奈的树叶”部分。(那个头像是我原来的头像,一片银杏叶,后来从简约线条变成了极致色彩了√

你对这篇是个什么印象?

linkAge的基设之一,虽然是很晚才弄的,不过由于这个虚构站点的存在,至少把角色拉到一个舞台上方便多了。工具书的感觉,挺有参考价值的。

然后你们重点全在福利待遇上。

这很真实.jpg

不过我这么写主要是参考了银冰那段儿……因为,都说了我对代码一窍不通×3

“做逆模因研究”的设定是从这来的吗?

不是,逆模因这个设定倒是最开始做人设时就想好的,那会儿被qntm的《逆模因部》系列惊为天人了,很想写点什么。

(然后后来逆模因就遍地都是了(?),我也一直咕咕了下去(

写咩写咩

这个题材被挖太深了,感觉很难不落窠臼,干脆不写了。

咩————


唯一一篇艺作欸?

是耶,毕竟不是画手,我已经竭尽全力了.jpg

科普一下Calligraphy?

calligraphy,英文的“书法”,通常根据笔头的粗细分成两大流派,“点尖”和“平尖”。点尖就是,写出来线的粗细是基本均匀的,平尖就是我写的那种,可以看出笔头有几毫米宽。

我用的字体有好几种啦,就不一一赘述了,以及科普一下国内所谓的“圆体”、“花体”通常是许多种不同字体的混搭,实际上英文书法里没有这种字体。

怎么想起来创建这么一篇艺作的?

其实一开始只是练字,就到处找熟人的名字写着玩儿,图个乐呵,后来发现越攒越多,才想着干脆搞个艺作吧。

你这写字会返工吗?

返工能做的很有限,没法挽回的情况下就直接撕纸了。


成本极高

确实!成本真的高,我第一个本子比第二个薄了许多,呜呜!

所以第二个本子没第一个本子撕那么多了啊

这就是进步啊(慨叹)

hhhhhhhh确实,但是该撕还得撕,这就是手抖人(摊手

艺作还在更新吗?

我想更来着,但是本子和笔墨都不在手边,没办法。其实之前在评论区捞了不少许愿球,写了好些,然后没拍(

你能一边写字一边撸狗吗

不能,下一个问题。

你能教狗子写字吗

不能,下一个问题。

啥时候写你的狗子∪・ω・∪

?把狗子写成异常吗,mulidesu

你还真是下得去手。


好耶,最后一篇了(双重)

那就先催更一波。

期待新作更新。

?你真是见缝插针,那彼此彼此。

那么,这篇是货真价实的竞赛题目导向?还是又是以此为契机整了一直没整的活?

这回真的是竞赛题了,甚至2k开赛当晚才开始想写的。

然后光速拖你弟下水?

对!
当时那个截稿日,我一个人估计是要完蛋。

和我弟之前在凡人终死合作得很爽嘛,基本上就是秒秒钟想到她了,然后她也乐意陪我疯一把,真是非常感谢她。

看样子,要是没做这个决定,你还真得完蛋。

显而易见。虽然我俩都是鸽子,但是两个咕咕鸽顶个知更鸟(叉腰

然后你们踩了死线

你听说过效率曲线吗.jpg

我,实践过。

谁不是呢(死线战士惺惺相惜.jpg)

这篇点子是怎么搓出来的?

征文主题是“千年”,还要求必须千年前后都写。我们开始参赛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部分作品都已发布,感觉两个时空的对话这种实在没什么好写的了,因为这个理由我也放弃了铃者诗章相关构思。

想着既然两个太常见,干脆就写很多个好了!于是就变成了从民国到基金会4K。

你和你弟是怎么分工的?

哦,就写成一长串首尾相连的圈圈这个点子是我提的,然后我俩仔细商量了每个小故事的设定和纲,擅长哪种类型就各自抱走。

一人一半,不过第六节本来是分给我的,然后我弟说她突然有了灵感于是归她了,这也是唯一一个和初设很不一样的小故事2333

初设是啥?

只有一个宇航员在看守太阳系尽头的灯塔,关于孤独和坚守的故事,很我流对吧(笑

那确实。

但是我弟这个人,贫起来特能贫,所以现在这个版本特别活泼可爱了起来2333

文字和场景打磨的感觉挺好的,一次性写好这么多场景不容易啊,有什么窍门吗?

哇,真的吗,居然被夸了……

瞧把孩子可怜的,这没夸感觉跟没吃过带肉的饺子似的。

啊,因为我们自认为这篇文章打磨度不够来着,毕竟写得很赶,根本来不及修改了……

单论“这么多”的话其实没什么,毕竟每个场景的剧情都不复杂,可以拆开来写。

那么这次有设计时间表一类的的设定集产物吗

当然有啦!不仅是时间表,甚至是关系网一类的东西,来我找给你瞅瞅

高手

哈哈哈哈,图是我弟做的,本来我们还说要往这张网里添更多的联系,结果每次都是想得很美,实际上永远在赶工(

太真实了

你觉得你和你弟的文风有什么差异吗?

其实差异特别大(

你say

我俩第一次合著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痛苦()

我弟的文风,文学性非常强,会使用许多很独到的修辞,描写也很细致,渲染氛围的能力很强,我每每读她的故事会感到“有风扑面而来”,很容易把人拉进那个情境里。

相较之下,我就比较粗放式小白流了,所以想要努力契合她的文风挺辛苦的,最终效果也不怎么样。

原来如此

《消融的乐章》当时被Ivi吐槽“一看就是两个人写的”,于是后我们痛定思痛,在《橘红》里直接让它很明显地分开了两条线(字体区别)

好家伙,直接不演了

然后到了这一回就,干脆搞成了实验文体大合集……

我弟沉重地表示“明明只有两个人为什么像九个人写的呢!”
我也不知道啊!

总之这篇文写得挺放飞自我,从剧情设定到描写方式都是。

警 惕 鸽 格 分 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最后给我们串一遍剧情呗?

啊喂!主线线索的话,评论区都有了啦,欢迎戳开看看。

评论区没提到的部分比如说:水杉这个线索其实出现在了678节的三个故事里,灯塔那一节有提到“相框里是一幅叶脉,由第一批到来者,也就是塔的修建者们挂上”,这里对应的就是闻道。

再之后整个科技线设定有一脉相承的意思,Caballero、曲筌、Leuchten都有受到前辈理念的影响,提及的科幻设定都可以算有所传承,只不过这个设定很难写出来,于是就没提。

然后就是,Leuchten作为时空机创始人那一代,之所以要定下“必须有纸质检修手册”的规矩,因为她的克隆体Schatten就是这么死的。

总而言之,一些故事之外的背景设定,虽然写之前想过,但在疯狂赶工中都给抛到脑后了2333

草草草

ddl,多少文成于你,你又把多少文都给害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其他


那接下来就是瞎唠时间了

好耶!

平常有什么爱好?

吃饭,睡觉。(被打)
认真点说,我蛮喜欢看电影和纪录片的,啊,还有音乐剧。

与科幻的渊源是从何时开始的?

啊,具体来说应该是初一了,接连看了《年度科幻小说精选》和大刘的《超新星纪元》和《球状闪电》,接着是《三体》,然后就沦陷了……

高中买了三年的科幻世界,就是那段时间把国内的这一代科幻作家基本认了个遍,再后来就开始看国外的一些长篇比较多啦。

在基金会最喜欢的作者或者作品是什么呢?

主站的话是TroyLTroyLDrEverettMannDrEverettMannZynZynthefriendlyvandalthefriendlyvandal,波斯佬TuftoTufto,应该还要算上谱号DrClefDrClef

中分的话就,WA,Infas,喵肉,岩岩……这几位基本属于“写了啥我都喜欢”的范畴,然后还有不少朋友们的作品……倒不如说因为欣赏文才会想成为朋友啊2333

喜欢的作品那就实在太多了,让一个安利狂魔开单子会长到爆炸……而且之前已经贴了很多链接了(掩面)

那就,Troy的《他心之形》,Mann的铃者系列,Zyn的Kiryu实验室系列,友善老范的《汤姆少校》《父像映画》,波斯佬的3997,谱号的《蒲公英酒》……

WA的《超光速飞船》系列尤其是最后一篇,fas的各种小品文,喵肉的广播电台系列,岩岩的《河流纪事》2317,面包的缓行电车小小世界千城之城,衮衮的普十麦……还有许许多多我很喜欢的作品,但实在实在是列不完了,就这样吧!(逃跑

很喜欢跑团?

跑团超快乐的!掐指一算,我已经当了快四年的KP啦!

四年?

你就这么看别人作死看了四年?

这就是KP的快乐啊!!!(震声

真是蛇蝎心肠(确信)

?说得好,蛇蝎心肠的KP下个团就鲨了你(围笑

草啊,咩啊

对自个下一步的写作有什么构思或者计划吗?

手头在写一个图书馆草稿,越写越没有信心,或将成为最糟糕作品……如果真的这么菜大概就不发了。

以及一直想写异学会和民国历史相关的故事,(江河流觞里的第八节的人设来源就是这个点子,当然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两个故事了)

还有,时至今日仍然想抢设定中心的首杀!为了防止被截胡我就不说是哪些了2333

不过最大的可能性应该是突然有感而发然后挖新坑√

那么,毕竟机会难得

来催个更吧

山那边海那边——咕咕咕的Infas——你再不写文黄花菜都凉啦——

以及噬菌体——你的两个设定中心一个GOI——快点写——快点写——快点写——

没了(诚恳)虽然想催更的人还有很多但是就此打住吧!公共场合不要大喊大叫.jpg

最后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谢谢基金会,以及在这里认识的所有人!写作真有趣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