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POI-2739废弃据点的调查
评分: +21+x

早上九点,你准时踏入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你对面的同事抬起头向你问好,告诉你今天的工作内容已被放在你的桌子上。
"对那个据点的调查报告出来了,可惜人还是没抓到,应该是早就跑了。"
“都一年了,每次都是快要抓到的时候被他溜了。”而你已经寻找他寻找了近十年
“也真是没办法。不过这次好像收集到了一些物品啥的,你看看,没准能有点有用的信息。”
你点点头。探头望去,桌上果然已经放了一小沓资料和几个文件袋。
调动起自己的理性,你开始工作。

    • _

    映入你眼帘的是对POI-2739的一个已废弃据点的一系列调查。
    此据点位于██市███区第█街第十巷3█号(莫兰书店旧址)的后室。
    哦,当然了,那家书店。那扇可以看到小河弯的,映出暖黄色灯光的小窗。

      • _

      性相:回忆 我们铭记死者,直至将其遗忘。
      性相:重返梦境之途 有些记忆是描绘梦境的草图。但有些记忆穿过了梦的边境,抵达了林地和其上的居屋。

      你当然记得莫兰书店。在你们还是孩子,而莫兰小姐还是个年轻姑娘的时候,你们经常去那里。你们会一起读书。无关所谓的异常,无关所谓的无形之术,普普通通的书。莫兰小姐会给自己煮上一大杯香浓的咖啡,并允许你们每人抿一小口。阳光从窗格中倾洒下来,在你们的睫毛上闪烁着永恒的金色光辉。

    你盯着这行地址看了两分钟,翻开了下一页。一份调查日志。
    你的指节敲在桌沿上,发出悦耳的哒哒声。你在找一个名字,尽管你已经知道那名字背后的人早已逃脱。时间,地点,机动特遣队,调查内容。你在找一个名字。特遣队员们沉重的呼吸声和低沉的咒骂声让你耳边发痒。你在找一个名字。污渍,书籍,刀的刻痕,残留的暖意,未知的影响,休谟指数波动。你在找一个名字。Eddie
    你将这份报告翻来覆去地读了三遍,那个名字没有出现。
    不知为何,你略带失落地松了口气。

      • _

      性相:回忆 我们铭记死者,直至将其遗忘。
      性相:秘史 历史是时间在世界身上留下的伤疤。[秘史描绘了世界不为人知的千头万绪及它的重重过往。]
      性相:影响 某种反响、共鸣、调和。很快便会消逝。
      性相:蛾 我知道有一个人会将蛾子捉来关在玻璃罩下。然后在如今夜一般的夜晚,将它们逐个放出,令其死于火烛。[蛾,狂野又凶险,是混沌与渴慕的准则。]

      你当然记得这个名字怎样在你的口腔内颤动:一声仿佛叹息的气流被吐出,紧随而至的是舌尖与上颚的短暂相接。有时,这些音节本身会渴望被你说出。

    于是你翻开下一页。调查报告。POI-2739仍在潜逃;找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物品,需要分析;需要增添人手;需要调查和看守的地点;字密密麻麻,泛着冷硬的金属光泽。你耐着性子继续读下去,想抽出些蛛丝马迹,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似乎已然失去了些什么。你曾经试图证明的,你曾经珍视的,你曾经引以为豪的——与他一起消失于伦敦的雨中,不知所踪。

      • _

      性相:回忆 我们铭记死者,直至将其遗忘。
      性相:重返梦境之途 有些记忆是描绘梦境的草图。但有些记忆穿过了梦的边境,抵达了林地和其上的居屋。

      你当然记得你试图证明的,珍视的,引以为豪的东西。 你想证明你们心意相通,你想证明你们之间无需多言,你就会将他瘦小的身体抱在怀里,像以前那样第一千第一万遍地安慰惊恐发作的他一切都会没事。你想证明你了解他的敏感,脆弱与怪癖。你想证明他无需逃跑,无需露出并不尖利的牙齿,只要他的喉咙的一个颤动,你就会穿过海洋,烈日,与一切繁琐的规章去拥抱他。你珍视你们之间的这种链接,且引以为豪。但伦敦的雨—

    文件袋上的便签纸告诉你,这里便是此次搜查中找到的一些资料,希望你可以协助研究。你看着过分潦草的Dr.的头衔以及自己的姓,有些哑然失笑。你从小便字迹整洁,就算工作后,写自己的名字也是一笔一画,不像你的某些同事一样龙飞凤舞。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姓名被用这样潦草的笔迹写下来了,你这样想着。很像Eddie的笔迹

    你缓慢地打开第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着的是一份简要的报告与一抹被妥善包裹在透明袋子里的红色颜料。

      • _

      性相:原料 燃料、药膏、颜料以及耐心:全都随时间耗减。
      性相:颜料 可以用在画布上。
      性相:??? 你需要对它进行一些更专业的检测。

      你当然记得这抹红色。那天你回到家中,空气几乎可以凝结成实体,浓重的血腥味让你双腿发软。你几乎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身边,将他瘦小的身躯搂在怀里。他抬起那双漂亮的深棕色眼睛看你,虚弱地笑,悄声叫出你的名字,声音甜腻猩红如同血本身,却更让你喉头发紧。那时他手腕上的血,便是这抹鲜活的,刺眼的,叫你的心不得不存续下去的红色。Eddie,不要,求你了

    你心中一颤,将这份颜料放回文件袋中。
    下一个文件袋中是一副画作。抽象,唯美而富有神秘气息。标签显示这是从一个叫奥里弗拉姆拍卖行的地方购得的,大概率是由POI-2739所制的画作。100%是Eddie所画…你认的出来。

      • _

      性相:回忆 我们铭记死者,直至将其遗忘。
      性相:重返梦境之途 有些记忆是描绘梦境的草图。但有些记忆穿过了梦的边境,抵达了林地和其上的居屋。

      你当然记得这种笔触。你记得你要离家去另一个城市上大学,临行前的那个晚上,他拉住你,给你画了许多张速写。而你也只能抿住嘴,将未流出来的眼泪逼回泪腺,也将未说出口的话逼回声带。是的,同样的笔触,你当然认得出来,你当然记得。眼泪将再一次涨潮又退潮,没有人会知道。

    最后一个文件袋。
    深呼吸,打开,里面装着的只有从现场发现的一张碎纸条。

    “在厅室海天一般的蓝色光芒中,我看到双生女巫经过,她们用四只手把两条道路编织为一。”

    你认得出这个笔迹。你看过十八年的笔迹,怎么会认不出呢?从此之后,这个笔迹也将作为POI-2739的相关信息被收录进基金会的数据库中。你们的笔迹会在数据库中相遇吗?

    大概是不会的吧。研究员的资料和POI的资料怎么会被放在一起呢?除非是两位POI…不,你在想什么呢?

    他知道是你负责这个项目吗?他知道你会在读这句话吗?你双手颤抖,你知道答案。是的,你当然知道—— 常人会说这是心灵感应;基金会的人会说这是奇术或是异常效应或是随便其他什么解释;而他一定会笑着抚上你的脸,告诉你这是因为你们内心的欲望相连。你知道的。你们都渴望相同的东西。你们渴望让命运的河流相聚。

      • _

      性相:凡人 “我们如此习惯活着,以至于不愿意死亡。”——托马斯·布朗
      性相:特立独行者 按着自己的步调研习无形之术的人。
      性相:羁绊 与你有着特别关系的人。你的童年玩伴,你的挚友,你的血亲,与你立场相对的……你的亲生兄弟。

      你们从未分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