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飙车
评分: +35+x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我日它妈的,这玩意快跑到南京路了!赶紧给老子截住它!”

MTF-甲午-87正全副武装,一人骑着一辆奇术改造过的,能上天能下海甚至能爬墙的超级摩托在一条上海的内环公路上以2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尽情疾驰。每分每秒道路上都有遵纪守法的司机被一个相对速度到达100公里的摩托刷一下从车边掠过,运气不好可能后视镜什么的可能会随着“匡哧”的一声飞出去一个,只留下惊魂未定或者大声骂娘的司机。

一般情况下,基金会不会搞这么大阵仗,不会这么嚣张。毕竟狱卒的职责是“控制、收容、保护”,不是“光天化日、当众飙车、爽就对了”。事实上MTF-甲午-87的队员一点也不爽,甚至很想骂娘。因为他们居然追不上那个同样飙车的异常,而那个异常快跑到南京路了。

更令他们不爽的,是基金会还不能动粗,因为那异常上还坐着一个哭唧唧的无辜小孩。狱卒的职责是“控制、收容、保护”,那当然不能啥都不管一发RPG过去万事大吉。但最令机动特勤队不爽的是,那个正在飙车的异常……

一直没有眼睛,一直没有耳朵

真奇怪,真奇怪

是个唱着儿歌的摇摇车。对,就那种商场门口给小孩玩的,投个一元硬币就会摇啊摇的那种东西。不知道工厂里哪个鬼才想到这个点子,做了个真能跑起来的摇摇车。能跑起来就算了,但这可是工厂的造物。这玩意显然魔改过乐谱,原版《两只老虎》的配乐绝对没有用到水琴,而且它好像还唱错词了。最要命的是速度,这玩意卡其脱离太起来蝙蝠车都追不上,甚至还自带空间传送。之前制造了好几起失踪案。按说这种神出鬼没的东西基金会应该永远追踪不到,眼前这台摇摇车的空间传送装置早该启动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出了一点故障啥的,就是没启动,于是成了现在这样。

下面追车的细节略过,反正MTF-甲午-87没追上,让这玩意直线跑进了南京路。

然后南京路的人流量,去过都懂。隔壁几个十字路口都要交警指挥才能保证人群不会把马路挤成公共汽车。但是显然,这个摇摇车既不看红绿灯,也不听警察叔叔的话,一头扎进人群里就是创、创、创1。无数人命丧这辆摇摇车的……好吧它没轮子,也不知道怎么动的。不幸呆在这摇摇车前面的人,先是会被这时速400公里的玩意撞飞个三四十米(由于当时人山人海,都没飞这么远,基本都被人墙挡住了),并全身基本粉碎性骨折,失去行动能力;接着在下一个瞬间被继续前进的摇摇车碾到底盘下面,然后被极其均匀地……反正就……见过给手抓饼刷酱吧?一个成年人体内约四、五升血,如果按两毫米厚,七十厘米宽算,那大概能画三十米长。当然那是理想状态,事后有人算了算,实际上平均每个人也就两三米的样子。

总之那搞的真是血肉模糊,基金会善后组拿着高压水枪冲了半夜才搞干净。

然后这玩意接下来的经历可谓传奇。在一通好死不死莫名其妙的寻路后,这玩意总算是跑出了上海市区,一路上撞死的人,撞塌的房子不计其数。对,这摇摇车是能撞塌房子的。往往是“哐”一声墙上一个大洞,然后“劈里啪啦”的搞碎房子里沿途所有东西,然后再“哐”一声墙上又一个大洞。

行吧,毕竟是工厂的玩意,还是重视一下吧。基金会也真没消极怠工,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对付这玩意,但这可是工厂的造物。

搭建路障建筑,无效;现实稳定锚,无效;直接来上两发导弹,无效;非欧氏几何空间锁,无效;血肉长城计划,无效;求助SCP-CN-【数据删除】,无效。

啊,这段时间里有件事特别值得一提,它跟一辆火车迎面相撞了。

对,就那种跟高中物理题目一样,一辆摇摇车与一辆十二节长的客运高铁向相而行,二者都保持匀速直线运动。很适合出一道动量题,按照动量守恒定律,摇摇车与十二节长的客运高铁速度几乎相等,但后者质量约是前者的十万零三百多倍,再考虑到二者的相撞显然属于完全非弹性碰撞,结果应该是二者合为一个新的整体一起向高铁的原始速度方向前进,当然减去一些由于负方向动量与碰撞损失的内能与可能的爆炸产生的化学能,速度会相对小一些。

但这可是工厂的造物。

动量守恒定律,无效。

具体而言就是,车头在与这辆摇摇车相撞后,摇摇车的速度丝毫不减,车头“矻哧矻哧”的就往后陷。最后终于是挤爆了油箱什么的,炸了。然后在又撞爆了几节车厢后,这辆摇摇车继续顶着剩下十五节半的车厢,在铁轨上逆行。


自:全球超自然联盟
至:SCP基金会
主题:抱歉没能找到一个礼貌的标题


嗯,直入主题吧。你们居然被一个摇摇车搞成这样?这是否有点……令人尴尬?还是来吧,让GOC教会你们怎么处理这种不讲道理的东西。

比它更不讲道理。

让普罗米修斯去太阳上偷点火吧

GOC最后选择这辆摇摇车在经过湖北武汉时启动打击,至于为什么选在这里,GOC指出,因为某些“无组织无纪律无纲领无中心、与异常势力狼狈为奸私党结朋、带有邪教性质、以不存在的动物器官自称的极端恐怖分子”在此有大量窝点。此举可以顺带清剿,算术上属于“必要之恶”。

于是随着Elvis-Graham空间张量调谐器的轰鸣,属于太阳的光晕被撕扯,那是孕育万物的力量,带着母亲般的温暖,也带着死神般的温柔。创世的光华自天而降,但没人能看见,没人能感受到。那数千万的温度使得光芒所照耀的一切都在瞬间升华2,于此众生万物是平等的。无论贫穷或富贵、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都会在这光芒照耀之时,化作那纷飞的离子。

当然,多耀眼的火光都将熄灭。在三十七秒之后,太阳大气层物质基本冷却殆尽,将它们的光与热平等地分给了这座城市的一切人与物。那炽红着的是铁水与岩浆,那灰色是属于某人或某只飞鸟的骨灰,那漆黑的则是早早燃尽而沉淀的余烬。由于地表的水蒸气被全部蒸发,雨云很快在高空聚集起来。阴雨云几乎在顷刻间出现,暴雨似乎在随后就落下。雨水冷却着一切,整座城市很快只剩下黑白灰三色。武汉从未如此单调。

但在这单调的城市中,人们听到了歌声。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一直没有眼睛,一直没有耳朵

真奇怪,真奇怪


最后基金会是怎么处理这玩意的?别忘了他们的最后手段——忽怠协定。

从此,“世界上有一个不可摧毁的,随时能撞死人的摇摇车”成为了人类的常识,就和“天空应该是蓝色的”与“睡个觉会导致时间加速”一样,没人会怀疑这种常识一样的东西。所以没人觉得世界有什么变化,今天又是和昨天一样,明天又会是和今天一样,天空永远是蓝色的,永远会有一辆摇摇车满世界撞人。

想到故事又是一个美好的结局,狱卒与焚书人们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们再次拯救了世界,从一辆摇摇车手中。

最后,基金会也顺理成章地,像“天空应该是蓝色的”那样将这个摇摇车编号改为了SCP-CN-2028-EX3

THE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