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杯与小学科幻
评分: +75+x

《星球轶事》

S市沈昌平基金会附属小学2010年“放飞创意,畅想未来”迎世博主题文艺联欢会话剧节目

编剧:白二水,杨馒头,林泰诺
参演:白二水,杨馒头,闵法思
配音:林曲儿(旁白),林泰诺(神秘角色)
友情参演:小卖部老板,闵法思妈妈


引子

舞台灯光全灭。
音乐起。

(城市上空鸟瞰图,镜头缓缓向上拉,楼宇林立,远处依稀可见几座高楼隐于雾中。楼与楼间几乎没有空隙。城市布景随旁白缓缓下降。)

旁白:

都市。繁忙的、尚且平静的都市。川流不息的光、喧闹声、电话铃、交通信号。保有一座现代都市该存在的所有结构的普通都市。

直到这份可贵的碌碌无为被打破前都将维持着原样的都市。

没错——饶是再好的玻璃,它等待的也注定是破碎。终有一天,帷幕将被掀起,都市高耸的楼宇将与梦和科幻大作交织,幻觉将以极其滑稽的形态涂抹进现实,猫将看见箱庭之外世界的倒影。

但不是现在,不是今天。

这只是座世纪初随处可见的都市。

欢迎来到S市。

5kid.PNG

第一幕:小卖部

(舞台灯光亮)

(一处平平无奇的小卖部。冰柜、货架、收银台,冰棍、薯片、作业本、花里胡哨的文具、五连装葡萄味QQ糖,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一位小卖部老板坐在柜台后,无聊地翻阅报纸。旁晚的阳光穿过小卖部透明的门帘打在报纸上。三位穿着小学制服的学生进入了小卖部,带动门沿上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闵法思:(举起右手作宣誓状)事先声明,我完全是被你们拉过来的!等下万一遇到我妈了,你们可得帮我说清楚!

杨馒头:哎呀来都来了,赶紧买点零食偷偷吃掉好了!以后可没这种机会了!

白二水:我们买棒冰吃吧!夏天就是该吃棒冰!

杨馒头:我奶奶说,老是吃棒冰会得胃癌的。

(白二水从冰柜拿起三根裹着五颜六色的包装纸的棒冰。)

白二水:怎么可能!

闵法思:理论上来说,大量食用冰激凌确实有可能导致口腔癌或者胃癌,但不是绝对的。

白二水:我们吃得又不算多……

杨馒头:你平时不都喜欢每种来一根的嘛。

白二水:哎呀你俩真没劲,那换一个好了!

(白二水随手丢下棒冰,指向货架上整齐排列着的桶装小零食。其中一个塑料罐子上依稀可见星空和超值优惠的红色字样,在一众小零食中格外醒目。)

白二水:星球杯怎么样,整桶一起买还打折呢。

闵法思:我还没吃过这个,可以试试。

杨馒头:听上去不太健康,但是应该很好吃!这个不是冷的,应该不会得胃癌吧?

白二水:包包你怎么还在担心这种事啊,就星球杯了!

(白二水兴高采烈地踮脚抱起星球杯桶跑向柜台,杨馒头紧随其后。闵法思把散落在冰柜上的棒冰塞回原位,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小卖部老板:三合一星球杯大桶超值优惠装,一共15块8。

白二水:今天算我的,下次你们记得付钱!

(舞台灯光灭)


第二幕:放学路

(舞台灯光亮)

(场景切换。一段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似乎永无止境的放学路。阳光充裕。闵法思、白二水、杨馒头三人并排缓步向前,舞台的道路场景循环向后移动。杨馒头捧着星球杯桶,白二水、闵法思各手持一个星球杯,若有所思。)

白二水:所以说为什么星球杯叫星球杯呢?

杨馒头:因为是圆的?这不是半圆吗……

闵法思:因为……形状、啊不对、那个叫啥来着……液态?形态?啊物态、物态比较像?自然课不是说地球地下是岩浆,外面裹着一层硬壳嘛。

杨馒头:自然课还讲这个?我全用来画画了,完全没注意!

(杨馒头从书包里拽出自然课本的一角,自豪地向二人展示画满的火柴人涂鸦。)

闵法思:(无奈地)包姐你……算了,别被老师抓到就好。

杨馒头:阿冰,你自己怎么觉得啊?

白二水:要我说,上面一定有居民住着,毕竟是星球!而且巧克力就是星球杯星球的岩浆咯?他们的居民能适应这样的环境,肯定很厉害!也许长得和我们都不一样?

杨馒头:星球杯星球的人,那就是外星人……星球杯人?会不会不是人,而是岩浆虫虫啊?

白二水:岩浆虫…总感觉不够酷!完全不酷嘛!还是和我们长得一样好了——也许是我们这座城市的一部分被吸入了星球杯,嘿嘿!

闵法思:如果说这个星球正相反,岩浆在外面石头在里面——那他们的家在哪呢?

(闵法思打开了一个星球杯,拿起勺子搅匀巧克力和饼干球。)

杨馒头:你看这个一颗一颗的饼干粒,可能就是他们家啊!他们家刚刚就被你捣碎了!

闵法思:啊!对不起对不起!!!

(闵法思双手捧起星球杯鞠躬。)

白二水:为什么他们要住在球形的房子里啊,我们住的房子可都是方方正正的!

杨馒头:便于移动?就像我们上次秋游去的那个水上乐园气球一样的,能在巧克力海里滚来滚去?

白二水:看来生活在星球杯里需要经常移动啦?

杨馒头:应该是吧……说不定球与球在接近的时候还可以联通?这样我就可以很快去你家串门了!

(杨馒头绕着白二水轻快地转了一圈。)

杨馒头:不过这样,巧克力可能会趁机把家里淹了……

闵法思:可能那里的串门叫作对门,把两个家的球合在一起,门对接在一起就不会漏巧克力了。

杨馒头:一个地方的巧克力吃厌了,就可以摇着家去换个味道?用我家的白巧克力换你家的黑巧克力……

白二水:巧克力怎么可能吃厌!

闵法思:但是营养要均衡啊!

(闵法思对着星球杯塑料膜上的配料表仔细研究。)

闵法思:配料:可可酱、可可液块、白砂糖、植物油、麦芽糊精、磷脂、碳酸氢铵、碳酸氢钠……呃看不懂,这些都是什么营养素啊……

杨馒头:对啊,那我们的营养怎么办,吃不到绿叶蔬菜了!

白二水:可以利用科技把巧克力的营养转换成吃蔬菜的营养嘛。

闵法思:蔬菜的纤维素也是一种糖的一种组成形式,确实可以转化。

白二水:(兴奋地)我就说吧!

杨馒头:这样的话,我们每天只要吃不同的巧克力就可以变得健康吗?太好了!

杨馒头:但是,如果一个星球杯星球的巧克力被吃完了怎么办?

闵法思:确实,巧克力是不可再生资源……

白二水:也许根本吃不完呢,巧克力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地表下涌出来!

闵法思:(惊讶地)冰你清醒一点!这样吃的速度一旦和产生巧克力的速度匹配不上,星球杯就会被巧克力淹没了!

白二水:(无所谓地)不也挺好吗?嘿嘿,星球杯人就拥有无穷无尽的巧克力……

(白二水打开第二个星球杯。)

杨馒头:星球杯火山喷发?

闵法思:怎么办包姐,这个冰已经完全是星球杯人的心态了……

(闵法思和杨馒头站到一边,对白二水指指点点。白二水略显郁闷纠结。)

杨馒头:而且是星球杯人里的超级大反派……拿到神灯之后许一个无穷巧克力的愿望让世界被淹没的家伙……

闵法思:(无奈地)那种事情不要啊……

(白二水加快脚步,追上闵法思和杨馒头。)

白二水:(略显委屈地)好啦好啦,就当巧克力实际上不会无穷地从杯子里冒出来好了!

白二水:你们想嘛,星球杯人从出生就能看见巨大的巧克力海,光是表面的巧克力就可以吃很久很久——巧克力又不透明,他们根本没法知道是不是无穷的!

闵法思:确实,除非有人向下潜进巧克力海。

杨馒头:巧克力海即使潜下去也看不见东西吧?而且也不太卫生,毕竟还要吃的……

闵法思:而且巧克力海实际上是有底的,只有一层塑料包装……

杨馒头:等他们看见包装时就已经晚了啊啊啊啊啊——

(白二水扔掉吃完的第二个星球杯,打开第三个)

白二水:(拍杨馒头的肩膀)放心啦包包,你看没开封的星球杯里,巧克力都没有减少!说明星球杯居民一定能通过自己的方式循环利用巧克力,比如可以种巧克力草之类的!

闵法思:(小声地)可是巧克力果是长树上的……

杨馒头:但是星球杯上除了饼干之外就只有巧克力啊!他们造什么东西都需要用巧克力,造砖、造房子、造车都需要用。

白二水:巧克力当然可以当建筑材料了,电视上就有那样以假乱真的巧克力!

杨馒头:有吗?哪个台几点放啊,我也要看!

闵法思:《查理和巧克力工厂》?我知道,是部电影吧!

白二水:对对对,就是那个!巧克力花、巧克力草、巧克力喷泉!

闵法思:巧克力生态圈……确实是一种可能性。由大量神奇生物组成的系统,互相产出不同组分的巧克力形成食物链……

杨馒头:会不会……吃了巧克力,人也会变成巧克力,然后人再吃人变的巧克力……

杨馒头:(无神地凝视远方)老人死后变成巧克力融化到巧克力海里……再从巧克力海里拿巧克力……巧克力冷却后塑形变成新的小孩……

闵法思:(紧张地)停一停包姐,我们还是假设巧克力草存在就好了!没必要把人也加进来啊——

白二水:噢噢,这个我学过!生态…循环?总之是循环!

闵法思:冰你也是,不要把水循环的知识直接迁移过来啊!不过这个冰上课至少听了几个字,值得表扬。

杨馒头:(回过神来)你是课代表你了不起啊!我还是宣传委员呢!

闵法思:对不起我错了!

(闵法思退后一步,迅速地对着杨馒头九十度鞠躬。)

白二水:没有啊,我上课一直只在看科幻小说来着!

闵法思:不要把上课不听讲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啊!不过,科幻小说……原来图书角的《时间机器·下》在你手里!什么时候看完,我看《上》都看两遍了!

白二水:嘿嘿不给!这本真的很好看,看几遍也不会腻呢!

闵法思:你……!(拽着白二水摇晃了两下)算了我之后去新华书店看!

杨馒头:我没看过诶,好看吗?讲啥的?

白二水:(起劲地)可好看了!我跟你讲,《下》里……

闵法思:停停停不要再说下去了冰哥!不要剧透啊啊啊啊——

白二水:就剧透就剧透!接下来是……

闵法思:(崩溃地大吼)先过马路再说!

(三人走过一条马路,白二水拿出下一个星球杯开始吃)

杨馒头:(困惑地)刚才我要说什么来着……对了,循环,循环……那就是可持续发展!我们在环保上需要向星球杯人学习啊!

闵法思:毕竟有巧克力草,再加上巧克力就是环境本身,星球杯人要保护环境难度肯定比地球低很多啦。

白二水:而且居民一定特别轻,每天吃营养改良的巧克力也不会变胖,不然他们出门开车时就要把座位压塌了!

杨馒头:既然是我们被吸到星球杯里,那么星球杯的居民一定是缩小很多倍的我们吧,那确实很轻啊。

闵法思:而且既然不用担心食物,就可以专心研究科技了,他们的科技发展会非常快。

白二水:完全的巧克力科技!

杨馒头:不过,如果他们可以衣食无忧的话,那肯定会向外开垦吧?到最后,发现了星球杯的塑料边缘,那可怎么办呀?

白二水:(兴奋地)我知道我知道!话说星球杯第一探险队跌宕起伏的伟大探险…在挖穿名为塑料的屏障后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杨馒头:那,那会到哪里去呢,宇宙?那么宇宙就是包围星球杯的……星球杯桶?

(杨馒头举高星球杯桶,仔细端详。)

闵法思:在真正挖穿之前,说不定就已经能看到其他星球杯了。

白二水:在星球边缘和环境类似的外星文明接触!然后发现外星人真的和自己长得很像——

闵法思:外星文明,他们会叫对方外杯文明吧?而且不止是很像了,每个星球杯里的初始环境应该都一样。

杨馒头:那他们会认为对面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吗?还是会觉得是外星人,甚至是别的什么?

白二水:星球杯第一探险队……遇到了神秘的外杯文明!与本球别无二致的奇妙外太空星球,生活于此的外星生命!探险队究竟能否破开通向异星的大门?

杨馒头:然后呢然后呢?他们互相挥舞小旗子、分享巧克力吃?

白二水:——然后他们和外星人打起来了!

杨馒头:(大吃一惊)为啥啊!

白二水:(得意地)因为这样比较酷嘛!

闵法思:也许是他们的土地不够了。当巧克力循环建立的时候,星球杯人的数量就会像斐波那契数列一样膨胀……

杨馒头:啥?

闵法思:(无语地扶额)你也可以理解为澳大利亚草原上的兔子。

杨馒头:所以是因为他们挤满了星球杯,才派出探险队探索其他星球的吗?那如果其他星球也满了,也派出了探险队怎么办?

白二水:那就在宇宙里打起来,皇牌空战!哈哈!

(白二水将吃了一半的星球杯举起,比划出飞机飞舞的轨迹。)

杨馒头:为什么大家总是会打起来……

白二水:因为宇宙的尽头就是争斗!

闵法思:宇宙的尽头是……有只虫子过来了!

(闵法思上前一步,挥挥手把靠近白二水星球杯巧克力上的小飞虫赶走。)

闵法思:对了,还有这个!虽然对我们来说是普通的虫子,但对他们来说就是超级大的外星怪兽了。

杨馒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的勺子是不是就是威胁最大的外星生物啊?

(杨馒头挥动了一下手上还没有用过的勺子。)

闵法思:是的,我们一直掌控着毁灭星球的灾难——哇哦,有点恐怖的。

白二水:哦哦哦,凶残的外星虫族和一眼望不到边的银色舰队也加入了战斗!巧克力星球究竟何时会被啃食殆尽?

(白二水用勺子戳了戳星球杯里的饼干。)

闵法思:(若有所思)巨大的、难以匹敌的灾难,只是另一个文明搅动零食的勺子……

杨馒头:(低落地)我们好坏啊……我不想吃星球杯了……

闵法思:(感叹)冰你真的好适合当反派啊。

白二水:(兴奋地)如果他们发起投降,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统治星球~统治全星球~

杨馒头:这时候他们可没法打架了吧,需要联合起来对抗大怪兽。

白二水: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过我们嘛,这就是体型上的差距!看吧!

(白二水用夸张的手法搅动星球杯里的巧克力。)

杨馒头:啊啊别搞,还要吃的……

白二水:再说了,他们都没有交流方式,要怎么联合?房子上也没有天线,除非…他们以一种我们看不见的方式在进行交流!

杨馒头:巧克力波?通过巧克力浆的波动进行交流,就像打暗号一样!或者在塑料膜上画窗花?

闵法思:用光也可以,利用巧克力和塑料的反光!

杨馒头:那他们的光从哪来呢?宇宙里总得有个太阳吧?但是星球杯里没有太阳……

白二水:那些饼干房子可以当作光源?反正他们长得和灯泡一样,而且房子晚上就是会开灯的嘛!

杨馒头:那他们也有电?

白二水:问就是巧克力发电!

杨馒头:(有些厌烦地)怎么什么都是巧克力!巧克力没了就真的完蛋了!

白二水:(毫不厌烦地)对啊!没了巧克力世界都不转了!人不能没有巧克力!

闵法思:那好吧,假定他们真的可以巧克力发电。但是要对抗的话,他们得先发现敌人吧?要发现的话可能得有巧克力天文望远镜……

(白二水开启第四个星球杯。)

闵法思:对哦,塑料!星球上没有玻璃,但是挖到塑料层之后就有透光材料、可以造天文望远镜和显微镜了。

(白二水以熟练的手法搅拌星球杯。)

闵法思:(欣喜地一拍手)然后星球杯上的人发现,外宇宙巨人和他们一样,喜欢吃巧克力!甚至长得都很像!

(白二水一口吃下三个饼干球。)

杨馒头:但是原本塑料还能保护他们不受邪恶的宇宙怪物攻击的,他们想要观察外宇宙,打碎了塑料,反而遭到了宇宙怪物的攻击……那是不是一开始就待在星球杯里天天吃巧克力比较好?

白二水:即使有塑料也挡不住攻击,就像这样!

(白二水扔掉了吃完的第四个星球杯,撕开了第五个星球杯的塑料膜,再把勺子插了进去。)

白二水:哈哈,毫无还手之力!

杨馒头:这样的话岂不是毫无办法……难道星球杯上的人出生就是为了迎来毁灭的吗?

闵法思:不等等……办法还是有的。比如,如果巧克力过期了,那我们就不会吃了。

杨馒头:但这样他们也吃不了了啊!那所有人不都要缓慢地饿死了吗!

白二水:说不定他们有绝佳的巧克力适应性,可以吃任何状态的巧克力!

杨馒头:过期了的东西都有毒的吧!

闵法思:没那回事,但总归是不太能吃了。

杨馒头:那过期的巧克力还能种出不过期的巧克力草吗?还是一切都是过期的样子了……

闵法思:都考虑成不能吃了比较合理吧,不过可能还保留着其他的用途。比如……比如……巧克力发电一类的。

白二水:巧克力不能吃了,但饼干还是能吃的吧!可以看他们啃房子!

杨馒头:过期了是一起过期的吧……

白二水:(埋怨地)你怎么这么没劲啊!就不能有个乐观的星球杯吗?

闵法思:好吧,那假定饼干还是可以吃的。那么在最开始的时间内,星球杯人应该会以少量饼干或塑料作为住所,把其余的饼干作为粮食,然后探索如何利用过期的巧克力。

闵法思:(认真地)这就说回巧克力发电的问题了。过期的巧克力中会有微生物繁衍,但是微生物有很多的可能性,比如能产生高能化合物的细菌……嗯,果然还是生物发电吗?

杨馒头:(嫌弃地)我就说过期的东西都有毒!我不吃了!

白二水:那你那份也给我吃吧!

杨馒头:啊啊,可恶,这杯也没过期啊!阿冰你给我还回来!

(杨馒头和白二水扭打在了一起。)

闵法思:对了!虽然巧克力转换成电能很麻烦,但是转换成生物能很简单啊!过期的人不能吃,但是微生物可以吃!

(白二水依靠身高优势举高了抢到的星球杯。)

闵法思:(沉迷地)或者有很多动物可以有更好的消化系统、比如马可以吃巧克力,然后训练马,把马训练到和火车头一样快,就有火车了!

(杨馒头用星球杯桶敲打白二水的头。)

闵法思:然后灯也是,可以选育发光发得比较亮的萤火虫!甚至可以把有特长的人都抓起来,这样每个人身后都跟着一个嗓门很大的喇叭人、一个数学很好的计算器人、一个记性很好的笔记本人——

中年女性的声音:闵法思?你怎么跑那里去了?你在吃啥呢?

(一名高挑的女性从场景另一端出现。)

闵法思:——没什么!在……在和朋友聊天!

(闵法思迅速把星球杯塞到了杨馒头的书包侧袋里。)

杨馒头:阿,阿姨好!

(杨馒头和白二水停止了扭打,纷纷把星球杯藏在背后。)

白二水:阿姨好!

闵法思妈妈:赶紧回家了,不是说了放学之后不要乱跑了吗!

(闵法思妈妈拍了一下闵法思的头。)

闵法思:老妈我错了……嗯、总之……我走了,明天见……

白二水:铁蛋再见!明天见!

杨馒头:铁蛋再见!阿姨再见!

(闵法思委屈地跟着妈妈离开了。)

杨馒头:(略感失落地)唉,铁蛋也走了,我们也回家吧……下次不买星球杯吃了,太残酷了……

白二水:什么嘛,我觉得还不错哦?很酷哦?

(白二水和杨馒头在聊天中向公交站走去,准备乘车回家。)

(舞台灯光灭)


第三幕:公交站

(场景切换。高架桥下的人行道旁竖了块孤零零的公交站牌,一旁立着两个巨大的广告牌和几张凭小学生体型难以入座的临时座椅。白二水和杨馒头站在遮阳棚下等车。夕阳逐渐末过广告牌和站台,又被公交站顶棚遮挡。)

杨馒头:唉,买都买了,剩下的这些怎么办啊?完全没胃口了。

白二水:你要是不想吃就全给我咯!

杨馒头:(有点生气地)那也太便宜你了!啊,我知道了!你就是为了让我和铁蛋吃不下去,才聊了那么多星球杯话题的吧!

白二水:我哪有,你们不也聊的很起劲嘛!再说了,过期的话题明明是你们自己提的!

杨馒头:那你也不能一个人全拿走!嗯……先把它藏起来,明天分给西药、曲儿她们怎么样?

白二水:那每个人吃到的数量不就变少了嘛,没劲!

杨馒头:班会不是刚讲吗,做人要学会分享!

白二水:(不屑地)切,班会那种东西谁要听啊!(看了一眼剩下的星球杯数量)你要分就分吧,不过我要趁现在多吃几个!

杨馒头:好吧……

(白二水伸手拿起一个星球杯,准备开封。)

星球杯:别吃了!别吃了!

(星球杯在白二水手中剧烈挣扎,并瓮声瓮气地开始说话。)

杨馒头,白二水:(惊讶地)星球杯说话了?!

白二水:(惊喜地)所以星球杯真是一个星球?还是一种生物?

星球杯里的声音:你们可以把我理解成一种硅基……算了,这么说你们也听不懂。是的,就是智慧生物。

杨馒头: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话?

星球杯里的声音:刚才人太多了,我害羞嘛!

杨馒头:也就多了个铁蛋吧!

白二水:那为啥不能吃,巧克力那么好吃!

杨馒头:(急切且小声地)喂,你怎么对人家说这个……

星球杯里的声音:(扭捏地)呃……其实也不是不能吃……就是……那个不是巧克力……

星球杯里的声音:其实那是我的排泄物来着。

杨馒头,白二水:欸!!

(舞台画面定格在了那个夕阳下的公交站,镜头给白二水手中捧着的类星球杯生物特写。能看到它在形似星球杯塑料外壳的薄膜下有一双亮亮的小眼睛。幕布缓缓落下。)

旁白:于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再次结束,如同日历终要向后掀去露出次日的号码。也许幻想和现实间的隔阂也并不算遥远。星球杯会说话,薯片足以延展成为平面宇宙,每个可乐的气泡都是一个全新的异世界。

奇妙科幻一直存在,它们的方位只取决于你何时向它们凝视。

在想象中,也在现实,就在此刻,就在今天。

我只有一个要求:彩排真的吃星球杯! ——白二水

我的配音部分也太伤嗓子了,润喉糖可以一起报销吗?——林泰诺

报,都可以报。但是剧本上也没写要你用什么声音念啊?——闵法思

反正不能用地球人的声音。——林泰诺

我也有个问题,旁白用什么语气读比较好?那种瓮声瓮气的、充满“智慧”的语气?——林曲儿

要“富有感情”地朗诵。——闵法思

这次演完之后又要封印一种零食了……还是吃蘑菇包吧!——杨馒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