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计划,1943年
评分: +25+x

计划名 恶鬼计划

立案年 昭和十八年1

主导者 渡边将军2

宗旨:

自昭和十七年3六月与美利坚中途岛海战败退后,帝国对国内征集的新兵进行重新分配。加大了对太平洋战场兵力部署。这导致在东亚战场上本就捉襟见肘的兵力得不到充足的补充,更加紧缺。昭和十八年五月的石牌战役败退使得直击重庆的计划失败,士气大幅度下降。依靠常规军队吞并支那已经难以实现。

与此同时,据最新情报得前中华异学会太尉,自称“二三子”4,重新召集了未融入SCP基金会的残余异学会成员,并对在支那境内的超自然组织进行密切联系与合作。其中包括岿阳派,“医院”,漢陽幫5,龙蛇会6在内的数个对我军有严重威胁的组织。这导致,包括妖怪大队,大日本帝国特别医疗部队“非时计划”的不死士兵在内的数支超自然军队被成建制地击溃。帝国于战争早期在超自然界建立起的优势怡然不存。

如何在不增加常规军队的情况下,增强士兵在战场和帝国在超自然界的战力是一个急需我们解决的问题。

我们将研究目标放在日本大鬼族7上。日本鬼有罗刹般怪力,身躯高大强壮,悍不畏死,对疼痛不敏感,自愈能力异常强悍,特定的粮食在战场上极易获取且数量巨大8,对各种复杂环境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大多数常规武器无法对其造成致命伤害。身体各部位可以在与大脑无神经链接的情况下,接受大脑信号,在身体活性消散前,仍能进行有效攻击。且大多外貌凶狠,视觉冲击强,可使敌军士兵产生畏惧感。部分日本鬼掌握巫术9,如果使其执行特殊任务,或可以打破我方因支那境内“二三子”领导的超自然组织联合作战导致的神术师急缺的窘境。可以说,大鬼族天生就是作为战士存在的。

且根据阴阳寮,蒐集院与在满洲国所得到的中华异学会的资料得知,大鬼族有能力将普通人转化为鬼。这为获取大量大鬼族士兵提供了便利。即使转化士兵相较于原生鬼尚有差距,但其体力,耐力等身体基础能力均有大幅度提高,少部分士兵拥有了施行巫术的能力。初步完成了“数量不增,战力倍增”的目标。转化需要极强的意志力,否则会导致心智崩溃。因此,士兵将从皇军中挑选。我相信,大日本帝国的好男儿有足够的意志与觉悟,为帝国的未来献上自己的身躯。

恶鬼计划的重要目标如下:

  • 从帝国本土收编大鬼族,组建军队,弥补妖怪大队的损失。
  • 转化大量普通士兵成为大鬼族士兵,优先保证军队在无法从本土获得大量增员的情况下的战场战力,其副作用可不予考虑。
  • 收编或培育大量会巫术的大鬼族士兵,编入[无法辨认],补充神术师的缺口。以抵御残余异学会与其他超自然团体的联合攻击。
  • 确保大鬼族士兵必须服从上级的指挥和命令,一切以帝国的命令为最高标准。
  • 对敌人形成有效的打击与牵制,重新夺回帝国在超自然界的优势,为后续的进攻打下基础。

资产:

自“酒吞童子退治战”,名将源赖光用名刀童子切安纲斩杀鬼王酒吞童子后10,大鬼族群龙无首。各个部落割据一方,自立为王,其大多数有生力量已消耗在部落间内战中。幸运地是,[无法辨认]部鬼王鬼舞辻██愿意与大日本帝国合作。他的血液有转化能力。这使得我们节约了许多功夫。为了更高效地获得大鬼族士兵,并提高大鬼族士兵的战力,我们仍需大量实验。

目前所需的大量材料以及超自然资产包括:

  • 20到30 200到300名士兵。
  • 数百 数千名从满洲带来的受实验人员。
  • 生类塾11的技术。
  • “青竹术式”的实验资料。
  • 阴阳寮,蒐集院与中华异学会的相关文献资料。
  • 有关满洲地区“出马”仪式12的相关资料与所需物品。
  • 进行实验所需的人员、物资及资金。

结果:

收编大鬼族的行动按计划正常执行。但由于大鬼族近千年的内战,收编的数目远远达不到我们的要求。因此,我们将实验重点放在转化上。

最初的试验采用的方式为直接注射鬼舞辻██的血液。发现,转化士兵的强度与转化失败率都与血液数量成正比。虽然未发生免疫排斥,但鬼王血液里的强大力量,我们英勇的士兵无法完全承受。20名志愿士兵,仅有1人保持自主意识。其余即使身体转化成功,也无法保持自主意识,陷入狂暴状态,敌我不分,已全部处决。此方式失败率高且血液产量低。

第二轮实验吸取了第一轮实验失败的教训,进行了主动探索。我们试图分析鬼王血液的成分。以便开发可量产,转化成功率高的转化试剂。生类塾提供了技术支持。他们分析了大鬼族的DNA,发现与智人的相似度高达9█.██%13。据此开发的转化试剂成功率高,士兵基本不会出现心智崩溃现象。但转化士兵的战力普遍不高,甚至有部分转化士兵不仅不如原生鬼,连普通士兵都不如。自生类塾方面表示,如果要提升战力,只能加强转化时的精神冲击。

第三轮实验采取了与之前计划相结合的方法,1936年的青竹计划可以使数人精神相连。如果以此为基础研发新的术式,或可以使其他人承担转化时的精神冲击。而在满洲境内有足够的“秽多”14,到了让这些支那人为大东亚共荣圈做出贡献的时候了。

但通过试剂的方式,无法培育出拥有巫术能力的大鬼族士兵。这样无法大量补充神术师的缺口。

幸运地是,一名残余异学会的成员现在已经愿意为大日本帝国效力。他在加入异学会前是超自然团体“五花八门”的成员,自称是“萨满马仙行”。他提出将拥有巫术的大鬼炼成“生灵”15,再通过“出马”仪式将前线士兵与“生灵”联系起来,从而变相达到增加神术师的目的。

相关工作均已完成。相关士兵已投入东亚战场。我们有理由相信,帝国必定能取得最后胜利。大日本帝国万岁!



实验备注 昭和18年9月

帝国正处于危急时刻,我们需要利用起所有能利用起来的力量。我知道很多项目参与人员对此有些动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国家军械研发的责任在于研发更强大的武器,而这些武器是否人道,是否有碍帝国荣光,是由内阁的大人物们所考虑的。当胜利之时,所有的误解都将被勋章所冲刷。

实验备注 昭和18年12月

已经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要退出项目组了,这是逃兵般的可耻行为!但是考虑到此项目的特殊性,我决定不追究这些心生彷徨的人。你们说这是反人类的,是泯灭人性的计划,但是情况并非如此。在东部太平洋战区与西部内陆战区陷入胶着之后,我们是最有可能打破这一胶着形式,逆转大局的关键力量。我们早一天完成鬼族士兵转化,就能早一天结束战争,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这是全世界的福音,我们将代表旭日拯救世界,太阳的光辉将带给世界温暖与希望。

实验备注 昭和19年3月

进度很顺利,初步的鬼族转化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大日本帝国士兵完成转换,我们足以终结所有战争。忘记那些满洲国的材料吧,能成为人造鬼族的一部分,这已经超越了他们本身的价值,连天照大神也会眷顾这些卑贱者的。

实验备注 昭和19年5月

田中庆次在可悲又无用的所谓慈悲心的作用下做出了一些严重违反军纪的事,现已被处决。详细的前因后果你们都有所耳闻。我绝不能接受的是,一个帝国军人,一个本部生化研究所培育出的高级人才,居然同时是一个目无军纪,任意胡为的人!因为他的过错,我们项目完成的时间又将被推迟,这绝不能容忍。此次事件迫使我们不得不考虑研究员忠诚度与服从性的再训练提议,这是唯一的好消息。

实验备注 昭和19年7月

已经发生数起转化士兵袭击友军事件,生类塾的相关人员说这是本能反应。应该注意的是如何控制这种所谓的本能反应,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群野兽,而是一群能随时为帝国赴死的超级战士。很难说生类塾的那群人,到底对这种人造鬼族的理论知识能掌握多少,研究员们要尤为注意,不能尽信现成结论,还需反复验证,方能使用。

此外,妖怪大队恶鬼部,在前线也没能发挥出我们预期的作用。“二三子”似乎对如何击杀大鬼族部队十分熟悉。就好像他亲身经历过一样。上一次大鬼族大规模与支那人作战还是“文禄・庆长之役”16。对“二三子”的情报工作可从此方向推进。

实验备注 昭和19年10月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那个支那巫师是奸细。他给的“出马”仪式并不可靠。那些“生灵”上身的士兵四处击杀我们的神术师,极大的削弱了帝国的超自然力量。所有由他提供的知识,以及他参与得到的项目成果立即锁定,直到我们查明情况。

实验备注 昭和20年178月

我们失败了。军队溃败,研究员四散逃窜,而本部溃败的代价显然也会被焦灼的东西战场所承担。大日本帝国的溃败已成定局。

我知道战败的后果是什么,我们的孩子将被杀死,我们的妻女将被会成为奴隶,我们的土地将沦为殖民地。而他们还要将种子种在我们的尸体上,榨出最后一丝养料来。我们的研究成果将被他们掠夺,他们借此就可以公布一些早就做过,却碍于所谓人道主义,而遮遮掩掩的一些研究成果。但,他们的研究只会更泯灭人性。这只能说明,我们的研究还是太过仁慈,以至于最后要饮恨于此。

他们还会捏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构陷套在我们身上,借此粉饰他们战斗的正义性。殊不知,拒绝归入天皇治下,甚至胆敢反抗,就是对自己的百姓最大的残忍。这本实验日记也会被他们拿去展出,以刻画大日本帝国的残暴与邪恶形象,我乐于见到这本日记被他们妥善保存,因为日本人是杀不尽的,帝国终将卷土重来。我也可以借助敌人之手向我们的后辈们传递一些经验,这是前辈们付出无数鲜血,与大日本帝国百年国运得到的教训———

“你们且听着,不要再一次输给自己虚伪的仁慈。”

渡边将军绝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