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计划书 2300-001:“蓝调与尾音”
评分: +24+x

标题:蓝调与尾音

需要材料:

  • 我和我的声音(坚持的越久,越好。)
  • 他们和他们的遗体
  • 世界(作为我唯一的听众。)

概要:蓝调与尾音将是一场跋涉,尽管我不知晓何处是我所能抵达的最远方。

表演过程很简单:我会走出这座坟墓般的破楼,走进那久违的外部世界。紧接着,一路向东,朝着这朝阳初升的方向一往无前。而每遇到一具尸体1,我都会停下脚步,对他或她或它认真的说一句:“敬你曾经的鲜活。”

行至这场灾难将我的生命碾碎之时2

含义:我知道,这并不cool。我一直都不cool。但我主观上愿意相信,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比惨淡的我要cool得多——而我,就是去向他们曾经的cool致敬。毕竟私以为,生命就是这世上最cool的东西。

追问这场灾难的源头、范围、以及它何时才会落幕都已是无意义的聒噪。我能够确信的是,浩劫波及的地区远超我的想象,甚至还有可能是整个星球。信号也已经崩溃,如今我完全联系不上任何人,只能继续躲在这狭窄的地下室里战栗,整理在我脑内横冲直撞的思绪。

我没有勇气离开这里,但我能听到。我能听到它们的咆哮和他们的哀嚎。

末日?若不是,我得继续考虑我操蛋的生活;若是,事情反而简单些,无非就是去死呗。

但是我感到害怕与悲哀。不是为我,我死不足惜。但这颗蔚蓝的星球呢?但数十亿的鲜活的生命呢?我的部分同党或者基金会那些人或许会有一些抵抗能力3,但更多的人只能引颈受戮。

……如前文所言,我认为生命是这世上(乃至宇宙)最cool的东西。世界并没有沦为永恒而冰冷的死寂正是因为有世间万灵傲行于苍天与大地之间,而这也让我曾经向自己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宇宙选择了以生命的形式存在与运转?

思而不得的痛苦简直逼得我要发疯。最终我也仿佛借助信仰来解释一切的教徒一般,给予了自己一个飘渺的答案:是“祂”想让这个宇宙鲜活一些。“祂”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吾辈当以全力去践行生命的意志。

但人各有志,去做什么才是正确的生命之意志?追求金钱还是理想?我觉得,既然是生命,自然各有最本真的所欲与所求。而这纯粹的所欲所求就是生命们各自的意志,各自的目标,各自的未来,各自的正确。我们生而有别、互不相同,数以亿计的道路编织在一起,造就了复杂且精彩的人间界。每一个生命的存在与绽放都是在酐畅淋漓地演绎着鲜活,这也包括自然界的动物们,诸如搏击长空的鹰与奔驰原野的狼,都是在让这个本来死气沉沉的世界变得越发明亮。我曾经把我们的星球称为“待续的蓝调”。我们本都在谱写新章。

如今蓝调戛然而止。那些异常如同战车碾过战场一般将他们碾碎,连带着他们所有的梦想与希望。

一想到那遍野的尸体都曾是一个个生命,现在却像垃圾似的被遗弃在大地之上……天啊,我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很想有人能够想起他们都曾鲜明的活过——悲哀的是我也不知道他们曾经是谁——所以我只能看着他们,虔诚的说出那句“敬你曾经的鲜活”。为他们生命的终章加上这一道尾音,告诉他们有人在见证。而除了世界,我找不到别的听众。

我想起我们今年本该迎来新一届的集会。姑且让我以项目计划书的形式写下这一切吧,算是弥补一下我从未有自信向策展人投递计划书的遗憾。若还有幸存者能看到这个,我想对正在阅读的你说一句:

我的故事已经结束,但你还有希望继续前进。加油。

我得出发了。祝我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