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米修斯

高级研究员L.Byron(又称“Kraito”)

SCP研究员,心灵感应专家。

安保等级:3

职务:研究心灵感应异常,从外勤任务中回收对象,发展SCP收容理论。

当前任务:Site-19,普罗米修斯计划。

Lee “Kraito” Byron今天过得不怎么好。并不是说他平常都过得不错,但命运在这一天对他格外残酷。他错过了去往Site-19的电车,只能被迫等待两小时登上下一趟。不过至少此时此刻,独处于他自己的办公室,他能享受片刻的宁静与安详。

“嘿,Kraito,你忙不忙?”

他咒骂着自己已然落空的愿望,转过身看到门边站着一位面熟的年轻女士。她身着标准特遣队制服,身高足有6英尺,往门口一站相当吓人。Kraito翻了个白眼,嘟囔着回答道。

“有点忙。你是想来拿什么东西,还是只是来浪费我的时间的?”

Masipag中尉走进办公室,看了看堆积如山的文件和随处可见的杂物。

“实际上,是Fritz让我来取一些放在你这里的文件,他说是给侦察任务拿的。”

Kraito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外勤特工总是包揽了所有但凡有点儿乐子的工作。我就只能坐在办公室里,手边只有各种文件和不好使的空调。这是你要的垃圾文件。”他将几张发皱的文档塞给Masipag。

Masipag拿走文件,眉毛皱起摆出一个令人发笑的表情。“看起来有人今早心情不怎么好啊。什么事碍着你了?”

“不是……”Kraito咕哝道,“抱歉。我今早不太顺,你懂吧?”

她点点头。“都这样过。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待会儿。”

“谢了……”他回头望向桌上的文件,重新开始他的工作。他没注意到Masipag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也离开了他的视野。


外勤任务指挥官F. Williams(又称“Fritzwillie”)

SCP外勤回收与收容指挥官。

安保等级:4

职务:外勤任务评估指挥,善后工作。

当前任务:Site-19,普罗米修斯计划。

“长官?”

Masipag把头伸进沉重的办公室大门看了看。办公室里没有多少陈设,显得毫无生气。沉重的天鹅绒窗帘挡住了窗户。一盏孤零零的台灯沉闷地摆在木制办公桌上,照亮了贴在桌子边缘的一张便条。

对不起Mas,今天要测试85。抱歉我没在。把东西放桌上就行。

“……该死的Fritz。”她把文件扔在办公桌上,大步走出办公室。


行政主管K█████ D██████(又称“Cyrus主管”)

Site-19主管,直属O5-12。

安保等级:4

职务:行政管理

当前任务:Site-19。

Cyrus主管并非一个难以取悦的人。只要按时完成工作,别来烦他,那在他心中这个员工就永远都有可取之处。因此当一名火冒三丈的年轻女人冲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并不是特别愉快。他注意到了她的出现,但一直盯着自己的电脑终端,头也不抬。

“下午好Masipag中尉,你需要什么?”

她皱眉盯着他。“是Fritz。他去找Cassie瞎胡闹,错过了我们的会面,这是第二次了。”

“Williams指挥官上周就已经预定了SCP-085的测试。你有充足的时间检查——”

“他告诉我今天见面的!”

Cyrus抬头瞟了一眼她。“也许你应该再三确认会面日期。若你今后继续从事侦查任务,那守时对你来说也是个好习惯。”

“你……认真的吗……很抱歉打扰你,长官。”

“我接受你的道歉。现在,请你……”


“Cyrus说你很生我气啊。”

Fritz又咬了一口三明治,尽力避开她冰冷的目光。

“他警告过你了,是不?”

“是啊……听着,我很抱歉错过了会面。当时我们正在进行一个很重要的测试,关于……”

“是啊,特别重要,随便吧。不过你听着,你看过Kraito的研究工作吗?”

“……讲下大概情况?”

“你简直不可理喻,知道吗?我们花了好长一段时间研究……算了,不说了。”

Fritz叹了口气。“听着,我知道我一直以来——”

“省省吧。Kraito那边发现,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回收的那种金属特别奇怪。就……真的很奇怪。奇怪到足以当作异常物品了。因此我提议将我们的任务从侦察提升到全面突袭任务。”

Fritz挠了挠脖子。“呃,我不觉得能有什么用。我们手上的数据不足以说明这次任务提升有必要。你知道,Cass——”

“我叫Masipag。”她站起来,端起她的托盘就走。

“……啊,天哪。”


特工Saul Kulzn(又称“HK-016”)

特别回收行动

安保等级:2

职务:外勤特工

当前任务:Site-19,普罗米修斯计划

状态:于SCP-313的测试中受伤。带薪休假中,等待分配。已返回现役。

“……然后他把我名字都叫错了!就,我知道他一直忙着零八五的测试,但他至少得叫对我的名字吧!”

Saul点点头。“Willie指挥官应分清任务的轻重缓急。比起和他的团队一同工作,他花费了更多时间进行各种测试。我是说,我理解他觉得研究零八五很有意思,但是……”

“研究,切。”Masipag哼了一声,“他只不过是想和Cassie共度每分每秒而已。”

“……这是一项十分严重的指控,中尉。什么证据让你认为Willie指挥官如此玩忽职守?”

“我——”

“别跟我说‘这是直觉’,我们都清楚直觉证明不了任何事情。”

“……”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了,你要是打算回宿舍的话,记得换掉那身特工制服。”


Masipag把制服塞进更衣柜,这时,她头顶上出现了警报声。

«所有属于普罗米修斯计划的外勤特工,请立刻向你所属的HCML主管报到。会议即将开始。»

她低头盯着已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更衣柜,叹了口气,把制服重新拽出来。


直升机在略带橙色的地平线上降低高度,在废墟上空盘旋。聚光灯标出了这场灾难波及的范围。破损的车辆,损毁的实验室与尸体随处可见。Masipag透过直升机的舷窗看去,试图找到熟悉的景象。她还没找到,Fritz低沉的声音就从直升机的驾驶座上响起来。

“Masipag!Kulzn!准备好跳伞了吗?”

Masipag从窗外收回视线,看向驾驶室。“Fritz,我们跳到哪儿啊?”

“这个嘛,我们认为爆炸最初发生于建筑东翼,所以Kulzn和我在那边降落。你去西翼,看看还有没有能回收的文件。”

“什么?我不应该跟你一起走吗?”

“否决。Kulzn更适合这个工作。”


“难以置信……”Masipag怒气冲冲地自言自语抱怨着,慢慢穿行于建筑废墟之间。眼前的光景与她想象中大不相同。比如,走廊并非如她所想一般发着光,以洁白的大理石制成,而是朴素的混凝土墙面,因爆炸已多有划痕,屋顶也已经塌陷。实验室的绝大多数地方都平淡乏味。

她转过墙角,出现在眼前的不再是一排仿佛永无止境的实验室大门,或是破损的混凝土墙面,而是一个门已打开的钢铁保险柜。她蹲下身,慢慢接近大门,同时注意着是否有突兀的响动。她越接近保险库的门,就越是发觉保险柜所处的位置很不稳定,岌岌可危。

然后它就不再是岌岌可危的了。保险柜地一声掉在地上,激起天花板上的无数尘土,门也随之关闭。Masipag匍匐着慢慢退后,在墙角跌跌撞撞地后退着直到看不见那个保险柜。随着尘埃落定,她从墙角探出头,看向原本保险柜的门在的地方。

那里,一块金属闪闪发光,透过走廊也能看到它发出的光亮。它的块头比保险柜门能放下的还要大,将她的视野范围限制于只能看到保险柜的一角。它非常大,大到不可思议。

«Fritz,听得到我说话吗?»

«听得到,声音很清晰。怎么了?»

«你肯定想自己过来亲眼看看的Fritz。这东西很不寻常。»

随着她越来越接近那块金属,有什么东西在她脚下咯吱作响。那是一块已经烧焦了的档案一角,随即被她拾起来看了看。

该项目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尽管我们做出了值得称许的成就,我们也没能解决一直困扰我们的项目减少/增加。我们收到通知,说下个季度的预算减少了,除非我们发掘出项目的更多商业价值。

她把纸片翻过来。上面印着一个简单的词。

心灵遮断合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