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雨夜

Site- 84外暴雨倾盆。芒特雷尼尔和太平洋西北岸似乎总是下雨,但今晚的雨势尤其急。早些时候,收音机里传来了公园洪水预警的消息,而实际上这的确很有可能发生。

像往常一样,站点里只有两个基金会员工——称呼它为站点都有点言过其实了,它只不过是森林里一个陈设讲究的布置着现代化设施的小木屋——毕竟它只收容着一个异常。

“他要多久才能出现?”

“你可真没耐心。”

“我已经在这间小屋里坐了三个星期。我听说他经常造访这里,但我还一次都没见过他。”

“我做这份工作已经将近十年了。他完全随心所欲出现,又不是根据你或者其他什么人的心情行动。有时候几个月都见不到他。”

“几个月?我要在这里等几个月?”

“放松些,孩子,好好享受吧。这可是基金会最轻松的任务之一:坐在一个舒适的小木屋里,每隔一段时间收集一具尸体,如果它有什么异常的话,就把它运到另一个站点。这没什么难的。”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昏暗的小木屋。雨水倾盆而下,汇聚出五条密西西比河的水量。雷声轰鸣,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也许是公园里的某个地方此时正电闪雷鸣。

“我没参加过机动特遣队级别的培训!”

“我当过站点主任,你知道吗?”

年长点的那个人站起来,转身面向窗户,望着外面的雨。他走到壁炉前调整火势。他抓了一根木柴放在其他柴火中间,等着它被点燃。

“不会吧?在哪?”

“波特兰的Site- 64。”

“那可是个大型站点。那你是怎么跑到这边的?”

“这里是我的归隐地,孩子。站点主任的工作搞得我疲惫不堪,我在两个星期内就辞职了。我当时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记忆清除,要么换个轻松的工作。”

“你不想接受记忆清除吗?”

“我知道记忆清除的药剂是从哪里来的。那可一点都不美好。”

房间另一面墙上安装的电脑开始发出轻轻的警报声。两个人都转身望去。通过监视器的屏幕可以看见一个苍白的高个子身影1,背上背着一具尸体2。他没穿雨衣,只是冒雨艰难地向前走。

“他来了。”

两人走到屏幕前,观看了整个仪式过程。这猎手将他死去的妻子扔进火坑,然后倒进去一瓶威士忌。最后,他停了下来,喝光了剩下的酒,然后把一个打火机丢进火坑。

尸体在那曾经焚烧了无数遗骸的坑里熊熊燃烧起来。这个怪人注视着这一切,就像他之前无数次重复这个过程一样,直到他厌倦了盯着这片火焰。他从长袍里拔出一把刀,在地上刻了一个符号。完成这一切后,这个身影离开了现场。

“去把尸体拖回来。”

“在这样的天气出去?”

“我们得在尸体燃烧殆尽前把它弄回来,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会行动。”

年轻人抓起雨衣,准备迎接外面的暴风雨。他冲进雨幕,沿着泥泞的小路奔跑。这是条连接Site- 84与火坑的道路,他曾经从这里走过,但那只是演习,不是为了应对真实情况。

几分钟后,他走到小路尽头,提起水桶。雨水已经把桶灌满了,没必要从井里汲水。他把水浇到尸体上,爬进坑里把它拽出来。

他的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噼啪声,上级在呼叫他。然而,暴雨让信号变得很差,他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喂……在……他……马上就……来了……”

“什么?我听不见!”

“回来……回站点……”

“好,我找到尸体就回来。”

年轻人把尸体扛到肩上,从火坑里站了起来。当他爬出坑时,那残忍的苍白的刽子手也从树上爬了下来。两人僵住了,瞪视着对方。那人开了口,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想有人要来带走她。这我真不在意,我只是来拿我的刀的。”

年轻的特工没说话。那人俯身捡起他遗忘在地上的刀,转身把它展示给对方。

“看,多好的刀。”

年轻人一直死死盯着这个异常实体,直到它回到森林里去。五分钟后,他终于确定了自己是安全的,这才裹着暴风雨,穿过漆黑的夜幕返程。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