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生
评分: +37+x

落下华丽而厚重的幕布,迎接理性与新生的日芒。

——O5-1在落幕仪式上的致辞结束语


老李穿着睡衣慢悠悠地走到院子里,每天早起洒扫庭除是他退休后养成的习惯。邻居们都说这,才像一个老人的生活节奏,风轻云淡,处变不惊。

打理完以前从五湖四海搜集来的奇花异草,老李踱回厨房,用钢叉挑起一块冷冻的猪肉,走出房门,甩进院子边上的屋棚里。棚里顿时传来一阵混乱的声响,像是有数十条长鞭拍打着柔软的泥地。十几秒后,屋棚里又恢复了死寂。老李打开房门,一株平淡无奇的向日葵亨亭立在一个巨大的花盆中央——花盘上数以百计的“眼球”正盯着走进屋棚的老李。老李靠着花盆坐了下来:“老伙计,新家还住的惯吗?”

“以前收容室的环境更好吧?有营养液定时灌输,二十四小时恒温——但是那里已经没咯,就委屈你一下和我这老头子一起住在这野舍,吃点糙食。

“喜子家的羊崽被偷了一只,是你干的吧。以后没饱可以直接跟我提意见,犯不着去干那档子缺德事嘞。”

“我正准备办个养鸡场,以后你就帮忙照看啦。”

向日葵悄悄地移动到花盆的边缘,弯下头,和老李靠在一起。

老李已经合了眼,看来是想要睡个回笼觉。向日葵也闭上了自己的所有"眼睛",把柔软的花盘垫在老李的脑袋下,两根粗壮的茎从土里探出来,环在老李的胸前。

北方冬天的早晨很冷,而花的茎却是暖和的,通着血哩。


李熊光已经在墓园待了两天了,来墓园里拜访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瞥着这个衣着邋遢、举止怪异的家伙,吩咐着自己的孩子离这人远点。

墓园的看门人是个和善的老人,以为李熊光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劝说他晚上到保安亭凑合一下。李熊光摆摆手,说自己五星中产好市民,只是想来陪陪父母 。

他倒也没有到绝食的地步,每天都会叫外卖送到墓园里。只是送外卖的小哥没一个愿意走进来,每次都是老人转送过去。李熊光哭笑不得:在一个人类几近全知的时代,还有人惦记着那晦气不晦气的老传统呢。

老人常来找李熊光说说话。聊他的过去,聊他的父母。当聊到职业时,李熊光笑呵呵地摇摇头,只是说那都是被列入课本里的东西了,将来的中学生和咱们干一样的活呢。

老人静静地听着,他对于那个隐藏在帷幕之下的“基金会”知之甚少,只是与李熊光分享着他洒脱的悲哀。

“古代的炎黄科学家们费尽心思想搞清楚荧惑星是个什么东西,到了21世纪,小孩都知道水金地火木土天海,”李熊光嗓音嘶哑,“我们也是,谜都解完了,也就不需要我们了。”

“但我们比那些炎黄科学家幸运,因为我们……亲眼看到了…….这个过程……”

他低着头喃喃自语,渐渐没了声,一会儿竟打起了鼾来。

等他猛地抬起头来,已是黄昏近晚,老人已经回到了他的那间小屋,身边是一瓶温热的茶饮料。

李熊光伸了个懒腰,把饮料递给墓园的最后一位来客,后者受宠若惊地摆摆手正要拒绝,李熊光闷闷的声音响了起来:

“帮我拧开,我手酸。”


“爸爸,在我出生之前,你是做什么的呀?”

“以前啊,爸爸是个抓怪兽打坏人的战士哦。”

“是不是像电视里的那种,拯救世界的超人?”

“哈哈,算是吧,爸爸抓过好多好多的怪兽,还做怪兽的研究呢。”

“那爸爸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抓的怪兽长什么样?”

“贝奇塔就是哦。”

“可是,贝奇塔是宠物市场买来的,而且一点也不像怪兽!”

“这么跟你说吧,贝奇塔的妈妈的爸爸的.…的姐姐,就是被爸爸抓到的怪兽咯,至于像不像的问题,时代变了嘛。”

“那现在为什么人们能养怪兽了呢?贝奇塔很乖的呀。”

“因为怪兽的秘密被爸爸找到啦,经过驯化的过程,一代代的野性会越来越小,到了如今,怪兽就可以当成宠物养啦。”

“好厉害,怪兽都能驯服!”

男人笑了笑,把目光投向窗外。正值中秋,两轮宁静的满月挂在干净的夜穹,辉映四方。


“嘿,张队长,听说你以前是在那个什么基金会做事的?”新来的保安小王端着饭盒坐到张继的旁边小声的问道。

张继一愣,淡淡地点了点头。

“也做保安?”

“比保安危险多了,成天跟雇佣兵似的血里来血里去的。”张继笑了笑。

“那你看管的那些异常,都是些啥怪物啊?”

“怪物……现在街边路过的一只老鼠放在我们那个时候可能都得抓起来研究一番。但若是放到现在,你把一只会说人话的老鼠给摸清楚它为什么会说话了,你还会觉得它是怪物么?”

小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咱是个粗人,干不了科研的活,只能给组织当把枪使,卖命。那时有个跟我关系很好的的研究员说啊,这异常,都是超出人们理解的东西,那科学上解释不通啊就被叫做异常,给关起来做研究,不让他们祸害人间。”

“那队长,你当初干过最危险的活是啥,那么多怪物,一定出过事故吧?”

张继沉默了,点了根烟,他的眼神在烟雰的起舞中飘忽不定。小王以为提到了张继的痛处,就知趣地准备走开。

“你见过海市公园里的那座雕像吗?”张继突然问到。

“那座白色的人形雕像?见过,怪吓人的,说是什么艺术家的作品。”

“那不是什么艺术作品,那曾经是个活物”张继缓缓吐出一缕烟气,慢慢弥散开来,“若是有人见到了那东西的脸,它就会朝那人冲过去并把他杀死。对那个怪物的第一次收容是我所在的小队负责,那时还没人知道它的特性。”

“三个。那一次,我们四人小队死了三个。在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惊慌失措的时候,我的队长拖着仅剩的半截身子爬过来,把沾满血的手拍在我脸上。”

“我被血糊了眼睛,没看到那怪物的脸。支援的人到场后,除了我,都没了气儿。”张继停止了叙述,默默盯着剩下的半根烟。

“不抽了不抽了,抽烟有害身体健康,”张继突然笑了起来,把剩下半根烟掐掉,“我还要替他们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站起身,拍了拍小王的肩膀:“谢谢。”

说罢,转身走出灯火通明的饭堂,踏入浓如黑墨的夜色之中。


地山市最近突然多出了一个神秘人,人们都说他走到哪,哪里就是一片希望的海洋。每一个与他擦肩而过的路人都突然感至“如沐晨风”般的快感:坐在江边准备一百一了的破产企业家突然有了东山再起的愿望;年仅三岁的婴儿摔倒在地,正准备放声哭嚎之时竟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刚被前女友嫌穷甩掉的小伙百米冲刺到银行,准备贷款创业证明自己……

神秘人向来都是一身黑衣,带着兜帽、口罩,背着一个宠物背包似的东西,这套穿搭甚至一度成为一股潮流。

所有试图跟踪他的人据说都会转眼间被他甩掉,让群众们自发组织起来的神秘人粉丝团体也不了了之。

后来时间长了,市民们都习惯了神秘人的行动方式,即使遇到他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像老朋友一样互相打个招呼。神秘人也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来如影去如风,偶尔还会在王大妈的包子铺买个早餐。

说来也怪,自从神秘人出现后,这座城市里的犯罪率直线下降。倘若给居民幸福程度评个级,地山市必定名列前茅。

有人在为神秘人开设的贴吧里感叹:“他仿佛是这座城市的守护神。”甚至有要给他申请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许碧方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这些言论暗暗发笑,然后站起身抓起挂在椅子上的黑色风衣。

“走,999,”她揉了揉怀里那团橙子果冻般的生物,”散步去!”


伊斯是安布罗斯餐厅巴黎分店的主厨。员工们评价他为“万年不动的老树”,一是承认他的可靠和老成,二是揶揄他的严肃和不苟言笑。新来的员工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安布罗斯的起源是什么?为什厨房后院被锁了起来?为什么地下室的空间比主餐厅还要大?这些问题的回答大都是伊斯严厉的目光,而新人也会知趣地走开,表面上不再好奇,背地里仍在嘀嘀咕咕。

实际知情人只有经理安比尔,他们两个是帷幕揭开后唯二留在巴黎分店的老员工。他们用过去留下的菜谱——当然是删减过的——教导后来的新人,让安布罗斯以正当的名义继续存活。

安比尔知道为什么伊斯要保住安布罗斯,也知道他为什么要留下。如果当年安比尔就是经理,她很可能会因为伊斯的行径把他撵出安布罗斯。但时间往往会洗刷一切,也冲淡了安比尔对往事的追究。

从异常的狂热中醒来后,往往会陷入更为猛烈的痛苦。伊斯已经在这痛苦中沉沦了很久,而安比尔只是看着。

看着他在后院那颗巨大的黑树下长跪不起,枝叶间的数十个骷髅头无言地看着他,惨白的眼窝反射着冷冷的月光;看着他在地下室里面喝得酩酊大醉,高喊着某个名字,跌跌撞撞的仿佛在被什么追着跑。

着他想方设法想清理掉地下室地板上斑驳的暗红色拖痕,最后放下拖把,无力地瘫坐在地。可当安比尔问他是否要把地下室装修一番,他又倔强地摇摇头;看着他每天都去外面捡回流浪的猫猫狗狗为它们提供一方安身之地,以至于不少客人把这当成了宠物咖啡厅。

他在以他的方式赎罪。

世界上不止一家安布罗斯,也还有很多很多的“伊斯”。

他们的过往也许永远也不会被讲述,也许。


“喂?您好,是的,这里是安徳森设备机器人?我们这里并不生产机器人,我们的产品更多是智能家居,也兼顾一些交通工具的零件加工……不,我们老板并不叫安德森,而是罗伯特,罗伯特•弗兰克斯………就算那位叫安徳森是你的老朋友我们也无能为力,毕竟我们不是寻人公司.….……您要与老板通话吗,这个恕我做不到,我只是个接线员………您在我公司楼下?不不不,我想您真的找错地方了,也许世界上还有另一家叫安德森的公司生产机器呢………诶,老板您怎么……”

接线员的耳机突然被一只大手抢走,来者正是安德森设备总裁“罗伯特”。他对接线员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把耳机带上。

“亚恩教主?”

“安德森!”耳机里迅速传来一声怒吼,“你送的什么玩意!”

“啊呀呀,别这么激动,那可是我一老人家花了两天两夜做出来的按摩椅,我还特意花心思给它配了一个变形的功能,这样才好做伪…嗯哼。”

“[简短有力的欲肉教粗口],下次再给我整变形绞肉机我先把你塞进去!”


“帷幕揭开后的时代,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纵然新知识体系的涌现给科学界乃至教育界都带来了一次很大的冲击,但要等这些知识被编进课本,然后慢慢渗透进下一代人,再等这下一代乃至下下代人慢慢影响整个社会,仍然是一段漫长的等待——至少未来十年还做不到街边随便问一个小孩都知道682是平行宇宙被投影过来的7级现实扭曲体,也做不到去实验室里随便逮个科学家都能给你解释一遍平行宇宙投影的原理。”

4月2日,国际青少年教育工作交流大会在中国北京的日夜坛召开,以上是中国教育部部长(人类)在会上做的发言,可谓是一分见血地指出了当前知识爆炸所带来的教育脱节。

“知识拓印”是由一名前基金会工作者(人类)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并声称此方案亦可以延用到其他领域,可以直接省略“教育“过程,而转为更加高效的“拓印”——通俗了讲就是复制粘贴。在帷幕前,人类所有的技术尚不能支撑这一计划的实施,但是前基金会对于“SCP-028”的完全解析可以将这一计划化为现实。

据项目负责人称,基于028的“知识拓印”计划已经进入实验阶段,并欢迎广大群众的报名参与,合格者将成为第一批“拓印”的受验人。

特别提醒,种族为“夜之子”的地球公民也可以报名参加本次实验。

更多相关信息欢迎点击“拓印计划”的官网( www . knowledgemonotype-wiki.net)查看。

猩华社报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