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女孩的小女孩
评分: +47+x
blank.png



从站点爬出的Ninth,拖着疲惫的身躯溜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什么叫被学阀剥削的科研狗?被站点主管呼来喝去,什么资料都要自己整理,异常的数据比自家亲娘的生日还熟悉……
“我他妈的……”
但就连如此呐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Ninth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浏览着外卖的品种——哦对,Ninth其实没钱点20元以上的外卖。
站点本应该15日发工资,可现在已经是19日晚上,她的工资依然没到账,而她甚至还要还花〇。
更悲伤的是,她的〇呗记录里,买的都是日用品。
……还好房租1号交。

看着画面上色香味俱全的外卖,Ninth甚至进入了一种恍惚状态。
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异常,她知道她的工作是去收容它们,她也知道有很多人在等着他们来拯救。
但她唯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于是外卖还没下单,手机便从Ninth的手中滑落,轻轻地摔在床上。


Ninth恍惚间回到了那个四人宿舍。
对床的小妹对着笔记本乱喷一通,看样子是游戏上被队友坑了;下铺的女生这个点都不会在宿舍,毕竟她还有一个值得让她如胶似漆缠着的男朋友;至于斜对角的少女,则是戴着耳机看动画,好似这个混乱的宿舍与她无关。
自己?自己刚从床上醒来。
“啊……几点了?”Ninth稍微拉了拉自己混乱的头发。
打游戏的小妹回过头:“醒啦?你喝成个傻逼,还是我们几个把你拉回来的。”
“喝?喝啥了?”
“果然不应该让你碰酒。玖昊你说你拿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的offer然后请我们吃饭,结果我们都没拉住你你自己吹了一箱啤酒。然后嘛,你在路边发酒疯,差点砸了烧烤摊。”
“就是,我都想不到你这种一罐啤酒都能醉的人,是怎么吹一箱子的。”看动画的少女也看向Ninth。

记忆的断片逐渐成型。虽然事实有诸多谬误,但无意识的人是不会发现的。

“啊……让我再睡一会……头疼。”
Ninth捂着头,再次躺下。

她曾是某个小城的骄傲,某个学校的骄傲,某个家庭的骄傲。她能够来到这个学校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不弱于普通人。
只是,只是……只证明自己是一种无用功。浪潮来袭时,没有一滴水是无辜的,也没有一滴水会躲过卷曲。


“玖昊,祝你18岁生日快乐。相信你这个年纪已经有心上人了吧?记得每年到我面前讲一下进度哦。”
失真的声音在电视上摩擦,画面中的女子躺在病床上。
“……不想看的话可以关掉的。”男子无奈地拍了拍Ninth的肩膀。
“不,我要看完。”

老旧的播放机吱嘎作响,内里的录像带卖力地卷动,只为女孩倔强的柔弱。
“孩子他爸,这是最后一个了吧?玖昊,还有孩子他爸,我希望你们能从我的阴影里走出来。毕竟世界那么广阔,玖昊当科学家解决世界之谜的梦想哪能被儿女情长的给绊住呢?我相信我们终有一天会再见的。”

——我们注定失去许多。逝去的疼痛会留下伤疤,然后再次被记忆的碎片划开,永远无法愈合。

“爸……让我躺一会。”


但Ninth没能再睁开眼睛。
这是一个雷雨天,Ninth因为白天没能要到自己想要的玩具,而被独自丢在了吊床里睡觉。
划过天空的闪电和如约而至的雷轰,把Ninth吓个半死。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像抱紧妈妈那样抱紧被子。她单纯的头脑认为雷鸣显得可怕是因为她不认识雷公爷爷,那么只要认识雷公爷爷,祂一定不会吓唬自己的。


胎儿之梦。
双份的心跳回荡在羊水中,而笨拙的父亲用自己姓氏从网上征求来的名字,给她起名叫姒玖昊。
“可怜的孩子,你一定要幸福呀。”
妈妈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Ninth,我认为人类趋利避害,自私无情。
我认为人的一生都无处可去,人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我认为你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可能,你也不敢做任何改变。一旦发生变化,你那脆弱的现实会被异常殴打到无法复原。
我知道你觉得丧、累,你以为的未来只是一种被吹嘘出来的幻想,你和那些基金会名人的奇妙生活的距离已经超过了终点的热寂。
我知道你在许多年之后,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将会回想起你的已故母亲还在世时,带你前往公园玩雪的那个下午。

不过,我相信,我说的这些你都能战胜。
你会依然对生活怀抱着热忱,战胜生活中的绝望。
记得给自己找乐子,这样你才能承受绝望,才能战胜不幸。
——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份绝望的原理。

这个自闭的黄粱一梦,该醒来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