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azurin的提案

CAPRICA%20TITLE.png

致SCP CAPRICA首席研究员先生,

当你能看到这封信时,我首先应该祝贺你升任SCP CAPRICA首席研究员。你现在应该已经对SCP-CN-001的性质无比熟悉了。

我相信经过这么久的研究,你应该已经明白了SCP-CN-001与我们的距离并不像看上去那样遥远。现时的研究认为水的相对介电常数必须处于██±█████的范围内才可以保证碳元素发展出生命的能力;当数值高于这一范围时,碳基生物大分子将被水快速水解,而数值低于这一范围则无法维持蛋白质的特定构象存在等生命活动进行所必须的要素。两者同样会引发由生命构成的基本元素改变而引起的SK级支配地位转换情景。SCP-CN-001的作用是碳基生命得以存在的关键;然而现时也已经确定以基金会目前的一切手段无法逆转SCP-CN-001的作用,因此SCP-CN-001预期将在██年后引发一次不可避免的CC级情景。

SCP-CN-001是孕育所有碳基生命的基质(Matrix)。SCP-CN-001毁灭了拉尼亚凯亚所有其它形式的生命,但却让我们得以在硅基和硅氧基生命的遗骸上降生于世。然而, 我们在出生的一刻起,就已经被告知了毁灭的时间——我们甚至可以做到精确到具体的日期。我们不是SCP-CN-001的第一个孩子,也不会是它杀死的最后一种生命。我们终有一天会走上硅基生命、硅氧基生命和更多元素生命走过的路,变成地球大气中的氮气、二氧化碳和水,变成这颗星球“自然环境”的一部分,同时将生命的指挥棒交给下一种生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将它分类为Boltzmann的原因。SCP-CN-001来自于一场上古时代宇宙战争的意外。但它也是热力学的使者,是自然规律对自由意志的复仇。我们无法指望冷冰冰的公式对于生命表现出怜悯和慈悲。SCP-CN-001的正常运行确保了我们的支配地位永远不会被硅基生命威胁,但我们却无法“使用”它来收容任何异常;同时SCP-CN-001已经提前宣判了我们的死刑,但我们却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挣扎。即使是学习破碎之神的教徒,将身体改造为合金组成的机械,将意识保存在电磁波的海洋里——终有一天,合金也会化为氧化物的齑粉,电磁波也将失去它的物质载体。

我们记录SCP-CN-001,不只是为了记录异常,更是为了记录人类从哪里来,在离开宇宙之前还剩下多少时间。然而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放弃努力——基金会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人类的存续,更在于在宇宙存在的历史中,尽可能多地记录下人类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人类,向死而生。

——O5-6
安全。收容。保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