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铃响
评分: +20+x

“悦悦。哎,悦悦。”

今天天气晴朗,本应是个在公园散步的好日子,尤其是对于一个已经八十多岁,身体却莫名硬朗的老人来说。

“悦悦,哎,你看啥呢,这么乐呵呵的。“

老人半分焦急,半分饶有兴味地向他那已经读研的,捧着手机一边看着什么一边笑的孙女凑了过去。

“啊,爷爷,您醒了啊,咱这就出去走走?”

女孩突然反应过来,暂停视频,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

“瞧你那么入迷,爷爷看看你都看的啥。”

“也没啥,就是最近流行的那个█音啊,短视频。”

女孩把屏幕转了过来。随着富有节奏感的音乐,屏幕上的人富有节奏感地动了起来。

“这有啥意思,呵呵呵。”

老人发出了与他面露的微笑完全不符的感想。

“这哪没意思啊。你看这个?”

女孩显然是中了激将法,又点出了另一个视频。视频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无比娴熟地将一根根木材雕成各种活灵活现的人物。

“你看这个APP,也有很多老年人用的。你看这个老头,做木工,都有60万人关注呢。之前不是也给您买智能机了嘛,要不您也下载试试?”

老人盯着屏幕上的人物若有所思。


“爷爷,这才没几个月,您怎么就火啦?”

女孩不解地看着正在拿锉刀一点点磨掉一台白色电话机话筒上的焦痕的爷爷。

“那谁知道,就随便一试,没想到那么多人肯看。”

“妈呀,播放数都快有6万了。不过您这个标题起的还蛮有噱头的——‘震惊!八旬老人竞对电话机做出这种事情……’,您怕不是被网友带坏了吧?”

“谁知道呢。哎,对了。悦悦,你大学学的是通信吧?给我讲讲这电话怎么修才能接上电话呗?”

老人也不清楚当时怎么就一时脑热起了这么个标题,便随口答道。

“通信专业也不教这个的啊?哎,您别急,我给您查查就是了。”

“咳,乖孙女。”


老人坐在床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床头柜上摆着一台宛如新品的白色电话。这是他这几个月来一点一点磨掉焦痕,一点一点填补裂缝,甚至内部那些令他一开始摸不着头脑的构造都向专业人员请教,一点一点修理成能够接打电话的状态后的成果。

老人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精力,哪里来的那么大使命感,去办成这一件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老人想了一想,打开APP,对着电话机开始拍摄。对了,这APP前些日子更新了直播功能。老人开的直播间名称依然是标题党:“天啊!上世纪的老电话居然在这一刻……”。

直播间里的观众数越来越多了。一万。两万。五万……

老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十万,十五万,二十万……

老人在等待着什么。

……三十万,五十万,八十万!

没人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凑一块,就为了看一个老东西拍摄一台平平无奇的电话机。

老东西自己也不知道。


直播间的观众人数达到了一百万。什么也没有发生。老人失望地放下了手机。

“爸,吃饭啦!”

难得来一趟的儿子与儿媳正在招呼自己吃饭。

老人起身走出卧室。

突然。

铃 铃 铃 ~

铃 铃 铃 ~




老人的心脏突然猛地跳动了一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