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z 再死

“啊草,他妈的疼啊。我这是在哪?”

安全Safe

Ruiz Duchamp站定在草坡上。凉风轻柔地吹过男人那半被冻住地深棕色头发,处于地平线上的太阳就快要落下去了,天空是美丽的橙紫混合色。Ruiz 转身看向身旁的人影,那人影俯视着他。它的身体是由纯净的……光构成的?还是火?都是?都不是?说实话,想想伤害到了什么。Ruiz 认为“天使”这个词可以很好地形容它。

“我,喔哇,这里是天堂?”

是的。

“我懂了……”

Ruiz 和天使默坐着。Ruiz 想起了自己刚刚度过的那个早晨。他醒来,离开画廊,点了杯浓缩咖啡,跟柜台后那个女孩子聊了会天,然后离开,进入工作室。在那之后,他跟“那个人”进行谈话,然后结束谈话,洗了个漂亮的冷水澡。然而,天使什么都没想。

“我不是想显得很蠢或是怎么样,天使先生,但是我完全没搞懂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看,我不是最厉害的人对吧?我是说,在这整件谋杀……案,就你知道‘自杀’这玩意我听说在这圈子里是个大禁忌,更别提我根本就不信教了!所以总而言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不是你自己的错。折磨者

“我知道,宝贝。所以呃,不好意思,正如你可能看到、听到、感觉到的那样我是个艺术家,天使先生,不好意思我有点紧张呃,这里有什么事可以做吗?我挺无聊的。”

消耗。休息。

“哦,我猜下,是不给吃苹果吗?”

允许。随意。

“这是什么垃圾测试吗?”

不是。安全。

Ruiz 站起来,从树上摘下苹果。Ruiz 坐回去。Ruiz 咬了一口苹果。Ruiz 看到,喔——


他坐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他的演技闪烁着光芒,数以亿万亿计吨的物质从他的体内喷射而出,同时孕育出了所有东西,所有人,所有时间,而 Ruiz 也随之爆炸,在永恒中被撕裂。

RuizDies1.png


Ruiz 在可怖的沙漠中劳作,埃及的阳光直射到他的身上,他将最后一块砖砌到三角纪念碑上,然后抹了抹眉头,对自己的成就赞赏不已。然后,它掉了下来。它摔到了地上。它就这么……破碎了。

RuizDies2.png


Ruiz 后撤一步,用其所能狠狠地打了一拳。去他的傻逼,去他的垃圾警察。

RuizDies3.png


Ruiz 在燃烧的街道上行进。周边的空气中弥漫着死亡与血腥的气味,头顶的天空上充斥着火花,就像白昼照亮的天空下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Ruiz 让他们吃蛋糕,皇后首领并不觉得好笑。

RuizDies4.png


冰冷的海水无情地撞击着船舷,Ruiz 将茶叶扔入港口,还有着帮他把上述茶叶扔进上述港口的人。水很快变成了暗棕色。皇后首领觉得确实好笑。

RuizDies5.png


Ruiz Duchamp 用铁剑刺穿了古怪的森林人的胸膛,地面变成了暗红色。一声喘息之后,它倒了它蜷缩在地上。随之,两人之间的草木之地再度恢复平静。他笑了笑,继续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走去。

RuizDies6.png


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这个故事了。

RuizDies7.png


就这样循环周而复始持续了五年,十一个月,二十一天。又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持续了几秒钟。

RuizDies8.png


——他第一次看到了这些,Ruiz Duchamp 明白了,他真的明白了。几秒之后,Ruiz 再死,这次是死于脑动脉瘤。

意外。道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