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丛生

Dan博士发出一道介于尖叫与咆哮之间的声音,双目紧皱。

“月亮勇士向西去了,”Frewer汇报。“他……还骑着058。”

“现在就别跟我说什么月亮勇士了。”Dan睁眼时,他的眼睛已经充血了。“给我讲点理性的东西。”

Bowsterisk.png

研究员Calvin的理性快要蒸发了。来站点路上的交通状况足以让最有耐性的司机发飙:运兵车,坦克,甚至还有他不认识的奇异机械服。这些新的安保防线又是怎么回事?快点,快点,快检查站的人似乎被他所处的困境整乐了。我要迟到了!

站点内正在进行某种MTF行动。又过了五分钟,他终于到达了停车场的黄条杠。

“通行证?”服务员好像哪里不太对,但Calvin之前没怎么留意过他们。是制服不一样吗?

没有基金会标记。

“就在那里。”Calvin指向年检合格贴纸上方那张不起眼的傻瓜大学生Stupid College People贴纸。

“你需要一个有效的通行证才能在这里停车,”服务员瞥了一眼那张贴纸说道。

“你是说我的无效?”

“没错。”那人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是哪支队伍的?”

“这通行证是上周办的,新得不能再新了!”Calvin的脸颊涨红了。他打开杂物箱拿出停车合同。“那这个呢?”他一边读一边指。“2020年8月16日至2021年1月15日。”1

服务员睁大了眼睛。“哦,你是……”他那惊讶的表情令人不快。“呃,那这肯定无效。检查站的人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们发笑,然后挥手让我过去了。”

不快的惊讶表情变成了沮丧的烦躁表情。“逗我么。”

“好吧,伙计,我花了六十美元才拿到这张停车证,他妈的我要停车。”Calvin把合同塞回杂物箱,将其扣上以强调“停车”。

“当然了。他们会把你停在禁闭室里。”他按下腰带上的收音机的一个按钮。

“禁闭室?停车规定什么时候这么严了?”Calvin对他的这些胡说八道已经忍无可忍了。

“我会让站点安保给你解释的。”服务员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刷Reddit。

Calvin的右脚替他做了决定,他知道那是对的。反正我打算换新车了。他把油门踩到底,越过那条傻逼黄条杠。

服务员睁大眼睛瞪着他,把手机丢到了水泥地上。“给我回来!”他挥舞双手追着车。“等我报上去你就死定了,混球!”

Calvin坐回座位上,心怦怦直跳,将对方远远甩开后驶入车库深处。

Bowsterisk.png

“十天?”

“十五天。”

“二十天。”

“一个月。”

“一个月?”

“我懂你想说什么。主管逃出生天,一半安保人员因新冠而缺勤,还有……”

“别再陈述那些显而易见的事情了,Clef,你太擅长这个了。”

“我支持你的观点。但就算将这些都纳入考虑,看着Bowie——”

“Bowe。”

“——Bowie小子们再张牙舞爪一个月也不是不现实的。”

“胡扯。最晚、最晚二十九天我们就能狠狠揍他们一顿。”

“我觉得你在抬杠,不过算了。我押一整月。”

“我押二十天。”

“像平常一样给赢家二十美元?”

“你拿得出这么多吗?”

“你永远用不着知道,Adams。”

Bowsterisk.png

三名自豪的分裂者特工战胜了FEC2在Site-19面对过的最不寻常、最出乎意料的对手:King博士办公室里装的东西。在他们清理完所有的苹果籽以前,他们开始抱怨自己不是被雇来干这个的、抱怨这不是迈向接纳异常的世界时能预见的一步、抱怨他们正在做的应该是别人——随便哪个人——的工作,现在他们没那么自豪了。当然,这只是这台巨大机器上的小小凹痕,但它可不是唯一一个。

Bowsterisk.png

他们把自己看得太重了,Vang博士想。不,准确的说,他们是没把我们看得足够重。混沌分裂者以为他们控制了Site-19,O5又放弃了这里,所以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而大家只能接受这一切。

他们错了。当然,也许剩下的研究员不可能武装起来发动叛乱、吼起战嚎。站点周围遍布强制性模因,其效力足以控制一小支军队。但并非每个人都满足于接受现状。只要保持低调,就会有很多更巧妙的方式来抗议。

好在其中一些方法还很有意思。

Vang的一个朋友——一位碰巧是只狗的勤勉的研究员——几年前送给他一份礼物。那是一只可以固定在天花板上、向各个方向移动(这装置用起来真让人头疼)的机械臂,能在他需要做点真正的工作的时候把那块该死的石头从他面前拿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能感受到那块石头的模因效应,但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在给自己的不卫生与懒惰找借口。

但如今,他终于发现了这东西的用法。无需理解它是怎么生效的,他只需要在听到有人过来的时候开门把机械臂伸到走廊里。看着他们走过他的办公室时突然停下来……变得无可事事。这真的很有趣。

此刻就有十个分裂者的特工站在他的门前,萎靡不振。

他知道这也许是个一次性的小把戏,哦,但这可太值得了。

Bowsterisk.png

“Bowe现在连这几次会议都不出席?”

John Yttoric在椅子上后仰,把脚伸到会议桌上。“你要是他,你会来?”

Bumaro从他的长袍上挑出棉絮,向他的死对头瞪了一眼。"他大概在等我们达成协议。"

“但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吗?”Ytorric阴险地笑了。“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这样做?你我甚至都不找出诉求的共通点。”

“我跟你只有一件事有商量的必要。”Bumaro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而每当我提起这事,结果都是在浪费时间。”

“我可以给你再来一拳,”Yttoric讲道。“或者我们可以试着从不同的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

“很好。”Bumaro停下脚步。“你是怎么知道要搜查哪间牢房的?你在我们解密隔离区布局之前就偷走了碎片。”

“说不定跟找到第七子用的是同一招?”Ytorric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Bumaro沉默不语,双臂紧握。

“让我猜猜,”Yttoric说。“你的宿舍里有一张卷起来的纸条,上面精确告知你如何找到它。”

Bumaro扬起眉毛。“你怎么……?”

“对,我也有一张。”

两人对视了一会。Bumaro率先发言。“Bowe?他出于某些原因想让我们互相对立?”

“可是,什么原因?我们来这只是为了省去麻烦。展示一下武力,他和我们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各回各家。”

“然后你那奇怪的分支教会就能威名大震了。不错。”Bumaro耸了耸肩。“有更好的解释吗?”

Ytorric对他耸了耸肩。“这个站点真他妈怪。从我们到这以来,总是有人失踪有东西出问题。我们怎么知道有没有人在通风口里爬来爬去,留下这些讨厌的纸条来耍我们?”

Bumaro笑出了声。“这很简单,John。通风口太小了,人钻不进去的。这儿的通风口还是专门设计的,防的就是有人爬进这里面。”

Bowsterisk.png

我专门设计了这些通风口,Kain Pathos Crow教授想,这样我就能爬进去了。可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能活下来,他得去对自己的饮食规划做一次漫长而又严格的检查了。或者我该重新设计通风口。

当然,他已经很久没在Site-19工作了。他只是回来检查一些老项目、搜集自己的笔记,结果却赶上了这档子破事。他可无意在FEC的头顶上玩合金装备。

但他终究擅长如此。他在分裂者不在的地方——废弃的办公室、研究实验室和空的控制室里练习拼字游戏。他甚至不再让爪子碰到金属,像个毛茸茸的合金装备主角一样滑过幽闭的空间。

留下小纸条是个好的开端,但他正要拿出更好的表现。他不敢相信自己如此幸运;在找到的异常当中,几乎没有这样既便携又富有希望的东西。把塑料袋放进嘴里来防止自己的口水滴到文件上,好吧,这不好玩,但这又不是在度假。

他是只正在执行任务的狗。

Bowsterisk.png

Bowe摘下了面具。

他那带着严峻决心的表情消失了。他的脸颊垂了下来。他活动肩膀,放松臀部,呼了口气。在他神圣的宿舍里,他卸下伪装,变回原本的自己。直到这时,他才解开了他的制服外套,以及他那件清爽的白衬衫的领子。

太多人了,他想。太多人了,太久了。军方抗拒变化。基金会抗拒现实。现在教会们又互相抗拒。他已记不清自己在这跟他们呆了多久了;沉眠于地下的那段日子之后,他对时间的流逝有了独特的看法。

不过,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肯定过得比较慢。

他正准备解开领带时,偶然瞥了一眼他的桌子,看到薄薄的一叠文件随着吹来的微风轻轻飘荡。

他拿起了它。

Bowe将军,

在Site-19驻留期间我们一直受到破坏事件与效率低下的困扰。我的内部调查得出了以下结论:

1. Bowe之子的通讯部长Lesage是基金会的人。
2. Lesage部长令Site-19内的宗教圣物落入错误的一方之手,致使两位最重要的盟友互不信任。
3. Lesage部长打算终止这项计划,可能是通过摧毁那件装置。

等候您的指示。

- Jeremy Starek,安保部长

翻开剩下的八页,他几乎要被愤怒冲昏头脑了。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他整理了一下领带,扣好了衬衫和外套的扣子,戴上了面具,拿着文件径直走出了房间。

Bowsterisk.png

Site-19的安保部长Jeremy Starek双手杵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瞪着眼睛。“有人召开了这次会议。还被批准了。”

一名研究员试探性地举起了手。Starek叹了口气。“孩子,这里不是学校。说吧。”

“这里不是学校的话就别叫我‘孩子’,”研究员回答。“唔。可能这个站点里还有几个基金会的走狗,是他们伪造了会议申请?”

“为什么?”Starek看了看在座的三十个人,他们中有研究员、特工,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员。大部分人和他一样来自混分,剩下的隶属于那两个教会之一。“只为了将我们的邪恶计划推迟半小时?”

“我觉得这邮件确实有点不对劲,”一名祭司承认。“你们有人认识这位研究员Cal——”

门砰的一声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精疲力尽的女人冲了进来。“赶紧跑,快点。”

Starek向她投去令人畏惧的目光。“Buck博士,你迟到了。”

Buck猛地摇头。“你没明白。你们现在有危险了!”

“不过是演说被中途劫持的危险罢了!”听到那个充满自信的鼻音,Starek转身看到来者。一个穿着宽松的蓝色礼服衬衫、留着挑染刺头、胡子修剪整齐的scp-4624scp-4624男人原文链接scp-4624男人正站在他旁边。

Starek的第一反应让他差点一拳打在那人脸上。第二反应让他大喊一声“别动!”并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枪。

“哦,天呐,”Buck气喘吁吁地说。“太晚了。”

“你们这些人有力量,有干劲,有野心,”那人一边这样说一边以远超其发言的速度挥舞手臂。“但今天你们失去了那样的远见!沉浸在无尽的会议之中——请别碰那扇门,Buck博士——没有做成任何事,却害怕就这样离开。我是认真的,Buck博士,离那门远点。确切点说,在你身后把它关上。”

Buck愣住了,她的表情既恐惧又懊恼。

“看着你们这些人,我看到了什么?四个缺乏运动的队伍。四个毫无计划的委员会。四个无精打采的小组。”他张开双臂,好像要一下子把他们都抱住。“这些都将改变于今天——你们剩余分裂时光中的第一天!”

Starek把枪口对准那个人,瞄准,然后扣动扳机。子弹穿透他的蓝色衬衫后消失了。

“总是在扣扳机,是吗?”男人向Starek的肩膀狠狠打了一拳。“我知道一些锻炼方法对缓解扳机指发痒很有效。”

“我告诉过将军的,”Buck呵斥Starek。“别开大型会议,不然会引来4624!我告诉过他了!”

“你真是能干,Buck博士,”4624赞同道。“总是着眼于主要的机会,攀登成功的阶梯,不管是谁在支撑它。但你一个人是做不成事的。没有叛徒是一座孤岛!”

一位深红教祭司开始在空中挥动双手。4624用两只手一同指着他。“这家伙想到了个好点子!大家一起来挥手,这是我最喜欢的热身运动之一。”

一道细小的火焰穿过4624的额头,然后熄灭了。祭司显得很尴尬。

“你们都很努力,但就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你们得学会团结协作。”4624拍了拍手。“幸运的是,这是我的专业领域。”

这时Buck博士尝试夺门而出,但太迟了。黑色的虚无卷须从4624的衬衫纽扣之间渗出,会议永久休会了。

Bowsterisk.png

Calvin在逃,但不是真的在逃。停车服务员肯定没把他的特征描述清楚,而且好像这里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他低着头,与白大褂融为了一体。

召开会议似乎是个好主意,最终他看见祭司们和分裂者们进了会议室。他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他需要……

天花板上传来嘶嘶声。

Calvin抬头看了看那些廉价的白色瓷砖,当其中一块瓷砖移位时,他差点犯了心脏病。一个长着灰毛的鼻子从那儿低头看着他。“我说,PSSSST!你不知道‘喂!’是什么意思吗?”

Calvin眨了眨眼。“你是条狗。”

那只狗摇了摇它那蓬松的头。“不,它的意思是‘嘿,笨蛋,能注意一下这边吗?’现在,拿着这个。”那只狗消失了,然后重新出现,嘴里叼着一张钥匙卡。

Calvin伸手接过来;上面粘满了唾液,他在外套上擦了擦。“这是什么?”

“通信超控。在我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终端;你好像不怎么受关注,所以也许你能不惹麻烦地到达那里。我,就不一定了。嘿,你能帮我挠挠鼻子吗?”

Calvin伸出手来,用指甲轻轻地磨着这只狗的鼻子。

“谢了。我在这个通风口待了很久了。好了,开始吧。”

“开始什么?你想让我用通讯超控做什么?”

“他们正在监控Site-37的一场战斗。视频资料和静态图像会传回这里。我想让你把它转发给我们在战场上的伙计们。”这只狗似乎在笑。“尤其是静态图像。”

Bowsterisk.png

特工Andrea Adams第三次检查完战斗服的系统后松了一口气。妈的终于“脏活累活我来干。其他人负责看戏。”

“那挺适合我,”Clef说。

“我想也是。”她挠了挠头。

“顺便一提,我们的赌约失效了。要是知道他们会把叫过来,我就会把钱押在二十天上。”

Adams笑了出来。“这简直是句褒扬。”

“别告诉别人。”

Iris Thompson用一只手在一张夏威夷海滩的宝丽来照片上伸来伸去。她的手指因热度与期盼而刺痛。“博士,你年纪大了就变温柔了?”

他扬起眉毛眨眨眼睛,Adams用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想象他又在说些招人烦的话。”

Bowsterisk.png

“DiMucci主管,我们联系上FEC了。”

“可算好了!我来给他们个下马威。”基金会歼灭联盟已经把DiMucci的几个姐妹站点拆成了空壳。要是最高指挥部除了摆弄手指以外什么都不打算做,那他就亲自动手。

他拨动开关接通连线。“有什么事吗?”另一端一个粗暴的声音问道。这不是Bowe将军的声音;可能只是个大使。Bowe没把DiMucci当一回事!他马上就要修正这个观念了。

“我是John DiMucci。我想你们已经收到了我们的要求。是时候投降了,否则我们会把你们轰成渣滓。”

另一端的声音结巴起来。“你认真的?要知道,我们对你们这些基金会的人已经很厌烦了。你们表现得好像这个国家归你们所有!”

“我们知道。”DiMucci回答。他让手下随时待命,每个人都装备了足够填满Bowe脑袋的铅弹。“你的恐怖统治到此结束了。”

“你、你们知道个什么?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一开始你们让Bright博士当总统。行吧,还成。可紧接着你们就把特朗普送上了总统的宝座,导致媒体大肆报道,我的人加班加点工作来给你们擦屁股。然后你们甚至不让我弄清你们跟克林顿究竟做了什么。FBI会知道这些事的。在这之后让我们瞧瞧你们所受的欢迎能维持多久。”

“不好意思,能再说一遍你是哪位吗?”

“我是FEC主席詹姆斯·特雷纳。和你的工作说再见吧。”

哔声过后,DiMucci沉默了一会儿。他慢慢理清了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的后果。在接受了降职这一不可避免的事实后,他接通了自己的秘书。

“当我说‘FEC’的时候,我指的是正在攻打我们站点的那个,不是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咦,真的假的?我还以为这是某种政治隐喻。”

Bowsterisk.png

安保小队竭力紧跟Bowe的脚步。Bowe正在走廊中前行,步子又大又猛,从中可见他的怒火。“部长在哪?”

“长官,他不在岗。”

Bowe点了点头。“Lesage知道Starek揪住他的狐狸尾巴了。该死!”他猛地打开中央指挥中心的大门,众人一拥而上堵住出口。

十七双大眼睛看着他走到房间中央。他掏枪时十七张嘴正在喘气,然后他开枪了。

十六双大眼睛看着他放下冒烟的手枪啐了口唾沫。“来个人把这个败类清理掉。”

他把文件拍在一个无人看管的控制台上,转身离开房间。两名特工将Lesage的尸体拖了出去。

第三名特工拾起Bowe留下的文件。

Lungu特工,

我已经整理了一份关于你的搭档Duane Malloy特工的行为的全面报告。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一直在向你的上司诽谤你,把你的军用武器换成在战场上容易卡壳的劣质型号,破坏你的人际关系,并从冰箱里偷取你的午餐。请全面审查这些证据,并得出你自己的结论。

- Janice Mallory,FEC(前SCP基金会)内务部

果然。 Oana Lungu特工把scp-2533scp-2533文件原文链接scp-2533文件紧紧地攥在手里。

Bowsterisk.png

三十二个穿着制服、长袍和白大褂的男女坐在椅子上松散地围成一圈。这里是一片好似没有尽头的雏菊地。周围传来鸟鸣。还有抱怨声。

“好了,Anita,到你了!”4624站在圈的中央,对所有的人露出鼓励的微笑。他对深红教会的女祭司做了个手势,就像在游戏节目中给她发奖励一样。“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她瞪了他一眼。“红色。”

人群中传来窃笑,来自那些还没有完全陷入绝望的参与者。

“红色!”4624发笑,同时一颗子弹透过了他的脑袋。“各位,我们对红色了解多少?”

“那是你刚刚本该染上的颜色,”Starek吼道。

“那是从我早上起床以来一直看到的颜色,”第二个分裂者说。

“它代表着动机,但也代表着敌意,”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说。剩下的人转过头看向她;她从她的笔记本上抬起头来眨眨眼。“什么?只有我一个在关注这些吗?”

4624咧嘴一笑。“说的不错,Olive。”他转向女祭司。“现在,你认为以下哪个词语最能描述你?热情、忠诚、受尊敬、合群——”

“这他妈的还要多久?”Starek厉声说道。

“别急,等完成了人格测试,我们就能按计划开一场为期三天的研讨会了。”4624看起来很兴奋。“我们要好好了解一下彼此。”

几乎同时,这群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Stephanie Buck松开胳膊,身体前倾。“等等,别。不可以——”

“操他妈的这些屁话,”Stalek喊道。“我们纵容那个混蛋够久了。”他迈出脚步,挥手示意其他人跟上。“我要翻过那座山头,看看这地方到底是真是假”

“不可以从这离开!”Buck站了起来。“他不会——”

4624的笑容现在变得具有捕食性了。“你是在试图宣扬你的权威吗,Starek队长?我们还没做建立尊重的练习呢!”尽管没有风,他的蓝衬衫还是飘荡起来。“说实话,我不看好你的前景。”

“算了吧,你这坨异常狗屎。”Starek继续行进,直到黑色的卷须缠到他的脖子上将他勒死。

剩下的人跑了起来。“别跑!”Buck大喊。

“你总是这么务实,Stephanie,”在扼杀了三十一人后4624开口。“在事业生涯中,这将助你一臂之力!”

Bowsterisk.png

偶尔,他会问自己为什么不写点真正的剧本。

第一次,Edison博士惊讶地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喜欢它。想象这些场景,把它们写下来,看到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的最终成果……这是他在基金会的职业生涯中少有的真正享受每分每秒的辉煌时刻。当然,为了躲避那些被他冒犯的同事们的怒火,他只好去南极呆了四年。但他从未对他的小电影及其续集感到后悔。他完成了伟大的创作,还找回了心中的热情。

这一切让他仿佛回到了19岁。他畅想着那么多的场景……如今在这场基金会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当中他被遗忘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而他正在为此撰写剧本。挑一个垃圾导演把他的作品变成无心插柳的搞笑片,再找几个蠢到想把这场无比真实的灾难事件拍成电影(当然还要适当改编)的制片人,再尽可能写出最老套最陈腐的剧本。说到底他的点子还没有外面实际发生的事疯狂呢。他还得把这些念头也编进去来给故事加点料。他想知道有没有人能分辨得出哪些事真的发生了,哪些没有。

也许他甚至还可以把这投入到他们正要掀起的传谣行动当中,以此来掩盖失去站点后的混乱局面。要是这能让混分显得比他们实际看上去更加可笑,哈,那么这桩蠢事可能真会造成好的影响……感谢上天,这回再也没有那些戴个眼镜的“评论家”了。

Bowsterisk.png

这就像是一场噩梦,你可能会告诉心理医生的那种噩梦。你会很害怕告诉心理医生的那种噩梦。

戴着青铜手镯的女人在一张空灵的弓上拉开空灵的弓弦,在高速的血腥爆炸中,她手臂的骨头穿过她手指的肉,甚至在她在痛苦的尖叫中昏倒。MTF指挥官踩到了地雷,那其实只是一块红地毯,地毯突然窜起将他完全包裹住,开始吸他的血。有个人正从Bowe主义者战线上向后跑,他戴着的黑色太阳镜以某种方式令布置在他身后的基金会支援车辆一个接一个爆炸。

Site-19成了座空城,里面所有的异常都在这儿了。

一名混沌分裂者的士兵将一整支步枪的弹药射向她的战衣,战衣将每一颗子弹都无伤挡住了……不光是因为那些子弹实际上是人的牙齿。弹夹用完时他瞪大了眼睛,接着Adams从他手中夺过枪支;当她用枪打在他的头上时,他的眼睛又缩了回去。“真好笑,”她说。“这些异常里一半不好伺候,另一半则根本不干人事。

“Bowe把所有东西一股脑扔向Site-37,指望碰巧哪个有用,”她的耳边传来Clef的声音。他打了个哈欠。

“下次记得关掉通讯,别在我脑子里打哈欠。”她跳到一辆运兵车的车顶,向正在下车的士兵倾泻子弹

“没人拍张照片吗?”Iris Thompson倍感无聊的声音取代了Clef的哈欠。

“还早着呢,”Adams一边回答一边躲过某支蓝绿色水枪向她发射的酸液流。当她一拳打在持枪者的脸上时,她身后的地面被腐蚀了;她接住了枪,在把枪收进背包前她曾短暂考虑过把它对准那家伙。

“现在可能不早了。”Clef说。“我们接到报告称有一辆超级坦克和二十个齿械师正从北面赶来,他们的火力超过了你的承受范围。”

“Clef,我不是孤身一人。”Adams喊道。三个在齐臀长发上标有奇异符号的女人正要勒死一队MTF士兵——用上述的长发——她给她们每人眉心都来了一枪。

“你也许是。撤退,Adams。那衣服太有价值了决不能丢,更别说衣服里的人了。”

“我不知道你还会在乎这些。”她发现了那个带着Bowe主义者们冲锋的人,一个戴着老旧青铜头盔的普通士兵。“操,他们的战术是古罗马鬼魂出的主意,怪不得净做些无意义的蠢事。”

Bowsterisk.png

“Clef博士,我们收到了从Site-19传来的数据。”

“Bowe发的?”

“不,长官。它用的是研究员Calvin的授权码。看起来这是……一辆坦克内部的静止画面?”

Clef转头看向Iris,她突然在椅子上坐直了。“你说静止画面?”

Bowsterisk.png

“我自由了!我已跨越冥府之门,重回战场!”

Adams将一门腕炮对准了头盔男。“那我就把你再送回普鲁托3去,混蛋。”

军团士兵叹了口气。“那个……普鲁托不是个地方,他是——”

齿械师们的咆哮声把他淹没了。二十个机械怪物——人类融合了机械与血肉后形成的混合体——向他们冲了过来。

“别耍嘴皮子了……利落点!”Clef大喊。

Adams开火将那名士兵烧成灰烬。头盔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发出咝咝声但并未受损。她双手直指齿械师。“我来对付他们。”

“不,”Iris Thompson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对付他们。”

Adams惊讶地看着那辆巨大的坦克紧挨着齿械师队列驶入视野,然后突然转向他们那边。与他们相撞时坦克开始发射主炮,令她感觉脚下的地面好像发生了爆炸。

最终坦克爆炸时还剩十个齿械师没被解决,他们的一旁还有几十个教会和分裂者的士兵。Adams将炮口指向他们,正准备开火时,一只猛挥触手的触手怪随着火柱从天而降。

“令人厌恶的对立典范在无知原始的敬畏中哀叹着熄灭之阳腐臭金属气息的僵硬支柱。”巨大的牛心与它的白骑士像一颗微型陨石一样迎面撞上第一个齿械师;他们从冒烟的生物机械残骸中冲了出来,牛心的触手开始绞杀和切割那些惊慌逃窜的士兵。

“女士们先生们,留意你们的四肢!”月亮勇士喊道。“这只小狗还没被管教好。”

“二十天可能太富余了,”Clef自言自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