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02-TH

项目编号: SCP-002-TH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目前SCP-002-TH在基金会进行完整研究前就已停止异常活动,项目在经过大致检查后被被存放在Warehouse-29a。

描述: SCP-002-TH是一个无线收音机,由于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严重老化,尽管经过多次维修,项目仍处于损坏状态。SCP-002-TH产生故障的原因不明,但从Dr.Pamm的个人日记可知,他曾使用SCP-002-TH作为现在与过去William ████████████的联系方式,从而导致时间线的改变并造就了现在的结果。

Dr.Pamm的个人日记,记录于2013年2月:

10日:我被邀请参加一个讨论当前对某些项目松懈工作态度的会议,他们可能认为是时候该对像SCP-009-TH这类的非人的智慧实体采取严格措施了。他们对我的工作经验视而不见,却反而听从一个小伙子的话。说实在的,他们应该对我放尊重点。

14日:今天我在大楼后面的旧仓库里找到一台收音机,当我和Tom卸下一个桌子时,它突然从架子上掉下来。我记得它是Will的,这让我想起Will还在时的事,没想到Will的东西都存放在这里了,我不禁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15日:我昨天见到的收音机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肯定是掉下来的时候坏了,Tom过来的时候让我把它扔掉。现在人根本不重视旧物的价值,你知道吗?在当年这东西跟现在的iPad一样珍贵。所以我从维修部门借了点工具修了一下,现在它又能工作了。

16日:我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个日记,这真是件复杂的事。今天早上6点钟,我来到我的办公桌前,试图打开收音机,结果突然传出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咳嗽和说话,结果音量旋钮一碰就掉了,我骂了一句,结果收音机里突然有人说话,奇怪的是,那个声音令我感到熟悉,好像在回应我,所以我就开了个玩笑。

他……收音机里的那个人跟我说话,就像是用电话和我交谈一样。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他的名字是William ████████████。我不相信他,Will明明已经死了,但他也不相信我是Pamm。他说他的朋友Pamm正在另一张桌子旁坐着呢。我们说了很多话,但到上班时间了,我们不得不停止交流。

17日:我趁休息的时候把收音机带回了宿舍,发现并没有感到紧张或有压力。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我清楚如果我告诉他们这台收音机发生了什么,我可能就得不到和Will说话的机会了。我又一次联系了他,我问了很多问题来确认他到底是不是Will,他答对了所有的问题,他现在也相信我了。天哪!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停下来,认定Will死去的事实?可如果这台收音机真能帮我和过去的人交流,我或许可以让他们逃脱死亡的命运,可现实又会怎样变化?

20日: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联系Will,我决定坦白一些事以防再没机会。我告诉他关于他的死亡,如何发生。他不相信。他一定是生气了。我会尽力去做,但似乎希望渺茫。随后,我停止了继续和他联系。


附录: ██/██/2013,Site-12K再次遭到破碎之神教会的袭击,这是他们第四次尝试夺取SCP-████。他们杀死了7名员工并劫持了4名人质,其中包括Dr.Pamm。由William ████████████率领的MTF-Lambda-█成功消灭了袭击者并解救了人质。

30日:我遇到了那位去世的老朋友Will。他和我在一起。他看起来已经老了,但仍然很健康。为什么我记不清他的死?这……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事像梦一样。我再去看那收音机,它已经在爆炸中损坏,再也修不好了。我不要去想它,我要珍惜现在。无论如何,现实改变,我让Will回来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