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073-JP
%E8%A5%96.jpg

SCP-1073-JP拉门部分

项目编号:SCP-1073-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原███村的拆迁户将会被全部定位并收至Site-8156人形实体收容室进行保护,以将SCP-1073-JP诱导至Site-8156。若SCP-1073-JP从Site-8156时,需搜索未登记在基金会数据库中的拆迁户并将其收至Site-8156。

若所收容的居民受到SCP-1073-JP异常性质影响,需制定尝试将SCP-1073-JP无效化的计划并在3级安全等级人员监督之下执行。若项目无效化失败导致受害者消失,尝试追踪其消失后的位置。

描述:SCP-1073-JP为一出现在原███村的拆迁户(以下称对象)家中,替换原有壁橱出现的异常壁橱。SCP-1073-JP与房间之间的拉门因不明影响被封锁,无法被打开。该拉门上会渗出含有二噁英等有害物质的污水,推测SCP-1073-JP内部充满此种污水。SCP-1073-JP与SCP-1073-JP所在的房间会具有异常的抗破坏性,因此对其内部的探查未能成功。若对象搬迁,SCP-1073-JP将会从搬出的住宅消失,重新出现在对象所搬迁至的住宅。若所搬迁至的住宅不含有壁橱,则其将会通过更改房屋内结构的方式出现。目前未观察到SCP-1073-JP同时在2处出现的情况。

SCP-1073-JP拉门部分绘有文字,具体表现为日语所写的多个姓名。这些姓名均属于目前失踪,或者因后文所述SCP-1073-JP的异常性质而消失的人物。若对象由SCP-1073-JP异常性消失,其姓名会立即出现在拉门上。
 
居住在出现了SCP-1073-JP的住宅中的对象,将会阶段性受其异常性质影响出现下述症状。症状将会从阶段性从手指发展到头部,且该过程不可逆转。目前还没有成功治愈受害者的事例。
阶段 症状
阶段Ⅰ 受害者将会因不明原因产生麻痹,且身体发出腐臭。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受害者均表示有压迫感或者闭塞感。
阶段Ⅱ 阶段Ⅰ症状发展到头部后,症状会进入阶段Ⅱ。受害者将会断续地陷入呼吸困难,且身体开始膨胀。身体的膨胀与尸体腐坏的过程特征类似,受害者体内将会充满硫化氢等气体。受症状影响,受害者眼球将会突出,且体表会变色。
阶段Ⅲ 阶段Ⅱ症状产生24小时后,症状会进入阶段Ⅲ。受害者的身体组织将会从指尖开始崩解并消失。目前还未成功追踪到受害者消失后的位置,利用GPS定位器也未见成效。受害者消失后,SCP-1073-JP将会暂时消失,此后转移到另一生存对象家中。

 
附录:基金会对原██村村长广泽安司进行了采访。该采访使基金会获得了关于SCP-1073-JP来源的有力信息。以下是采访记录。

受访者:广泽安司

采访者:时任特工(以下称时任)

备注:广泽的住宅中出现了SCP-1073ーJP,基金会发现其时,其阶段Ⅰ症状已发展到腹部。

<录音开始>

时任:您对那个壁橱的状态有什么想法吗?

广泽:[沉默数秒],我接下来和你说的事你能保证不告诉别人吗?

时任:当然,我们是会站在您这边的。

广泽:好吧……我说过我以前是███村的村长,对吧?

时任:是的,之前您有说过。██████大坝建设到拆迁到██町那段时间都是您在任对吧。

广泽:对,而且建大坝的时候,也是我负责和国家谈条件的……这个我说过没?

时任:这个就是头一回听说了。

广泽:好。本来嘛,███村就财政困难。村民的生活也都是揭不开锅啊。就在这个当口,国家说要建大坝,让我们拆迁,这可是千古良机啊。我就和国家谈条件,争取到一大笔拆迁款。大多数村民虽然对故乡有所留恋,但也对我表示赞同。大多数。

时任:您是说还有不同意您的人?

广泽:对,是一群反对建设大坝的人。他们天天举着标语在村里游行,在村政府前面吵吵什么“不要抢走我的故乡”“不要破坏美丽自然”,处理他们可费事了。我还得和上面派来的人解释“其实反对的人是少数”,那叫一个费劲啊。

时任:听起来反对的声浪似乎很大,您最后说服他们了吗?

广泽:没有。到最后没等把反对派说服,大坝就建好了。然后事情就拖到了给大坝蓄水那天。那天大坝的工作人员要来确认村里还有没有留人,最后再开始蓄水。

时任:反对派又会挑起点什么事吧?

广泽:你说的对,没错。本来我已经把反对派那帮人请出去一次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又跑回村里,坐在村政府在那抗议啊。

时任:那肯定不能蓄水啊,您又把他们请出去了吗?

广泽:没。再磨磨蹭蹭的,工作人员就要来了。看到我们闹这一出,这不得停止蓄水嘛。

时任:不,可是根本没法蓄水嘛,只能改天再——

广泽:那可不行。建大坝那是有预算的。我们的拆迁款,也是从那预算里面出的。大坝一天不工作,我们能拿到的拆迁款就越少啊。

时任:[沉默数秒],那您是……?

广泽:我叫上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就把那个村政府给包围起来了。首先,处理掉看到我就扑过来的泷田。然后是看到泷田倒下也冲过来的泷田女儿亚纪子。然后是尖叫的石井。然后是想要逃跑的新田叔。然后我就不记得了,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给上一闷棍。

时任:您是说,您杀了他们?

广泽:不,要杀我也下不去手啊。但是也不能放着他们躺在那,被工作人员看到可就不好办了。

时任:也就是说,您把他们藏在了某个地方?也就是说——

广泽:没错,壁橱。我把他们分成几组,绑了起来,嘴上贴上胶带,然后丢进我家的壁橱里。把拉门锁上,走出家门的时候,正好那工作人员就来了。工作人员估计也想不到我这个村长居然敢把人锁在家里,确认的时候只看了眼我家门口,然后他们就从村里出去了。几个小时后,大坝就开始蓄水了。村子被水淹没的场面,我可一辈子都忘不了。

时任:您刚刚还说下不了手,可这样不就等于是您杀的吗?

广泽:我也是操心村民的生活啊。可别怪我,而且,早就过了时效啦。

时任:[沉默数秒],好吧。毕竟我们也不是要逮捕您。

广泽:[沉默数秒],时任啊。我这是要怎么回事啊?那个拉门上写的名字,全都是███村的人吧?但上面没我的名字。我不会有事吧?

时任:还不清楚的地方有很多,但是我们会尽全力的。肯定没事的。

广泽:你们也不清楚啊。是嘛,是嘛。[沉默数秒],反正也是那帮人搞的鬼。就那么喜欢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不知道感恩的家伙们!我都是为了你们才对官老爷低三下四的!你们还要杀我!?[咒骂]!

[广泽情绪开始激动,采访中止]

<录音结束>

后记:基金会将广泽收至Site-8156人形实体收容室,但其在326天后消失。根据对广泽的采访内容,基金会正计划对██████大坝进行探查。

更新(████年██月██日):基金会对原███村进行了探查。探查以██████大坝夏季枯水期对大坝进行排水的方式进行。███村旧址被水库底部堆积的污泥所覆盖,探查需要动用重机进行大规模挖掘。由于执行探查和掩盖行动的难度,探查行动在数年内分数次进行。截止████年,探查人员发现多个积累有硫化氢等腐败气体的空穴,但未发现任何原███村的建筑物或尸骨。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