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23-IT

4578252b778a100d.jpg

SCP-123-IT位于Laura Fogazzari为其准备的花园的一角

项目编号: SCP-123-IT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23-IT将被收容在Site-Cerere的一个标准收容间内,收容间内布置成类似住宅的外观。为避免可能的收容失效,每天19:00时必须将一名D级人员带入收容间照料项目。要求进入收容间的D级人员在收容间内度过的20分钟内以放松且充满爱心的方式向SCP-123-IT讲述自己的一天。

在SCP-123-IT上安装了GPS跟踪系统,以确保其在转移期间始终处于监控下。调查研究小组-IV“墨丘利之使”被指派对SCP-123-IT所在位置进行核实,并收集相关公寓租户的信息。除此之外,SCP-123-IT的活动不应收到阻碍。

描述: SCP-123-IT是一株高77cm的金琥(Echinocactus grusonii),与同类植株不同,其顶部的刺并不尖锐。质软的黄色的绒刺使它的触感极其柔和,远远超出该品种样本的极限,即使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下也能保持这一特性。在始终处于监测下的数年里,SCP-123-IT从未开过花。

SCP-123-IT似乎拥有自主传送的能力:如果长期受到忽视1,它就会自动出现在某一私人住宅中,通常该住宅住户独居且长期处于抑郁状态2。SCP-123-IT的传送对肉眼来说是瞬间的,甚至在拍摄它的的视频中也无法找到更多细节。唯一将SCP-123-IT维持在同一位置的可行方法是确保其受到关注,包括抚摸其顶部3、及时浇水并始终记住其存在,这些必须是住户有意识且勤勉尽责做出的选择。SCP-123-IT不会产生强迫效应,只要忽视它,它就会消失。

若上述操作由同一个人定期执行,一段时间后,此人就会受到积极的影响,使得他更加放松,更愿意面对眼前的困难。随着抑郁的改善,对象对SCP-123-IT的关注通常也会变得更加密切,且对项目产生强烈的感激之情,在这一阶段其中不乏对象为SCP-123-IT起名的情况。这会对项目的传送能力造成极大的影响:传送能力似乎会随着项目受到更多关注而逐渐削弱,直至达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因此,除非对象本人操作,项目不可能从其所在位置移走。

然而,对象并不会意识到SCP-123-IT是他好转的原因,且相信自己已经克服了艰难的日子,从而导致其自信心极大增长。通常在一段时间后,对象会忙于自己的目标,以至于难以继续照料SCP-123-IT,此时项目可以从住宅中移出或自行传送。

目击记录: 在首次目击中,基金会发现有独居者的心理状态出现以自主且意想不到的方式彻底改善的情况,于是认为SCP-123-IT与同居对象的情绪变化存在关联性。此处列出的信息是在此之后通过实地调查获取的。

在基金会接管前,SCP-123-IT在以下报告的情况中出现。由于分部的分析仅在意大利本土进行,该列表可能无法展示出SCP-123-IT的全部活动。

出现日期:不明
地点: 拉齐奥区,Oriolo Romano
所有者: Antonio Igorio,退休,曾为一名军医。

同居影响: 自1950年11月21日起,Igorio先生再次开始与邻居以及附近的居民交谈,不再对他们感到不信任。没有家人和其他亲戚,因战争负伤无法行走,但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光里,他却意外地展现出毅力和幸福感。据周边的传闻称,这要归功于“亲爱的老Beppe的帮助!”这是他已经死于战争的最亲密的朋友的名字。这一名字是用于指代SCP-123-IT,还是因年老所导致的痴呆症状,仍有待商榷。

消失日期及原因: 1951年3月6日,由于Antonio Igorio死亡,其财产被分发给附近居民。SCP-123-IT出乎众人的意料地在其住宅中被发现,但所有人都不记得他购买过这株植物,随后项目从它被带到的住宅中消失了。

出现日期: 1959年10月21日
地点: 威尼托区,San Pietro
所有者: Maria Ebentina,工人

同居影响: Ebentina女士不再轻视自己的健康,并重新开始外出参加省内外的各种活动。随后她在一家尚未传出关于她流言蜚语的的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并在新的环境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消失日期及原因: 1961年8月16日,对象在与Alberto Siragni结婚后搬家。

出现日期: 1963年10月19日
地点: 阿布鲁佐区,██████
所有者: Paolo Zena,因错判入狱

同居影响: 根据心理测试报告,Zena的情绪明显好转,变得更加自信。随后他开始向其他囚犯敞开心扉,开始无所畏惧地向周围的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守卫试图将SCP-123-IT从他的牢房中移除,但所有尝试均未成功。

消失日期及原因: 1965年7月24日,Zena先生获释。

出现日期: 1973年7月11日
地点: 艾米利亚-罗马涅区,Bologna
所有者: Giovanni Ibrahim,辍学生

同居影响: Ibrahim先生克服了语言和文化因素带来的困难,通过了他错过的所有考试。随后,他在1974年秋季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自己的论文,并借此和他在校期间的朋友聚会庆祝。

消失日期及原因: 1975年2月12日,对象在找到工作后搬家。

出现日期: 1978年4月1日
地点: 莫利塞区,Cercemaggiore
所有者: Laura Fogazzari,护士

同居影响: Fogazzari女士加入了当地的园艺协会,借此扩大了自己在医院以外的社交网络。这使得她不再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而是通过加入各种俱乐部和旅游团进行多次旅游来寻找其他激情。

消失日期及原因: 1994年4月29日,Fogazzari女士前往泰国旅行三个月。基金会特工借机从其住宅中回收了SCP-123-IT。

SCP-123-IT随后一直处于基金会控制之下,没有任何收容失效。在三名2级工作人员提交了一份报告并进行了数个月的追究后,于2008年5月23日组织了一次会议。报告全文如下:

Site-Cerere主任、副主任、调查研究小组-IV和动植物学部门的收容专家出席会议,会议上决定:

  • SCP-123-IT,无论它看起来多么有益,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种违反已知科学定律的现象;
  • 因此,在相关理论得到发展之前,对这一现象的理解均属不完全;
  • 因此,在完全解明之前仍需对SCP-123-IT进行观察,且这一过程应以安全性最大、信息泄露风险最小的方式完成。
  • 须注意的是,SCP-123-IT与其选定的人类之间交互的全部影响仍然未知,因为在这一方向收集到的数据很少。
  • 由此可见,有必要对其进行改进;
  • 已经确认SCP-123-IT当前的收容措施几乎对这一领域起不到作用,在已有收容措施的基础上进行修改的代价又太高,然而如果采取相反的措施,对外界的影响将降为零;
  • 因此,必须以可控的方式强化对SCP-123-IT这一方面的研究;
  • 已决定为SCP-123-IT配备一个GPS定位器,定位器将被隐藏在其绒刺中。指派调查研究小组-IV的成员跟踪并确认其活动,同时定期的检查定位器是否运作良好。SCP-123-IT的位置必须始终公开至倒数第二个记录,而其当前位置仅限负责监测团队的成员知晓,直至SCP-123-IT从其当前位置消失。在这之后,调查研究小组将负责查明其失踪原因并进行说明。
  • 已批准在2008年5月27日释放SCP-123-IT。项目将在安装定位器后转移至Site-Cerere外的草地上,并由提出申请的1级和2级研究员进行观察。应记录传送发生的时间和目标地点以备日后使用。

在预定的这天,SCP-123-IT被移到了外面。16:58,Annone博士和Costantini博士观察到SCP-123-IT消失。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