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80
1580.jpg

被SCP-1580-1包裹的SCP-1580

项目编号:SCP-158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80目前被收容于Site 30的一个7×7m大小的陆上生物收容区中。SCP-1580-1个体的行为和声音将一直受到监控。目前禁止与有智能的SCP-1580个体交流。

描述:SCP-1580是南方常绿橡树,学名Quercus virginianaspecimen。其目前树枝散开了19m并且有22m高 (10/3/2010)。SCP-1580的年纪大约是65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非凡特性或构造。SCP-1580快节奏地落叶,一分钟内大约70到180片。SCP-1580的主要异常性质为其叶子的自主特性。其叶被编号为SCP-1580-1。

SCP-1580-1个体没有任何异常,直到脱离SCP-1580后;可以是由人为外力移除或是SCP-1580的异常性质。一旦与固体表面接触,SCP-1580-1个体会从叶脉延伸出四肢。SCP-1580-1的叶脉从原处长长2cm左右,并以两肢或四肢移动。

在长出四肢之后,SCP-1580-1会试图自己回到原先生长在SCP-1580上的位置上。其会利用四肢沿着SCP-1580的枝干向上爬。一旦到达,其会立刻将叶柄直接与枝芽接触以重新附着在SCP-1580上。SCP-1580-1个体具有感知,其会在攀爬时等待其他的个体。如果阻止其回到原处,SCP-1580-1会缩回肢体,并且开始预期地腐坏。如果有任何SCP-1580-1被破坏或者从SCP-1580移除,SCP-1580将开始自然地生长另一个个体。

能从所有个体处听到大约15至18分贝的低语声。试图记录单个SCP-1580-1个体的声音的尝试会使其停止说话,也不能从一个群体之中一次区分每个个体说的话。进一步关于SCP-1580-1的智能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附录1580-A:在████/█/██,SCP-1580-1的所有个体都停止了活动。对事件记录的调查显示,其中一个个体当时正以38分贝说话。基金会并没有发现任何符合该个体描述的情况的证据,对[已编辑]参与到社会中的评估正在考虑中。

今天,完整的故事已经被遗忘。不只是旧时留下来的档案,还有他们留下来的干瘪遗体。机会很难再有了。

我的故事已经被遗忘。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啊,我多希望那些日子能够过去。但现在,我被那些征服故事的男人女人困住了。今天那些还活着的东西只是扭曲了的过去。

在某个SCP-1580-1个体第一次说出连贯清晰的内容之后,所有SCP-1580-1都开始重复以下内容(████/█/██):

我们爬呀爬,时间让我们害怕,
时间滴答滴答,就像砖块落下,
不想流着泪死去,不想在灰尘中死去

我们母亲的锁,有可爱的一群,
我们不能哭泣,所以生活是值得崇敬的,
我们不能快跑,尽管我们在笑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