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609
chair.jpg

SCP-1609在被全球超自然联盟(GOC)特工获取前

项目编号:SCP-160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09由于难以从Site-08运输到别处而被收容在那里。SCP-1609应被收容于该Site花圃内一个特别设计的围栏区域里,花圃内应种植各类美观的鲜花和绿植。SCP-1609应被用作花圃的覆盖物1。花圃应当被定期修剪,且任何参观者必须赞扬花圃的美丽,着重表扬覆盖物的作用。

SCP-1609应定期从花圃上移走并被给予木头,金属和布料保护剂。人员应在为该目的移动SCP-1609前,向其宣告自己的意图。

被指派给SCP-1609的人员应穿便衣以防止意外激发SCP-1609的暴力反应。任何带有马达的物品不得带入SCP-1609收容区域半径200米范围内。任何进入Site-08储存区的人员当下或此前不得隶属于GOC或持有相关的物品。

SCP-1609有暴力反应时,所有人员应从附近区域撤离并用内部扬声器通知site的工作人员。若发现SCP-1609出现在收容区域外并有暴力行为,工作人员应摆出顺从,无威胁的姿态。正式服装,诸如夹克、实验室外套、防护服、连体防护衣,特别是身体护甲此时应尽量移除,任何能伤害SCP-1609的武器应立刻被丢弃。工作人员应要求SCP-1609回到其收容区域内,但不得试图威胁或指挥它。

若SCP-1069离开Site-08储存区,特工应立即搜寻周围区域寻找SCP-1609并尽可能回收它。当前没有完全阻止SCP-1609突破收容的办法;当前收容措施的重点是鼓励SCP-1609待在收容区域内。

描述:SCP-1609目前是一堆木头碎片、家具钉子和漂白的皮革及布料碎片,总重量在██.█公斤左右。SCP-1609的木质部分由橡木制成,钉子用铁制成。

SCP-1609能整体在两点之间瞬间移动,其极限未知。SCP-1609一般用此能力将被拆解的部分瞬间组合在一起,不过SCP-1609仍有能力整体瞬间移动,传送距离至少达████公里。SCP-1609能够将自己分解开,尽管这很罕见。从SCP-1609上移走的部分仍旧显示出SCP-1609拥有的属性。SCP-1609拒绝任何试图将其移出Site-08储存区的行为,并会自行瞬间移回到site内。尽管如此,项目之前曾短时间移出Site-08并返回,这在其处于基金会监控后只发生过█次。

SCP-1609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智能的,研究指出项目可以通过一种当前不太理解的方式感知周围的环境,并能以一定的有智力的方式对刺激做出反应。SCP-1609的具体行为大多尚未被人理解,已确认它能够自我防护,并对威胁自身的刺激做出有进攻性的回应。除此之外,SCP-1609似乎喜欢被人类使用,并在闲置时积极寻找被使用的机会。因此基金会将SCP-1609用作覆盖物,以防止SCP-1609闲置并试图离开Site-08储存区。理论假设SCP-1609可以理解人类言语或思想,但这还无法确定,因为项目不配合对此类刺激感知的测试。

当接触某些特定刺激时,SCP-1609会有暴力反应。典型的SCP-1609暴力反应中,项目将会将一部分传送到附近人员的肺中,立即造成对肺内部的严重撕裂伤和肺阻塞,受害者迅速死亡。触发SCP-1609暴力反应的刺激有:穿着GOC制服或者类似的衣物的人员;GOC工作人员独用或者常用的词语,例如“威胁实体”;任何针对SCP-1609的敌意行为;马达发动的声音。SCP-1609的暴力反应很罕见— 收容至今只发生了█次,SCP-1609不再感到被威胁时迅速回到惰性状态。

SCP-1609于██/██/████被基金会监管。它以当前状态移动到Site-08储存区一个空的收容隔间内。仔细调查显示SCP-1609原本是一把由涂漆橡木和漂白皮革制作的大椅子,成后仰的休息的女性的形态。SCP-1609在这种形态时似乎保有其特殊属性,但存在局限性,它只会在有人进入到一定范围内(当前未知),并需要坐下或休息而周围没有舒适的椅子时瞬间移动。此时,SCP-1609将传送到他们附近并呆在原地,直到另一个人有类似的需求。

在██/██/████,基金会和GOC的特工都注意到了SCP-1609的存在,并给予项目临时标号E-622。由于SCP-1609难以收容的属性以及可能违反掩盖超自然物体存在的保密协议,GOC部队发动一次小规模行动以收容SCP-1609。

当前未知GOC工作人员是如何捕获SCP-1609,不过已知他们成功使用碎木机使项目变成当前状态。进一步试图摧毁SCP-1609的行为因其能够瞬移远离危险源的属性而失败。在该事件之后,多名GOC成员以怪异的状态死去。官方渠道和潜伏在GOC内基金会特工的调查显示,至少三名GOC成员的死与SCP-1609有关,因虐待该项目而造成的实际死亡人数不可知。SCP-1609随后进入基金会监管。当前未知SCP-1609是如何注意到基金会的存在,假定是为了减小自己受到伤害的可能性。

文件1609-1:

SCP-1609是证明GOC固有缺陷的完美例子,对任何不赞同我们收容危险物品方式的基金会成员都是一个警告。

GOC插手之前,项目是完全无害的。一个在你需要坐下就会传送过来的椅子,比起我们平时处理的大多数东西来说再普通不过。可是当他们把项目塞进一个碎木机,伤害它,让它害怕、愤怒,它就暴走了。摧毁世界以“保护”世界,他们无意间把整个事情弄得一团糟。SCP-1609因为GOC在几分钟里由无害变得致命,而我们得负责善后。

谢天谢地,SCP-1609处理起来很简单。只要我们不对它做傻事,它不会反击也不会离开,就算离开一般也会回来。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它来找我们是因为害怕那些伤害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它总是回来。它现在害怕我们以外的世界,所以它寻求我们的保护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用特殊收容措施替代特殊摧毁措施。如果你破坏了某样东西,它就永远被破坏了。当你试着摧毁一个异常,你永远都无法修复你的错误。这就是SCP-1609告诉我们的。各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是对的,GOC是错的。

- Sievert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