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881-JP

项目编号:SCP-1881-JP

项目等级: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1881-JP保存于Site-81██的低危险度物品收容柜,目前共收容有800个(包含在收容过程中与实验中破坏的26个)。1995年1月8日起,全部SCP-1881-JP视为丧失异常性,项目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

描述:SCP-1881-JP为一类不锈钢制作的手环,一端的金属板刻有“东弊重工”的字样。手环内部安装有β-06型认知危害介质1及其接触分解装置。直接视认SCP-1881-JP的人(以下将其表记为“对象”)将表示出现轻微的生理疲劳感。该种认知危害可通过在4~20个月期间避免视认SCP-1881-JP或进行A级记忆删除而消除。但由于存在上述的接触分解装置,其可在佩戴SCP-1881-JP后立即解除该种状态。

其结果是,对象将会认为“佩戴SCP-1881-JP有助于提高自身的健康状态”,并有向朋友、熟人推荐佩戴的倾向。

目前,基金会将重组入物质的的认知危害介质及其接触分解装置的使用寿命指定为7~9年2。但是SCP-1881-JP的寿命则只有约5~8个月,其主要原因是部分内部装置为批量生产进行了简化,其元件中本来含有的稀有金属被替换为性能较低的合金。SCP-1881-JP最早在1994年4月2日~22日期间在关东地区的电视媒体[已编辑]以“Dimitory 最高品质锗手环”的品名销售。该期间内共售出528个,正在分析流通路径并进行回收 全部售出的SCP-1881-JP已被回收。

附录:1994年4月22日,基金会对外联络部收到了内容物为销售的SCP-1881-JP的样品及其简易报告书、SCP-1881-JP回收委托书的包裹。以下是上述的相关资料。

 资料1:随包附上的已售卖的SCP-1881-JP说明书

非常感谢您购买本品。
本说明书向您说明手环的功能和使用上的注意事项。

纯度99.99%!惊人的高纯度锗
本商品使用纯度为99.99%的有机锗,不易生锈,呈现出轻、结实、高雅的色调。还有两种效果提高您的健康和美貌。

・有机锗离子渗透体内并循环。可以促进体内氧气循环的活性化,起到排毒的效果。
・通过肌肤的温度,手环会产生微量负离子。负离子作用于生物电流,缓解对神经的负荷。

特别推荐下列人群使用!
为疲劳烦恼的人,有便秘症状的人,有肩酸头痛烦恼的人,有生理痛烦恼的人
(此处插入了为各种症状而烦恼的人们的图片)

使用时的注意事项
・若在沾水的状态下长时间放置,有可能导致锗离子外流。如果手镯沾染水或者汗液,请仔细擦拭后使用。
・若被置于50度以上的高温下,由于负离子过量释放,手环的效果可能会减弱。请将其置于阴凉的地方。
・用力拉拽可能导致手环损坏,请不要施加过大力度。
(插入拟人化的手环在被水流冲击、在太阳下流汗、被横向拉动而出现晕眩眼的插画)

如有疑问请联系免费电话0120-███-███!
本品限量300个现在马上订购吧!!

备注:目前确认说明书上记载的电话号码是代理电话秘书服务“██████”所属。基金会正在进行对该团体的收购以收集有关SCP-1881-JP的信息。另外,根据与该团体的接触记录,对销售SCP-1881-JP的母团体进行定位与跟踪。
(1994年4月30日追加:已成功定位到负责销售的公司“Dimitory”。对公司相关人员的采访参见附录2。)

 资料2:相关组织“东弊重工”相关资料1881-1(1994/04/22)

1994年4月22日


SCP基金会
对外联络部 收


(株)东弊重工
对外联络部部长
樫目公彦


关于回收不良品的请求


敬启

 时下愈益康泰。衷心感谢诸君在我司业务中的理解与合作。

 日前,我司遭受销售恶意产品的指控,对此深表歉意。我司目前无法确认已售出产品的事实,一旦查明了事实关系,将会再次报告。有关产品信息,请阅读随附的报告和收集的样品。

 此次事件涉及我司的信誉问题,应该尽早应对,我司也在对该商品的回收业务和情况进行说明,但人员、时间、技术经验不足。 因此,我们想请具有高度收容能力的SCP基金会在可能的情况下接管恢复工作。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抱歉,但请仔细考虑。

 简略方式之意特此奉函,深表谢意。

此致


 
 
 
 
 
 
 
 
 
 
 

基金会未能通过解析该邮包的地址而定位东弊重工本部。但是因此发现了SCP-1881-JP并开始进行收容活动。在与东弊重工进行协商后,签订了资料3所示的协助规定以促进收容。

 资料3:《关于SCP-1881-JP收容的特别协助规定》

一、本规定的主要目的是迅速准确地收容SCP-1881-JP。
二、在SCP-1881-JP收容活动下,禁止SCP基金会(下称甲方)与东弊重工株式会社(下称乙方)之间的敌对行为。
三、有关SCP-1881-JP的信息将通过甲方与乙方的对外联络部相互共享。
四、由甲方特工人员组织机动部队く-10“废铁铺”,进行SCP-1881-JP的收容工作。
五、SCP-1881-JP收容活动的所有必要费用由乙方承担。

备注:该协定自缔结日(1994年4月25日)起到收容结束并向东弊重工报告的1995年1月7日为止有效。需注意目前该协定已经失效。

附录2:1994年4月30日成功定位到售卖SCP-1881-JP的企业“(有)Dimitory”,并在同日派遣く-10“废铁铺”进行收容行动,最终成功拘捕该公司全部七名职员以及扣押仓库内尚未贩售的250个SCP-1881-JP。以下是对该公司董事长高桥进行的采访记录:
 资料4:采访记录1881-JP

采访对象:高桥彻

采访者:青龙寺特工

备注:本次采访以高桥涉嫌违反健康商法等不正当经商方法为由,以采访后进行包括这些案件在内的司法交涉为条件,指示其如实供述。

<录音开始>

青龙寺特工:前述的内容已经很长了,那么开始采访。关于之前你们售卖的手环,您是从哪里进货的?

高桥:这个吗……不管怎么说,就是和手环上印着的字一样啊。

青龙寺特工:但是东弊重工否定了制造过这种商品。

高桥:原来如此。虽然说他们的手法和气氛和警察或者黑帮什么的不一样,但是您知道东弊重工?确实是那样,因为我们向东弊发的订单被拒绝了。因为是我亲自去交涉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他们说了“我司具有企业理念,因此不能参与此类欺诈行为”之类的话,他们应该不是什么全公司的代表,但是我一提到锗手环的事他们就大怒起来,于是就拜托了别的企业了。

青龙寺特工:您说的不对啊,您看这手环上的刻印,这不是从东弊重工下的单吗?

高桥:(眯着眼睛查看照片)你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我们是向布袋轻工业订购的。虽然那是家小工厂,但是无论如何,他们说会以便宜的价格给我产品。

青龙寺特工:请您冷静一下。首先慢慢回答我的问题。这个产品是向名字是“布袋轻工业”的厂家定制的,没错吧?

高桥:(长吁了一口气)嗯,是这样的。联系方式和访问记录等应该在你们扣押的资料中,就请查阅吧。产品完成的时候我也看过了,刻印应该是布袋的,是罗马字的“HOTEI”。今天也应该为了追加订货的商谈而派遣营业商的……不过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青龙寺特工:您对那个营业商都了解什么?

高桥:那个营业商叫楢崎,是个有点斜视、有点瘦的男人。在完成订单交易的时候,还有一个自称是他上司的、姓大江的体格很壮的男人跟着来了。今天那个楢崎也打算来这里,但好像是发现你们要来这里,就自己逃走了。以防万一,我想问一下,不是他向你们告密供出我们的吧?

青龙寺特工:是的。没有那样的事。

高桥:是这样吗。那么现在我想要听一听有关司法交涉的信息。

(以下内容由于重要程度低省略)

<录音结束>

附注:对采访中言及的名为“布袋轻工业”的企业进行了调查,但发现该企业并不存在,扣押的名片上记载的信息亦全部为假。后在东弊协助下对采访内容、监控影像记录、文件笔迹鉴定等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自称“布袋轻工业”代理商的楢崎实际是东弊重工土木建筑技术部所属的蛇岛。蛇岛最后一次被目击是1994年4月10日在公司内,此后下落不明,他负责的废弃材料很可能被用于SCP-1881-JP的制作。

另外,自称姓大江的一人实际并不属于东弊重工的员工,同样未能定位到此人。目前对上述两名人员进行了搜索,但未能取得成果。
高桥在证言中提到SCP-1881-JP上的刻印本来是“HOTEI”,推测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化的。东弊方则表示“如果使用我司开发的[已删除]腐蚀设备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

附录3:1995年1月18日,基金会对外联络部收到一封与SCP-1881-JP有关的信件。以下为其内容:

 资料4:相关组织“东弊重工”相关资料1881-██(1995年1月18日)

1995年1月8日


SCP基金会
对外联络部 收


(株)东弊重工
对外联络部部长
樫目公彦


关于包含虚假陈述的产品销售一事


敬启

 时下愈益康泰。衷心感谢诸君在我司业务中的理解与合作。

 本次关于我司售卖包含虚假广告的商品一事,对造成的不便深表抱歉。我司也对此事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原因在于部分人员泄露了技术,以及名为“如月工务店”的建设业者滥用该技术而对我司造成的恶性负面宣传。

 深表遗憾的是,我司与如月工务店都并非遵守《日本国宪法》或其他法律的团体,因此无法以诉讼方式来解决。但是,为了此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我们将努力贯彻信息管理,充实福利待遇,以此作为防止该类事件再次发生的对策。对此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

 仅通过邮件表示简单的歉意非常抱歉,诚请继续对我司的工作给予支持。

敬启


 
 
 
 
 
 
 
 
 
 

基金会未能通过解析该封信件而定位东弊重工本部。此外东弊方是以“恢复他人对公司的信赖”为目的向多个相关组织发送了同样的信件。目前尚不清楚另一相关组织“如月工务店”是否了解该封信件,以及采取何种行动。
 
 
 

由于SCP-1881-JP的销售,在东弊重工的客户中也有对他们抱有不信感的人吧。这可能因为他们从事可疑的生意,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展现的技术力较为粗劣。据说还有人抱有“东弊重工在制造业上的热情和诚意本身就是真的,在这一点上他们不是受害者吗?”之类的同情心理。真是可叹之至。

说到底,东弊重工的证言也未必全都是真的。
无论是东弊重工还是如月工务店,我们现在无法确认其本来的目的,但对于如月工务店来说,如果东弊重工是敌对组织的话,反过来对东弊也是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能断定“东弊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而把锅推到如月头上”呢?更不用说这两个组织更有可能一开始就是一伙的,以骗取共同的敌人,也即基金会的情报。

无论如何,轻易相信相关组织人员的证词是危险的,而站在他们一边更是荒谬至极。本次的SCP-1881-JP只是因为基金会和东弊重工的目的偶然地一致,才会构建合作。仅此而已,如果他们制造销售异常物品,就仍是基金会的敌人。

我们的活动宗旨说到底也就是基金会的理念,那就是“对异常之控制、收容、保护”。诸君请勿忘却。

──日本分部理事 稲妻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