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392

项目编号:SCP-239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392所在的的露营地已被基金会以政府维修的名义接管运营。在实验期间,SCP-2392将会以主干道维修的理由对外封锁。由于项目的异常性质,不需要对该区域进行进一步的隔离。

禁止任何对SCP-2392进行挖掘的行为。

描述:SCP-2392是一块小而不规则的区域,面积约为20m2,位于澳大利亚中部与██████高速公路平行的一块露营地,且被道路两侧茂密的灌木丛所遮挡。

SCP-2392内的人员报告称感到一种不安或恐惧的感觉,会随着在区域内时间的增加而更加强烈;人员通常将会试图离开该区域,并在之后尽可能的避开该区域。然而该行为只是智慧生物对类似状况的通常反应。不具备智慧的生物会表现出类似的异常威慑。

在项目中心下未知深度会传来沉闷的声响,已经确认是由SCP-2392-A发出。(见附录。)

SCP-2392内的几个物理量将会异常性减少:SCP-2392比外界环境平均低1℃,SCP-2392内或从SCP-2392内观看的光源平均减少9到13流明,音量平均减少4分贝,SCP-2392内存在的电子设备的耗能速率平均比正常情况高11%。这些异常状况的原因尚不清楚。

在SCP-2392内没有本地动植物。位于SCP-2392内的植物无法维持自身的生理功能,将会在3至4天内死亡。关于这点异常的更多细节正在研究。

附录:

受访者:助理研究员John

采访者:高级研究员Smith

背景:试图探明在2016/██/██从SCP-2392下方发出的声音的来源,当时有助理研究员John在场。

<记录开始>

助理研究员John:很明显,这个地方不喜欢被挖出来。每当我们试着使用挖掘机时,挖掘机总是无缘无故地锁上或关闭,所以我们换成了铲子,但只是阻碍变成“天开始下雨了”了。一开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雨水刚好能把土冲回我们挖的坑里,越挖越深,雨就越大。

助理研究员John:我们花了一两个小时才挖了半米,到那时,天气显然不是异常,就是万年难遇的现象,在沙漠中央,几分钟内的降雨量超过沿海地区一年的降雨量。大约是那时……我想是Aaron……发现了她。

高级研究员Smith:你是说SCP-2392-A?

助理研究员John:是的,但是…呃, 她…她抓住了他的铁锹,用力抓住它。 我们马上尝试去救援。但是…当天气从雷暴变成了暴风雪时,大多数人迷失了方向,一场暴风雪使这里变成了地狱。 只有我和另一个人到达了Aaron的位置。 雨中的泥水很多,因此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将SCP-2392-A浮到上面。

高级研究员Smith:你把SCP-2392-A的脸拍得尽可能清晰,对吧?

助理研究员John:是, 我想这能帮助… 识别出来她. 我没想到…没想到她会是………

[助理研究员John停顿了十秒]

高级研究员Smith: 非常感谢你这次受访。如果你想接受一次记忆删——

助理研究员John: "请救救我!" 当我们把她挖出来,直到她又被埋进去,她一直在把手伸进土里,尖叫着“请救救我们!”

<记录结束>

结论: 利用助理研究员John拍摄的照片,我们确认了SCP-2392-A的身份。对一张已归档的████ ███████绑架案受害者照片的正脸匹配,SCP-2392-A为一位受害者,该受害者最后一次出现于1870年——比较值得注意的一点是,SCP-2392-A似乎相较于上次拍摄并没有出现衰老现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