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74

项目编号:SCP-257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574当前未被收容,物理收容手段被确认无法阻止其进程。批准大规模使用记忆删除来应对SCP-2574效应。SCP-2574相关情报已扩散到记忆删除不足以应对,标记为在SCP-2574路线上的居住区须在其到来前1周组织疏散。基金会当前正在与受影响政府合作修复SCP-2574造成的破坏,并镇压与之出现直接相关或间接相关的暴力活动。不鼓励政府组织采取军事打击,任何对SCP-2574的攻击被确认总是会对军队和平民造成更多伤害。

全球超自然联盟和基金会已同意合作构建应对SCP-2574对全球人口心理影响的大型模因措施,且双方均不可单独将其复制以避免全面模因战争爆发。最后的驯鹰人协议已开始实施,先制应对SCP-2574抵达目的地时产生的大规模政治不稳定及无政府倾向。

描述:SCP-2574是一12米高的狮形生物,由砂岩和光滑的肌肉组织组成1。SCP-2574随时被一群猛禽环绕。2该鸟群编为SCP-2574-1,其专注于攻击SCP-2574,不会对其他任何刺激做出反应。SCP-2574持续地自我修复着由SCP-2574-1造成的伤害。

SCP-2574能以每日3-5千米的速度移动,且稳定地向一固定目的地前进。SCP-2574不受大部分阻碍影响,无论是人为还是自然造成。它能以每日2-3千米的速度游泳前进,能冲破地面障碍或是攀越之。当前估计SCP-25743已造成约2530万美元的损失,112人死亡和625人受伤。当前推定的SCP-2574目标地为萨拉热窝市。4SCP-2574的效应自2012年12月24日开始,持续至今。

SCP-2574似乎具有多种不同的异常效应。SCP-2574会对其当前所处地段产生物理影响,使之暂时性变化为符合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的状况。在SCP-2574的前进路线中观察到有空袭、反常化学品、人造地形和各种武器显现。SCP-2574还会造成时间异常,产生与一战和爱尔兰独立战争中战场精确符合的幻觉,并使一些参与到战争中的人员永久性或暂时性显现。

此外,SCP-2574对社会政治倾向会产生一种全球性影响,在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爱尔兰独立战争的国家其影响力更为显著。SCP-2574会造成内乱、民众不满、政治暴行和好战性对外政策大幅增加。此种影响的强度与SCP-2574距目的地的距离成反比5

SCP-2574所在位置 距萨拉热窝距离 异常效应 时间
阿斯塔纳东部6 5013 km 俄罗斯语和哈萨克语出版物中开始随机地出现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慈的诗作。长度从单独诗句到整篇不等,无论原作品作者和风格为何。 20██2月3日
俄罗斯 3006 km 在欧洲乡村地区,氯气云团在日出时出现,持续2-4天不能消散。 20██年3月21日
俄罗斯 2759 km 猛禽开始向SCP-2574移动,加入到SCP-2574-1之中。俄罗斯开始发起系列空袭,有情报泄露称俄罗斯计划发起核打击,造成与邻国关系紧张。 20██年6月1日
俄罗斯 2016 km 罂粟开始在不常见区域大量生长,特别是城市地区。围绕SCP-2574的宗教开始出现。 20██年12月30日
乌克兰 1752 km 一战老兵的后人开始出现幻觉,与其祖辈在战争中的经历相同。 20██年2月19日
乌克兰 1657 km 植物和岩石开始形成圆锥螺旋线,无视正常生长规律或自然条件。几乎每月都会出现集体自杀事件。 20██年5月4日
罗马尼亚 1404 km 在中东欧的荒弃乡村田野开始出现空袭。有平民报告称看到飞机飞过并投下炸弹,但监控摄像或雷达并未侦测到任何飞机。空战盛行度从轻微演化到一战期间相同的严重程度。 20██年7月28日
罗马尼亚 1228 km 警民间暴力行为率增加50个百分点,在爱尔兰则是75个百分点。在爱尔兰科克、都柏林、贝尔法斯特发生共14起纵火案。法国、大不列颠和意大利出现政府关停,造成大规模暴乱。 20██年9月12日
匈牙利 1111 km 无政府主义政党的投票人气呈指数级增长。 20██年10月24日
匈牙利 981 km 对政客的刺杀行动发生频率增加60个百分点。 20██年12月10日
匈牙利 875 km 电视政治演说中开始出现1910年代政治领袖发言的片段。美国拒绝协助联合国支援欧洲国家,之后不久退出联合国。 20██年1月7日
匈牙利 756 km 敌对关系国家间边境冲突的平均频率达到每两周一次。 20██年4月4日
匈牙利 558 km 医院中出现身份与一战士兵相符的病患,并有与该时代相符的战争负伤。这些病人均在手术中死亡,尸体在脱离监控后失踪。 20██6月14日
塞尔维亚 285 km 爱尔兰与英国的冲突开始变得越发暴力,北爱尔兰民族主义激增。国务卿准备提议展开边境民调。 20██年8月22日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108 km 关于SCP-2574的梦境开始扩散。大多数对象报告SCP-2574内有实体试图与之交流但未成功。许多网站被创立来记录其在梦境中的出现。 20██年9月30日

SCP-2574被发现于以色列伯利恒外,当时在以色列新闻中出现多个记录到巨大狮身人面兽的视频。SCP-2574无视了基金会、GOC和蛇之手人员的交流尝试,并撞毁了GOC用于阻挡其前进的武装车辆。

YouTube上对SCP-2574出现在匈牙利德布勒森的视频拍摄,时间20██年9月12日:

<视频开始>

00:00 正在拍摄著名景点德布勒森归正教会。

00:17 SCP-2574出现在镜头中。人群开始逃散。
00:20 SCP-2574走入主步行道,没有因为靠近教堂而减慢速度。

00:25 抵达教堂后SCP-2574继续前进,强行在建筑中撞开一条道路,建筑在其周围崩塌。建筑左塔直接倒落在其头部,但SCP-2574继续前进未受影响。

00:31 SCP-2574继续离开教堂并走出镜头。

<视频结束>

  • 已知第一处对SCP-2574的媒体提及,来自国际媒体网络███,20██年2月9日

 * 原本被认为是恶作剧的事件现在被认为是非常、非常真实了,出现大量已验证的目击记录……

  • 平民对SCP-2574异常的描述 –哈萨克斯坦诺伦别特,20██年2月9日

 * 第一颗炸弹落在大概六十吗外。飞机很小,飞的也很低。第二颗砸中了我的羊群。上帝啊它们叫的真惨。它们呼啸着掉下来,到处都是弹片-那种老式的,很重。我拖着儿子躲进屋时第三颗炸弹掉了下来。我抬头一看,看到它在地平线上。它只是个轮廓,但无比巨大。它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炸弹掉在它周围-有一个甚至在它身上烧了起来-但它还是在前进。但速度也不快。它就这么缓慢前进。就像某种机器人。它甚至都不回头看,只是盯着前方。死盯着。空洞。

  • 摘录自泄露的对外政策简报抄录- 20██年4月14日

 * 奥地利和匈牙利领导人已经多次对话,但今天我们收到信报称出现一意图占领部分巴尔干和东欧国家的军事联盟,包括塞尔维亚,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没有情报表明俄罗斯自身是目标……德国参与此事的流言尚未确认,但最近尼斯发生的平民死亡可能让他们在法国找到了共同的敌人……

  • GOC与基金会代表的通信- 20██年7月26日

 * 我提议建立一个系统,且双方组织都不能自行重建其方案-不能让小分歧纵容这个异常继续制造破坏了。这东西-它在把我们拖回到世界大战-回到让诗章最开始被写就的状况。叶慈相信历史会循环。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将无法阻止它抵达萨拉热窝。我们只能准备好应对到时候会发生的事情。唯一能保护我们的方法就是我们团结起来。所以请越过你们自己这关。

  • 摘录自基金会发给德国总理的信件

 * 我们理解当前你们国内的内乱局势已越发难以控制。我们最近获得了某种大规模应对措施,能用作缓解紧张、容许进行些许修复的大型安抚手段。我们能承诺的补给不超过3个月,所以请审慎使用。高度建议在较长时期内部分定量使用。
 *

  • 摘录自俄罗斯联邦总统的演说,在对SCP-2574发起一次无人机打击失败前:

 * 我们所见的这个生物是个谜题。我们不知道它的目标,它的想法,它的意图。我们不知道它是否思考。我们不知道它是否有感觉,是否会憎恨,或是有需求。但若它威胁到了哪怕一位俄罗斯公民的生命,就必须对它采取武力。

  • 在用于记录SCP-2574梦境的网站上的发帖:

 * 我又看见它了。好吧,是他。是他,那诗人,不是……那东西,如果说得通。他被困住了,他恳求我放他自由。她在哭泣,他的眼泪灼烧着他的脸,也灼烧我的。他叫那些猎鹰朝他来,我想是的,但他还在前进。他告诉我这是对他的惩罚。这个循环。他想停下来。但他不能。他从来,从来都不能。然后他撞上了我。在他的爪下,他为我哭泣。然后我就醒了。

  • 摘录自一篇布道,由SCP-2574遭遇公众后出现的众多宗教组织之一进行:

 * 加入我们拥抱救赎!发现先知叶慈的箴言吧,他说出了全部历史都是个螺旋的神圣真理,我们都将盘旋着走向混乱!了解再度降临的真相吧!我们会教导你时间的循环,还有在苦难之罪的包围中去往永恒狂喜的道路!放弃不是为堕落!远避你对未来的思考!明白我们都是大海中的潮浪,从未先前,从未真正向前走过!拥抱宽广的回旋吧!

历史文件

  • 加夫里洛·普林西普[枪杀斐迪南大公、直接引发一战的那位刺客]的供词

 * 你看到了吗?那回旋?那螺旋? 它一直在绷紧,绷紧,绷紧。让我们窒息。限制我们。我们被它的阴谋捆绑,被它无止境的束缚困到动弹不得。所有生命都在拉紧它,为自由拉紧。螺旋必须得向上,向上去到混乱,去生命,去自由!他曾是顶点,在我让子弹穿透他脑袋的瞬间,我解放了我们。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向上,去那原始的热度,然后徘徊,再次漫步。我已经拯救了我们。我已经让我们自由了。

  • 摘录自叶慈过世前数天的日志:7

 * 1938年12月23日
  * 我再受不了这拉扯了。不仅是我的心,不再是了-是我的肉体,渴望着,要从骨头上拉扯开。我在夜里醒来,发现自己正面朝着圣地。需要进行一次朝圣。但我会在终点发现什么?它会否占据我?每天早上我醒来,炸弹都在头上呼啸?战争还在继续?一直如此。在报纸上,在无线电里,田野里的活庙。他们告诉我这是1939年。他们在说谎。这是1918年。一直都是1918年。我再不能这么做了。我拖了它那么久,你知道我这么做了。但它们造了我,那乌合之众,全凭愚蠢和贪婪,它们占据我,把我如泥土塑形。把我刻成石。它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灵与魂的世界从我身上跑过,它在呼啸。它对我们伸出魔爪。我们长久以来虐待着彼此和这土地,它必须要还击。我见到了过往的灾难和未来的惨事,还有它们造的那怪物们。很快,我就将加入它们。
 * 1939年1月2日
  * 伯利恒伯利恒伯利恒我必须带我们去往终点。我不能做。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但我若不思考就会走那螺旋,我在所到之处都能闻到芥子气,我背上的皮肤渐渐石化,我害怕若我不从会发生什么。我必须走那螺旋。我必须。拜托,你为何不选择别的容器!我是混乱,我是垂死,我是尖叫还是战壕还哦上帝好痛。
 * 1939年1月28日
  * 我在这里了。伯利恒。很难去写,去走,去想。我感觉不到我自己。我不再需要眨眼-我盯着太阳也无痛无惧。我好害怕。我不是人类了。不再是了。若我在意我会对镜中的自己尖叫的。我躲藏,我生长,猎鹰群集在我的门口。我迷失了自我。它们会让我走那螺旋。拉扯还在那里,但变得模糊,去到另一个地方-萨拉热窝。被诅咒的萨拉热窝。别再来了,求你,我恳请你,别再来一次。但首先,我必须睡。睡上几十年。完成诅咒,彻底改变我自己。变成野兽。我只能希望等醒来后彻底迷失自我不再知觉。我很抱歉。我非常、非常抱歉。我必须走完螺旋。我必须沿着它们指给我的路走。我闻到了血,听到呼喊,还一直有芥子气的味道。凭着暴行,它们将领我回去。回到萨拉热窝。无论我造成何种混乱-都不是我的错。都是你们自己的。我只是走那螺旋。你们清出了道路,你们会引导我,现在我走。我走。


  
SCP-2574将在大约1个月后抵达目标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