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30-JP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件分为若干等级:
阅览权限分为多个部分
并针对每种许可单独分类。
禁止未经授权的浏览。

2630-JP



确认到5/2630-JP级权限。

以下为报告书全文。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2630-JP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ernnuno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A群应分别收容于多个安保设施内。

关于各个物品的收容方法请参照相应的报告书。

描述:SCP-2630-JP-A群为编号为SCP-2630-JP-1~SCP-2630-JP-10的十种物品构成的一组异常物品。

SCP-2630-A 形状 收容设施 负责人
-1 铜镜 Site-8160 志岛清衡
-2 直刀 Site-8139 大取彬
-3 Site-8181 若山和胤
-4 铜镜 Site-81R1 月夜长介
-5 勾玉 Site-81R2 月夜长介
-6 Site-81R3 月夜长介
-7 御旗 Site-8112 帅升邦彦
-8 勾玉 下述 新家巳六
-9 铜矛 Site-8199 稻津真姬
-10 金印 Site-8189 仙护雉

SCP-2630-JP-B为一特殊氏族本家的当主,目前为[数据删除],基本与负责[数据删除]的人一致。

SCP-2630-JP-A群已各自作为项目收容,但部分项目根据事件-2630-JP(1)~事件-2630-JP(7)而被重新定义,各事件的详细内容可参看事件-2630-JP。以下是经修订的SCP-2630-JP-1~SCP-2630-JP-10的报告书,由于个项目之间的性质以及必要的特殊收容措施存在明显差异,故未重组负责各项目的研究小组。考虑到阅览权限限制以及便于更新,各项目的报告书多为原始副本。需注意的是以下报告书当中包含项目等级系统制定前的审查许可、符合项目等级系统的记述与仅在特定环境下显示的格式。


包含的报告书如下:

  1. SCP-2630-JP-1・确认浏览权限。
  2. SCP-2630-JP-2・确认浏览权限。
  3. SCP-2630-JP-3・确认浏览权限。
  4. SCP-2630-JP-4・确认浏览权限。
  5. SCP-2630-JP-5・确认浏览权限。
  6. SCP-2630-JP-6・确认浏览权限。
  7. SCP-2630-JP-7・确认浏览权限。
  8. SCP-2630-JP-8・确认浏览权限。
  9. SCP-2630-JP-9・确认浏览权限。
  10. SCP-2630-JP-10・仅有阅览权限。


640px-漢_青銅博局鏡-Mirror_with_Game_Board_Design_MET_17.118.42.jpg

SCP-2630-JP-1的复制品。

项目编号:SCP-2630-JP-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1收容于Site-8160考古资料保管室的专用储物柜内,需注意其与弥生时代制作的铜镜拥有相同的因长期劣化造成的耐久性降低。需尽可能避免将其他SCP-2630-JP-A带入Site-8160周边266.75km范围内。

有关对SCP-2630-JP-1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志岛清衡Shishima Kiyohira(“狮子”)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1为一直径约18cm的铜镜。

SCP-2630-JP-1原本为蒐集院所有,蒐集院被基金会日本分部吸收时被移交给基金会管理。

在其周围533.5km以内存在其他SCP-2630-JP-A(以下将其指定为“1-对象”)时,SCP-2630-JP-1将根据其与1-对象之间的距离显现其异常性。

距离 异常性
~533.5km 在SCP-2630-JP-1的镜面上显示出俯瞰存在于533.5km以内的1-对象周围5m的影像。当存在多个1-对象时出现的是离自身最近的1-对象。
~373.45km 在SCP-2630-JP-1的镜面上显示出俯瞰存在于373.45km以内的1-对象周围5m的影像。当存在多个1-对象时出现的是离自身最近的1-对象。
铜镜背部中央的突起向最接近的1-对象发射蓝色光线,此光线的强度以53.4cm的程度逐渐衰减。
~266.75km 在SCP-2630-JP-1的镜面上显示出俯瞰存在于266.75km以内的1-对象周围5m的影像。当存在多个1-对象时出现的是离自身最近的1-对象。
铜镜背部中央的突起向最接近的1-对象发射蓝色光线,此光线的强度以178cm的程度逐渐衰减。
存在于SCP-2630-JP-1周围5.34m以内(以下称为“效果范围”)的具有自主性的项目失活,在SCP-2630-JP-1的异常性消失或其位置超出效果范围时恢复。
~53.35km 在SCP-2630-JP-1的镜面上显示出俯瞰存在于53.35km以内的1-对象周围5m的影像。当存在多个1-对象时出现的是离自身最近的1-对象。
铜镜背部中央的突起向最接近的1-对象发射蓝色光线,此光线的强度不会衰减,且会穿透障碍物直至达到1-对象。
存在于SCP-2630-JP-1周围533.5m以内的具有自主性的项目失活,在SCP-2630-JP-1的异常性消失或其位置超出效果范围时恢复。
SCP-2630-JP-1放射出辐射当量约为10mSv的放射线。
~1067m 在SCP-2630-JP-1的镜面上显示出俯瞰存在于1067m以内的1-对象周围5m的影像。当存在多个1-对象时出现的是离自身最近的1-对象。
铜镜背部中央的突起向最接近的1-对象发射蓝色光线,此光线的强度不会衰减,且会穿透障碍物直至达到1-对象。
存在于SCP-2630-JP-1周围533.5m以内的具有自主性的项目失活,在SCP-2630-JP-1的异常性消失或其位置超出效果范围时恢复。
SCP-2630-JP-1放射出辐射当量约为1000mSv的放射线。

考虑到上述异常性,SCP-2630-JP-1仅能收容于不存在任何具有自主性的项目的站点。



项目编号:SCP-2630-JP-2 Level 1/2630-JP-2
项目等级:Euclid 机密

26501310762_da2b27bb1f_b(2).jpg

在纪州市九十九博物馆展示的镰仓时代制作的SCP-2630-JP-2复制品。经过反复的重烧已变为曲刀。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1收容于Site-8139的专用储物柜内,不可将其他SCP-2630-JP-A带入Site-8139周边133.375km范围内。

有关对SCP-2630-JP-2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大取彬Ōtori Akira(“凤林”)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2为一全长约75cm的青铜直刀。由于刀身具有成分为硫磺的装饰而未遭到任何腐蚀。

被SCP-2630-JP-2所斩的人(以下将其指定为“2-对象2”)对斩杀自己的人(以下将其指定为“2-对象1”)失去一切敌对心理。同时,所有相关人员对2-对象2和2-对象1过去敌对的意识均丧失,且出现2-对象2以伤害2-对象1为目的进行的所有行动都是对2-对象1有利的行为这样的记忆改变。

上述的认知改变以及记忆改变只限于“是否敌对”这一点,对于过去进行的行为和进行中的行为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此,即使2-对象2与2-对象1没有敌对关系,由于2-对象2明显的敌对行为造成2-对象1受到了包括重大损失和死亡的损害这样的认知也会发生。著名事例有本能寺之变。关于历史上发生的事例,全部都以掩盖故事“巧妙的背叛”来应对。

SCP-2630-JP-2原本为日本国内相关组织“大日本帝国特别医疗部队”(通称“负号部队”)直属的精神影响部门持有,二战结束后根据负号部队实质长官苇舟龙臣Ashibune Tatsuomi之遗言被移交给基金会管理。



header2.png

项目编号:SCP-2630-JP-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无。

对SCP-2630-JP-3的监视需始终持续。

有关对SCP-2630-JP-3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若山和胤Wakayama Kazutane(“若山”)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3为一对翡翠色的环。

SCP-2630-JP-3-A为其中整体显现鲜艳的翡翠色的一方,而另一方,即SCP-2630-JP-3-B,则整体显现为白色。

当SCP-2630-JP-3分别被两个不同的实体(以下分别表记为“3-对象1”和“3-对象2”)所持有时,3-对象1具备的最具其自身代表性的性质将被赋予3-对象2。但3-对象2只有在持有SCP-2630-JP-B时才可保有因上述异常性被赋予的性质,当其与SCP-2630-JP-B分离时异常性消失。

被赋予的性质包括气质、抗破坏性、增殖能力、瞬间移动能力等多种类型,但由于后述的理由,基金会并未对此进行试验。

SCP-2630-JP-3目前被放置在Site-8181的SCP-1500-JP-A内的神轿区域,SCP-2630-JP-3-A置于樱树东侧的祠堂内,SCP-2630-JP-3-B则置于樱树的洞内,鉴于SCP-1500-JP的现状决定放弃回收。

目前,目前,根据SCP-2630-JP-3的异常性质推测,樱主被青龙赋予了“破坏的嗜好”。根据蒐集院的推测,青龙对破坏的嗜好是不伴随捕食和精神破坏的纯粹的物理行为,在这一点上与朱雀、白虎有着很大差异,若SCP-2630-JP-3被置于不同的祠堂,日本地区极可能发生大规模异常。

以下是基金会在未分类资料保管室重新发现的听取资料:

采访对象:荻原研仪官

采访者:仓敷博士

备注:蒐集院与基金会合并时,其收容的项目信息一并被继承,以下是从佚失多年的信息中提取出的与SCP-2630-JP-3有关的内容。

<录音开始>

仓敷博士:祠堂里有什么?

荻原研仪官:如果只说一部分的话可以告诉你,但也就只能告诉你这些。

仓敷博士:别卖关子。

荻原研仪官:东面青龙的祠堂里有翡翠制的环。

仓敷博士:是咒术性的意义吗?

荻原研仪官:啊,与它是一对的那个在樱主那边,就是中间那棵树。

仓敷博士:把这东西放在那里是出于什么意图?

荻原研仪官:很遗憾,这不是我们有意设置的,是之前有人遗留下来的。

仓敷博士:是那个进去的人干的吗?

荻原研仪官:恐怕可以这么说吧,像你所说的“胡闹”,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仓敷博士:那环的异常性是什么呢?

荻原研仪官:一方赋予另一方具有自身代表性的性质。现在,赋予的一方是青龙,被给予的一方是樱主。

仓敷博士:[沉默4秒]那种事没关系吗?

荻原研仪官:正是因为不是没关系才变成这样。樱主得到了青龙的攻击性。当然那不是敌对的攻击性,可以说是嗜好。

仓敷博士:所以就是那种喜欢看人打架的情况咯。

荻原研仪官:对,就像人类喜欢看人殴斗一样。虽然不知道用活祭品能不能沟通,但是本意大概就是那样。

仓敷博士:真是可怕的事情。

荻原研仪官:不过老实说,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放心。

仓敷博士:为什么?

荻原研仪官:如果说出现什么敌对的异常或者强大的对手时,它大概会给予我们“认真地”战斗的庇护吧,那个可以说是担保。青龙不喜欢单方面的杀戮。

仓敷博士:[沉默5秒]能把它拿出来吗?

荻原研仪官:你想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吗?你确认那其中没有猛兽?

仓敷博士:[沉默4秒]抱歉……没有办法吗?

荻原研仪官:没有办法,樱主的兴趣似乎过激了。

仓敷博士:你提到过“奇怪的男子”吧,那个进来的人目标是什么?

荻原研仪官:他似乎是从哪个旧组织幸存下来的孩子,虽然说加入了蒐集院,但好像有些居心叵测……话虽如此已经过了调查的时间,所以就不能断言了。

仓敷博士: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

荻原研仪官:我们没找到他,不过他也并没有到日本以外的地方去。现在他的子孙,或者说他那一票人也在活动。有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那是他们做出来的。

仓敷博士:你们为什么不处理?

荻原研仪官:不是不处理,我们没法处理。抓不到他们的把柄,最重要的是,那些直率行事的人只是积极的办事,就算抓到也没有意义。

仓敷博士:那家伙把祭典搞乱了以后做了什么?

荻原研仪官: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似乎是复制了石室的门。幸好大部分都坏了,剩下的应该很少。

仓敷博士:那有什么意义?

荻原研仪官:那扇门有移动空间深度的功能,可以打开平时无法打开的“高处”的门。石室里的门也有些“高”。但与此对应的是它构造也很乱,容易坏掉。坏了的话,大概就会有复制品吧。

仓敷博士:祠堂里的其他东西是什么?

荻原研仪官:有骷髅、杨桐木、经文、黑曜石、石榴。至于其他的东西我就不能说了,还是不知道为好。

<录音结束>

SCP-2630-JP-3-B-Re为SCP-2630-JP-3-B的不完全复制。蒐集院为将樱主的超常性赋予其成员而进行了SCP-2630-JP-3改良版的制作尝试,但是最终成为失败品,仅复制了部分异常性。相对SCP-2630-JP-3-B而言,持有SCP-2630-JP-3-B-Re的人被赋予的性质,其程度比SCP-2630-JP-3-B所赋予的更轻。

SCP-2630-JP-3-B-Re推测在SCP-2630-JP-3被放入SCP-1500-JP-A时丢失,可能是被将其放入的人所带走。该名人物或其所属的团体可以推断为日本国内相关组织“博士”,同样有议案称SCP-2630-JP-3-B-Re所赋予的破坏嗜好或施虐性会影响异常物品的制作。



3/2630-JP-43/2630-JP-4

机密

classified-lv3.png

项目编号: SCP-2630-JP-4

项目等级: Euclid

EFjn1bf_.jpg

Site-81R1外景。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4收容于Site-81R1的专用收容室内,禁止任何人员进入收容室。

有关对SCP-2630-JP-4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月夜长介Tsukuyo Chōsuke(“鵺”)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4为一直径约46.5cm、外表为铜镜的青铜镜。

SCP-2630-JP-4是一系列具备联系的物品中丢失的物品之复制,同样继承其异常性。目前SCP-2630-JP-4的外形为日本地区继承的三件文化财产之一,据说此物在宫中被遗失,随后被SCP-2630-JP-4所替代。

即使处于房间内或夜晚,SCP-2630-JP-4也总会显示出太阳的影像,因此即使在黑暗中,SCP-2630-JP-4中的影像也很明亮,即使在夜间也能看到在天空中央存在类似太阳的光球的影像。该异常性被认为是由原本的铜镜所持有的,但其来历不明。

SCP-2630-JP-4及SCP-1111-JP-3均有被视为“八尺镜”的记录,但二者之间的关系不明。若其中一个为八尺镜,则SCP-1111-JP-3是伪造品或是SCP-2630-JP-4代替后制作的复制品,或“SCP-2630-JP-4是八尺镜”的记录有误。此外“八尺”在日语中具有“大”的含义,而“八尺镜”一词本身同样可能不具备固有名词的意味,故存在“SCP-2630-JP-4与SCP-1111-JP-3均不是八尺镜”、“SCP-2630-JP-4是SCP-1111-JP-3”的可能性。



Item #: SCP-2630-JP-5 l3.png Object Class: Keter
Level 3 Clearance Threat Level: Ora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5收容于Site-81R2的专用收容室内,不可将其他SCP-2630-JP-A带入Site-81R2周边533.5km范围内。

SCP-2630-JP-B可能进入Site-81R1周边266.75km以内范围时,SCP-2630-JP-5附近的站点需暂时撤离,此时需散布掩盖故事“项目研究用器械搬运”。

有关对SCP-2630-JP-5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月夜长介Tsukuyo Chōsuke(“鵺”)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5为一材质为翡翠的的勾玉。

当其周围533.5km范围内存在其他SCP-2630-JP-A时,SCP-2630-JP-5的形态会变为与其自身最近的SCP-2630-JP-A。此时一切的观察结果均无法观测到原本的SCP-2630-JP-5而是变化而成的SCP-2630-JP-A。若将对应的SCP-2630-JP-A移出其效果范围则形态变化会解除。

SCP-2630-JP-B进入SCP-2630-JP-5周边266.75km以内范围时,SCP-2630-JP-5将无视上述的533.5km之限制,而是立即变为与其自身最近的SCP-2630-JP-A然后向SCP-2630-JP-B附近移动,并放出吸收剂量为12Gy的射线。此外被拟态的SCP-2630-JP-A之损伤将完全得到修复。处于半损坏状态的SCP-2630-JP-1即是以此方法被修复。

根据上述的修复能力,任意SCP-2630-JP-A损坏时使用SCP-2630-JP-5进行修复的计划被提出,但由于转移时的对应极费力且目前无需担心SCP-2630-JP-A的损伤,计划被搁置。

SCP-2630-JP-5与SCP-1111-JP-2的关系目前不明,基金会日本分部古物管理部门的研究结论表明二者中有一个是八尺琼勾玉,但由于平安时代末期以来的纪录较为模糊,需继续研究以确定具体是哪一个。



DWFLEbUn.jpg

科赞西佩—安德烈耶夫纳式时空缓冲器。目前广泛运用的机种是为收容SCP-2630-JP-6而向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订货并开发的。活动原理和停止方法至今尚未解明和开发。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6被置于Site-81R3的专用收容室内,在指定位置设置的1台大型斯克兰顿稳定锚、4台海因里希结合固定震动机、2台阿马德乌斯式音波模因发生装置、5台科赞西佩—安德烈耶夫纳式时空缓冲器以及8台罗森克鲁兹灵体阻碍弓须保持开启状态,一旦发生故障需在8小时内排除。

若科赞西佩—安德烈耶夫纳式时空缓冲器发生功能障碍且初期修复困难,允许其负责人员阅览SCP-2630-JP-6收容技术资料。该器械能将蒐集院执行的相关术式以机械方式再现,但可以人工执行术式以代替,并需要尽快执行。

在Site-81R3设备检查维护负责人不在场的状态下,因存在人员死亡和大规模环境变动之风险,无论发生任何意外均不允许停止科赞西佩—安德烈耶夫纳式时空缓冲器。

对SCP-2630-JP-6的监视需始终持续,若观测到事件SCP-2630-JP-6可能发生则向气象厅传达,制作虚假的天气预测数据,并发布掩盖故事“气候突变”。

有关对SCP-2630-JP-6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月夜长介Tsukuyo Chōsuke(“鵺”)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6为一刀刃长度约65cm的铁剑。

SCP-2630-JP-6具有多种异常性质。

315px-Privy_Council_(Japan).jpg

与转让项目有关的御前会议

SCP-2630-JP-6原本为蒐集院所有,蒐集院被基金会日本分部吸收时被移交给基金会管理。移交时进行了与对其异常性有关的全部资料的收集及其编纂,并确认其中部分内容的真伪,为向基金会传达上述的全部信息花费了大量人力与时间,被认定为移交时出现的困难最多的项目。

以下为SCP-2630-JP-6移交时进行的采访记录:

听取记录2630-JP-6-3


采访对象:住取研仪官

采访者:齐田研究员

备注:蒐集院与基金会合并时,其收容的项目信息一并被继承,以下是从上述的信息中提取出的一例与SCP-2630-JP-6有关的内容。


<录音开始>

[由于关系性较低省略。]

齐田研究员:接下来是这个。[展示SCP-2630-JP-6的照片]

住取研仪官:啊,是御剑啊。

齐田研究员:御剑,是用那种名字吗?

住取研仪官:虽然是特定的情况,但一般这样就可以沟通了。因为“那东西”很特别。

齐田研究员:原来如此。那么,关于御剑的对待方式,为什么特意与其他的项目隔离呢?关于异常性的资料好像也不足的样子。

住取研仪官:啊……[沉默4秒]怎么说呢?我刚才也说过了,那东西很特别,和别的东西放在一起会很困扰啊。

齐田研究员:也就是说可以和其他的异常性相互作用吗?

住取研仪官:嗯嗯。御剑呢,会“吞噬”你所说的那种叫做“异常性”的东西。

齐田研究员:也就是复制其他物品的异常性吗?

住取研仪官:应该说是夺取,因为原本的物品的异常性会因此消失。

齐田研究员:原来如此……会变成很严重的事情呢。

住取研仪官:而且御剑很挑剔。

齐田研究员:是说很任性的意思吗?

住取研仪官:它能仔细地研判,选择不错的性质,它会吞噬能强化自身与使用者的异常性。

齐田研究员:也就是在使用的前提下进行筛选。

住取研仪官:对,像是“折断的枝条不再可见的树”这样的异常性就不会被吞噬。

齐田研究员:还有那样的树吗?

住取研仪官:在一场台风过后已经毁掉了。虽然说它曾经吞噬过损坏时从大的残片当中生出小的残片这样的异常性,但是它没有损坏过所以没法确认。

齐田研究员:你知道它吸收了多少异常性吗?

住取研仪官:[摇头]它被蒐集院收容时已经吞噬了无数异常了。这种东西是从神代时期流传下来的,到底吞噬了多少东西谁也说不清。也有人说诸神留下的东西很少是因为御剑的原因。

齐田研究员:那么,异常性的列表呢……

住取研仪官:那种东西恐怕没法列出来吧。在大晦日切年糕时会切出两块体积一样的年糕这种很有限的异常性也会吞噬,一样奇怪的异常性大概还有很多吧。说不定,折断了的话会自爆。

齐田研究员:真是可怕的状况啊。

住取研仪官:托您的福,本来的异常性是什么谁也搞不清楚。可能只有吞噬异常性的性质也说不定呢。

[由于关系性较低省略。]

<录音结束>


目前,仅已被基金会掌握的SCP-2630-JP-6异常性就有937种,其中102种时常显现,导致其周边环境扭曲变为人类生存困难的程度,通过运用基金会持有的技术将环境复原到可以容纳的程度。

目前已查明的SCP-2630-JP-6具备的异常性可参看《SCP-2630-JP-6异常性资料(第192版)》

EKv0MU8UcAUN9oz.jpg

事件SCP-2630-JP-6发生时的情况。

从机密保护的观点来看,SCP-2630-JP-6所保持的异常性中需注意的是12号异常性:

进行与替代SCP-2630-JP-B有关的活动时,SCP-2630-JP-6将显现其异常性之一,在SCP-2630-JP-B上空产生雨云(以下将其指定为“事件SCP-2630-JP-6”)。此外,由于SCP-2630-JP-B具备的使天气放晴的异常性改变能力更强,因此只有在SCP-2630-JP-B举行非公开性质的仪式期间才能观测到事件SCP-2630-JP-6之发生。

以上述方法产生的雨云具备轻微的本质促动耐性与D级灵体放射能力,目前有假说认为雨云是在继承期间保护暂时丧失部分咒术防护的SCP-2630-JP-B及下一代SCP-2630-JP-B。雨云的具体行动不明。

被剥夺的异常性大多来历不明,但在已查明来源的事例中,除一例尚未明确剥夺何种异常性外其余均已查明。尚不明确SCP-2630-JP-6剥夺自SCP-1111-JP-1的异常性。需注意存在项目本身原本不具备任何异常性质的可能。



210px-Kinki_(1868).jpg

1868年制作的SCP-2630-JP-7的画像。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7收纳于Site-8112特别保管楼特殊保管室的密封储物柜里。

禁止基金会人员过度接触SCP-2630-JP-7。需要使用SCP-2630-JP-7进行实验的申请将对基金会日本分部理事会及宫内厅管理部管理课特别传承物管理室进行共享和审议。

有关对SCP-2630-JP-7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帅升邦彦Suishō Kunihiko(“升”)全权代行。

描述:SCP-2630-JP-7为一锦缎制的旗帜,通常称为“锦御旗”、“锦旗”等。

持有SCP-2630-JP-7的人类(下称“7-对象-1”)会抱有“自己的行动是被SCP-2630-JP-B所认可的”的认知,同时,7-对象-1构想内最大目的被正当化的模因危害将发生。该效果与7-对象-1具有相同的目的与行动理念,并会感染所有具备“7-对象-1拥有SCP-2630-JP-7”认知的人(下称“7-对象-2”)。

当且仅当其出现意图达成受此模因危害而被正当化之目的的行动时,7-对象-1及7-对象-2具备不依赖于现实性、概率微小的概率改变能力。尽管单一对象的能力极弱,但若是较多对象同时使用,便可能引起大规模且长期持续的概率改变。

目前已经掌握的7-对象-2之间大规模对立的事例在历史上有4例,最著名的一例是在丰臣氏政权时期,到公元1600年为止的西军和东军在数年间的对立。当时持有SCP-2630-JP-7的7-对象-1为丰臣秀赖,支持丰臣政权的有力者因此挑起分裂与叛乱。由于当时作为7-对象-1的丰臣秀赖以及除上述有力者以外的、与丰臣氏对立的诸多7-对象-2的“在丰臣氏政权下的安宁的持续”的祈愿,造成东军、西军双方反复引起概率变更,结果导致日本史上罕见的复杂且难以预测的形势变化。目前仍然难以确认全部概率改变的事例。但是在两种不同阵营进行概率改变时,或同一阵营内的不同势力相继进行改变时,形势会以非常高的频率发生变化,此时双方的意图可能均得到满足,但也观测到双方均未达到目的或者多种相反的事态同时发生的事例。由此,根据SCP-2630-JP-7由来的概率变更能力同时进行相反的变更时可能造成悖论的情况可以推测其存在持续干涉时间的能力。另外需注意存在只是仅由于动乱而造成记录混乱的可能。

至今为止,SCP-2630-JP-7曾被反复多次制作、破坏、丢失,每次重新制作,原本正常的旗均会被赋予异常性而成为SCP-2630-JP-7。过去制作的SCP-2630-JP-7大多已消失,源氏历史馆收藏的旧SCP-2630-JP-7也已丧失异常性,SCP-2630-JP-7的制作需要SCP-2630-JP-B的“制作SCP-2630-JP-7”的意愿。

由于不存在同时具有多于两个的SCP-2630-JP-7存在的事例,而且有时间连续性崩溃的危险性,目前禁止制作新的SCP-2630-JP-7。

过去因悖论发生的不自然现象的历史记录以掩盖故事故事“伪造的书信”、“木曾义仲讨伐”、“南北朝动乱”、“江户城无血开城”等取得整合性的时间序列而重新构成。另外,关于SCP-2630-JP-7相关记录极少的年代则将记录完全抹消。与上述内容有关的事项可参看SCP-2630-JP-7历史篡改记录集



项目编号:2630-JP-8
许可等级4:机密
项目等级:Uncontained
扰动等级:4/Ekhi
风险等级:2/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8未被置于通常的收容情况下。

有关对SCP-2630-JP-8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新家巳六Niinomi Miroku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8为一材质为翡翠的勾玉。

SCP-2630-JP-8可通过未知的方法进行对话,无论是否产生由空气振动引起的声音传播,只要有人员位于SCP-2630-JP-8半径8.89米以内,即可听到发生源为该项目的声音。

与SCP-2630-JP-8进行对话的人(下称“8-对象”)可通过尚不明确的条件被囚禁在幻觉世界中,并且疑似会出现与在幻觉世界内的、推测为SCP-2630-JP-8的精神体的存在(下称“精神体”)进行对话的体验。在模拟体验中,8-对象的身体处于镇静状态,但应当注意的是其未陷入睡眠状态。

SCP-2630-JP-8会使其本身存在的宇宙中除了SCP-2630-JP-B以外的所有人类的本质强度降低约0.03Hm,左脑前额叶则限定为降低约0.04Hm。提高自身本质强度的现实扭曲者以及被斯克兰顿稳定锚包围等原因导致没有空间现实连续性的人不会受到该种影响。从左脑前额叶的本质强度大幅下降以及前者的例外可以推测,这种异常性有通过改变大众的思考来辅助支配或某种行为正当化的目的。

SCP-2630-JP-8被基金会收容前处于GoI-5548“五行结社”管理下,该组织上层成员之一的新家巳六后来叛离组织与旧蒐集院合流时,将五行结社持有的若干异常项目一并夺取与交付,其中即包括SCP-2630-JP-8。

以下为与SCP-2630-JP-8的对话记录。一部分由五行结社制作,存在由新家巳六提供的记录。

对话记录2630-JP-8-2


对话对象:珠玉(五行结社对SCP-2630-JP-8的通称)

对话人:新家巳六


<记录开始>

[由于重要程度低省略]

新家巳六:称呼您为珠玉这件事,之前您已经同意了的。

珠玉:然也。

新家巳六:能不能告诉我您的目的?

珠玉:今不可行之事,及未决之事。

新家巳六:那么,您现在是在做什么?

珠玉:守神国,并及守神国之人。

新家巳六:守护神之国的人是指什么?

珠玉:今未曾升天之神,唯一人身而成神之人。

新家巳六:迷惑人心,操纵信仰,也是守护神之国吗?

珠玉:然。人国合一为我本意。

新家巳六:您是什么人所造的?

珠玉:辅神、从神、憎神徒然之人。

新家巳六:是为了抑制神的敌人所制造的,可以这样说吗?

珠玉:如此可也。

[由于重要程度低省略]

<记录结束>



对话记录2630-JP-8-4-2


对话对象:珠玉(五行结社对SCP-2630-JP-8的通称)

对话人:新家巳六

备注:进行对话时,新家巳六处于丧失意志的镇静状态。以下为其在意识恢复前体验到的幻觉。

下述的记录大部基于新家巳六的口述,已省略可被观察到的事项,仅有幻觉世界内的记述。


<记录开始>

[周边完全黑暗,除自身以外无法视认到任何物体。]

[一外表为15~19岁左右的女性的人形实体(以下表记为“精神体”)突然在自身前方2m出现。]

新家巳六:你看起来不是基金会的人呢。

精神体:忽然的失礼,对此深表歉意。一定吃了一惊吧。

新家巳六:这里是什么地方?

精神体:不是什么固定的地方。是在您脑海中看到的东西,姑且就认为是幻觉吧。

新家巳六:您是谁?

精神体:我是珠玉真正的人格。

新家巳六:您说了“真正的”,也就是说之前与我对话的人不是您了。

精神体:是的,并不是我。

新家巳六: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精神体:有些事情必须由我亲自传达,要让我来到这里,必须符合条件,而您显然是符合的。

新家巳六:也就是表人格这样的……可以这么说吗?

精神体:是的,它不必遵从我的意志。

新家巳六:既然您是真正的人格,那么表人格可以称之为伪物吗?

精神体:是的。那是虚有其表的空壳,是后来居上的假扮的人格。这是一条压制住我和珠玉的,作为傀儡的缰绳。

新家巳六:被它操纵?

精神体:是的。

新家巳六:为什么?

精神体:我做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不相宜的……我只能这样说了。

新家巳六:您本来在做什么事情?

精神体:比起那种事,首先还是说明我的现状吧。

[精神体摆出坐在某种东西上的姿势,然而无法看清坐在什么东西上。]

新家巳六:明白了,请讲。

精神体:非常感谢。到现在为止对话的对象是表人格,是被第三者制造了的事已经叙述了。

新家巳六:还有您被操纵的事情。

精神体:是的,那些人,可以说是是误以为自己是神的守护者,却增加了神堕落的程度的愚者们的残滓。

新家巳六:就是那些“愚者们”留下的负面遗产了。

精神体:是的。这次就这样吧,因为需要记录一次,协商的时间。衷心祝愿您再来。

[精神体消失,意识丧失。]

[新家巳六恢复至镇静状态。]

[由于关联程度低省略。]

<记录结束>



对话记录2630-JP-8-5


对话对象:珠玉(五行结社对SCP-2630-JP-8的通称)

对话人:新家巳六

备注:协商的结果是,允许以掌握珠玉的制作目的以及现在的正确异常性为目的进行对话。

下述的记录大部基于新家巳六的口述。


<记录开始>

[省略。]

新家巳六:我来迟了。

精神体:不,您能来我很高兴。非常感谢,会议也辛苦了。

新家巳六:您知道这件事?

精神体:我已经拜见——不,已经听闻了,这样说会比较正确吗?

新家巳六:我觉得这里是听不见声音的吧。

精神体:我所“倾听”的并非声音而是思想。

新家巳六:原来如此,还说得过去吧。所以,总算是再次见面了,这次您能告诉我了吗?

精神体:当然,全都可以说。首先从我开始说起吧。

新家巳六:拜托了。

精神体:我本身没有任何力量,说起来就是警卫者,那种值班室和操作室混在一起的房间里的人。

新家巳六:也就是说,您的职责不是为发挥力量,而是控制力量了。

精神体:可以那样说,我只不过是管理珠玉而已。而且在有人想要侵占这个令人畏惧的东西时,就在二者之间形成一道屏障而守护它,就像现在这样。

新家巳六:“像现在这样”是指什么?

精神体:最初被认为是珠玉精神的那个东西,如同我之前所说的,那只不过是临时手段。“那些人”决不能越过这雷池一步。

新家巳六:您防备的“那些人”到底打算做什么?

精神体:拿到并夺取珠玉的力量,然后他们就将随心所欲了。

新家巳六:珠玉的力量和夺取的结果是怎样?

精神体:珠玉原本掌管的是对特定神袛的信仰以及招致皈依的作用。这和现在在那边观测到的几乎一样,但是皈依的对象不同了。

新家巳六:是指某种宗教的斗争吗?

精神体:不是宗教的斗争,是真正的权力斗争。

新家巳六:是指各种宗教之间争夺国家的主导权吗?

精神体:不是,所谓宗教是对死者的依赖。因为创造我们的东西是应该成为被信仰者的东西。

新家巳六:神格实体?

精神体:就是被那样称呼的东西,而且祂是真实存在的,参与了对这个国家统治权力的争夺。无论那手段是否暴力。

新家巳六:其中一个就是珠玉所支配的人心了。

精神体:您这样想也没有问题。正如我们从被掩盖的事实中可以看出,我们失败了。祂现在已经君临天下。

新家巳六:……原来如此,那么您现在该是国贼了。

精神体:非常遗憾。

新家巳六:而且连那武器也被剥夺了。

精神体:就是如此。

新家巳六:然后就是保护着珠玉。

精神体:就在那种地方。

新家巳六:到底怎样夺取又怎样保护呢?

精神体:守护之类的并不是什么夸张的事情,我不过是一堵墙。那么他们只要让我倒下就可以了。

新家巳六:也就是杀了您就可以了。

精神体:不是那样,您觉得我是有生命的吗?

新家巳六:我不知道。

精神体:回答是:我是一个精神体,我的力量是我的意志。

新家巳六:也就是说他们想让您屈服。

精神体:就是如此。

新家巳六:他们如何做呢?

精神体:只有使我痛苦。

新家巳六:痛苦吗?

精神体:是的,拔掉全部的指甲、剥掉全身的皮、剜出双眼、刺进腹部、斩断四肢……应该是那样的痛苦。

新家巳六:那么现在并没有感觉到呢,您看起来很沉着。

精神体:不,那种感觉是持续不断的,我已经习惯了把思想和知觉分开来,因为那会一直持续。

新家巳六:从刚才开始您也感到痛苦吗?

精神体:是的,现在是一边被火烧、一边溺水这样的感觉。为了能自然地说话我稍微费了些心思。[高声大笑]

[附近视野忽然变亮并被火焰包围]

精神体:不行,感觉深刻起来了,请您赶快回去吧。

[视野变暗,声音逐渐远去]

精神体:我也无法保证永远如此。拜托了,请把这珠玉放远一些,直到到这个国家的王够不到的地方。

新家巳六:请等一下!您的名字是什么?

精神体:……日奉蓟Izanagi Azami……

[意识丧失。]

[新家巳六恢复至镇静状态。]

[由于关联程度低省略。]

<记录结束>


对与蒐集院合流的新家巳六反复探讨的结果表明,当时蒐集院将自身持有的、具备空间移动能力的项目借与新家巳六,通过其自身拥有的、微弱的空间移动能力进行控制而转移至其他宇宙,SCP-2630-JP-8移动到了本报告书存在的宇宙之外的空间内。因此SCP-2630-JP-8并未处于基金会控制之下,此外被借与新家巳六的项目由于记录丢失详情不明。

新家巳六与蒐集院合流时,其母的旧姓为犀贺氏,与日本国内相关组织“犀贺派”之关联不明。



Link To Guide
项目编号:2630-JP-9
许可等级5:最高机密
项目等级:Safe
safe-icon.svg
扰动等级:5/Amida
amida-icon.svg
风险等级:1/需注意
notice-icon.svg

1280px-YayoiBronzeSpearTip1-2ndCenturyKyushu.jpg

在国立祭祀博物馆发现的SCP-2630-JP-9。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0-JP-9应收容于Site-8199最重要气密区域内的专用储物柜内。

有关对SCP-2630-JP-9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稻津真姬Inadu Maki(“稲妻”)全权负责。

描述:SCP-2630-JP-9为一全长50cm的铜矛,通常其被称为“手鉾”,属于不带花纹的仪式用器具。

基金会在日本国内进行定期筛查时,发现了在国立祭祀博物馆作为考古学遗物展示的SCP-2630-JP-9。在散布掩盖故事“制作方法解析”后其被控制于基金会前台企业,并最终因发现其异常性而被收容。基金会以阿达姆斯—吉尔伯特式解析法以及泰米尔式重构术制作了一个除异常性外完全相同的复制品,并返还国立祭祀博物馆。但虽然属于完全复制,返还时博物馆人员却提到了“差异性”(后述)。

SCP-2630-JP-9具有极高的本质强度,但在通常情况下未确认到来自SCP-2630-JP-9的现实性扩散,同样无法使用以康德计数器接触其表面以外的方法进行本质强度测定,其周边环境亦不会发生高本质化。此时SCP-2630-JP-9将显现出高出周边环境1000倍的本质强度值,目前该数值以基金会制定的本质强度基础值1Hm为单位换算为1000Hm。根据上述方式进行测定的结果为其周边空间本质强度与测定对象本质强度之比值为0.98~1.02:1000.0(含误差),表现出极为安定的数值。

SCP-2630-JP-9在被部分人员持有时将活性化。处于活性化状态时,SCP-2630-JP-9会使周边环境的现实性本质强度降低,降低程度随持有者不同而变化,不过尚未查清其规律。能够使SCP-2630-JP-9活性化的人员大多与特定氏族具备某种血缘关系(以下将此类人员指定为“符合氏族”)。目前观测到的最大数据是已故的石上守嗣Isonokami Moritsugu持有时的0.48:1000.0。

SCP-2630-JP-9-α为推测存在于SCP-2630-JP-9内部的一异常空间。符合氏族的成员在SCP-2630-JP-9前咏唱“布琉之言”时,将打开通往SCP-2630-JP-9-α的门径,在此人进入后门径将关闭。

以下为“布琉之言”的原文及其解读与说明。

基金会日本分部超常历史学研究室资料(节选)

ひとふたいつななここのたり

  


此为“布琉之言”,或称为“一二三祓词”、“一二三神言”,为《先代旧事本纪》所载内容。推测为某种祝词。
“布留部”指摇动神器,“由良由良”则是晃动发出的声音的拟声词,推测是按照顺序从一到十依次摇动神器的仪式。
据说若在摇动神器时一同念出神器的名字,就能发挥出具备返魂程度的力量,但其真伪不明。另外已记录的神器详细内容并不相同,存在即使名称也不正确的可能,恐怕无法确认。
此外现存的有关神器的资料中并未发现提及“手鉾”的内容。

―超常历史学研究室长 土御门

5434558621_07db3848aa_b.jpg

正在执行仪式的SCP-2630-JP-9-B

进入SCP-2630-JP-9-α时,进入者会出现在一条有雾的山路上。由于大雾影响能见度仅有10米左右,无法看到更远的景象。山道在进入者前后两边都有,在向后方延伸的道路上行进时会表现出循环构造,具体表现为无论移动多长距离都只是停留在出现地点的观测结果。

若沿着向前方延伸的山路前进,附近的树木密度会逐渐降低。

SCP-2630-JP-9-A是沿山路前进约400m后出现的建筑物,其建筑外形类似于大型神社,内部构造与石上神宫酷似,建筑数量与配置均与史料中记载的石上神宫的情况相似。SCP-2630-JP-9-A周边存在若干有自主意识的实体,由于其确切数目不明,且其中若干个体与日本地区各地确认到的A级灵体、妖类实体、准神格实体类似,因此目前给予此类实体个别或辅助项目编号的工作被搁置。

SCP-2630-JP-9-B为一自称名为日奉榊Izanagi Sakaki的人形实体。SCP-2630-JP-9-B外表为17岁的日本女性,据推测,除了在SCP-2630-JP-9-A内部执行祭祀外,该实体还对SCP-2630-JP-A周边的异常实体进行统括、管理。虽然举行的祭祀仪式详细情况不明,但推测是与“玉之绪祭”类似的仪式。

以下是SCP-2630-JP-9-α内探索时的影像记录的转写。

探索影像记录转写

日期:不详

探索者:守屋特工

探索对象:SCP-2630-JP-9-α


[记录开始]

[到达SCP-2630-JP-α内部,前后都出现山路。]

守屋特工:通讯……[沉默5秒]无法通讯呢。嗯——附近雾很大,完全看不清楚。那么,因为有即使向后走也无法前进的记录,所以要向前走。

[前进约300米左右后,在雾中可见很多树木以外的影子。虽然外表类似生命体,但是其中包含若干外形并非人类和已知动物的个体。]

[守屋特工并未发出太大声音地继续走着。]

[前进约100m后进入一个雾散去的空间,该区域中央部分有一大型建筑(SCP-2630-JP-9-A),且建筑附近存在大量人型实体、异常实体、灵体等半透明实体与黑影,其中一部分个体凝视着守屋特工。]

守屋特工:嗯——出现了很大的空间,有鸟居和类似的木质建筑。我将接近。

[影像上下摇晃,推测是守屋特工在向其认知到的实体行礼。]

[在接近阶梯若干步时,从影像画面以外传出声音,影像因此大幅度旋转,画面中出现一位穿巫女服、手持扫帚的年轻女子(SCP-2630-JP-9-B)。]

SCP-2630-JP-9-B:您来了啊,守屋殿1

守屋特工:您知道我的名字?

SCP-2630-JP-9-B:能来这里的人可不多,一进来就知道是什么人了。所谓亲族,是有独特的气氛的东西吧?

守屋特工:原来如此,您是这里的巫女吗?

SCP-2630-JP-9-B:用您的时代的说法可以这么说。我们所处的时代并不一样。

守屋特工:这里到底是哪啊?

SCP-2630-JP-9-B:您看不明白吗?是神社哟,神社。嘛,对话也很困难啊,请您进来。

[女性打开SCP-2630-JP-9-A正殿的门进入,守屋特工跟着进来。]

SCP-2630-JP-9-B:守屋殿是第一次来神社吗?

守屋特工:不是,亲戚结婚的时候来过一次。

[影像显示出SCP-2630-JP-9-B内部的影像。推测为设有小土间2的仪式殿,可看到其中存在若干阶楼梯和通往正殿的两扇门。]

SCP-2630-JP-9-B:那么,是国家神道系的神社吧。主祭神是大己贵神哟?

守屋特工:大己贵神……?

SCP-2630-JP-9-B:抱歉抱歉,你们的叫法应该是大国主命。

守屋特工:是的,是那种叫法。

[SCP-2630-JP-9-B坐在坐垫上,守屋特工也坐下。]

SCP-2630-JP-9-B:那么,这样子还是头一次啊,请您等一下。

[SCP-2630-JP-9-B去往隔壁房间,几分钟后拿着放着茶壶和两个茶碗的盘子再次出现。]

守屋特工:感谢您的好意。

SCP-2630-JP-9-B:因为很少有客人来。嘛,虽然婆婆妈妈的但您就接受吧。要杀您的话用不着下毒。不用担心。

守屋特工:非常感谢。[喝茶,沉默5秒]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SCP-2630-JP-9-B:没关系,请问吧。

守屋特工:那么首先,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SCP-2630-JP-9-B:我名为日奉榊。

守屋特工:您在这里做什么?

SCP-2630-JP-9-B:我在守护“普通”,和你们所守护的东西不一样。

守屋特工:您知道我们的存在?

SCP-2630-JP-9-B:当然。那种气氛的包围不限于亲族,组织也是一样的。

守屋特工:您守护的“普通”是指什么?

SCP-2630-JP-9-B:在你们决定这个概念之前的“普通”。是我所知道的概念。

守屋特工:具体来说是怎样?

SCP-2630-JP-9-B:把那些跑到外面去的家伙请回这里来,就是那样而已。这里的气氛还是以前的样子,那些的力量是到达不了这里的。

守屋特工:那些?

SCP-2630-JP-9-B:不要着急,把话说全了比较好吧。

守屋特工:我明白了。那么,“跑到外面去的家伙”是指在这附近的实体们吗?

SCP-2630-JP-9-B:我不喜欢这称呼,但是就是那样。大家可以说是我的亲戚吧。

守屋特工:我想很多个体都没有人的形状哪。

SCP-2630-JP-9-B:外形并无特别的意味,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

守屋特工:啊,是这样吧。那么您也是?

SCP-2630-JP-9-B:我基本上是人类,不过在我之上吗?请看。

[SCP-2630-JP-9-B打了个响指,在其头上出现一条带翅膀的、长数米的蛇。]

守屋特工:这是[沉默3秒]戴翼的魔力之神3啊。

SCP-2630-JP-9-B:哦,您知道它?我则是称作夏日禁称者4哟。

守屋特工:我是日高一带出身,听过那些传说故事的。

SCP-2630-JP-9-B:原来如此。据说给予巫女灵力的神有很多,但在这里就是这家伙啦。因为很碍事,平时就藏起来吧。

守屋特工:那么其他的也都是神或者神族吗?

SCP-2630-JP-9-B:呼呣……[沉默3秒]那么,您知道神是什么吗?

守屋特工:我从前是无神论者,现在我觉得神是那种不能称为人而力量强大的存在,是某种对位置的看法,

SCP-2630-JP-9-B:神是类似于魔法使一类的人,暂且不论对错,这也是一种答案。

守屋特工:不对吗?

[SCP-2630-JP-9-B眯着眼凝视守屋特工的脸。]

SCP-2630-JP-9-B:也有很多人只知道是妖怪之类的。在这里的都是被称为神的人。但是如果没有信仰的话,那就只是妖怪变化和下级灵的集群了。谁都不能称不被崇拜的神为神。其他国家也是这样吧?被崇拜的话是神,其他宗教的神就是恶魔。

守屋特工:原来如此。[沉默3秒]那么,国家神道系的人不多吗?因为还供奉着。

SCP-2630-JP-9-B:那些人是一个也不会来这里的。

守屋特工:怎么回事?

SCP-2630-JP-9-B:这里不是为他们建造的神社,他们自然就不能来。

守屋特工:也就是说,这里是为不属于国家神道的众神而建造的避难所。

SCP-2630-JP-9-B:可以这么说吧,这里就像是败兵的据点一样。

守屋特工:发生过战争吗?

SCP-2630-JP-9-B:那是很早的事了,不可能有人知道。历史已经被篡改和歪曲了,不知道的人是无法知道事实的。

守屋特工:那么你们这一派就是败者了。

SCP-2630-JP-9-B:就是那样。这里是等待东山再起的地方。

守屋特工:您指的是在争夺宗教的信仰中失败后,等待再次被信仰吗?

SCP-2630-JP-9-B:所以最好能解决。但在如今有很多人不信神,所以是不可能的事。守屋殿,您知道天沼矛这东西吗?

守屋特工:是天地开辟之时使用的那个道具啊。

SCP-2630-JP-9-B:就是这样。在所有事物的根源都能填满的空间里,建造了海和天空,还有岛屿的矛。那就是“这个东西”。

守屋特工:真的存在过呢。

SCP-2630-JP-9-B:嘛,记述也基本上充满了想象和欺骗,虽然不是事实。

守屋特工:是这样啊,诶——[沉默4秒]

SCP-2630-JP-9-B:您想问的是“本质强度高这种事是本来如此吗?”对吗?

守屋特工:是的。您猜的没错。

SCP-2630-JP-9-B:这种东西根本不入独心。那么,答案是否定的。你们所说的本质强度有很多根源,但其中一个是拒绝改变的意志。保护自己,在同一个环境中生存,这才是现实的源泉。

守屋特工:因为我们不想改变,所以不会改变。是像安慰剂效果一样的话啊。

SCP-2630-JP-9-B:事实比小说更不可思议。虽然有很多人想改变现实,但是谁都不相信真的可以改变。所以不能改变现实,确实是安慰剂效果。

守屋特工:那么,谁都有可能造成本质促动啊。

SCP-2630-JP-9-B:的确,反之亦然。这里是拒绝改变的人们。虽然有些看不见,但这里有数不清的我的家人。如果聚集了拒绝改变的力量,那也就是巨大的楔子吧。这才是我们选择的道路。

守屋特工:但是,在全部平行宇宙的本质强度总量应该是特定的,那样的事有可能吗?

SCP-2630-JP-9-B:我希望老对手不必使用难以理解的语言。你说得对,但不够。世界还在分化的途中。宇宙中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元素。

守屋特工:宇宙还残留着能够分化为本质强度的素材。

SCP-2630-JP-9-B:的确。

守屋特工:原来如此。我们回到问题上来吧,天沼矛是天津神的神器,是这样吗?

SCP-2630-JP-9-B:的确。我不是刚刚说过“历史充满了想象和欺骗”吗?如果以为知道的事情是正确的,那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在我待的这个地方周围转一圈如何呢?

守屋特工:我明白了。还有其他想问的事情。

SCP-2630-JP-9-B:请问。

守屋特工:您刚才说的“东山再起”是指什么?

SCP-2630-JP-9-B:我说得明白了吧。要想改变人心,就只能注重事实。

守屋特工:在外面的世界显现?

SCP-2630-JP-9-B:我们要伴随着王。

守屋特工:可以理解为你们当中最有力的人吗?

SCP-2630-JP-9-B:可以这样解释。如果没有的话,我们的对手就没有胜算了。

守屋特工:与天津神为敌。

SCP-2630-JP-9-B:应该是吧。嘛,虽然最后会变成这样,但首先必须从眼前的敌人那里击溃。不说也知道是谁吧?

守屋特工:现人神……

SCP-2630-JP-9-B:是的。作为追随我们的部族的末代,最后的王。我们也和他曾合作过,但我们现在被当做国贼。

守屋特工:你们有胜算吗?

SCP-2630-JP-9-B:那个。至少制造“这个”的人是这么认为的吧。我只是管理一下而已。

守屋特工:那么现在阻止你们的也不只是神啊。

SCP-2630-JP-9-B:基金会、GOC、地平线倡议。您觉得我对您的世界一无所知吗?那种事不说我也知道的。

守屋特工:但为什么?

SCP-2630-JP-9-B:因为是任务,所以一定要完成。

守屋特工:是已经决定的角色吗?

SCP-2630-JP-9-B:是的,齿轮不会停止转动。流水或者成为瀑布或者流入大海,但是它们都只是流水。

守屋特工:是已经规定好的事啊。

SCP-2630-JP-9-B:啊。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做慈善的,权限的办法、时间和战斗的方式这些恕我不能说明。但是敬请放心,不知道的话调查一下就好了。

守屋特工:[沉默8秒]我大致明白了,包括我来这里的事情。尽管如此请您允许我向上级报告一下,因为这是我的“任务”。

SCP-2630-JP-9-B:嗯,那样就好。嗯,那样就好。那么,差不多该回去了吧。还有一个人要来,得准备一下了,这样也很忙啊。虽然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争斗之类的,但我们需要暂时分别了。

守屋特工:是吗,那我就回去了。

[SCP-2630-JP-9-B用手制止想站起来的守屋特工,周围随即出现大雾。]

SCP-2630-JP-9-B:这样就可以了,请回去吧。

守屋特工:非常感谢。也谢谢您招待的茶水。

SCP-2630-JP-9-B:好久不见有客人来了,我很开心。请您一定再来,谈点往事。那么,再见。

[记录结束]


glitched_1588686911.jpg

数据损坏的时间段的影像修复后的结果。画面中央可见一类似马赛克的实体。该实体与SCP-1777-JP酷似,详情不明,守屋特工形容其“很稳重”。

备注:以下是在确认的SCP-2630-JP-9-A中存在的部分与考古资料中记录的名称相同的个体。其中多数是作为国津神、作祟神以及妖怪被记录下来的。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存在一些北海道与冲绳地区神话传说中的生物,详情请参阅影像记录SCP-2630-JP-9-α-已完成神格识别作业
  • 手长
    各地神话传说中的土著神(或妖怪),与足长相对。通常与洩矢神同时提起时属于其下级。在影像中为一被足长背负的、手臂很长的人形实体。
  • 足长
    各地神话传说中的土著神(或妖怪),与手长相对。通常与洩矢神同时提起时属于其下级。在影像中为一背负手长的、腿很长的人形实体。
  • 山本五郎左卫门
    广岛县神话中的妖怪,被认为是率领着众多妖怪的魔王。影像中可见其从一体毛茂密的巨大人形实体变为穿着礼服的男子的瞬间。
  • 蛇神威
    阿依努神话中栖息在日本北海道日高地方西部的湖沼与洞爷湖町之中的蛇神(或龟神),身体会发放出恶臭,被认为有着掌管巫女灵力的神秘力量。但根据守屋特工的叙述其并无臭味。

守屋特工在进行探索后心理状态有了变化的迹象。守屋特工有义务接受与职员筛选检查不同的定期咨询及忠诚度调查测试。关于守屋特工的检查结果及其推断请参照资料卡:守屋利子所述数据丢失。

基金会将SCP-2630-JP-9的复制品归还给国立祭祀博物馆时,国立祭祀博物馆馆长金子表现出对SCP-2630-JP-9复制品的不协调感。尽管复制品在所有科学分析中都显示出与SCP-2630-JP-9相同的结果,但其仍表示“有所不同”。对金子进行了A级记忆删除,并在提高了验证精度的基础上再次制作并移交了SCP-2630-JP-9的复制品。



特殊收容措施:有关对SCP-2630-JP-10的控制、收容、保护之事项由仙护雉Sengo Kiji(“千鸟”)全权负责。

SCP-2630-JP-10必须收容于由仙护雉指定的、具备逆模因性质的Site-8189内。仙护雉禁止将其他SCP-2630-JP-A带入Site-8189周围1067m以内区域。

SCP-2630-JP-10的一切说明需通过仙护雉转达并由其负责。

gahag-0101052305.jpg

手握SCP-2630-JP-10的仙护雉,由于认识改变仅可见类似握拳的动作。

描述:据仙护雉描述,SCP-2630-JP-10为一定义为“金印”的物品。

仙护雉本人保持有强化与本人提及有关的认知危害,虽然仅限本人有效,但通过逆模因对抗性,可使得自身能够认知具备逆模因性质的物品。该信息危害为一以名字为媒介的认知危害,由于只有这种逆模因对抗性还不够充分,故建议阅览本报告书的人员接受模因对抗处理“神器显现”。

据仙护雉所述,SCP-2630-JP-10是其在石上神宫一具备逆模因性的宝库中发现的。宝库在被发现后即失去逆模因性,推测其原因是逆模因性遭到破坏。仙护雉已经确认SCP-2630-JP-10具备强度大于宝库的逆模因性质,即使其已被发现逆模因性亦未减退,推测宝库是为隐蔽而被施加逆模因的。

据仙护雉确认,被SCP-2630-JP-10钤印的物体(以下指定为“10-对象”)同样可获得逆模因性。但是10-对象的逆模因性质较轻,可通过基金会持有的技术抵消。



全部的SCP-2630-JP-A与异常性相关的距离,其基本单位为现制533.5m,其原因是所述物品均是在古代距离单位“里”使用时制作的。此外需注意中世纪后使用的“里”对应的长度不同于旧制。

目前,基金会日本分部超常历史学研究室指出,SCP-2630-JP-A与“尊佛排佛论争”5时期前后散佚的十种遗物存在关联。若假设此说法为真,则日本皇室历代相传的三种神器本身即包含于上述的十件物品内,若干古文所载内容亦可因此怀疑其真实性。此外需注意的是,十种物品的名称、详细内容、由来随不同文献存在明显差异,其是否存在本身即有疑问。

以下是从守屋特工的工作用笔记本电脑中发现的数据的转录。由于被认为与SCP-2630-JP-A相关,在此进行记载。

探索影像记录转写2

日期:不详

探索者:守屋特工

探索对象:SCP-2630-JP-9-α


[记录开始]

[与已记录的内容几乎一致,在此省略。]

守屋特工:好久不见了。

SCP-2630-JP-9-B:您来了吗?看起来您不是来探索的。

守屋特工:不是。

SCP-2630-JP-9-B:啊,那就再准备一次茶水吧。这次您想知道什么?

守屋特工:和SCP-2630-JP-A有关的事情。

SCP-2630-JP-9-B:呼呣,一系列的项目被再收容也需要很长时间啊。

守屋特工: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太薄弱了。

SCP-2630-JP-9-B:那是因为它们被隐藏了。

守屋特工:果然如此吗?

SCP-2630-JP-9-B:正如您所想的。那些东西是为了让他拥有才制造的,绝不能暴露出来。

守屋特工:是伪装成自古流传下来的各种物品,混入其中的吧?

SCP-2630-JP-9-B:是的。啊,计划有些乱了。

守屋特工:那是怎么回事?

SCP-2630-JP-9-B:首先是神剑,那东西很能干的,现在已经是有着很多的力量了。有即位时的雨云这种东西吧?那东西原本也不是容易被甩开的。

守屋特工:雨云是那么一回事吗?

SCP-2630-JP-9-B:本来那是为了让那些人知道他的所在地。那东西出现是在继承的时候吧?然后在那时候和继承者相合并发挥出下一步效果……大概如此。是叫做葛城的家伙吧,你们那边的常识是不是有一个叫做中大兄皇子的家伙?葛城是他的名讳。大概就是那家伙或者他身边的某人察觉到了这种事。只行使了继承来的功能,那边的学制应该是在修习称制一类的事?我没想到天皇的传承会断档,也幸亏神剑的功能不全,拖拖拉拉直到现在也只是被作为宝物看待。

守屋特工:原来如此,那么其他的神器也是吗?

SCP-2630-JP-9-B:是的。比如说勾玉,那个也是被葛城采取了措施,他把这东西从继承品当中剔除掉了。

守屋特工:您说的是按照飞鸟净御原令把神器减少到了2种的事情吗?

SCP-2630-JP-9-B:您居然这样用功,连这个也知道吗?我很吃惊。正是如此,被暂时剔除了,之后虽说恢复了,但好像再之后就被偷换了。

守屋特工:被偷换了吗?

SCP-2630-JP-9-B:大概就是它们沉入坛之浦的时候,九条……[沉默3秒]兼实干的吧?那件事是当时的土御门通亲,后来参议的藤原俊经策划的。当时是隐岐院……不对,还是称为后鸟羽天皇更容易理解……在位。那家伙是水天皇大神,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安德天皇的继任。连证物都没有带就登上了大位,但好像还是不太方便。

守屋特工:我们在勾玉被回收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SCP-2630-JP-9-B:哼,果然就是捏造的啊。的确,它们后来被渔民打捞上来了,但是您觉得它们能回到本来很早就应该在的那种地方吗?不可能。被送回来时已经过了很久,那之前用的都是替代品。回来以后,也不能说是换了新的赝品,但是就是一直都在换。现在传承下来的勾玉不是当初的勾玉。啊,说到安德天皇投水而死这件事,神剑也跟着一起消失了。-6的异常性你们是知道的吧?

守屋特工:是“吞噬其他的异常性”啊。

SCP-2630-JP-9-B:是的,虽然说是偶然制作的伪物,但是完全继承了神剑的功能,也就取而代之了。嘛,在那之前,既然是从已经蜕壳的神剑而继承了的话,也许可以说是恢复了原状。我想如果就那样把其他的东西的性质都吞掉了怎么办呢,结果只是杞人忧天。拿起剑来的时候,它似乎是和我们并肩站在一起的意思,好像顺利继承了一样。

守屋特工:原来如此。您刚才还说勾玉不是当初的东西。

SCP-2630-JP-9-B:啊,虽然很难解释,但是混进一大堆东西里的话,偶尔也会被选中,这么说也没问题的吧。有点害怕。但是你们所有的那个被叫做“-8”的玉确实是真货。

守屋特工:SCP-2630-JP-8原本也包含在这些东西里,是这样吗?

SCP-2630-JP-9-B:是的,这是我们的造物。因为旧的勾玉已经没有了而做了一个代替的。类似于补位吧。

守屋特工:您知道那个精神体吗?

SCP-2630-JP-9-B:她和我是同族,是我引以为豪的表姐。我们两人本来都是要作人祭的。但是我的意志不够坚定,所以说是做了这一方的角色。如果说我能代替的话真想要代替,但是我的能力实在不如蓟啊。蓟自己背负着一直独自等待的折磨。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你们。

守屋特工:您知道她的现状吗?

SCP-2630-JP-9-B:不可能不知道吧?在我们宿愿实现的时候,马上帮助她……我也做好了那个准备。

守屋特工:您知道SCP-2630-JP-8在哪里吗?

SCP-2630-JP-9-B:那种事没有不知道的道理,蓟一定会回来。这是既定的事,即使中途有人妨碍也不能阻止。

守屋特工:不过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上这并不可能,做不到,她真的能回来吗?

SCP-2630-JP-9-B:一定会。虽然说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是一切整然的结果是一定会来的。可以说就像是辉煌的星辰展现在眼前一样。那个把玉拿走了的聪明人,是不会错过这时机的吧?

守屋特工:新家,现在可以称他是犀贺吗?

SCP-2630-JP-9-B:是的。他做得很好,总有一天要道谢的。

守屋特工:是谢礼吗?

SCP-2630-JP-9-B:可以斟酌,不用那些蹩脚的比喻。照字面理解就可以。是把有福气的人嫁出去。

守屋特工:从眷属中?

SCP-2630-JP-9-B:嗯。无人信仰的神只能流于凡人或是怨灵,但是出嫁或入赘这又是两码事。因为可以无条件地将人类的心和血作为居所,所以某种程度上是神。拥有神的血统的人掌握着很多力量。当然,如果完全遗忘的话,神德会消失,但如果能够回想起来,就又会回归。那就是血脉的强大。

守屋特工:那么,有结婚愿望的神也意外地很多吧。

SCP-2630-JP-9-B:虽然是相当俗气的说法,但也是如此。

守屋特工:那么,不来这里而选择和别人一起生活的人也很多吗?

SCP-2630-JP-9-B:还说得过去。这个地方也有他们的孩子。

守屋特工:是榊小姐您吗?

SCP-2630-JP-9-B:当然是您啊。

守屋特工:我继承了你们的血脉?

SCP-2630-JP-9-B:不,是除了血脉以外的一切。您的祖先的眷属作为人死去了。神性必须继承。

守屋特工:但我是人类啊,检查也是如此。[SCP-2630-JP-9-B用手制止她。]

SCP-2630-JP-9-B: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能就这样生存下去。可以说是“隐居于世界的姿态”吧,那是必要的。一旦不是神了,就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

守屋特工:那是没有力量的人的生活方式吗?

SCP-2630-JP-9-B:不,是不知道力量的使用方法的人的生活方式。看看外面,那些是想起力量的人。您怎么能舒舒服服服地过日子呢?

守屋特工:这么多人都来了吗?

SCP-2630-JP-9-B:啊,不光是过着一帆风顺的生活,也有和我们一样行动起来的家伙。有人想在你们不知道的地方聚集,也有人埋伏在各处,像是在远野等地。

守屋特工:就是您说的为了东山再起而等待?

SCP-2630-JP-9-B:是那样的。我们等待的日子。为了古老的血脉代替今上的日子。

守屋特工:您说我也有血脉吗?

SCP-2630-JP-9-B:能来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的。然后来到这里,回归本我。刚才我说自己是人类,您已经明白了吧?

守屋特工:我有回答的必要吗?

SCP-2630-JP-9-B:言灵是掌管决心的神灵,只有言灵寄宿在嘴里。

守屋特工:我正常地发誓忠诚了。正常的定义不是唯一,是吗?

SCP-2630-JP-9-B:您并无二心吧?

守屋特工:是的。

SCP-2630-JP-9-B:很好。

[SCP-2630-JP-9-B站起来,守屋特工在其面前跪下。]

SCP-2630-JP-9-B:欢迎回来,妹妹。

守屋特工:我回来了。

[记录结束]


备注:守屋特工在该份数据被发现数日前失踪,目前尚未被找到。

gahag-0054078587(2).jpg

失踪后由民间摄影家拍摄的,被认为是守屋特工的人物。自称为日奉芽Izanagi Mei。摄影者在琵琶湖畔遭遇拍摄对象并被请求帮助,其证言表示“对方很快就答应了”。

以下是其负责医生所述内容。

《基金会日本分部医务监督室特别事态始末履历》节选

有关守屋利子病历卡之丢失或消失事件


对于原因的调查已经终止,但是其丢失的状况仍旧不明。下述内容是未被否定的可能性:

  • 系统服务器错误

虽然相关部门表示可能性很低,但是没有足以断言没有发生的根据。

  • 内部人员故意删除

我不太想考虑这种情况,但是有一定的心得的话是可能的。

  • 本质促动

较为可能。如果只是程序删除程度的小规模修改的话,只需要远程操作功能即可,所以也有可能无法检测到痕迹。

  • 因果改变

同样存在一部分过去的历史被改变的可能。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多人对于守屋特工的记忆都有一部分变得模糊。之所以避免了完全的消失,是因为进行了记忆强化吧。但是,其他的记忆删除的副作用,也即药物性健忘症、心因性健忘症、因为不能判断只是因为烦琐而导致的记忆错误,所以不能确认。

在我的记忆中,她在探索以后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非常微弱的变化。有扩散倾向的获得自我同一性的征兆、作为解决者获得身份的征兆等,换言之就是“有干劲”的状态。当初认为是以单独进行特殊探索为开端,重新确认自己的职务。对基金会的忠诚度完全没有下降,这也是没有被认为是问题的理由。

急剧的变化出现在她失踪的两天前。确认了以自我同一性的急剧崩溃为首的多个变化。前一天参与了包括处决儿童在内的工作,对于有过同样经验的人来说是常见的症状。由于对基金会的忠诚度及对工作的忠诚性没有变化,我因此判断为不是需要特殊症状、紧急措施的症状,并建议下次咨询为止她需要进行休养。

对于发生这种情况,我感到非常遗憾,如果是误诊的话,可能会给基金会带来巨大损失,我打算服从即将决定的处分。

―负责咨询师 西进

若SCP-2630-JP-A内的至少3个物品彼此距离在1067米以内时,收集的各SCP-2630-JP-A会发出微弱的D级灵体波,同时收集每一个的SCP-2630-JP-A中均会在50km以内范围出现一个SCP-2863。随着SCP-2630-JP-A之间的接近,D级灵体波的强度上升,SCP-2863个数以及新出现的位置和SCP-2630-JP-A的距离增加。由此推测,SCP-2863处于通常时无法视认和干涉的惰性状态,通过SCP-2630-JP-A放出的D级灵体波,按接近放射中心的顺序转移到活性状态。SCP-2630-JP-A之间的距离在106.7米以内时,SCP-2863个数量最大,半径200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会出现140个左右。出现时拥有SCP-2630-JP的人及相关人员不会受到SCP-2863攻击。

若SCP-2630-JP-A内的至少5个物品彼此距离在533.5m以内时,日本地区会发生包括B级灵体在内的妖型实体以及准神格实体的实体化。根据SCP-2630-JP-A之间的距离,各种实体将以“下位B级灵体、上位B级灵体与妖型实体、准神格实体”的顺序依次活性化,同时也可以行使包含念力、模因污染等本质促动能力。同时SCP-1875-JP-2的一部分会发生“返祖现象”。“返祖”的发生只限于意识到自己是SCP-1875-JP-2的个体,可以认为深层心理的认识是其触发条件。

若SCP-2630-JP-A内的至少5个物品被同一人物(以下称为“所有者”)持有时,会显现一连串的异常性(以下称为“夺取行动”)。



SCP-2630-JP夺取行动


概要:夺取行动分为下述的四个阶段。

  1. 初期
    一名所有者拥有5个SCP-2630-JP-A时,将进入初始阶段。
    所有者将会感染“SCP-2630-JP-A是很棒的东西”的模因并开始收集全部SCP-2630-JP-A。即使所有者对于“夺取行动”有所认知,模因亦会发挥作用。
  2. 第二阶段
    一名所有者拥有6个SCP-2630-JP-A时,将进入第二阶段。
    拥有者对SCP-2630-JP-A的收集欲望在此阶段转变为义务感,无论本人的主义信条如何,在收集时不会避免包括行使武力在内的所有手段。
    身份不明的人格(以下称为“人格”)混入所有者的意识中,以与通常时的所有者不同的语气对话,采取通常不会进行的行动,并不是用第一人称而是用第三人称来表示所有者自身等变化。
  3. 第三阶段
    一名所有者拥有8个SCP-2630-JP-A时,将进入第三阶段。
    所有者的意识完全和人格同化,人格的影响变大。但该阶段所有者的意识仍有残留,需注意在人格的意志上仍旧会明显地表现出所有者本身的主义信条。
    无论SCP-2630-JP-A之间的距离如何,均会释放D级灵体波以活化SCP-2863与造成一部分SCP-1875-JP-2的返祖。
    可观测到以西日本为中心的轻度本质强度降低。
  4. 第四阶段
    一名所有者拥有9个SCP-2630-JP-A时,将进入第四阶段。
    不同的SCP-2630-JP-A将移往不同地区:SCP-2630-JP-4及SCP-2630-JP-5的去向为京都市右京区太秦寺正殿、SCP-2630-JP-6为长野县伊那市守屋社里宫、SCP-2630-JP-9为长野县诹访市诹访神社本宫、其余全部SCP-2630-JP-A均为奈良县天理市神宫外苑公园。在转移目的地的台座出现的同时,附近的染井吉野全部生命活动暂时停止。需注意该活动并不会使其枯萎。
    石上神宫正殿、斑鸠寺东院梦殿、太秦寺正殿、守屋神社里宫、诹访神社本宫出现异常实体。


以下是有关“夺取行动”的古代文本的现代汉语译本:

我们为了阅览而收集了全国的遗物的时候,发生了我们完全不知道的几起异变。
指向哪里的光线、转移出来的勾玉、锈迹完全消失的草薙剑、无法动弹的律动器械……
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妖怪,又有很多东西变成了怪物。我也是其中一人。然后,骷髅们出现了,破坏了街道,杀害了民众,开始吞噬他们。
那时,我预感到国家的终结。

阴阳寮、蒐集院、卫兵都英勇地战斗着。
身长达六十尺的我,也像鬼一样,抓着妖怪扔了出去,很好地做了防御。
但是,皇宫里的怪物数量太多了,骚动中各种各样的遗物都开始躁动,现场变成了一幅地狱景象。

就在这时,处于乱窜的侍女们中间的藤原家的姑娘说要把收集来的遗物再放到别处去。虽然没有那种闲心,但是我还是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起了心念的一件遗物跑了出去。
虽然大多数人都是在途中遇害的,但即便如此也总算是完成了。我也握紧草薙剑,被那些有形的无形的东西追赶着逃了很远很远。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怪物了,我已经变回了人。

从那以后,我们调查了哪些东西导致了这幅样子,并确定了其中几个。
然后我们决定完全分开管理。那时候我们才第一次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会被收入不同的神社。


第四阶段以后的现象因为过去观测到的记录不存在所以不明。

SCP-2630-JP是5个异常实体出现的现象。各实体已确定分别是SCP-2630-JP-9-B、上宫王6、摩多罗神7、弓削大连8、御社宫司神9。此外,斑鸠寺东院梦殿内部亦会出现灵体,该A级灵体被认定为行信10

medium.jpg

斑鸠寺东院梦殿封印解除时的行信僧都坐像。

日本地区的蒐集院、阴阳寮、大日本帝国异常事务调査局、大日本帝国陆军特别医疗部队(即“负号部队”)、大日本帝国海军舰政本部对超常课、警视厅公安部特别事务课、警察厅███课、公安调查厅特异案件对策室等等无横向联系的多个公开异常性团体设立有使SCP-2630-JP-A被多个组织分别保管的目的,此外五行结社与东弊组(即现东弊重工)等非公开异常团体则为上述组织之一毁灭或消灭时的容错性考虑而被准许存在。目前基金会继承了阴阳寮主导的收容体制,由基金会日本分部理事以及非基金会正式职员组成的人物团体将SCP-2630-JP-A分开保管。考虑到存在理事死亡而造成缺额的可能,将尽快设立代理人以继承SCP-2630-JP-A所涉及的缺额部分的全部权限。该情况下需注意代理人不属于任一理事的下属。

以下为超常历史学研究室对“夺取行动”的讨论结果。

基金会日本分部超常历史学研究室资料节选

对SCP-2630-JP“夺取行动”的相关考察
注:本记述是将SCP-2630-JP相关研究时制作的各种备忘录写成文本数据。因此内容未经整理且繁杂,将在确定结论的论文完成后替换相关数据。


守屋神社应是收藏有弓和神剑的。→-6是神剑?

∵在《复刻诹访史料丛书》的《洲羽事迹考》中有“藏起弓箭”一句,《諏访かのこ》11中有“将神剑纳于石匣内”的记载
 《洲羽事迹考》的记述是错误或虚假的 弓箭已经丢失?

御社宫司 洩矢神 xieshi 赤口 御射军神 zoufangdaren 御社宫司大人
加了“大人”的称呼 SRA无效,作祟[由于笔迹潦草难以判读]率改[难以判读]

4和5在不定的神下拟态能力与神性的传承有关系吗?

神宫外苑公园和符合氏族,需明确会出现什么
出现的实体中最有权威者:摩多罗神(需探讨) 为什么?
为什么摩多罗神会显现?
秦河胜是也是符合氏族吗? 混入 确认到上宫王显现的资料
摩多罗神和弓削大连都不是旗手吗?

皇[由于笔迹潦草难以判读]出来之类难以想象的 陷阱

高冈君所见的是什么?
精神影响 并未发现
模因危害 并无异常
思想改变
记忆改变
历史改变 完全没有痕迹
・__潜在意识_

为何其他人不会出现?血迹 追踪失败
“并非敌对”指的是什么?

染井吉野=樱主化身
枯萎=是否属于隐喻?

被1875-JP影响 防止变化的异常性(?)的影响力

―来自超常历史学研究室长 土御门的备忘录
研究员 高冈


SCP-2630-JP的由来及其来历的研究还在进行中,在进一步的资料被发现之前几乎无法进行某种事实认定。现在正在基金会未分类数据库内进行搜索。

以下是SCP-2630-JP移交时进行的采访记录。

听取记录2630-JP-2


采访对象:荻原研仪官

采访者:仓敷博士

备注:随着蒐集院与基金会合并,蒐集院收容项目的信息也被继承了。以下是从中抽取与SCP-2630-JP有关的信息内的一例。


<录音开始>

[由于重要程度低省略]

仓敷博士:显现?

荻原研仪官:这是我们最担忧的异常之一。

仓敷博士:会发生什么?

荻原研仪官:这是古神及其血统的再临。向神挑战,威胁神的人。

仓敷博士:所谓被威胁的神,是指现人神吗?

荻原研仪官:就是那样。很久以前,被菊之一族灭亡的血脉,他们将再次君临天下。他们是比菊之一族还古老的统治者。

仓敷博士:也就是说,他是被菊之一族夺走国家的国王。

荻原研仪官:那样说也可以吧。而且,我们恐怕抑制不住。即使是樱主也很难吧。只能等待天孙再次光临。

仓敷博士:祂们那么强大吗?

荻原研仪官:嗯嗯。再临的是五尊神明。其中一尊是祟神之王,是土著神顶点的神。

仓敷博士:是指诹访神社祭祀的神吗?

荻原研仪官:就是那样。另一个是古族最后的宗主,在那里被斩断的全部力量的积蓄物。第三个是某一家族的巫女,掌管着众多土著神的神官。

仓敷博士:她是人类吗?

荻原研仪官:大体上如此。但是继承神之血脉的人,能与拥有力量时的菊之一族匹敌。现在没人是她的对手吧。第四个是古神的另一支血脉,被供奉在其顶点的万能神。祂是有着各种司掌之物的记载,完全没有确切记录的秘神。崇拜祂的宗派好像是作为邪教被蒐集院处理的,但是神却没有被消灭。

仓敷博士:你指的是真言立川派……不对,玄旨归命坛吗?

荻原研仪官:您对此可是了如指掌啊。最后的一尊,这是最大的问题。祂是菊之一族,继承古族之力的人。拥有所有的神宝,拥有凌驾于菊之一族之上的权力者。他将佛教带入这个国家,建立了臣民统治体制。刚才说的万能神在成为神灵之前也是他的部下。

仓敷博士:难道祂是优秀的摄政者?

荻原研仪官:如果是那就太好了。看他建的寺庙的建筑配置就知道了。在八卦阵上封印,现在的真身已经用真言完全掩盖了。你知道尸解仙这个术吗?这是一种将道教的灵魂移至现实生活中永生的方法。

仓敷博士:当时没有道教吧?

荻原研仪官:没能普及,因为道教并不利于支配臣民。但是他把尸解这种事情做到了极致。作为圣人也留有记录。于是他从古老的一族中找到了伴侣,成为这一族的幸存者,继承了全部的力量。背负着所有神,包括天孙和土著,的力量。

仓敷博士:那个也会复活啊。

荻原研仪官:我也不是没有伙伴。史上最强的巫师封印了他。

仓敷博士:怎么回事?

荻原研仪官:刚才说了,祂被封印了。那个施术者是个曾因咒杀之罪被赶出京城,但是又回来了的僧侣。一看就知道,他也创造了肉身。现在,现身的神明正在他身后注视着我们。

仓敷博士:甚至不惜牺牲和成佛来保护民众啊。

荻原研仪官:好像是那样。在还没有阴阳寮的时候,我们是人类最初正面挑战异常的人物。他名为行信,是第一个被称作大僧都的男子。

仓敷博士:有什么办法吗?

荻原研仪官:没有。

仓敷博士:没有办法?真是无情啊。

荻原研仪官:别这么说,我只是知道人类的界限。基金会应该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吧。

仓敷博士:别小看我们。

荻原研仪官:如果真正发生的话就不能那样说了。倒不如说,这是最终手段。

仓敷博士:什么意思?

荻原研仪官:那五尊神是我们遥远的存在,也就是说,甚至可以和我们无法处理的异常相对抗。

仓敷博士:这是作为守护神,具有这个国家特色的想法。是说最终兵器吗?

荻原研仪官:是的。炮壳是正常性,火药是国体。这是代替舍弃一切来保护一切,后退不得时的一手。

仓敷博士:那么被封印的那个和尚该怎么办?

荻原研仪官:祂应该可以理解。

[由于重要程度低省略]

<录音结束>


最初引起SCP-2630-JP的项目的组合除了SCP-2630-JP-3以外没有判明,因此各项目以彼此完全无关的状态下收容。除SCP-2630-JP-1及SCP-2630-JP-5外,其他8件物品的异常性没有任何关联,因此造成其难以作为整体项目进行收容。因此,到现在为止SCP-2630-JP-A相关的报告书的阅览权限均是彼此分开的。

仙护雉认识到SCP-2630-JP-10在制作时没有逆模因性。根据阴阳寮的资料可知,该异常性是制作后第三方为防止其被日奉氏、石上氏、新家氏、采女氏及相关氏族等与弓削大连具备血缘关系者收集而赋予的。赋予者虽然尚未查明,但在天台宗玄旨归命坛的记录中还残留有逆模因的术式,被指出有所联系。另外,有关技术的详细信息已经散佚,详细情况不明。若假设此推断为真,玄旨归命坛可能亲自参与了主祭神的封印,不过尚未进行到该行动时进行的其他事项的推断。

在考古资料中有多个关于10种历史遗物的记述,其中若干提到了SCP-2630-JP-A,但是和上述内容一样,为了阻止收集而全部被蒐集院篡改。目前已查明的篡改事项可参照《SCP-2630-JP相关记录篡改履历(第十三版)》。但由于部分资料丢失,造成被篡改的记述明细不明。


C8mAZbEa.jpg

夺取行动相关资料中包含的一张黑白照片上色后的结果,详情不明。


“丰聪耳计划”被作为有效利用SCP-2630-JP之方案而提出。



丰聪耳计划


EPh_sH8VUAIqhhn.jpg

进行丰聪耳计划假想训练的机动部队。由SCP-2630-JP-A运输直升机编队、兵员直升机编队、备用运输直升机编队构成。

EPh_setUEAA0EcX.jpg

执行丰聪耳计划时征用的航空飞机,用于搬运设备。

概要:丰聪耳计划是在日本地区发生K级情景时进行的大规模收容计划。

通过人为地使SCP-2630-JP发生,以召唤可以对抗强大异常的实体为主题。

丰聪耳计划由以下步骤构成:

  1. 将除SCP-2630-JP-8以外的全部SCP-2630-JP-A带入SCP-1500-JP。
  2. 从全部SCP-2630-JP发生地点附近撤退。
  3. 对SCP-2630-JP-B实施包括离境在内的保护。

需注意在SCP-2630-JP实际发生之前出现的5个实体以及所引起的各种现象的效果范围、影响强度完全是未知数。

本计划同样包含基金会日本分部理事之间的对象管辖权的转让、与各异常实体及灵体的对话及特殊收容措施之完全修订。

丰聪耳计划需在至少六名SCP-2630-JP-A负责人员出席且其中至少四人赞成的情况下启动。若出现人员缺额及无法参加的情况下,由下述的六人中选择最适者代行其职务:

  • 现实子力学、时间力学知识分子
    土桥管理官
  • 记忆删除/篡改处理、常识改变知识分子
    宇喜田女史
    诸知博士
  • 资源性收容界限资深专家
    道策管理官
    冴场伦理委员
  • 日本支部机密事项知识分子
    彼岸花伦理委员

为防止基金会日本分部发生机能障碍,在需要上述六人代行职务时,不推荐以日本分部理事候选者代行。

由于需要大规模的活动,因此本计划在确认到K级情景发生的预兆之前将被永久冻结。



利用SCP-2630-JP执行“丰聪耳计划”时,由于事态紧急无需得到O5议会之批准,执行相关的各种程序顺序都在事后决定,此外包括忽怠协议在内的记忆处理手段需暂缓执行。

由于SCP-2630-JP是以修改特殊收容措施为前提进行收容,故将其分级指定为“特殊收容措施程序执行性质存在问题”之项目等级CERNNUNO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