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075

项目编号:SCP-307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对受SCP-3075影响的家庭和孤儿院应进行秘密监视。MTF Tau-70(“太阳浴者”)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准备搜寻SCP-3075-A。如果观察到先前未记录的异常活动,将根据Site-49指挥部的意见决定是否采取搜寻行动。

更新(2023年8月24日):样本ZQ-457保存在Site-86的III级生物收容单元中,目前暂时认定为SCP-3075的组成对象。作为恢复工作的一部分,在Nordfriesland和Schleswig-Flensburg寻找类似实例的工作正在进行。

更新(2026年12月9日):特此将2023年8月24日的收容措施修订意见作废。

描述:SCP-3075是德国Schleswig-Holstein州出生人口的统计差异。在2021年欧盟人口普查期间,政府统计人员首先注意到了这一异常现象;有报告显示在Nordfriesland地区主要沿海社区,多出了468名四至九岁的儿童(编号为SCP-3075-A),任何手段均无法解释这些多出的儿童。在所有案例中,都没有这些儿童的出生证明,也未能发现其他出生证据。大体来看,直接受SCP-3075影响的人无法提供有关SCP-3075-A出现状况的有意义的信息,对有关SCP-3075-A的情况也未表现出怀疑。

这种不寻常而出人意料的统计差异促成了一次联合调查,然而未能查明异常现象的原因;该案例已于2023年7月提交给基金会。

SCP-3075-A从生理和生物学上与人类儿童没有区别。然而,在理解和交流复杂的抽象概念时,实例表现出了困难。SCP-3075-A也表现出面部和肢体语言理解能力差的问题。不排除SCP-3075-A通过产生模因效应而掩盖其真实解剖学特征的可能性。

经常与SCP-3075-A互动的人常常表现出过于随和的态度,而在心理成熟的人身上,则会表现出高度的性自信。这可能与受影响个体的5-羟色胺和多巴胺水平持续较高有关。

样本ZQ-457是2021年7月4日(人口普查开始前一个月)在距离Nordfriesland不到5公里的小镇Silberstedt附近的一个卡车停靠站边缘地带发现的一具来历不明的人形实体的尸体。样本发现地周围的环境及尸检结果导致了对该项目的临时重新分级。

目前的调查重点是明确SCP-3075-A和ZQ-457之间的联系。


SCP-3075-A监测报告E13(2023年9月15日)

筹划人:F. Hakim,Site-49监测特员

本团队的监测显示,45个SCP-3075-A实例在行为上几乎没有区别。实例始终不加选择地对他人表现出高度的服从、顺从和友好,有效地吸引住了与之建立视觉接触的所有个人。作为这种喜爱情感的目标的个人往往会做出积极的反应,尤其是随着接触量的增加,这种趋势更为明显。即使个人做出了可观测到的负面反应,SCP-3075-A也不会偏离其既定行为。

附录3075-19(2026年12月9日):鉴于目前缺少对SCP-3075有意义的调查,现在不再认为样本ZQ-457与SCP-3075有关联。在对SCP-3075及其相关所有物进行审查,并听取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建议后,不再对SCP-3075-A及相关人员进行定点收容。此外,项目等级已由Euclid降为Safe。—Site-49主管,J. Havel


SCP-3075-A监测报告C236(2042年9月15日)

筹划人:E. Fowler,Site-49监测单元特员

目前有38个3075-A实例处于我的监测之下。所有实例都具有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在各自的社区内拥有广泛的社会联系。除三个实例外,所有实例都具有活跃的性生活,有多个伴侣,平均每个实例有3.5个后代。我与同事所记录的该生育率基本一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上述后代在行为上与他们非3075-A一方的父母相似,表现出的理解和交流问题相对较少,而目前3075-A实例某种程度上仍存在这些问题。

事故3075-12:大约在中欧夏季时间2042年9月17日2时27分,所有受SCP-3075影响的住所内的基础监控设施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永久故障。在建立直接接触后,所有SCP-3075-A实例及其后代均被报告失踪。搜寻行动正在进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