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19

项目编号:SCP-311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119-C内的厕所必须保持每天清洁一次;其内墙和外墙须每年重新油漆一次;并需要保持其地板状况良好。建议每晚吸引80人以上到SCP-3119-C内以保持持续收容并避免事件3119-New-Yorker的发生。酒水价格必须保持低廉。

扬声器、音箱和灯光设施均需采取模块化设计以紧跟时尚潮流变化。程序SCP-3119-Conga需要在任何更换模块以外的翻新进行时被执行,收容小组应尽量指定新的设施为SCP-3119-C而非维护现有设施。SCP-3119-C应至少保持每晚6小时,每周35小时开放。任何针对SCP-3119-C的破坏或摧毁行为都被认为会导致一次事件3119-New-Yorker的立刻发生,因此需要严令禁止。

基金会将向当地地下市场提供一种混有B级记忆删除药剂的精神刺激类药物(目前为MDMA1),并要求它们只能在凌晨1点之后的SCP-3119-C内以极低的价格被售卖。

EC-3119-A 收容附录:基金会必须极力鼓励当地执法机关在上述精神药物的售卖期间加强对SCP-3119-C附近区域的巡逻。伦理道德委员会提醒研究员们,基金会不售卖催眠药。

描述:SCP-3119是一种有感知能力的、不以物质形式存在且不可见的实体,依附于公共的音乐和舞蹈表现而生存。已知2个SCP-3119个体的存在,并将它们编号为SCP-3119-1和SCP-3119-2。2个个体目前均被收容于波特兰市珍珠区,还没有发现这2个个体间存在任何个性或品味的不同。SCP-3119实体拥有心灵感应的能力并被认为是友善的,它们不会主动离开SCP-3119-C。所有完成了心灵感应收容测试102或达到更高等级的研究员都被允许与SCP-3119互动以保持收容和收集信息。

SCP-3119实体栖息于普通的舞厅或夜店中,这些场所被称为SCP-3119-C(后缀“-C”代表“Club”)。基金会或事件3119-New-Yorker中的‘东道主’将向SCP-3119-C提供必要的补给,使其能够与当地的其它夜店或舞厅竞争。SCP-3119只有在事件3119-New-Yorker和3119-Conga程序中才会离开SCP-3119-C。

SCP-3119的主要效应表现为其能够增强舞者、演奏者和DJ们的感官和想象空间。在夜店环境下,SCP-3119会暂时寄生于一名舞者身上,被寄生者会暂时获得一种高于现实的精神满足感:音乐听起来更纯净,舞蹈变得更有活力,周围的人们则通常看起来更加友善。SCP-3119一般会在一名舞者身上停留约一首歌的时间,随后便转而寄生于另一名舞者上。使用D级人员和研究人员所做的测试表明SCP-3119仅根据渴望程度和舞技挑选宿主。

尚未与SCP-3119建立语言交流。若SCP-3119-C中的DJ播放了一组缓慢的音轨,被寄生的舞者将表现出轻微的厌恶感,并跟随一种将某种不可闻的快速复节奏与舞厅内可闻声音乐混合的乐曲舞蹈。若SCP-3119-C内的某片区域显现出较差的声音效果,SCP-3119将在其寄主进入此区域后离开寄主。寄主通常在此后表示失望并会将此区域差强人意的声音效果通报舞厅工作人员。所有与SCP-3119建立联系的尝试,包括在舞蹈中加入摩尔斯电码或旗语手势的方法,都失败了。已证明SCP-3119的情感状况可以被其寄生的任何舞者感受到。

被寄生的舞者能够回忆起他们被寄生的经历,经常访问SCP-3119-C并因此被多次寄生的人员应被鼓励服用掺入精神药物的B级记忆删除药剂以减轻或消除此类记忆。一份SCP-3119-C的常客名单应被项目负责人长期持有,目前为Gillard博士。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