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4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3140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SCP-3140-1存于武装收容区-40的加大收容机库内,联通地下测试区。任何测试必须经过4/3140级人员批准。测试中3140-S对象必须由研究员和安保人员在测试区域外监视。在测试结束后必须使异常回到休眠并带回收容间内。

正在调查SCP-3140在狄瓦社会中的应用,以及是否有此异常的其他个体存在。

修订1:需要4/3140级批准才可种植从SCP-3140上取得的种子。初期种植时必须遵照文件3140-HRT-1的指导。

修订2:SCP-3140-2与SCP-3140-3将被保存在植物学园地Beta的加大收容机库内。需要4/3140级权限才可与之展开测试。

DaevicSymbols1.png

SCP-3140-1表面上所刻符号的再现

描述:SCP-3140-1是树栖实体SCP-3140中现存最后一个成员。SCP-3140-1的身体主要由Cupressus gigantea1Prunus serrulata2树皮和木材组成,高12米。其身体的“躯干”大致为球体,有若干开花的樱木枝和小樱树生长于其上。3其前部有一向内蚀刻的风格化眼部图案,周围绘有若干绘画,描绘了狄瓦族武器、文化符号以及长有七个眼眶的若干头骨。

其后部有一环形奇术象形图 (TGP)4,半径26厘米,能抵御火焰和腐蚀的破坏。躯干上有三个朝前的木筒管(长1米,宽28厘米),末端处为一孔洞。筒管中一根在右腿上方,一根在右侧从背支伸出,一根位于眼形符号左侧1米处。

两根木质趾行腿连接在该异常的两侧。这些腿具有完全的关节连接,节点处的木材被混入了一种未知的绿粉色物质(编为3140-C)。腿部装饰有图画,描绘的场景包括狄瓦士兵杀戮并吞食人类、士兵与未知巨型动物共处、类似SCP-3140的实体围攻堡垒和城市,以及奴隶被献给“狄瓦”(Daeva)5女族长。左腿下部有一手形状凹槽,其中心部以狄瓦语写有“献给征服者”字样。足部有三根长趾;两根在前,一根在后。

在休眠状态下,SCP-3140-1呈蹲坐姿势。若有任何对象(称为3140-S)将手掌放入手形凹槽并以狄瓦语说出“醒来”,SCP-3140-1将被激活,令其直立起来。该异常会开始跟随3140-S,并服从以狄瓦语发出的指令。SCP-3140-1不会服从其无法做到的指令。说出狄瓦语“睡眠”会使该异常回到休眠状态。任何3140-S都可随时再次启动SCP-3140-1,只要在其附近以任何语言说出“醒来”即可。

下面是SCP-3140-1会服从的已知指令示例及结果,均是以狄瓦语说出:

  • “动”:SCP-3140-1向3140-S所指方向前进。
  • “踏”:SCP-3140-1向3140-S指向的地点前进并重踏之。
  • “刺”:若干骨刺(~25厘米长)从异常的所有表面上钻出。6一分钟后收回。
  • “滑”:一种透明的低粘性物质将SCP-3140-1覆盖,三分钟后从其上脱落。
  • “带来帮助”:SCP-3140-1分泌一种类似现存昆虫警戒信息素的物质,时长两分钟。
  • “治愈”:异常上随机部位渗出树脂,主要是围绕筒管位置。
  • “火”:烟气从SCP-3140-1的筒管上喷出。

参见3140-CLIST获取更多指令。

digsite1.jpg

发掘现场照片

SCP-3140-1于2017年1月27日在印度共和国查谟与克什米尔省Bikudo附近的一处基金会考古发掘现场被发现。基于非异常武器盔甲上的尖头七芒星(有时被其他多边形环绕)、正多边形(从四边到七边不等)、以及有四到七根手臂的人物形象来看,该发掘现场可能为狄瓦军队和某支未知奥托世7团体间战役的发生地。此战役确信发生于早期下狄瓦时期(约公元前11000年),疑似就是百年征服战争8

在SCP-3140-1的腿部栓有陨铁制成的腿铐,锁在一复杂机械系统上,两腿铐上都有以奥托世语写有“坏灭归于侵略者”。该锁链已严重受损,可能是尝试打破之所致。在附近的发掘现场还找到一SCP-3140个体的残骸,其腿部已受损、躯干破碎。躯干的残余上有一固态物质团,其中混有植物质和骨骼残片,与若干细小根须相连。区域内其他文物还有骨块、武器和铠甲。所有文物、已损毁个体和及SCP-3140-1在2017年1月29日转移到Area-40。

基于从SCP-1726和SCP-140中找到的信息,SCP-3140曾是狄瓦帝国在百年征服期间的常用武器,但暗示该异常的存在要早于狄瓦文明。9奇术园艺学方法被用于培养该实体的不同变体,主要是为军事应用设计。

下面是若干文本摘录,记录了狄瓦社会内对SCP-3140的培育和使用(已翻译)。

在屠囚地旁,我见有一大农场。它从空地中延伸出来—我估计有60urv长,50urv宽—经过尸体,可能还要更远。我估计这空地是61urv长。很多生长中和已长成的Amunj在位置上,可能有一百还多。这片区域守卫更少,但有很多熟练的以太扭曲者占领。无守卫区里有座小山视野良好,还有神圣射光管—赞美元素之圣-的补强。

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的以太扭曲者走过石柱,停在那些成熟蹲坐的身旁,然后从他们的红袍里拿出些物件。他们拿出这些物件插进Amumj时,手里会闪出以太黑障,整个过程里像是水波一样荡漾。我无法轻易看清这材料,以太黑气把它盖住了,但神圣射光管—赞美元素之圣—照出了骨与肉的残魂外廓。在这道工序结束后,魔像上会立即发生变化:像是深渊者的触须—我建议调查确认是否订有深渊者契约—硕大的巨炮还有很多炮筒,还有与我们的矛匹敌的刺一下全都长了出来。

以太扭曲者走向下一个,士兵用锁链带来奴隶—像是被俘虏的战士—给这木兽。他们尽是饥肠辘辘、伤痕累累,每一步都在颤抖。若他们不去刻画狄瓦—死亡归于这蛮族—胜迹和暴行在魔像上,一根小杆就会刺入他们的背,他们便会立马回到工作中。有几个画匠已经身披几十根了。

Katin Deraj与Erliontipa的Wysard Ontond的通信 (c. 11030 BCE),描述了一次对狄瓦临时营地的侦察。文件1726-503

第一批袭击者是狄瓦士兵,在朝阳升起时从林中出现进攻大门。幸运的是我们的士兵已按第十Y的先知和预言做好准备,他们有大量陷阱、武器还有强大的工事。我们墙上的弓箭手都不需多做支援,而包括我在内的壁上观者,则在此处欢呼雀跃。我们知道狄瓦帝国曾是存在过的最强大者,这次胜利的确是光荣的。

但我很紧张。曾有无数传闻传到我处,说起无尽的胜利,还有来自异域的巨兽被驯服。这么少的士兵来袭不太对头。一jolon过去,并没有新动向,弓手旁边的人群也越来越少,但我们优秀的战士们依然严阵以待。又一jolon过去,大部分人都回了内城内外的家,弓手们也开始聊起了无关的事情。不寻常的是,安全钟并未在这看似的胜利下鸣响。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巨响,看到我窗外的树木在晃动。突然间,地平线上站起了三个木与叶的庞然大物。它们的躯体犹如木做的城堡,腿要比我狩猎时见过的任何树干还要粗大。诡异的粉蓝花朵到处开放。我看到前侧有几个洞,说明它们内部还有东西。

墙上墙中百尊大炮一齐发射,但那树怪仍然前进着。越来越多的炮弹射出,那东西上却只有少许碎屑掉下。地面部队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稍小木怪围攻,有些还是比人要高。我看到有人已经被尖刺藤蔓缠住,然后像布一样被撕烂,还有的被木刺捅了对穿。陷阱路障被踏平踩碎,弓手炮手纷纷丧命于狄瓦的箭矢。

在它们逼近墙顶时,我尽可能拿上一切逃出家门进到城里。一jol之后,我听到入侵警报响彻四方。

Matra Ne Jon在个人日记中的记载 (c. 10950 BCE),描述了Olute城邦遭到狄瓦军队入侵的事件。文件1726-991

云朵在天空打旋,我的船也驶过了河岸。和所有Sanc造物一样,它高效而简明,但我恐怕随时也会崩塌。一uro后我终于能看到Ytan氏族村落的边界,剩余的部分藏在密实的枝叶里。Masn法典会宣告氏族属于狄瓦帝国的遗产,是残片的狄瓦。饱受争议的概念,毕竟没人能在受死甚至更可怕的风险里去验明。这天我将能清楚看到他们确是残片的狄瓦。

骨质的小屋雕塑随处可见,少许村民守卫在到处走动。唯一能看到的作物是又大又细长的树,树枝上长着肉片。守卫们会扯下一两片吃掉,剩下的会长得更快。大概是应此地可食动物和人类稀少的对策了。

小小Uosho,曾被驯化为战所用的木神,正在用前部的手臂抓鱼。等到每根手臂都抓上鱼了,它们便会把鱼扔进篮子里,然后放到另一个Uosho的洞里去。这一个便会缓步向林中走去,消失不见。如此重复无止境。

《配图版现代世界之旅》(c. 800 BCE),一本记载作者出行学习中东亚文化和社会的未完成书籍。其中配有对所描述地点的草图,但绝大多数质量低下,且许多文段内容大体不连贯。作者未知。文件1726-724

与SCP-3140相关的完整文本与艺术作品可查阅文件3140-HISDOCS。

对SCP-3140的使用随时间逐渐减少,逐步被奇术机械武器替代。不过,某些狄瓦氏族继续将此实体用作重劳力、农耕和防卫。最后一批残余个体疑似是在约前270年被中国将领Qin Kai的军队销毁。

greenhouse.jpg

植物学园地Beta的一部分。

附录.1:于2017年3月1日,从SCP-3140-1上取得的两颗种子(编为SCP-3140-2和SCP-3140-3)被种植在了Area-40的加大植物学园地(植物学园地Beta)内,以文件1726-801和1726-822(汇编于文档3140-HRT)内记录的狄瓦园艺学为指导。这些指导中使用了多种异常性化合物和奇术仪式,由奇术部人员执行。SCP-3140-2在不做改造下生长,而SCP-3140-3将按为农用目的来生长。到五月,从它们中长出了若干带小枝条的木质圆球,到七月形成了类似腿的生长物。

附录.2:于2017年9月5日,SCP-3140-2和SCP-3140-3完全长成,挤破了它们的泥土栽培位。在转移到单独收容间后,开始测试性调养。

SCP-3140-2大体与SCP-3140-1相同,但没有任何图案、蚀刻或筒管。该异常对“火”指令没有回应。对筒管缺失的主流解释认为,筒管其实是在实体完全长成后再行添加,不太可能传递给后代。正在就对此异常进行此类添加展开研究。

SCP-3140-3和SCP-3140-2不具相同特征,身体结构也与SCP-3140大不相同。该实体高4米,躯干宽3米。其下侧有大量木质触须和3140-C,每一个都有不同结构。通过不同指令,人员已成功利用SCP-3140-3栽培了大豆、大米、姜黄、甘蔗,具体是依靠其触须来实现。然而,此过程速度慢于现存的机械化农业方法。

正在进行更多研究以确认SCP-3140能否为基金会所用,包括测试个体是否能在长成后学习新指令。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