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17
darkfalcon.png

第一个已知的SCP-3217实体。对应的SCP-3217-A在逃。

项目编号:SCP-321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在美国境内的非营利组织均应该在外发邮件中筛选SCP-3217。如果一封邮件上的名字与居住在相关地址的任何个人不匹配,则在假定它是一个SCP-3217个体,然后将其焚化。

由于各种各样的异常能力使个性化收容异常昂贵,收容中的SCP-3217-A个体将被收容在Site-17人形收容翼中,并用化学药物使其昏迷。对昏迷个体实行护理的标准程序。

描述:SCP-3217是遍布美国大陆的垃圾邮件。大多数SCP-3217都类似于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绿色和平组织等非营利组织的征集。在所有SCP-3217中都存在一个重大差异,收件人的名字是不正确的。除了名字和姓氏的首字母保持不变,它们通常与收件人的名字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当预期的接收者打开时,该收件人将成为SCP-3217-A实体。SCP-3217-A拥有一个或多个异常能力,这些异常能力大致与SCP-3217实体上寄件组织的主题中心相对应。通常,SCP-3217-A案件将在其社区内扮演义务警员的角色,利用他们的能力打击他们所认为的犯罪行为,道德败坏,政治腐败,以及执行援救行动。当做出这些行为时,它们使用SCP-3217上的名称作为别名。

Strange_hole_in_wall_6890.jpg

SCP-3217-A-45(“能量扫荡者”,曾被称呼为爱德华·埃格尔)剧烈爆炸造成的伤害。

SCP-3217-B是一份列表,其中包含156个已确认的SCP-3217-A的部分邮件地址。SCP-3217-B是从有关玛娜慈善基金会“猎鹰计划”的文件中找到的,这是个已经失效的计划自称“你身边的英雄”倡议,旨在鼓励公民更多地参与到他们的社区中。由于2014年玛娜慈善基金会在华盛顿特区总部发生的火灾,SCP-3217-B被严重烧毁。SCP-3217-B似乎汇编了30多个非营利组织的邮件列表,其中包括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美国退休人员协会、亚太地区保护协会、绿色和平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地平线倡议的F.L.O.C.K.计划1

如SCP-3217-B所示,SCP-3217个体被更频繁地发送给姓名的首字母相同的人(例如Felix French / Firestorm Father,Kevin Kane / Kid Kwake和Douglas Dock /“ Doc Danger”) 在262个事例中有171个包含针对此类个人的实例。除此之外,没有清晰的SCP-3217个体分布方式。

附录: 猎鹰计划:玛娜慈善基金会的猎鹰计划旨在成为一项全球性的行动倡议,和“激发人们改变世界的积极性,使每个人都成为英雄。”

这项计划的吉祥物是“光明猎鹰”,一个超级英雄形式的拟人游隼。光明猎鹰有一些计划售出的商品,包括绒毛公仔,腕带,和一本漫画书“光明猎鹰和社区工作者!”。

来自华盛顿特区的业余演员达里尔·富兰克林打算在整个哥伦比亚特区-弗吉尼亚-马里兰地区的集会和教育活动中穿着“光明猎鹰”服装。富兰克林和他们的家人已经长期捐助者玛娜慈善基金会,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有关于异常的知识。

最终,猎鹰计划在2014年玛娜慈善基金会的华盛顿总部失火后宣告结束,大火导致了实现该项目所需关键资源被破坏。销毁的材料包括邮件清单,漫画脚本,原型商品以及项目负责人拥有的笔记本电脑。富兰克林本人当时身穿“光明猎鹰”服装,在火灾中身受重伤,泡沫喷雾头只是部分融化在了他的脸上。

六周后,富兰克林在他父母位于俄亥俄州的家中失踪,当时他正从受伤中康复。在他的桌子上发现了第一个已知的SCP-3217实体,一张不完整的遗书,他父亲的左轮手枪和一只黑游隼的黑色羽毛。

SCP-3217实体中包括一张富兰克林手写的便条:

所有最好的英雄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这些故事定义了他们。
迈过那一步。光明猎鹰死了、
浴火重生。我成为黑暗猎鹰。

在后面有一句话。

我知道了,巧妙的双关。抱歉,你在这方面二十年都没有进步。

darkfalconsigil.png

SCP-3217-A-159(“猩红上尉”,曾被称呼为克里斯特辛普森)与事件3217-S17中递送的羽毛接触的结果。

附录: 事故3217-S17:在Site-17的每月邮件传输过程中,发现了262个SCP-3217实体——每个SCP-3217对应一个收容在Site-17中的SCP-3217-A。每一个SCP-3217个体都是空的,除了一个内含黑色的羽毛。对羽毛的DNA分析显示,它们属于同一只黑游隼的标本,该标本随首批SCP-3217个体一起递送。

测试显示,当一个SCP-3217-A实体与其中一根羽毛接触时,[数据删除],并在最近的墙上留下一个猎鹰形状的燃烧痕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更多的SCP-3217-A实体,这些实体通常都是使用类似的羽毛来逃避基金会的收容尝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