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279

项目号码:3279

许可等级:1级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AB071_Merionis_hurrianae.JPG

SCP-3279的第117代实例,以印度沙鼠(Meriones hurrianae)的形象呈现。

已归档收容措施:由于SCP-3279重复出现的性质,收容重点从捕捉转移为引导。应使用非杀伤性武力确保SCP-3279不进入居民区。若有居民目击MAUBAAD1事件,应对其进行A级记忆删除。出现SCP-3279实例的村庄已被收购,由4名警卫巡逻,其中一人通过操作遥视系统追踪SCP-3279实例。

已归档描述:SCP-3279是一系列从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杰赫勒姆市迁往印度旁遮普邦昌迪加尔市的动物。SCP-3279实例经常以本地原生的哺乳动物或鸟类的形式出现,如猕猴、野猪、鹦鹉和獴等。SCP-3279会表现觅食和狩猎等典型的动物行为,但它们70%的清醒时间都在试图前往昌迪加尔。

一次仅能存在一个SCP-3279实例。若因死亡、重伤或其他因素导致SCP-3279实例无法迁徙,实例将经历MAUBAAD事件,以下情况将会发生:

  • SCP-3279若尚未死亡,通常会以心脏骤停等方式瞬间死去。
  • SCP-3279将会转变成与其身体形状大致相似的本地植物和泥土。
  • 另一个SCP-3279实例将在杰赫勒姆的一间废弃房屋(以下称为SCP-3279-1)的卧室中自发出现并发育完全。新实例的动物种类与前一实例不同。

SCP-3279-1在1947年因印度解体2而遭到废弃。它原先为拉吉·辛格先生和古佩特·考尔女士所拥有。辛格在分治时难民的迁徙暴动中被杀害,而考尔则于1987年在昌迪加尔去世。

发现:SCP-3279被发现于1987年9月19日。有报告称一间废弃房屋中出现了一头成年印度象(Elephas maximus indicus),因其并非该地区的本土动物,受到了印度北部基金会的关注。鉴于首次记录到的SCP-3279实例造成的破坏,基金会购买了周边的土地,重新安置村民,并在重建该废弃房屋后建立了一个小行动基地。


附录3279/1


SCP-3279实例表节选

实例 MAUBAAD事件的发生 地点
254,一只印度孔雀 (Pavo cristatus)。 SCP-3279与该区域内的一只雌性孔雀被一同捕获, 准备凑成一对送至当地动物园进行繁育。运输过程中,SCP-3279经历了MAUBAAD事件。 古吉兰瓦拉3西北偏北17km处。
312,一只普通猕猴(Macaca mulatta) SCP-3279被一只黄喉貂捕杀。 was killed by a yellow-throated marten. 法路卡巴德东北20km处。
373,一只针尾鸭(Anas acuta) SCP-3279起飞前试图从奇纳布河4断流处饮水,之后可能因脱水而死。 拉合尔以南5km处。
421,一只东方盘羊(Ovis orientalis vignei) SCP-3279被猎杀,以供食用。 拉合尔以西10 km。
518,一只野猪(Sus scrofa) SCP-3279在试图穿越大门时,被边境巡逻人员射杀。 印巴边界。
621,一只印度羚(Antilope cervicapra) SCP-3279受到杂种犬5攻击,因颈静脉破裂而死。在MAUBAAD事件发生前,SCP-3279已被分食殆尽,该事件仅影响其剩余部分。 阿姆利则6以东20 km。
671,一只苍鹰(Accipiter gentilis) [错误] - 见附录3279/2。 昌迪加尔。

附录3279/2


SCP-3279的无效化

SCP-3279的第671代实例于1999年4月12日成功到达昌迪加尔。实例首先在室利·桑特撒·撒西比谒师所停留,在迪旺7上方蹲坐约三小时,然后开始清理它的喙和鹰爪,并捡拾离开琅加8的人所留下的食物。随后,SCP-3279来到了萨特莱杰河。在休息并梳理羽毛约30分钟后,SCP-3279潜入水中。一大片藏红花和黄玫瑰浮上湖面,但它没有再度出现。SCP-3279-1中没有再产生任何实例,只有一张便条压在一个小卡拉9之下,内容附于下方。两件物品的来源未知。

ਮੈਂ ਮਾਇਆ ਦੇ ਚੱਕਰ ਨੂੰ ਤੋੜਿਆ ਹੈ| ਮੈਂ ਇਥੇ ਆਪਣੇ ਨਵੇਂ ਵਤਨ ਵਿਚ ਬੈਠਦਾ ਹਾਂ| ਮੈਂ ਭੁੱਲ ਗਿਆ ਹਾਂ ਕਿ ਮਨੁੱਖ ਅਤੇ ਰੱਬ ਦੋਹਾਂ ਦੁਆਰਾ ਪਿਆਰ ਕਰਨ ਦਾ ਇਸਦਾ ਕੀ ਅਰਥ ਹੈ| ਮੇਰਾ ਸਰੀਰ ਉਥੇ ਹੈ, ਪਰ ਮੇਰੀ ਆਤਮਾ ਹਰ ਜਗ੍ਹਾ ਹੈ| ਮੈਂ ਇਸ ਵੈਸਾਖੀ ਵਾਲੇ ਦਿਨ ਇਕ ਚੀਜ਼ ਜਾਣਦਾ ਹਾਂ| ਪੁਨਰ ਜਨਮ ਦਾ ਚੱਕਰ ਟੁੱਟ ਗਿਆ ਹੈ, ਅਤੇ ਹੁਣ ਮੈਂ ਤੁਹਾਡੇ ਨਾਲ ਕਣਕ ਦੇ ਖੇਤਾਂ ਵੱਲ ਦੌੜ ਸਕਦਾ ਹਾਂ|


我已经打破了玛雅的轮回。我坐在这里,在我新的故乡。我已经忘记了被人和神同时爱着的意味。我的身体在此处,但我的灵魂无处不在。在光明节这天,我明白了一件事。生死循环已经崩溃,现在我可以与你一起奔向麦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