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327

项目编号:SCP-332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327的入口以及周围约1km2的地区已由俄罗斯政府交予基金会看管。该地区已被设立为军事管制区,并保留有相应的守卫。任何未经授权进入SCP-3327的人员将被进行记忆删除,并按照标准保密协议由现场带离。

已在起始房间设立一横跨三个房间的安全区,安全区边界已用红色油漆标注。尽管在SCP-3327内没有发现任何敌对个体,但内部的异常结构导致在其内部行进困难,因此人员应留在安全区内,以防迷路。四个位于角落的房间均有一个定位点系统信标(见附录1)。每个信标应每日检查一次,必要时进行维修。

任何有意离开安全区的人员均应遵从以下指南,具体情况视其离开安全区的距离。

  • 不超过100个房间:三级以上研究人员人员的许可、勘探计划、一个标准一天补给包和定位点装置(RPD)。
  • 101个到10,000个房间:4级以上研究人员的许可、详细的勘探计划、适量的补给包和RPD。必须四人或四人以上组队行动。
  • 10,001个到100,000个房间:必须向SCP-3327的现任首席研究员提交一份考察计划。
  • 超过100,001个房间:目前不允许。

描述:SCP-3327是冷战时期俄罗斯瑟克特夫卡尔郊区的一座掩体。地上部分为一座小型混凝土建筑,是当时典型的地堡入口。内部有一个向下通向起始房间的梯子。

除靠在房间一角的入口处的梯子以及房间中央一个基座外,起始房间内空无一物。基座上有大量严重受损的机器,目前功能未知(称为SCP-3327-1)。

每面墙的中心都有一个单独的通道通向相邻的房间。目前为止,所有探索过的房间均与起始房间相同,但没有入口处的梯子以及房间中央的机器。目前未能探明房间数量的极限。已从起始房间向不同方向派遣四架无人机来探索这些房间。截至目前,无人机已从起点开始探索超过1,000,000个房间,周围环境无明显变化。

根据所有已知的全球定位系统检测,SCP-3327的所有房间均与起始房间处于同一地理位置。然而,通信系统等其他设备在远距离失去了预期的效果。此外,任何用以SCP-3327内部与外部之间的通讯均会随着与起始房间距离的增加而急剧恶化,在距起点100个房间处,无法实际建立内部与外部通讯。

除一具尸体和一本日志外,人类或无人机探索均未在所有房间内发现任何值得关注的事物(请参阅附录2)。进一步的探索仍在进行,计划扩大RPS的范围,并派遣探索队至距离起始房间更远的区域。

附录 1:定位点系统

由于标准全球定位系统失效,定位点系统被设计出,以防止人员在探索SCP-3327时迷失方向。四个信标已被放置在安全区内,详见控制程序。人员携带的RPD接收来自四个信标的信号,并利用信号传播距离的差异来计算和显示其相对于起始房间的位置。RPD被编译,这样每个房间占据一个平面直角坐标系上的单一坐标,因此坐标在通过门口时发生变化。目前的RPS有效范围约为120000个房间,即1200公里。

附录 2:以下日记被发现于一具尸体附近的房间内(560,-214),由名牌确认其为Dr. Josef Abramov。尸体年龄尚不能确认,但估计为50-60岁,死因被确定为脱水。未发现其他值得关注的情况。以下文档已由俄语翻译,原文档归档为3327-1-O。


“假约瑟夫”的尸体和他的团队可能的来源均未探明。个别GOI对棱镜以及该项目表示疑惑,但均否认对项目有了解。阿布拉莫夫被确认为GoI-████的成员,该组织于1972年解散。根据部分记录,他在和其他队员探索位置区域时遇害。目前正在进一步查明这次探索更完整的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