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534

x2

激活SCP-3534异常性质所需的五个秘符之一。

项目编号:SCP-353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于已除役大日本帝国异常事务调査局实验室中发现的含SCP-3534信息的文件均应被回收,并储存于研究与收容站点Site-110中高优先级贮藏室内。

只有获得四级授权后,才可创造SCP-3534-1实体。SCP-3534-1实体均存放于Site-110停泊区内。

仅可在Site-110研究人员决定进行并由其监督的情况下对SCP-3534-2进行勘探。机动特遣队Gamma-6(“深渊喂食者”)负责对SCP-3534-2的直接勘探。如非进行已授权勘探,不得创造其余SCP-3534-1实体。

由于日本国内仍在制造包含SCP-3534的文件,应在日本主要城市中部署机动特遣队Gamma-5(“红鲱鱼”)成员,以调查未经授权的SCP-3534文件制造行为。1基金会应拘捕所有被发现记录SCP-3534组成元素的人员,并对其进行审讯。在调查结束后,应进行C级(靶向逆行性)记忆消除2

任何SCP-3534-3实体在基准现实中显现的情况都应被视为MH级(巨兽侵略)情景的前兆。3如SCP-3534-3实体显现地点接近Site-110,应立即激活Site-110自动防故障核弹头设备。应自Dimensional-Site-172部署MTF Eta-5(“猎人轰炸机”)前往Site-110遗址,以确认所有SCP-3534-3实体均已死亡。

如在自动防故障措施进行后SCP-3534-3实体仍有存活,或基准现实与SCP-3534-2之间出现重叠部分,应立即启用《Hy-Brasil国际安全协定1992年版》4第一条第一款所规定内容。随后基金会所有资产都应投入MH级情景准备工作。

描述:SCP-3534为一系列秘符,由大日本帝国异常事务调査局(IJAMEA)创造。在一水上载具内部描画此系列秘符后,该载具将转化为一原尺寸可运转的甲标的甲型潜艇5(此后称为SCP-3534-1)。可通过一次性割裂全部秘符的方式去除SCP-3534的异常性质。

SCP-3534-1各实体的内部与标记用语均一致。SCP-3534-1实体的外部为IJAMEA的徽标,旁为词语“研究船舶”(“kenkyū senpaku”“research vessel”)。实体装备有1994年所研制的雷达、水下潜水服、配给食物与水。

sub

由基金会人员操作的SCP-3534-1实体,准备进行已授权勘探。

SCP-3534-1的异常性质在进入水体后出现。浸没至某一不定点后,SCP-3534-1实体被周身迅速浑浊的水体遮蔽,原因不明。在被遮蔽后,实体将被送至一平行现实地点,指定为SCP-3534-2。

SCP-3534-2为一与基准现实极度相似的平行现实,主要差异为SCP-3534-2的海平面上涨约500米。这似乎为一渐变现象,自1993年开始。目前尚未确定水位增长的原因,但初步奇术分析表明,其可能与SCP-3534-2内部的SCP-3534-3种群有关。

SCP-3534-3为广域袭击者Large-Scale Aggressor种群。据信,其在SCP-3534-2内部造成了类似于MH级情景的事件。实体表现出了爬虫类与水生头足类的特征(与UAE-Brasil-78极其相似),高度自约5m至约300m。实体敌视所有生命,并已被观测到时常与其余实体进行无直接原因的战斗。注意到所有实体均散发较强于绝大多数平行现实实体的生命力能量阿奇瓦辐射。

根据目前的估计,SCP-3534-2内部的SCP-3534-3实体超过50万。除SCP-3534-3种群外,鲸鱼(鲸目)与海星(海星纲)生物的数量相比基准现实而言显著增加。
数量增加的原因仍未知。

回收:观察到日本内部IJAMEA组织行动后,发现SCP-3534。派遣机动特遣队Delta-5(“前线奔跑者”)调查前IJAMEA作战基地与实验室。

MTF Delta-5到达最大的前作战设施后发现,该设施仍在运转,内部发现多名IJAMEA人员。所有IJAMEA人员均被拘捕并无限期拘留。

最值得注意的个体为服部道真Hattori Michizane,其声称自身在IJAMEA中拥有高重要度。服部道真拒绝透露其余关于其身份与IJAMEA当前目标的信息。

下为于服部道真基地内办公室中获得的笔记。

致石田,错失者

1995年10月31日

凶猛的天使,随后是恶魔,从一个被编号的海洋世界狂喜着掉入了我们的世界。Hy-Brasil所在的魔法之岛被攻击了。

恶魔变得凶恶是有原因的,但它既没有被激怒,也没有可依据的理由。恶魔相信我们需要重置;我们已经被给予足够的时间逃向行星的另一侧。环绕他的天使怀疑他的声明,将他它自狂喜身边放逐,使得他逃向我们的疆土。

在我们的疆土中,恶魔独自策划。在我们脆弱的疆土中,恶魔一直保留着那引它向驱逐之路的思想,并意图实现它自己的审判日。这导致了那岛的毁灭。

所以,Hy-Brasil受到袭击。千万人被凶猛天使与恶魔屠杀。岛上大部分居民都拥有超自然科学的知识。凶猛天使与恶魔最终被男女科学家杀死,在那些宝贵的生命已逝去后。

人们对凶猛天使与恶魔的好奇心落入了我们的疆土,不断生长。它的起源被不断改变的假象遮掩,人们在去除它出生地的假面上遇到困难。我们日本也被好奇心困扰;只是不像某些人一样无知罢了。

因此,他们打破了狂喜,深入地下。但你必须搏得你的救赎之路;你不得偷窃。

他们激怒了天使,也因此,天使开始同意凶猛天使与恶魔的意见。它们威胁要用海洋与真正编号的天使淹没我们的疆土,重新开始。人们不相信他们,尽管凶猛天使与恶魔已展现了巨大的力量。

人们并未留意他们的警告。他们进入了我们的平面,如期地使我们遭受了大毁灭。

我的哥哥……在最大的超自然战争中,他与我共事。我们自己的实验开始尝试寻找天使的来源,但日本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幸运。我们发现了一种去往天使正在再生的维度的方法,也是在那时,我们的好奇心被摧毁。

我们只是看着他们重建新世界。他们威严地游过大地,与她一并移向大海,毫不费力。我的哥哥与我一起,站在甲标的甲型潜艇的玻璃窗前,看着天使创造了另一条生物链。

在我们观看时,其中一个把我的哥哥自我手臂中带走。

我必须返回以寻找他。我们所探索到的世界不是天堂。我的哥哥没有狂喜;我听到了他的哀求。

不要怕,石田。我来了。我将传播天使传送方式的知识,而且我将找到你,一起回家。

荣耀归于日本。


服部道真拒绝进一步详述该文件。

探索记录3534-L4:下为一份对SCP-3534-2已授权探索的副本,探索由机动特遣队Gamma-6(“深渊喂食者”)进行。

[开始记录]

指挥部:Gamma-6,这里是指挥部。能听到吗?

Angler:当然。

Betta:可以。

Carp:能。

指挥部:关闭舱门,准备下潜。

Betta:收到。

队员关闭SCP-3534-1顶部舱门。他们向前推进,直至到达下潜所需深度区域。

Angler:我们准备好了,指挥部。

指挥部:收到。下潜倒计时:三,二,一。

SCP-3534-1成功进入水面下方,并开始向水下~20m处下潜。

Carp:我们已经下到差不多二十米的地方了,指挥部。等待你授权后再进入杠二。

指挥部:你准备好了就开始,Gamma-6。

短暂沉默后,SCP-3534-1下潜至30m深处,激活其异常性质。能见度下降后,Gamma-6一如既往地被传送至SCP-3534-2。

Angler:正在进行传送,指挥部。

指挥部:收到。成功后报告,Gamma-6。

SCP-3534-1完全进入SCP-3534-2。

Angler:指挥部,我们进入杠二了。

指挥部:请你自行决定是否前进,但保证你的头戴摄像机开启,每60秒报告一次。

Angler:收到,指挥部。

Betta:所有人警惕。在那里就有一个。

SCP-3534-1其中一个窗外可见一SCP-3534-3实体,距潜艇约50m。

Betta:他们会走开吗?

Carp:我想把灯关掉。

Angler:行,关吧。

Carp关闭所有内部光源。SCP-3534-3实例似乎短暂看向他们的方向,但随后转变方向并游走。

Carp:指挥部,在这里,我们甚至没法让杠三两秒钟不注意我们。这次勘探没准会比意料中长。

指挥部:我需要提醒一下,你们的潜艇中有口粮,而且没有能量限制。

Betta:收到。

Gamma-6下降至洋底,进入一不明城市的水下废墟。其开始在废弃街道间航行。SCP-3534-3实体偶尔自其上方游过。

指挥部:Gamma-6,请报告。

Angler: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异常。只有一大堆鳄鱿与废弃建筑。

指挥部:收到。

Gamma-6继续在洋底航行。他们继续行无阻碍地行驶,直至Betta发现异常。

Betta:嘿,A,你看到那个了么?

Angler:看到什——哦。没错。对我看到了。

Carp:那尼玛是个什么玩意?

Angler:我不知道。

指挥部:Gamma-6,你们看到了什么?

Betta:我觉得咱有点反应过度了。那看着像个气泡。

Angler:一直下到这里?

Carp:它就只是……飘在那。如果那是个气泡的话,它会往上浮的。

Angler:那这东西是什么?

Carp:我搞不懂为啥你要问我,A。

Betta:指挥部,申请离开杠一前往异常处。

指挥部:批准。让另一名队员跟着你。

Angler:我跟着B走。

Carp:好——吧。那我就留在这吧。

Angler:一点都没错。

十五分钟后,Angler与Betta使用在SCP-3534-1中找到的水下服装完成适当潜水准备工作。可于SCP-3534-2开启的人工气闸处听到水的流动声。

Angler:指挥部,我们现在出艇。

指挥部:收到。

Betta:淦这也太冷了吧。

Angler:尤其是对这么一个有他娘的喷火克拉肯的地方来说。

Betta:额,它们是冷血生物,对吧?

Angler:我不知道,它们是吗?

指挥部:回到任务上来,Gamma-6。向异常前进。

Angler:收到。前进中。

Angler与Betta安全接近异常。视野内未发现SCP-3534-3实体。

Betta:这里面有点东西,A。

Angler:啥?

Betta:那是……一盘磁带?在水下?

Carp:额,它在一个气泡里,所以……

Angler:指挥部,我要伸手拿过来。

Betta:A,我不觉得——

Angler迅速将其手臂伸入异常,取得记录装置。尽管装置浸于液体中,其仍保持干燥。

Betta:……随便啦。

Angler:我拿到它了,指挥部。

指挥部:收到。返回杠一。

Angler:收到。

Angler与Betta继续返回SCP-3534-1。可见一SCP-3534-3实体自500m远处接近两名队员。

Betta:我操!操操操操操操——

Angler:往下!

SCP-3534-3实体试图攻击两名队员,但第一次尝试攻击未遂。Angler与Betta继续尝试逃向SCP-3534-1,直至Betta突然停止一切行动并伸展肢体。

Betta:天使的居所并不在上之天堂,而在下之深渊。

Angler:B,你念叨什么鬼玩意呢?快跟上,咱快点走!

Betta:海星之手臂拥抱我。

Angler:操——

SCP-3534-3开始回旋转向两名队员。Angler游回Betta的位置,用一只手臂搂住他的腰部,试图游回SCP-3534-1。

Carp:快点!从这进来!

Angler:你他娘的以为我们——

此时,观察到另一先前未发现的SCP-3534-3实体接近两名队员。Angler呼吸逐渐沉重,无法抓住Betta。然而Angler继续朝SCP-3534-1的方向游去。

Angler:真的很对不起,David……

首先出现的SCP-3534-3完整地吞下Betta。随后第二个SCP-3534-3实体攻击第一个,二实体开始物理攻击彼此。

Angler:天哪,这他妈的——

Carp:快你妈的过来啊,A!

Angler最终抵达SCP-3534-1,进入潜艇。Carp迅速开始使潜艇上升。通过划过SCP-3534但不伤及SCP-3534-1的一次割裂,Gamma-6脱离SCP-3534-2。

Carp:[粗重地]啊,指挥部,我们……我们很好。我们出来了。

指挥部:有伤亡吗?

Angler:呃,当然了,指挥部。David死了。

指挥部:……很遗憾。请返回停泊区域。


事后访谈: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停下了。他一直看着我。他只是拒绝移动以及……那不是David。那从不可能是。 ——代号Angler


下为自探索记录3534-L4中寻获磁带的转录文件。

[开始记录]

……所以我们开始了那个计划;持续了三年的鬼玩意。日复一日,从早到晚,我们致力于那台机器。那个生物的遗体推动着我们进一步了解它起源的野心。好奇心从不是一个坏品质。回望Hy-Brasil,我不太相信其他像它一样的东西可以再次出现。但这份工作教会了我万事皆有可能。

那一天很危险,毫无疑问。无人知晓起来历;它只是毫无怜悯地袭击,试图杀死所有移动的事物。由于Hy-Brasil与异常间的关系,无疑,它最有可能成为目标。它还有可能去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非洲,加拿大,墨西哥,巴西,美国——几乎所有地方。但它选择了一个小岛,一个地球上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知道它存在的小岛。

……但当然了,我们当然不止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探索。那就是我们在人类中的职责:推动世界的科学知识前进,理解那些危害多元宇宙的异常。所以,开启了由Visini博士领导的[无法理解]计划。没有人确定这个计划的“真正”目标,但它表面上的最终目标很明了:找到那个死玩意到底是从哪来的。

因为这个计划,博士触及了,呃,“拯救之地”。谁会知道这拯救之地位于大洋深处,而不是高空之上呢?他们进去后,就被一大群狗屎的爬行动物包围了……而且我们认为,袭击了Hy-Brasil的那只很大。这些东西站起来后的高度甚至超过了我们能理解的范畴。但这些都很温顺,不像那只在Hy-Brasil的。拯救之地实际上是可注视的景象,特别是与那些温顺的水生怪物一起。那些研究员一直往前走,直到……

他们来到了一幢形状像五边形的巨大教堂。建筑内外侧每片区域上都贴着一幅星星图案。当然了,出于无知与好奇心理,他们进入了教堂。这是人类所犯下最大的错误。

那里面坐满了人,不,围坐在火堆旁唱着歌的人类。在我看来,那歌曲真的太——啊,操。现在再说也救不了我们了。他们的歌曲很神圣,他们使教堂笼罩了一层气氛、这种气氛很平静,但Visini觉得应该把他的观点留给那些拯救之地的居民们。

“你们的歌烂透了,”他说。最开始,他们笑了,叫他坐下。Visini故意拒绝了,这使得两位先生比他所预料的更加恼火。“真的。烂透了的垃圾,”他说。随后,一只乌贼俯身吞下了其中一名研究员。音乐是神圣的,特别是对这些生物来说。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就是现实,我们意识到时已经晚了。

他们从拯救之地下——呃上——到我们这里,只是为了告诉我们我们所犯下的错误。当然了,他们不会中途停止并留给我们一个警告。这从不会那么简单,特别是你在他妈的和神明相处时。他们认为我们唯一的错误是无知,并留给了我们一段时间以修复它。我们有七天。现在只剩两天了。

我强烈地认为他们将信守诺言。我更强烈地认为惩罚将会发生,因为人类似乎根本不在乎。如果你在听这句话的话,不管原因为何,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当你在那“拯救之地”内时,要明智地思考。那不仅仅会导致你自己完蛋,也会导致你身边人全都完蛋。

1993年3月5日记录。这里是Dr.Agostinelli……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记录了。

[结束记录]


笔记:在基准现实中,Visini博士为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于Nexus-03供职,他提出了一个研究计划以确认UAE-Brasil-78的起源。此计划被O5议会否决。否决决定下达后,Visini博士被再指派至SCP-1982处,并于1991年被报告失踪。

Agostinelli博士为初级研究员,同样于Nexus-03供职,于事故-N03-78过程中死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