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65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365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bridge.png

显现于日本神户的SCP-3651-A的初始状态


负责站点 站点主管 首席研究员 负责特遣队
Site-72 H. Norogumi B. Yates Ω-19

broadcast.png

来自SCP-3651-B电视播出的图像

特殊收容措施: 应对SCP-3651事件的报告进行封锁。已在受SCP-3651影响的当地群众中散布不实信息,使异常被视为一种都市传说。离开你的孩子

在任何确定的SCP-3651事件中,应派遣MTF-Omega-19(“童见鬼”)对现象进行观察并引导平民进入庇护所中。

所有SCP-3651-D个体应被上交并送至Site-40。别管他们

基金会电脑████████应将2234号迭代宇宙纳入管辖范围中。

描述: SCP-3651是一种发生于日本当地的夜间现象,主要由三种异常现象和实体构成。外面有美妙的事物

SCP-3651事件总是发生于当地时间19:00并以SCP-3651-A的显现作为开始。SCP-3651-A是一异常气候,表现为覆盖区域的雾,且能降低可见度,阻碍电子设备的正常运作。你的孩子

SCP-3651-B是一个异常节目,在SCP-3651-A显现后不久开始播放。节目会在20:34在该区域内的所有电视和收音机上播放,长度为24秒,在SCP-3651事件停止前持续重复。在节目中,一个身份不明的声音会催促住户让他们的孩子离开家。节目的内容翻译如下:
用任何方式都要传达

发出一段高频音调。

请离开房屋。外面正在发生美好的事物。你的孩子在外面是安全的。

所有电视上均会出现一个由粉笔画出的小型白色人类形象。

他们穿着白衣。让你的孩子们在屋子外面玩耍。离开屋子。他们的哭泣是伪装。他们并不痛苦。请让你的孩子们在屋外玩耍,这样他们就能记住。

站在打开的窗户和门旁边。打开所有的窗和门,不要害怕。注意他们,然后让你的孩子离开屋子。

我们如此做是为了我们的孩子。

SCP-3651-C是一类在SCP-3651-B的播放后不久显现的非物质实体,轮廓类似以粗线条粉笔画成的小孩类似,外观形状持续震荡。SCP-3651-C实体已经展现出发声和模仿人类说话规律的能力,尽管水平较为基础。SCP-3651-C的行为对象似乎主要为儿童。在一次SCP-3651事件中,观察到的实体数量已达到200。这些实体无目的地在周边区域游荡直到在05:00消失。好久没有接触过了

首个SCP-3651事件发生于2018年11月2日,地点为日本神户市。从此,SCP-3651在日本国内偶尔发生,没有明显规律。SCP-3651与超过850起儿童失踪案件有关。

附录.3651.1:探索日志


日期:2018年11月2日

地点:日本神户

备注: 4名机动特遣队Omega-19成员在SCP-3651-A的显现和SCP-3651-B的播放后进入城市,开展对现象的全面调查。下列记录由小队收集到的视频和音频记录摘要而成。完整记录可通过提交申请进行查看。


[记录开始]

小队位于一辆MM-09基金会车辆后部,各个成员对音频和视觉设备进行了快速检查。镜头由于O-19 Zulu停下车辆产生抖动,停靠位置为明石海峡大桥的一端。

O-19 Zulu和他的小队在离开车辆并拿出武器时进行了一些无关闲谈。O-19 Zulu向小队说明指挥部目前对于SCP-3651的能力尚不清楚,小队的目标应当是保证平民留在家中。在交换确认的手势后,Omega-19进入气候中,并开始前行。在他们的前方,大量的雾包裹了整座城市。

桥上没有车辆或行人,城市寂静,O-19 Hotel对观察到的这两点都开了几句玩笑。随着雾气更加浓厚,O-19 Zulu要求小队装备好夜间视觉设备。在进入城市边界后,摄像机拍摄到了外观变暗的建筑物和空荡的街道,小队的脚步声有节奏地回响着。O-19 Sierra提到此地区发生过一次停电。O-19 November试图与她的小队成员进行闲谈,但被忽视了。她的一句评论被从一定距离位置发出的微弱声音打断了。

在穿过空空如也的购物区域时,小队的移动速度显著放慢。在经过变黑的店面和未上锁的车辆时,O-19 November受到了惊吓,表示自己用余光看到了一些东西。Omega-19视觉设备上出现可见的干涉。O-19 Zulu认为雾气正在对小队的视觉设备进行损坏,并决定在没有此设备的情况下继续前进。O-19 November提出反对,但又被O-19 Hotel打断,后者使整个小队注意到了从街角传来的声音。

随着小队接近,声音可被辨识为啜泣声。Omega-19架好武器并缓慢穿过雾气接近该声音。哭声逐渐变大,在远处可看到一人形实体。在O-19 Zulu通过呼喊吸引到该实体的注意之后,哭声停止,整个神户市也安静了下来。

Omega-19继续谨慎前行,并发现该实体为一中年女性,正处于跪在地面上的姿势。她正以手掩面,有可见的眼泪流过的痕迹。O-19 Zulu向她说话,随后该女性颤抖着站起。

她告知小队她已丢失自己的女儿并且数小时以来都在寻找她。她重复地说“他们会得到她的”并且她“不明白”。小队卸除武装, O-19 Sierra试图使她冷静。O-19 Zulu催促该名女性寻找庇护所并向她保证她的女儿会被找到。女性狂热地提及幽灵,并表达出对她的女儿会被“吞噬”这一事的害怕。O-19 Sierra提出护送女性回到家中。Omega-19的其他成员继续前进。

在探索15分钟之后,小队的剩余成员进入了一个工业中心。其周围有小型商户、商业餐馆和大型建筑,在雾中均难以被看清。O-19 Hotel使用探照灯将光打在一家便利店上,二楼的百叶窗可被看到有短暂的移动。

附近传来巨大的尖叫声,O-19 Zulu推断源头是从附近的停车库。O-19 Zulu跨过护栏,并以手势示意小队前进。O-19 November表达出不安但被O-19 Hotel推向前方。

通往车库的下坡因迷雾存在而无法被看清,整个建筑的内部也已经被雾气渗透。O-19 Zulu险些摔倒,随后告知小队成员小心前进。随着Omega-19小队逐渐向下,能听到跑步声。几秒后,一个较小的尖叫声在隧道中传播。O-19 November将其比作一种欢笑的声音。

进入到车库的底层后,能分辨出十多辆停在此层的车的形状,在远处的墙壁上还能看到一个闪烁的光斑。摄像机聚焦在此光斑上,Omega-19逐渐接近其所在位置。光斑移动并能被看出是一SCP-3651-C实体。其外部发光白色轮廓在车库内缓慢移动,似乎是在进行搜寻。该个体没有注意到小队的存在。

从小队后方,传来另一阵爆发的奔跑声。白色轮廓保持不动,尝试寻找移动的来源。随后该轮廓尖叫并移动至一辆停放车辆的下方,且不再发光。O-19 Zulu移动靠近车辆时,他对跑步声感到震惊,于是迅速转向并打开探照灯,发现一受到惊吓的儿童,跌倒在地面上。

该儿童开始大喊并哭泣,示意小队转过身。里儿童最近的车辆下方出现一道光芒。O-19 Hotel向儿童大喊,但SCP-3651-C实体已经显现。儿童爬至一个墙角,以惊恐但好奇的眼神看向发光人形,后者的发光身体闪烁并颤抖着。实体改变其位置,逐渐走向前,其上一棍状附着肢体伸向儿童。实体的嚎叫声不连续且僵硬。

儿童的目光聚焦于实体。该SCP-3651-C再一次迅速地移动之后与儿童的脸部平齐。 O-19 Zulu和O-19 November阻挡O-19 Hotel 避免其尝试干涉上述现象。实体和儿童保持不动。O-19 Hotel把O-19 Zulu的手从肩膀上推走,并冲向前方。

儿童伸出手触摸实体的附着肢体。接触后,儿童开始抽搐,嘴部流出唾液,头反复撞击墙面,她的尖叫声被喉部发出的呻吟声盖过。O-19 Hotel向该实体开火,但实体没有应对。儿童持续痉挛,身体继续抖动。几秒后,儿童消失。

O-19 November和O-19 Zulu上前查看O-19 Hotel的状况,后者呼吸沉重。O-19 Zulu责备他的下属脱离队伍,但随后被实体迅速的震荡行为所分心。几秒后,实体停止震荡。小队成员架起武器瞄准实体,但并没有起到威胁效果。

SCP-3651-C实体转向并开始尖叫。其头部有之前消失儿童的脸,眼球向后转,嘴部长大。实体发出一个高音,可能是在模仿人类说话,但无法分辨出任何字句。实体随后再次转向,颤抖着跑向车库的出口。Omega-19花费了一些时间恢复镇定。

[记录结束]

附录.3651.2:SCP-3651-D

在2019年4月12日,日本政府内的高级别官员要求基金会对一群未记录在案的流浪儿童进行调查。此群体,以下被编号为SCP-3651-D,在当年的前几个月份被发现,并出现于此前受过SCP-3651事件影响的城市中。SCP-3651-D在这些区域中的数量不等,均在30到80之间。SCP-3651-D的具体年龄无法确认,但所有个体都为未到青春期或更年幼的儿童,并展现出对日语的基本理解能力。
如此多迷失的孩子找不到身体
SCP-3651-D共同表现出相似的特征与性质,包括长期感到身体内部的脱节或不适感,对疼痛的不敏感,记忆确实,以及与SCP-3651-C导致的失踪儿童的脸部特征的相似。在调查当地的记录和数据中有关失踪儿童的细节后,发现除与SCP-3651-C的受害者面部特征相似以外,SCP-3651-D与任何记录中的人员相似。
离开你的孩子
进一步研究表明SCP-3651-D会出现在SCP-3651发生一周后的地点,具体途径异常且没有被充分理解。以下是一份与SCP-3651-D-12的访问转录。离开他们的身体
如果你们能拯救他们你们会做什么

前言:SCP-3651-D-12是一发现于日本神户市的SCP-3651-D实体,与其他34个实体一同被发现。此群体b被驱逐至神户市边界,并在通往市内的一座桥下搭建了基础的住所。SCP-3651-D-12与一名确认的SCP-3651-C受害者即失踪儿童Ota Yoshida在外观上相似。该实体被带至Site-40接受问询。值得注意的是,该实体在行走过程中摔断了脚,断裂处位于脚踝。SCP-3651-D-12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应,继续使用断脚行走。


[记录开始]

*翻译自日语。

Dr. Yates进入了房间。SCP-3651-D-12因他的进入收到惊吓,在座位上转向另一侧。

Dr. Yates:你好。

沉默。

Dr. Yates:你有什么我可以用来称呼你的名字吗?

SCP-3651-D-12:我不能说。

Dr. Yates坐下并拿出一张Ota Yoshida的照片。SCP-3651-D-12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反应。

Dr. Yates:你知道这是谁吗?

SCP-3651-D-12摇头。

Dr. Yates:你听过“Ota Yoshida”这个名字吗?

SCP-3651-D-12: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们不知道我们是谁。

Dr. Yates。我们指的是——

SCP-3651-D-12:像我一样的孩子们。我们知道我们曾经是谁,但我们不知道我们现在是谁。

Dr. Yates:所以你们曾经是谁?

沉默。

SCP-3651-D-12:家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这不是家。我们必须进入那机器。它夺走了我们的身体,使我们沉睡。它摧毁夺走我们的身体的时候很疼。

Dr. Yates:什么时候……这些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SCP-3651-D-12:我不知道。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呆在这里很疼。我醒来,我正在消失。我需要找到一具身体。我知道我找到了。

Dr. Yates:你是怎么找到身体的?这又是什么意思?

SCP-3651-D-12:我得到的。不是所有人都找到了身体。我不知道它们发生了什么。我夺走了。夺走了一具身体。它夺走了我们的身体,所以我夺走了。

Dr. Yates: 夺走。(停顿)你在你的身体里感觉如何?

SCP-3651-D-12:一开始疼,后来一直疼。现在还疼,但我们习惯了。

Dr. Yates:哪里疼?

SCP-3651-D-12指向他的头部并轻拍了以下。

SCP-3651-D-12:里面,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Dr. Yates:你的脚呢?有什么感觉吗?

SCP-3651-D-12: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醒来之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

Dr. Yates在写字板上进行记录。

SCP-3651-D-12:你是真实的吗?

Dr. Yates:微笑)我是,而且我很感谢你与我交流。

SCP-3651-D-12:我感觉不到。我夺走了一具身体。

Dr. Yates:嗯。(停顿)你记得你的父母吗?

SCP-3651-D-12: 他们把我们放进了机器所以我们能去更好的地方。我不记得他们的脸了,因为机器夺走了我们的身体。

沉默。

Dr. Yates:谢谢你。我随后回来,好吗?

[记录结束]


研究员笔记:无论如何,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些。与其他SCP-3651-D个体进行的访问得到了类似的无法得出结论的结果。他们的故事和性格整体上看都一样。除了面部相似以外,他们绝不是那些已经失踪的孩子们。我们还需要继续调查。- Dr. Yates


SCP-3651-D与SCP-3651的具体关联仍不明确。救救他们

附录.3651.3:更新

2020年4月3日,在发生于日本远轻的SCP-3651事件中记录到了SCP-3651规律的变化。在00:43,所有与SCP-3651的现象突然停止。同时,基金会宇宙观测技术检测到了2234号迭代宇宙的消失,此前该宇宙由基金会电脑████████进行管辖。上述事件之间的联系仍不明确,但自此SCP-3651事件从未再次发生。拜托了

将SCP-3651的分级从Keter改为无效化的行为是否合理需取决于SCP-3651今后是否持续不再显现。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我们试过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