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896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389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diner.jpg

SCP-3896

特殊收容措施: 于阿拉巴马州43号公路,沿SCP-3896的两个方向各4英里的路段将由rho66 "公路杀手"机动特遣队分遣队巡逻,同时,以正在进行道路施工为由封锁通往SCP-3896公路的出口匝道。

所有提及“大戈多食物棚屋”的广告和招聘信息都将被审查并将被立即停止发行。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基金会人员接近SCP-3896 200米范围内。如因各种情况,意外导致人员进入,则禁止其他现场人员试图进入SCP-3896并试图找回该个体的行为,并指示他们准备在该个体返回后立即对其实施记忆删除治疗。

描述: SCP-3896是一家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利特维尔以北约两英里处,名为“大戈多食物棚屋”的餐馆。该异常显现了一些重叠的影响心智的异常特性,这些特性在程度和效力上各不相同。

这些特性中的第一点是自发遗忘和行为过滤。从餐厅墙壁延伸约120米的范围半径内,该范围包括整个停车场和相邻道路的一部分,该范围内的任何个体都无法承认在该场所经历的任何事件是不同寻常、反社会、非法的,或产生任何其他负面的感觉,并将在其逗留期间正常做相应的行为。然而,这不会影响到记忆和感官认知,离开该有效半径的人会立即恢复他们之前持有的信念和行为抑制,且将正常意识到其所经历的和所做行动造成的后果,并相应地承受由此产生的心理创伤。遗忘疗法已被证明可以有效地逆转这些后遗症。

这一效应场也消除了任何个体妨碍或破坏餐厅内部运营现状的意图。该建筑结构的有色窗户配合着其对主动/被动穿透扫描设备的不透过性,使得基金会人员对其无法进行直接研究和干预。因为研究人员和战术团队总是忘记他们的目标,进入餐厅并意图光顾其业务,而不是执行他们被指派的任务。

然而,由进入人员携带可持续工作的记录设备,以此间接观察SCP-3896的内部是可行的。

SCP-3896的运作方式与普通餐厅基本没有区别。餐厅的内部由无异常的员工积极地操作、维护和清洁。没有任何个人、设备、家具、装饰或任何其他物品以任何身份显示出异常属性。顾客进入餐厅,与服务员互动,从菜单上点餐,吃东西,支付餐费,然后照常离开。SCP-3896与传统餐厅经营实践的唯一区别在于提供的餐食内容。

SCP-3896的菜单全部由生肉和粗切的人肉做成的“菜”组成,偶尔还伴有其他配料。这些菜单上的菜式通常不会试图掩盖这一事实,并且这对在场的所有顾客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在SCP-3896菜单上列出的这些食物被列为该餐厅的典型普通食物,顾客会表现得好像他们收到的是他们所点的食物一样。一些菜单的例项如下:

  • “牛排和鸡蛋,9美元” —— 带输卵管的全子宫,配5-7个卵巢
  • “咖啡,89美分,免费续杯” —— 一杯热血
  • “本尼迪克鸡蛋,8美元” —— 两块圆形的真皮薄片,上面各放一个切下的耳朵,并浇上一种稀薄液体,推测是胆汁
  • “蛋饼早餐, 7美元” —— 大约12个睾丸,放在剥皮的头皮上,撒上指甲
  • “烤火腿和奶酪,8美元” —— 一只手腕处被切断的手,骨头全部取下,以“大拇指朝上”的姿势竖着端上桌
  • “凯撒鸡肉沙拉,10美元” —— 整具被斩首的躯干,四肢切除,男女随机,胸腔里塞满了大约100条被切断的舌头
  • “香蕉拼盘,3.5美元” —— 一根一分为二的阴茎放在一碗盘绕的肠子上,上面放着鲜奶油和一颗黑樱桃
  • “大戈多的百视达汉堡,13美元” —— 一种看起来很普通的芝士汉堡,按订单烹制,配以生菜、番茄、鳄梨酱、培根、焦糖洋葱、蛋黄酱和一个煎蛋。值得注意的是,只有SCP-3896菜单项与其列出的描述相符合。

SCP-3896内的每一位顾客都吃完了他们的全部食物,除了骨头。尽管偶尔会吃进远远大于人类胃容量的食物,没有观测到任何顾客因这些餐食而产生不良的医学影响,即使这些餐食的大小和成分不同。

利特尔维尔市行政部门确实存在“大戈多食物棚屋”的注册信息和许可证,尽管存在文件不完整、存档不正确、行政不一致的情况,比如表格中只列出了建筑的所有者是“大戈多”,字段中列出的所有者的社会安全号码是“没有”,以及商业登记表中的“申请许可证的理由”栏只包含用培根油写的“食物”两个字。

对SCP-3896员工外貌和制服名牌的分析已与阿拉巴马州警察局提交的系列失踪人口相匹配。由于未知的原因,没有任何一个执法机构成功地将这些报告与SCP-3896联系起来,尽管事实上,在阿拉巴马州的各种报纸和craigslist等网站的分类栏中1,大约每两个月就会发现SCP-3896的招聘广告。未观察到任何员工到达或进入SCP-3896,也未发现任何员工在任何时候离开该场所。

除了不承认所提供的“食物”的性质外,SCP-3896的员工没有表现出显著或异常的行为。此外,回收的录像只明确记录了服务员的存在,没有厨师或烹饪人员的记录证据。餐厅内存在一名“厨师”的唯一迹象来自一次早期机动特遣队探索行动的胸部摄像机拍摄的一个短暂瞬间。其间,在被scp -3896行为改变的异常影响下,一个特遣队的队员在用餐期间从他的座位去洗手间,并在无意中把摄像机对准了通向厨房的服务窗口。大约由2秒的镜头组成,窗户内的景物由于大量烟雾和蒸汽的存在而变得非常模糊。然而,通过逐帧分析,镜头清楚地显示了一个巨大、肥胖的人形实体轮廓,其位于房间后部,背对着相机,估计身高和体重分别为2.2米和400公斤。目前还不清楚这个实体是否是 “大戈多”,但它被认为是在SCP-3896探索视频中听到的大部分切肉刀掉落的声音和低沉笑声的原因。

附录3896-01: 2015年8月13日,在对SCP-3896实施控制和初始监控后不久,两名男服务员从餐厅后门离开,并在后面的停车场停留了大约6分钟,显然,这是为了在轮班中途短暂休息。附近的一个基金会监控部门记录下了他们的谈话,下面是谈话的文字记录。

日期: 2015年8月13日
观察对象: SCP-3896的两名员工,姓名标签分别为“丹尼尔”和“马里奥”。姓名和外貌与失踪人口报告相符,分别对应于丹尼尔·沃克(26岁)和马里奥·特鲁希洛(25岁),分别在122天和11天前失踪。

(沃克和特鲁希洛离开餐厅,点上香烟,停在餐厅墙壁附近。两人都静静地抽了一会儿烟。)

特鲁希洛: 今天的轮班很疯狂,是吧?忙得要命。

沃克r: 是的,我听说夏天就会这样。很多人在他妈的州际公路上度假。

(停顿。)

特鲁希洛: 嘿,呃…我想我从来没有提到过,因为我们一直都很忙,没有很多机会聊天或什么的,但是,呃…谢谢你帮助我。在我的适应过程中,如果你不愿意给我指点迷津,帮我站稳脚跟,在这里安顿下来会困难得多。我也不知道,我真的很感激你。如果不是这样尴尬就更好了。或者…你知道。

(沃克继续抽了一会儿烟,点了点头。)

沃克r: 哈。别担心,伙计。我曾经就像你。这里的节奏很快,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特别是如果你没有很多餐饮服务经验的话。你说你之前是个…什么书呆子之类的?

(特鲁希洛笑了。)

特鲁希洛: 对,我,呃,获得了IT学位,在伯明翰的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做服务器、电子邮件什么的。

(沃克转身看着特鲁希洛,扬起眉毛。)

沃克r: 那可比收拾桌子和拖地板强多了,伙计。他妈根本没有学位。如果我有,我可能根本就不会来这里。你怎么就为了这个辞了那个书呆子的工作?

(特鲁希洛叹了口气。)

特鲁希洛: 这很难解释。这听起来可能蠢得要命。

沃克: 老兄来吧。我们是他妈的好朋友。我不会对你评头论足的。怎么会?

特鲁希洛: 就像…哈哈,妈的,这听起来好蠢。但是…我是说,那份工作薪水很高,不难,工作时间也很好。但我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我感觉太麻木了。就像,我只是一个该死的电脑妖怪,出现在那里,帮人们修复他们对电子邮件做的愚蠢的事情,或者在他们忘记密码时重置他们的帐户等等。就像我不知道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但它终究不是我最终得到的那样。我没有交任何朋友而且…我从来都不善于和人交谈。我只是觉得很无聊,而且很孤独。就像完全没有方向。

沃克: 是的,我知道。

特鲁希洛: 有一天,我坐在公寓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恨自己,这时我看到了一份报纸,就在我面前。打开,分类广告。我看到了这一切,就像…就像他妈的突然开窍了。不知怎么的,这听起来就不错。所以我就想,去他的。我要去一个坏事发生的地方工作,在那里我可以翻开新的一页。在一个关系紧密的地方工作,人们互相认识,互相交谈,你努力工作,生活很糟糕,但是,这是诚实的。操,当我大声说出来的时候,听起来真的很愚蠢,哈哈。

沃克:不,伙计。我完全明白你。所以我才辞掉旧工作,也来了这里。想要做出改变。成为某件事的一部分。有些东西,但还是有些东西。他妈的友情什么的。就像是,你有你自己的家,但人们应该也有一个工作上的家庭,而我没有。不过我在这里找到了。直截了当。

特鲁希洛: 是啊!没错,就是这样。他妈的是啊。哈哈,老兄,我以为我他妈只是疯了还是怎么的。

沃克: 我是说,操,你可能是。但我也是。我们其他人也是。

(停顿。)

沃克: 哦,糟糕,朋友,我忘记告诉你了,大厨死了。

特鲁希洛: 哦,该死,太棒了!还真他妈及时,莎拉告诉过我,我们快耗尽了。她说将会发生……一件事?没人告诉过我更多。

沃克: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我能否把叫做一件事,但差不多。我们是喜欢小聚会和闲聊,在我们开始磨碎并做剩下的准备工作之前,这只是一些大不了的事。但你得把整件事都做好,否则一切就会搞砸了,我们就得暂时把汉堡从菜单上撤下来,那就糟了。上次发生这种事,大厨回来的时候把我们骂得屁滚尿流,他很生气。不是说要“揍你一顿”的那种生气,而是说,他非常热衷于确保顾客总是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汉堡毕竟也是他的招牌菜,他还挺引以为傲的。妈的,我也会的,真他妈好吃

特鲁希洛: 我还没有试过。

沃克: 哦,朋友,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这会毁了你的一生。就像,你甚至不知道什么食物,直到你吃了大厨的汉堡。但在那之后每次厨师死了我们都会来顿小烧烤,所以我会亲自给你烤一个。他教过我正确的做法,你他妈会喜欢的。

特鲁希洛: 好!谢谢你,伙计。

(特鲁希洛叹了口气。)

特鲁希洛: 伙计。我他妈等不及要上菜单了。

沃克:我知道,朋友。你只在这待了……我记得是两天,但你还记得戴夫吗?

特鲁希洛: 哦,我怎么可能忘记?他脸上的表情。我快嫉妒死了。他在这里待了多久来着?

沃克: 我想大概5、6个月吧。我们几乎同时到的。

特鲁希洛: 哦,该死的,老兄,那你可能是下一个!

沃克: 是的,也许吧。我一直像个混蛋一样工作,一直在做正确的事情。我也不太确定,我为了确定保证还是别的什么,但几天前我和大厨聊过,就是偷偷摸摸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那种。然后,我是说,他显然不会直接说什么,但长话短说,我他妈很确定我就是下一个。我他妈真兴奋。

特鲁希洛: 他妈的绝对是。我真为你高兴。就像我说的,我兴奋上头了。终于。我终于觉得我是这一切该死意义的一部分了你知道吗?别再纠结这些破事了。找到一些该死的价值,看到所有的骨头并在其中感受到那该死的心跳。喂饱这该死的宇宙,伙计。他妈的我真幸运。

(沃克把香烟弹向停车场。)

沃克: 我们都是。赞美格尔祖尔,妈的。

(特鲁希洛扔掉了自己的香烟。)

特鲁希洛: 他妈的当然。赞美格尔祖尔。说到这个,我饿坏了。

沃克: 是的,我也是。他就在屋里呢,我们去吃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