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928

3/39283/3928
机密
classified-lv3.svg
项目编号: SCP-3928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3928事件的性质,当前尚无法全面收容。若确认发生了SCP-3928事件,将在事故半径0.5千米内部署气雾记忆删除。上传到网上的事件视频、照片将由基金会网络爬虫予以移除。

medium.jpg

从事件-3928-19中取得的一把印度坎达剑。

描述:SCP-3928是对一系列随机人员遇害事件的暂时编号,这些人员均是在数百、数千目击者的见证下,于公共场合被剑刃刺穿胸口。

所有案例中均有大量可能的目击者在场,但在事发瞬间所有目击者都总是背向剑刃出现的大致原地点。具体被使用的剑刃种类极多,包括印尼弯柄刀、日本武士刀、中国剑、伊比利亚反曲刀均有显现。从事件中收集到的剑刃似乎完全不具异常。

对受害者经历进行查验后发现,SCP-3928似乎是在以和枪械存在某种关联的人为目标。被SCP-3928界定的关联似乎在范围上颇为任意/宽泛,发生SCP-3928事件的人员包括:姓氏与军火公司或著名枪械制造商相同、射击类电子游戏玩家、《教父》系列电影所属技术人员、以及英国朋克摇滚乐队“性感手枪”的粉丝。

3928事件记录摘录:

SCP-3928-13 Samantha Barring 于交通繁忙期间在朋友车内跟唱美国歌手拉娜·德雷的歌曲《酒保》1,突然被一把焰形剑2杀死。
SCP-3928-23 Fredrick Wilson 雷明顿军火公司的低层会计。在公司野餐期间被一把罗马短剑3杀死。
SCP-3928-28 Justin Iglesias 政治活动者及枪店店主。在就武装民兵重要性展开演讲时被一把欧洲武装剑4刺穿。
SCP-3928-37 Lucy Carrington 大犹他州神经外科研究中心博士。于工作期间被一把二战时期日本军刀杀死。5
SCP-3928-44 Anthony Hegel 在公园与同事谈论电子游戏《毁灭战士》时,被一把苏格兰大剑6近乎斩首。





SCP-3928机动特遣队记录


任务概要:找到并收容SCP-3928-1。

机动特遣队:MTF Pi-1 (“城市滑头”)

[开始记录]

Romero:所以,这到底应该是个什么东西?

Luc:觉得它是从权力游戏里冒出来的。呃,就那个和妹妹睡觉的。最好我们避开枪,我想。

Brant:等下,你们居然不知道詹姆兰尼他妈的斯特?

Gonzales:文明,Brant,这些都要上抄录。

Brant:抱歉,上尉。但你们有过去8年都活在一块石头底下吗?我知道七八季没那么好—上帝,我都可以把话题扯到—

Luc:总之,我们尽量专心于任务,好吗?我们能确定SCP-3928-1要去那边?犹他州在枪支法上是很自由派,但也可能是别的任何地方。比如枪店,我不觉得它会把纸板当真枪。

Brant:你看过记录,对吧?非常荒唐,什么事都要杀人。然后记住,它总是在找观众。那里每年都要去个成千上百人,它会—

Gonzales:操。对,阿吉巴等级有鬼。它绝对就在这,不然就是最近来过。

Brant:好,所以它就该在这边附近哪里—

[附近会议厅传来尖叫。]

Gonzales:好,我们走,出发。这里是Pi-1,我们需要气雾记忆删除赶快,如果我们要想保密。

[PI-1进入会议厅,在冲出的到会者间往前挤。有一身着戏服的男人倒在地上,胸口插了一把剑。]

Brant:抓个现行,上尉。它在哪?

Gonzales:就在尸体右边。大概还不知道我们能看到它。

Brant:那边?

Gonzales:再右一点。再一点…好,发射吧。

[Brant朝着指向的空间发射彩弹枪,颜料泼溅出了一个人形生物,对方手拿一把类似剑的物体。]

SCP-3928-1:可恨的术士!今日尔等就要在当今第一勇士的手里迎来末路!

Gonzales:好了,要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你这可不好。

Romero:这没搞错-

Gonzales:[朝一边]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抱歉,你说你是谁来着。

[SCP-3928-1放下剑,同一时间显出外形,其外貌近似于三十岁左右的女性。]

SCP-3928-1 当然你们这帮小丑。我已经离去这么多年,连尊容都为人遗忘了?无所谓。若我的面容不得经久,我的业迹定然长存。毕竟,谁人又会遗忘女神Sandraudiga,沙的绘者!

[沉默。]

SCP-3928-1:顾名思义,用尔等的鲜血在沙上绘画。毕竟,我乃战争女神。

Romero:噢。荷兰还有沙子的吗?

SCP-3928-1:好吧我们是有沙滩的,所以有。废话说够了!尔等罪在违抗荣耀争战的技艺,去死!

Gonzales:呃,能先打扰一下吗?我把武器忘在了,呃,马身上。

[SCP-3928-1皱眉。]

SCP-3928-1:什么?

Gonzales:啊,我觉得我们是要来决斗到死的?我没带武器,这怎么能好好决斗呢,这,呃,这不荣耀。

SCP-3928-1:啊,当然了!但要让你手无寸铁的走我可就野蛮了。来,从我这拿一把。

[如同从剑鞘中拔出一般,SCP-3928-1从空气中凭空拿出一把剑,交给Gonzales。]

Gonzales:不,没事的。得,呃,用的顺手才行。还有,依靠别人的武器不太合适对吧?

SCP-3928-1高兴地点头。

SCP-3928-1:飞舞如风般迅捷,好女士。我期待将你斩杀。

Gonzales:呃,彼此彼此。[朝一边] 拖住她。

[Gonzales离开房间。]

Romero:所以,嗯…一位女神来Comic Con具体有何贵干?

SCP-3928-1:很乐意向你昭告!但首先,让我且来问你一问。无数年里寻求人类最伟大的战争,你看来什么才是世上发明过最完美的武器?

Romero:我不知道,也许是某种核—

[Romero用手肘顶Brant。]

Romero:我是说,剑?

SCP-3928-1:没错!撒克逊人,希腊人,哪怕是异教的罗马人都识得剑之美。懦弱的弓手也许能隔在远处占些优势,但剑士才能感受手头剑刃撕裂皮骨的重量。来自于一个更文明时代的优雅武器。

Luc:你刚才是不是引了《新希望》—那什么,无所谓。所以你想说你就是这么来这的?

SCP-3928-1:啊,是的。许久之前,我还在领导人民对抗罗马人和他们的头领,贝罗娜,他向我发起单挑,决定战争的命运。当我迈步决斗,她居然拿攻城武器砸了我!然后她对着我丢下了一座要塞!只有一路挖了出来。你们三个,不要相信罗马人。

Brant:啊,我们学到了。但到底是为什么要在两千年后杀人呢?

SCP-3928-1:因为他们是一帮卑鄙的罗马懦夫!这些“枪”,他们这么叫着,完全没有荣耀可言。臂力的强健对它们毫无影响。寻常人按钮一摁就能杀害五倍于他的老练勇士!若没人想纠正这种行为,我就必须出手。一次一个懦夫,从你们三个开始。拿出你们的武器!

Brant:好的好的,不过还有个问题。为什么要用剑呢?我知道它是很荣耀之类,但我肯定换个办法会更简单点。你好歹也是位女神。你肯定可以直接让我们爆炸,这之类的。

Romero:[朝向一边] 你在干嘛?

SCP-3928-1:我…我何必要回答你,你这术士!

Luc:等一下等一下,文件说她是从荷兰一路找到这来的。她是坐的船横跨大西洋。我觉得全能的女神不太会做这样的事情。

Brant:所以怎么了,她不是真女神?

Luc:不,她绝对是个神,这是肯定的。但她好像是属于低端的那种。凭空变剑,是,这确实是属于现实扭曲,但也不是前所未见。按我猜,她大概也就是个…C级?7

SCP-3928-1:要是你们三个准备絮叨着我的能耐去死,那就这样好了。我还是绝对能将你们三个杀光。勿谓我没给你们荣耀赴死的机会—

[一个小物件飞进了房间,落在SCP-3928-1脚下。它将其捡起,发现这是一颗榴弹。]

SCP-3928-1:这新奇的小玩意-

Romero:操,所有人趴下!

[Pi-1寻找掩护,榴弹在SCP-3928-1面前爆炸,令它往后飞去。]

Gonzales进入房间,手拿一把榴弹发射器。

Gonzales:你知道么,剑刃是挺好,但老娘还是更喜欢米尔科姆。

Brant:好吧,你挺磨蹭的。

Gonzales:钥匙在你那,记得么?只能把箱子砸开。

[SCP-3928-1在瓦砾中搅动。]

SCP-3928-1:啊…尔等作弊。

Gonzales:嘿,我说了我要拿武器,我可没说是哪一种武器。

Gonzales把发射器对准SCP-3928-1。

Gonzales:好了,一座美好舒适的收容间听起来怎样?

[结束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